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模仿道统
    严格来说,邵真人的回答,基本上没有什么大问题。

    好歹也是四大宫出身,好歹也是准证了,就算说不太准确,也不会捡错的答那样的话,还不如主动承认自己不懂呢,也省得贻笑大方。

    其实英王府高阶化修的话也没错,阻绝怨念作祟,最好用阴阳阵或五行阵。

    其他什么三才、四象、阵啥的,统统不好使,七曜阵勉强能用一下。

    阴阳阵阻绝怨念的方式有好几种,原理也有好几种。

    比如说阴阳混沌阵,就是化去怨念,归为混沌;而两仪阴阳大阵,则是碾碎怨念,需要战斗对于身处其中的人来说,这意味着巨大的风险。

    事实上,九九归元大阵,都是阴阳阵的一种,不过那样的阵法,不说也罢……

    总之,阴阳阵在眼下是不可取的,邵真人说得没错,能取的就是五行生灭阵。

    五行生灭最合适,五行是物质基础,跟怨念不搭界,肉身的组成部分就是五行,五行生灭阵就是只认物质,不认其他的。

    怨念什么的,都被挡在五行之外了,干扰不到阵势里面。

    邵真人的话,说得真的没错哪怕他是被逼的。

    不过英王府高阶化修,问得也没错,五行生灭阵,你摆得出来吗?

    运修修气运,灵修修灵气,依着五行修行的,全部都是灵修。

    所以英王府的人,根本就没想过摆这个五行阵运修摆得出其他五行阵,但不是四大宫道统的话,摆不出五行生灭阵来。

    可是凑齐四大宫道统……那真不是开玩笑,只有在卫国战争的时候,才能见到这一幕。

    和平时期,谁能凑齐这四大道统,就可以惦记金銮殿那个位子了。

    四大宫同气连枝,但是同时也讲究个王不见王,玄女宫有意做什么,青龙庙有可能争一争,白虎庙和北极宫知道这些之后,绝对不会再掺乎。

    当然,要是官府针对四大宫的大动作,四大宫也能联合。

    就像这次助英王进京和离京,北极宫和玄女宫同时介入了,其中玄女宫弟子赵欣欣是英王的女儿,所以两家联手没有问题。

    但是这种事,青龙庙就不能再介入了,要不然就犯忌了这些只是针对英王的动作,不是针对四大宫的。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四大宫弟子合力帮助一个亲王的话,天家会怎么做?

    天家就只能跑路了。

    事实上,这个可能性是不存在的,道宫从不介入朝争,这是铁律,赵欣欣出现,是因为她是英王的女儿,而杜晶晶出现,是因为杜家跟韦家是世仇。

    邵真人能参与这一场战斗,简直真的是……异数了。

    还好,他是青龙庙弃徒,子孙庙的当家,才是他现下的身份。

    然而,这三大宫的弟子在场了,还是摆不出五行生灭阵来。

    所以英王府的高阶化修就问邵真人你摆得出五行生灭阵来吗?

    邵真人的嘴巴抽动一下,看一眼英王,“白虎庙道统无数,王府里寻不出来一个?”

    眼下这帮人里,四大宫只欠缺白虎庙了。

    英王的嘴角也跟着抽动一下,艰涩地笑一笑,“白虎庙的道统,好久不联系了。”

    按规矩来说,英王就不可能接触得到白虎庙,四大宫跟亲王勾连,那成什么了?

    但是英王还真的私下接触过白虎庙,当初他以为自己要坐镇西疆,肯定要跟白虎庙沟通一下,大家好相互照应这不是为了私事,是为了应对咄咄逼人的新月国,是公事。

    但是他一旦从西疆走人,就断了跟白虎庙的联系。

    白虎庙的道统其实不多,根本没有“无数”那么一说,那是虚指。

    除了本部,白虎庙有三个分支,也算继承了道统,就像摩天岭是继承了青龙庙的道统一般,本部是不认的,甚至跟本部的关系都很糟糕。

    不过就算这样的道统,跟英王府也没什么瓜葛双方撇清还来不及呢。

    连白虎庙的道统都没有?邵真人一呲牙,犹豫一下发话,“那就七曜星光阵好了。”

    “这绝对不合适,”英王府的准证忙不迭地摇头,“邵准证,这里可是亲王府,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那又如何?”邵真人冷哼一声,“既然是战斗,总要有危险的。”

    “不可能的,”英王府准证再次摇头,见旁人都是不明觉厉的样子,少不得解释一句,“七曜阵极为凶险,双方必须死亡一方……或者偕亡。”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跟七曜有关的阵法都极为凶险,七曜星光阵更是深得北斗精髓,不是杀掉波ss就是被团灭。

    英王深恨藏在暗处的家伙,但是七曜阵凶名在外,听到这么说,他也点点头,“最好不要杀死对方的主使者,我想会一会那厮。”

    其实他是舍不得打烂王府,甚至还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大家倒也能理解。

    “阴阳归一阵吧,”王府的准证叹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不知道王府能弄到多少犯了死罪的司修?”

    这个阵法是很残忍的,听他问的问题,就可以想得到。

    “这个……”英王迟疑了起来,他不光是要考虑自己的名声,也要考虑能不能弄到那么多司修,总不能将死士用在对付一个大范围的厌胜之术上。

    犹豫一下,他最终做出决定,“你们分析一下,所有人迁出王府,是否能摆脱此术?”

    得了,老子玩不起,搬家行不行?

    “这怎么可以?”一名化修惊呼了起来,“偌大的王府,怎么能全部迁出去?而且……也太不安全了。”

    就在此刻,李永生出声发话了,“王府有灵石没有?”

    “有,”英王很干脆地点点头,用希冀的眼光看着他,“你要多少?可以解决掉问题吗?”

    “六块就好,”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要准备一些精品回气丸,张道长和杜执事用得上。”

    “你这是何意?”王府的准证诧异地看着他,“灵石可以替代白虎道统?”

    “灵石我是给自己用的,”李永生呲牙一笑,“我才是制修,必须用元转阵,提高我的输出能力。”

    “元转阵?提高输出?”王府准证皱着眉头,这话他勉强听得明白,但是元转阵如何提高输出呢?

    邵真人却没考虑这个,而是惊讶地看向李永生,“你继承的,竟然是白虎道统?不过……看你的战斗方式,不像啊。”

    “我确实没继承白虎道统,”李永生点点头,“但是,模仿一下还是可以的。”

    模仿一下……道统?在场的人齐齐石化,谁家的道统,那就是谁家的,如何模仿?

    这种事,真君也不一定做得来啊。

    好半天,王府的准证才反应过来,他骇然发问,“你不是开玩笑吧?”

    李永生笑着摇摇头,“我哪儿有心情开玩笑?你放心,应该没问题。”

    “应该”没问题?众人又是齐齐无语。

    倒是英王干脆,他很果决地对侍从发话,“去,从秘库取六块……十八块灵石来。”

    杜晶晶悄悄地拿手肘捅一下赵欣欣,低声发问,“你就一点不担心,他在吹牛?”

    “呵呵,”赵欣欣面无表情地干哼两声,“大不了开革了他,不过……我还从没看错过人。”

    我倒是希望你这次看错他!杜执事很想这么说一句,但是眼前的气氛实在太过压抑,她也没心思斗嘴皮子。

    很快地,灵石被取了来,与此同时,还跟来了两名男子,都是高阶司修。

    这二人一个是赵欣欣的二哥,一个是她的十九皇叔,也就是英王的十九弟。

    其实这个十九,真不知道是怎么排出来的,他并不是光宗的儿子,而是光宗的侄子,其父被封在西疆,于卫国战争前夕亡故,世子仓促被封了郡王,率众抵抗新月国。

    结果他那个被封了郡王的老哥,打了一场败仗之后,撇下部队跑了,死在了乱军之中,后来这一支就式微了这样消失的皇族太多了。

    英王也是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这么一个堂兄弟,想到大家好歹是一个祖父,就收留了此人用自家人总比用外人放心。

    当然,眼下将他喊来,主要是让他出力的,仅凭四大宫,可摆不出五行阵,中央戊己土这个位置,必须得是皇族功法,还得是赵家血脉的人来。

    赵欣欣的二哥跟过来,也是这么个意思,他是侧妃所生,一心修行,前一阵才晋阶高阶司修,算是英王子女中修为最高的。

    眼下喊他来,就是十九叔顶不住的时候,他得上前接手,若是十九叔顶得住,他此来也算长一长见识。

    自打李永生说自己能模仿白虎庙的道统,大家的注意力一直就放在他身上。

    他接过盛有灵石的玉盒,取出六颗鸡蛋大小的赤色灵石,走到小院的西边,又拿出六块玉符,刻画了几下,将玉符和灵石摆成一个圆环,自己走了进去。

    然后他四下扫一眼,“好了,白虎就位,诸位各自去吧。”

    亲王府的准证犹豫一下,硬着头皮发话,“你驱使一下,总得让我们过一过目吧?”

    “这才真是,”李永生无奈地摇一摇头,捏两个手诀,一道白光打向一块玉符,紧接着,一道气势冲天而起,正是西方白虎的庚金之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