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七章 重击
    在小院里,三名嗜睡的司修,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司修之下的修者,反应有点慢,不过这也正常了,神魂受损,一天一夜能恢复到哪里去?

    英王府的判断标准是,只要情况没有继续恶化,那就证明是有效的。

    英王府七八千人,确实没有谁的情况变糟了。

    倒是小院的生存条件,变得更糟了,一日一夜过后,大家都有饮食和住宿的刚需了,拥挤的小院里,特地又让出了几条供人进出的狭小通道。

    第二天,也波澜不惊地过去了,不过根据太医检查,不少嗜睡的人,有不同程度的好转。

    正经是那些没进小院、在王府里轮值的守卫,都受到了些许影响。

    待他们结束轮值,进入小院之后,一个个都明确表示,这里太让人舒服了。

    有人或者会认为,这只是心理暗示导致的错觉,但是大部分的高阶修者心里都非常确定,这个五行生灭阵真的摆对了,彻底地挡住了厌胜之术。

    不过第三天的时候,问题还是来了,杜晶晶和张木子已经有点扛不住了,吃了好几次回气丸,这也实在没有办法,两天两夜无休止地输出灵气,真的太熬人了。

    换个普通人来试一试,就算不输出灵气,你坐个两天两夜给大家看一看?

    百里无轻重,就是说你走一百里路,身上背着十斤和背着二十斤,没啥区别,哪怕是负担再轻,走不动就是走不动。

    邵真人那里没问题,不过他还是让出了位子,让管绿萝去驱动阵法,这是他锻炼弟子的方式,别人却是羡慕不来的,没替补选手啊。

    错了,中央位置有替补选手,十九皇叔也有点扛不住了,反正有人替补,他就到一边歇息了。

    李永生无所谓,坐在那里就跟个泥胎似的,根本没啥反应,连水都没喝一口。

    赵欣欣想给他拿点回气丸,被他拒绝了,拿眼光扫一下灵石——有这东西呢。

    第三天傍晚,赵欣欣起身转了一圈,回来跟他商量,“杜执事撑得很辛苦,我看张木子也快顶不住了,这厌胜之术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呢?”

    李永生沉默了一阵,终于缓缓开口,“这是怨念作祟,夜间的威力会更大,坚持到明日辰时吧,若是还没有休止,大家歇息半天好了……你去协调一下。”

    这就是五行生灭阵的好处,随时可以停下来,不需要一直维持,扛不住了可以歇一歇,了不得让厌胜之术肆虐半日,有啥呢?

    当然,这个决定不是他能下的,他也只有建议权。

    赵欣欣再次起身,转了一圈之后回来,笑眯眯地发话,“大家都同意了,明天早上,你想吃点啥?”

    “我就想睡一会儿,”李永生老老实实地回答,“吃啥,你决定好了,反正灵谷不能少了……对了,这灵石用了大半,跟殿下再要几块吧。”

    “最终还是跟我要灵谷,”赵欣欣没好气地哼一声,“对了,杜执事说了,子正的时候,阴去阳生,加强点戒备。”

    “呵呵,”李永生轻笑,“你不会以为,我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你什么都知道!”赵欣欣再次站了起来,气呼呼地发话,“我去安排人蒸灵谷!”

    连续三天,英王府的人,大部分都聚集在这个小院附近,以至于吃住拉撒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住不要说了,厨房什么的,都搬到了近处,也没有小灶私厨了。

    做饭的人出去忙完,又会回到小院里,五行生灭阵嘛,进出自由。

    不过他们做饭的效率,是极大地提高了,不出小院则已,一出院子就忙得脚不沾地,双手舞得就跟千臂观音似的,都能带出残影来。

    没办法,大家都知道,小院里才安全。

    外面还挖了几个茅厕,每个人如厕的时候,也跟打仗似的,蹭地一下出去了,然后大家眼睛一眨,就见到蹭地回来了——拉完了。

    只有英王的几个子女,能很矜持地在院子里使用马桶,然后让侍女倒出去。

    当然,使用马桶会带来一些气味,不过……谁还有心计较这个?

    正经是,有没有资格在小院使用马桶,那成为了身份的象征。

    一年之后,英王三子的宠妾,打伤了五子的宠妾,她泪眼汪汪地控诉——“她笑话我,说厌胜之术的时候,她能使用马桶,而我只能出去如厕!”

    反正对大家来说,如厕做饭都是问题,提前安排一下的好。

    李永生心里暖洋洋的,因为永馨要帮他蒸灵谷。

    蒸灵谷和煮灵谷,那是两个概念,一个是饭,一个是粥,蒸灵谷用的灵谷多,恢复灵气的效果也好,这表明了永馨的心意。

    “对了,帮我弄张干净一点的床,”他喊一声,休息得好才能接着来嘛。

    要不要我帮你安排一个干净的女人?赵欣欣恨恨地一咬牙,毛病真多!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眼下要说的是,能不能过了子正吧。

    李永生有种直觉,这厌胜之术的阵势,也不过就再撑一半天。

    七天是个坎儿,当然,九天和十一天,也都是坎儿,但是对方能撑过今天的话,他会重新审视双方的力量对比。

    就在他的戒备中,子正即将到来……子正到来了……子正过去了……

    子正没有出问题,但是他依旧不敢放松戒备,直到卯初时分,他猛地身子一震,“来了!”

    赵欣欣正坐在他身边,身子斜靠在一个侍女身上,头一点一点的,正打着盹,听到这两个字,猛地一怔,然后蹭地站了起来,“来什么了?”

    “最后的攻击,”李永生的声音凝重,快速地发话,“去通知其他人,最大的考验来了!”

    赵欣欣愣了一愣,打了一个激灵之后,转身就走,“醒一醒,醒一醒了,这是最后一仗了……小心死在黎明前啊。”

    这话真是不假,卯初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而眼下四月初,卯初能隐约见到天光了。

    子正是阴去阳生的时候,而卯初是天光将现、阴阳易位的时候。

    就在此时,邵真人替下了自己的徒儿管绿萝,他也感觉到到了,这是对方最后的挣扎。

    英王府的少数高阶修者,能隐约感觉到,一波一波的怨念,轰击着五行生灭阵。

    一开始的怨念,一般修者感受不到,但是随着一拨一拨攻击的加重,连空气都变得冷厉了起来,到最后,就有若汹涌的潮水一般,越来越快地冲击着大阵。

    修者们似乎能感觉到,怨念都实质化了,将空气都带动得扭曲了起来。

    这时候,就连化修都老老实实地待在院子里,惊悚地看着院外。

    终于,在攻击到最强的时候,众人的脑海中,似乎传来轰的一声大响。

    响声过后,怨念如潮水一般退去,虽然还有攻击,却是一波弱于一波,很快就消散了。

    当然,对于院子里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一个夜晚是如此地宁静,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然后,众人被一系列响动惊醒了,却愕然地发现:不少人涌向了西方的白虎位。

    李永生在白虎位上,凝神打坐,赵欣欣却是指挥着护卫,拦住了纷纷涌来的修者,嘴里大声喊着,“大家镇定,镇定!这厌胜之术可能没完呢,你们搞什么?”

    “厌胜之术应该是已经完了,”有人笑着发话,“我们就是想看一看,制修该怎么使用阵法,让自己发挥最少是司修的实力。”

    凭良心说,不能怪他们利欲熏心,实在是这个阵法太逆天了,制修就能发挥出司修的实力,那么司修用了这个阵法该如何,化修用了这个阵法……又该如何?

    厌胜之术一去,在第一时间内,李永生就成了大家的围观重点,极其迫不及待。

    眼看就连赵欣欣都拦不住人了,英王出现了,他冷哼一声,“好了,戒备,现在正是最危险的时候,小心有人进攻!你们不见,好几位道长受伤不轻吗?”

    大家都着急地涌向李永生了,这时候才愕然地发现,南方位的杜晶晶和北方位的张木子,都是七窍流血,身子摇摇欲坠,连坐都快坐不住了。

    就连东方位的邵真人,脸色都不太好看——那一记强攻,力道实在太大了!

    只有西方位李永生这里,看起来没什么问题,唯一有变化的,就是六块赤色的灵石,已经变为了粉色,而且是极淡的粉色,几近于白色。

    他在这里闭目打坐,杜晶晶和张木子却是同时表示,“没什么,就是小小地震伤了内腑和经脉,不要移动我们,拿点伤药和灵谷来。,”

    攻击者也当真了得,虽然攻击没有得手,但是能令主持阵法的两名巅峰司修震伤,威力可想而知。

    错了,受伤的可不止是这二位,中央戊己土的十九皇叔,口喷鲜血,缓缓地倒在了地上——他在刚才就受到了极重的伤害,凭着脑中残留的意志,硬生生地扛住了后来的几波小冲击。

    到了现在,他终于扛不住了,吐血昏迷了过去,嘴角兀自还带着笑容。

    然而,五行生灭阵完成了任务,可是谁又知道,袭击者有没有后续的攻击?

    所以英王说得没错,眼下真的是很危险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