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厌胜之术
    一行人走出院子,又前行一阵,邵真人和李永生的脸,越来越凝重。

    其他人没什么感觉,赵欣欣一直沉着脸,而杜晶晶和张木子,却好奇地盯着这二位。

    看这两位的样子,明显是现了什么东西。

    杜晶晶和张木子都是四大宫里出类拔萃的弟子,一样的心高气傲,在前些日子的两战中,表现得也极为出色,现在却是被李永生打击得不轻。

    邵真人能现异常,这并不奇怪,好歹是青龙庙出身,多年的中阶化修,眼下更是突破到了高阶,搁在玄女宫,也是栗化主那个级别的了。

    四大宫的五主之一,这样的修者,她俩嫉恨不起来。

    但是李永生……凭什么呀?怎么也能现异常呢?

    又走几步,邵真人的脸色越地黑了,再次看一眼李永生,“有什么感觉?”

    李永生沉默半晌,方始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来,“燃魂?”

    邵真人怔了一怔,才微微颔,“燃魂……这么说倒也不错,我感觉还是厌胜之术。”

    李永生又沉默半晌,然后缓缓话,“得先找到阵势才成。”

    杜晶晶却是听懂了,出声问,“厌胜之术,不是要找厌胜的镇物吗?”

    李永生和邵真人交换一下眼神,其实他俩的意见都没有完全统一。

    最后还是邵真人先话,“厌胜的种类很多,未必都有镇物的,能动这么大范围的厌胜之术,肯定是要靠阵法的,否则那得真君出手才行……我对厌胜和气运的关系不太熟,也许李同参说得更对。”

    他的性格不能说好,其实都可以算得上乖张,不过他一向不怎么摆真人架子,尤其是李永生才送了两个储物袋,所以他竟然难得地谦虚一下,认为自己可能不如这个制修。

    其实到了他这个修为和眼力,早就明白了专业的重要性,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在某一个生僻的领域承认技不如人,这并不丢人。

    当然,这也是李永生言之有物,才会令他服气,若是那些半吊子货胡说八道,他肯定大耳光子直接抽了过去不带这么忽悠准证的。

    杜晶晶又斜睥李永生一眼,“厌胜不是夺魂吗?怎么又成了燃魂?”

    “邵真人都说了,厌胜之术法门繁多,”赵欣欣不动声色地重复一遍,然后看向李永生,又看向邵真人,“我是否该找两名真人来,大家一起探讨一下?”

    邵真人和李永生齐齐点头,这个东西必须得坐在一起谈论才成。

    事实上,英王府的众化修讨论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时辰了,并没有得出公认的结论。

    不多时,英王带着三名化修来到了小院门口。

    他本来是想将李永生和邵真人请到议事厅的,但是转念一想,将道宫中人请进议事大厅,传出去终究不好,而且那里已经有二十多个人在吵吵了,再加两个,短期内也分不出高低。

    倒不如私下听一听,道宫中人是什么看法。

    他所带的人,有一个高阶化修,剩下两个,都是精于各种江湖鬼蜮伎俩的,滨北双毒里的高大老者赫然在其中。

    人少了就难吵起来,充分沟通之下,更容易辩出是非。

    比如说是不是厌胜之术,这都无关紧要,不过是个称呼罢了,李永生和邵真人的意见都不统一呢,关键是先搞清楚,遭遇了什么样的算计。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渐渐地将遭遇到的攻击,还原了出来。

    先大家确定的是,那些嗜睡的人,魂魄确实有不稳的迹象,至于说被人夺魂还是燃魂,这是细节问题,暂时搁置。

    其次就是,这种手段是气运挡不住的,而且很大程度上,气运会助纣为虐。

    别人不说,赵欣欣的两名侍女都是制修,他们在小院里,并没有嗜睡的感觉这里靠近灵地,气运被压制了一部分。

    英王听到这里,忍不住咋舌,“亏得我没把山河社稷图拿出来,拿出来也不顶用啊。”

    “那是仿品,”英王府的高阶化修不以为然地摇摇头,“若是真品的话,应该挡得住这小小的魇镇之术。”

    又商量一阵,大家采纳了李永生的意见:这厌胜之术,应该是由阵势动的。

    其实英王府已经在找厌胜之物了,但是死活找不到。

    英王府的高阶化修,心里有点看不上李永生这简直是必然的。

    但是当他看到,不但对方的邵真人,对小家伙的看法很在意,就连本方出名难缠的滨北双毒,也对此人的说法没有异议,他终于就摆正了心态:不愧是九公主选中的人啊。

    接下来,大家就谈论如何找到阵势的问题。

    这就是个大难题,厌胜之术暗算人,无声无形无灵气波动,最是难以找出施术者,藏在暗处的阵势,显然也不好找出来。

    “要不,还是驱动一下山河社稷图吧,”滨北双毒的高大老者建议,“就算没用,咱看一看能不能追溯出阵势的所在。”

    这个建议还算靠谱,就像地球界通过弹道轨迹,推算出枪手所处的位置一样。

    当然,靠谱的建议,通常总会有点无奈之处得白白驱动一次山河社稷图。

    英王犹豫一下,一咬牙,“驱动就驱动吧,这点损失我受得起。”

    山河社稷图可大可小,护卫英王本人的话,不需要付出太多,但是护卫偌大的亲王府,动一次,代价可真的很大,还会对社稷图本身造成损耗。

    总之,是非常不划算的事情,但是不护卫整个王府,没办法反推阵势的所在。

    英王做出这个决定,也是豁出去了,这么使用山河社稷图,起码顶他单独使用五次,而现在知道亲王府是被阵势厌胜了,他本来是可以离开王府远遁的。

    不过,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做的,不能计较成本。

    关键时刻,英王府的高阶化修摇摇头,很干脆地否决,“这建议不好,你以为那些卑鄙小人,想不到王府里有山河社稷图?”

    高大老者顿时语塞,半天之后才幽幽地回一句,“没准他们会以为,咱们舍不得用。”

    高阶化修很无语地看他一眼,“你这是为抬杠而抬杠,我懒得理你,邵真人……还有李小友,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

    邵真人不说话,倒是李永生出声了,“建议什么的不着急,先搞明白原因才好动手,我和邵准证一致认为,这阵势动之后,是通过怨念抹杀神魂。”

    “握草,这不是征伐之术吗?”高阶化修的眉头一皱,“执掌此术的,那都不是一般人,你可不要为了证明自己,肆无忌惮地说话。”

    赵欣欣见他言辞出格,忍不住插一句嘴,“敢算计我父王的,可能会是一般人吗?”

    高阶化修顿时闭嘴,不再说话了。

    倒是英王对这个说法很重视,“怨念抹杀神魂,你这话有证据吗?”

    李永生冲着小院一摆手,“还请英王进院里感受一下。”

    英王是感受不出来什么的,但是那高阶化修进进出出地走了几趟,终于不得不颓然承认,“果然是怨念,借着气运抹杀神魂,出了这个院子之后,感受不到多少怨念。”

    这时候,他想不服李永生也不行了,“那该如何反击,捉住主使者呢?”

    李永生已经搞清楚了大致的眉目,知道如何反击,但是捉住主使者……这个要求很难实现,他知道得太晚了。

    若是在事的第一时间,他能得到消息,那么使出观风使目前所拥有的全部手段,捉住对方不难就算捉不住,也能知道对手是谁。

    但是糟糕的是,王府里第一时间中招的,都是地位卑下的下人,他们不敢因为自己有点瞌睡而嚷嚷得众所周知这跟地球界一模一样。

    事实上,王府的消息反馈,慢了不仅仅是半拍,可以说有四五拍甚至十几拍。

    所以捉住主使者,这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李永生只有恢复大半修为,才差不多能做到。

    他笑着摇摇头,“捉人的事儿再说,现在先说怎么破了这个厌胜之术吧。”

    高阶化修的眼睛一亮,“听起来……李小友已经有主意了?”

    “破这个阵,就简单了,”李永生微微一笑,看向邵真人,“阻绝怨念作祟,邵准证身负青龙庙道统,肯定比我拿手,您拿主意吧。”

    我尼玛就不擅长阵法啊,邵真人心里暗骂,擅长阵法的话,随便就能赚了土豪的钱,摩天岭至于穷成这样吗?

    青龙庙道统算什么,能吃吗?更别说,劳资早就被青龙庙开革了。

    但是在这种场合,输人不能输阵啊,道宫的准证和官府的准证碰到一起了,他必须撑下去。

    邵真人沉吟一阵之后,试探着话,“阻绝怨念作祟不难,但是阵法激的怨念,最好还是阵法还击。”

    “呵呵,该摆出什么阵法呢?”英王府的高阶化修笑了起来,“阴阳阵还是五行阵?”

    “阴阳阵……当然是不行的,”邵真人硬着头皮回答,“得五行生灭阵。”

    高阶化修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五行生息阵……你在开玩笑吧?摆得出来吗?”

    召唤月票。)(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