<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乘胜反击
    就在众多修者刚刚放弃围观李永生,来到小院外戒备的时候,邵真人长身而起。

    他通过神念,已经知道杜晶晶和张木子的状态了,于是叹口气摇摇头——袭击者这次的手笔,还真是大啊。

    他往嘴里丢了两颗丸药,快步地绕行向西方。

    就在他路过北方张木子的时候,英王出现在前方,笑嘻嘻地发话,“邵准证,真是辛苦了,快歇一歇吧。”

    “我不累,”邵真人摇摇头,又抬手一拱,很干脆地回答,“此次我也付出极多,英王殿下,算是偿还了您的招待了。”

    他将破境之缘结在了赵欣欣身上,这样程度的出手,应该算不上准证还的人情,可是偿还英王府近些日子的招待,也绰绰有余了。

    “客气个什么?”英王笑着回答,挡在他前方,“你前些日子刚刚晋阶,就如此出力,赶紧稳固一下境界吧,要不然我罪过就大了。”

    邵真人虽然有些乖戾,却也反应过来,对方为何一定要拦着自己,于是微微一笑,“我有事情要跟李小友说,你放心,我可是欠了九公主人情的,不可能对他怎么样。”

    “我这……我不是这个意思,”英王讪讪地一笑,让开了身子,“邵准证你想多了。”

    邵真人也不跟他虚与委蛇,径自快步向前,嘴里大声发话,“小李,我感应到外面的阵势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探……我去,你还在打坐?”

    他通过神念感知到,杜晶晶和张木子受创,也知道李永生没事,虽然他也好奇,这家伙的阵法为何这么变态,但是他一时还顾不上计较这个——其实他对阵法就不是很擅长。

    直到目睹了对方,他才惊讶地发现,小李竟然还在打坐。

    赵欣欣却是迎了上来,轻声发话,“邵准证,他现在正是虚弱的时候,受不得打搅。”

    “虚弱?”邵真人仔细看两眼,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什么虚弱啊,他是在破境,要见真了……这是什么样的怪胎!”

    “破境?”赵欣欣眨巴一下眼睛,眼中有迷茫失色,没反应过来这个词有多么令人崩溃。

    “见真?”英王骇然地叫了起来,“我去,他他他他他他……他要见真了?”

    亲王殿下足足说了十几个“他”字,可见有多么震惊了。

    就在这时,传来几声“簌簌”的轻响,大家顺着声音一看,发现六块灵石化作了一团白色的粉末。

    李永生身上亮起了一圈淡淡的白芒,久久没有散去,他却是已经站起身来,笑着一拱手,“有劳诸位护法了。”

    “这这这这这这……这就见真了?”英王又连着喊出十几个“这”字来。

    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你好像成就高阶制修,也就是在进京的途中,眼下居然就晋阶司修了?

    置疑是正常的,但是李永生身上那一圈经久不散的白芒,正是见真时大名鼎鼎的异象——知见帐!

    所谓见真,就是得以窥见大道,多少见闻到一些大道真谛了,这就是司修的境界。

    司修晋阶化修,谓之为悟真,那就是多少领悟到一些真谛了。

    化修晋阶真修,谓之为证真,那就是具备以己身验证一些大道真谛的实力了。

    眼下李永生连知见帐都有了,那就是铁铁的司修了,做不得假的。

    “我去!”张木子在远处听到这么一声,又喷了一口血,却是强行站起了身子,大声喊了起来,“李永生,你司修了?”

    “呵呵,”李永生高声笑了起来,“张道友,你且安心疗伤,咱们回头再说。”

    “老娘没法安心!”杜晶晶也吐了一口血,站起来大声喊,“握草,我们累成狗了,还受伤了,你小子竟然晋阶了……咱还能不能愉快地做道友了?”

    “我也是一不小心嘛,”李永生低声嘀咕一句,然后一抬脚,踩碎了两块玉符。

    “你!”亲王府两名化修怒视着他,两人原本打算趁人不注意,悄悄地拾取玉符的。

    李永生看他俩一眼,一抬脚,又踩碎了两块玉符,淡淡地发话,“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该得到的,知道得多了,并不一定是好事。”

    “确实如此,”邵真人抬手打出两道细小白光,将最后两块玉符也击得粉碎,轻描淡写地发话,“没事的话,你们可以离开了。”

    两名化修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图谋他人的东西,本来就是不对的,现在有高阶化修帮李永生出头,他们心里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忍了。

    李永生笑了起来,他觉得邵真人这人,真的有点意思,“我还以为你也想知道这阵法。”

    “青龙庙的东西,我还学不完呢,”邵真人傲然回答,“真要吃透师尊留下的东西,飞升都不是梦想,我犯得着觊觎别人家的东西?”

    “自力更生?”李永生笑一笑,“这最好了,我就佩服邵准证白手起家的豪情。”

    “我懒得跟你小子费口舌!”邵真人狠狠地瞪他一眼,心说这小子吃软不吃硬,我有需求的话,当然会使用合适的手段。

    像亲王府那些修者,贸贸然来捡便宜,根本不可能如愿,人家见真之后,都顾不得庆贺,先来两脚把玉符踩碎——这种人,你跟他斗心机?

    还是用诚意比较好。

    事实上,他更在意的是别的,“你既然晋阶了,有没有兴趣去看一看,对方气机所在?”

    “去,为何不去?”不等李永生发话,英王先出声了,他简直恨死了暗中的算计者。

    此前他也经历过刺杀,当时就已经又惊又气出离愤怒了。

    但是直到这一次,他才反应过来,原来天底下,真的有比自己遇刺还要糟糕的事情,那就是……自家老小被人一锅端啊。

    英王一直以来,都活得相当自我,他虽然素有贤名,但是对帝王而言,这是很常见的。

    直到他封地的整个王府,全部暴露在厌胜之术之下,妻妾子孙无差别地受到了全面的威胁,他才反应过来,这世上有些东西,比自身的性命还要重要。

    所以他一定要抓住这次行凶之人,将其碎尸万段。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出声劝阻,那也是一名中阶化修,“殿下,眼下当务之急,是加强王府的防御,寻找真凶固然重要,但是无法全力以赴。”

    这话当然没错,谁也不能保证,厌胜之术就是对方的全部攻击手段。

    英王沉吟一下,微微颔首,“我调集五六名真人随行即可。”

    “无此必要,”邵真人摆一摆手,傲然回答,“殿下想了解情况,派一两名亲信跟随即可,谁想埋伏我,也得有那份实力才行。”

    这是属于准证的骄傲,邵真人虽然依旧境界不稳,但是道宫中人做事,极少瞻前顾后,大多时候都是顺应本心。

    李永生闻言,也豪气大发,“好,我跟邵真人同去,无非就是晚些吃饭罢了。”

    小师妹管绿萝打个大大的哈欠,“主要是瞌睡啊。”

    她囿于修为不足,主持了青龙位还不到一天时间,不过其他时间里,她要为师尊护法,也没时间休息,现在上下眼皮已经有点打架了。

    “咦,青龙和白虎既然都去了,又怎么少得了我北方真武?”张木子也不养伤了,电射而至,紧接着,杜晶晶也跟了过来。

    果然是草莽气息啊,英王见状,心里居然生出几分艳羡来,身为皇家亲王,他是不可能如此随心所欲的——皇族固然令人羡慕,但也失去了很多人生乐趣。

    他安排了两名化修和八名司修随行,不过见到九女也想跟着去,他有些不情愿。

    然而赵欣欣很明确地表示,杜晶晶是我同门,李永生是我的属下,我不可能待在王府里等消息。

    你跟上去,才是累赘呢!英王暗暗吐槽,但是他很清楚,这个女儿已经不算王府中人了,他只有建议权,而无法强行限制对方。

    而且玄女宫的杜晶晶,是带伤出去,身为同门,小九也没有坐视的道理。

    更别说,英王也猜得到,自己女儿的心思,怕是放在那个“属下”身上更多一些。

    一行人骑了快马,直接闯出庄子,邵真人笑着发问,“三才杀阵,先去哪里?”

    “天字气息吧,”李永生也长笑一声,老邵你感应出来了三才阵,当我感应不出来?

    “一起?”邵真人轻拍一下胯下的马头,笑着发问,他还是有点不服气。

    “走!”李永生一抬手,轻轻抽了一鞭,身下的骏马电射一般蹿了出去。

    看着两匹马齐头并进,绝尘而去,杜晶晶和张木子齐齐冷哼一声,拍马追了上去。

    “不就是感知能力强一点吗,”杜执事很不服气地念叨着。

    当然,她的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心里的佩服,也是实打实的。

    她自己就是阵法的驱动者,最明白其中的难度了,在受到最强大的一击时,她隐约能感受到攻击阵势的气机变化,但是她连三才阵都不是特别能确定,就更别说找出阵基所在了。

    邵真人能找到,这很正常,青龙庙和白虎庙本身就以战力超强著称,别的阵势可能不熟,三才杀阵一定是熟悉的,更别说……那是准证啊。

    但是李永生才是区区的高阶制修,凭什么也能感受到阵基所在?凭什么?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