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三章 准证的人情
    一番谈话之后,邵真人不着急离开英王府,不过杜家子弟却是在第二天离开了。

    幽州郡真的太危险了,连杨家和韦家都要忙不迭地离开,杜家当然也不想多呆。

    反正他们的任务完成了,不但报了私仇,又赚取了一笔银钱,英王出手还是很大方的。

    杜晶晶留下了,她在玄天观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不过她打算跟赵欣欣一起回去,路上好做个伴,事实上她身为高阶司修,也到了红尘历练的时候,为晋阶化修做准备。

    邵真人也暂时没走,他邀请两名真人朋友在王府小住几天,说是王府打算每人送两个储物袋,酬谢这次出手。

    哪怕对真人来说,储物袋也是很难得的,要不然张木子这高阶司修,也不会拿出储物袋炫耀了,就算两名真人已经有了储物袋,但是他们的晚辈也会有类似需求。

    更别说这二位昨天还受了一点伤,正好在王府闭关将养几日。

    亲王府是气运重地,里面的气运凝实得很,按说对邵真人这种灵修,有些压制。

    但是事实上,每个亲王府都会有灵地,因为封王之后,他们就要减少跟官府的接触了,能从官府得到的臂助,也只有那些宗正院规定的东西。

    那么他们想要生活得好,必然要从灵修里招揽修者,充当自家的私兵、护卫和供奉,甚至不少王府还聘请灵修当白手套。

    这白手套就是利益代言人,王府在自己的封地外,搞一些产业和买卖,肯定是要通过中间人。

    英王府也有灵地,供真人养伤是没问题的。

    不过两名真人养伤到第三天,猛地感觉到了剧烈的灵气波动,惊讶之后出门查看,却发现一间修炼室里,有庞大的气息在剧烈地抖动。

    “这是……有人要晋阶了?”两名真人对视一眼,又看一下周边,才发现灵气被限制在这小小的院子里,“我去,这是遮蔽气息的阵法都开了?”

    都是真人,看到这一幕,两人心里就有数了,其中一人忍不住艳羡地叹口气,“这气势,定然是晋阶高阶化修,老邵终于是时来运转了啊。”

    “该称呼准证了,”另一位笑嘻嘻地发话,他俩跟邵真人的关系不错,这又才帮了一个忙,邵真人晋阶,他俩当然会高兴。

    “也亏得他被逐出青龙庙,”那位感叹一声,“要不然跟英王府结的缘,就太大了。”

    四大宫是道宫的标杆,若是有人在亲王府晋级高阶化修,双方都要极大的风险——万一传出去,真不是好玩的。

    子孙庙的性质,就轻多了,虽然这种行径,要比襄王嫁女时邀请子孙庙来人,还要恶劣一些,但是破境之缘既然当得起一个“缘”字,那就是机缘到了不容有失,必须抓住。

    邵真人破境用了两天,可谓是神速,稳固境界又用了三天。

    事实上,说他破境用了五天也不为过,他走出修炼室的时候,虽然是气定神凝,但是两名真人是何等眼力?一眼就看出,他的境界非常不稳。

    在恭喜之后,其中一人就担心地发问,“怎么就这么着急出来了?再稳固上几个月啊。”

    “放心,掉落不了啦,”邵真人笑着回答,“再多呆几日,欠英王的可就更多了。”

    随着他们三人出关,李永生送来了六个储物袋,三名真人一人两个,连邵真人都有——这是亲王府的谢意,不可能偏颇了。

    “小李做事还真讲究,”邵真人忍不住感慨一声,“欠了破境之缘,我还以为没我的份儿了呢。”

    “必须讲究,”李永生闻言就笑,“得把欠账做扎实了,这可是准证的人情。”

    邵真人晋阶之后心情大好,忍不住开个玩笑,“那我不要这俩储物袋了,到时候还个中阶真人的人情就好,省得我压力太大。”

    赵欣欣的卧蚕眼一眯,成了一条缝,她笑嘻嘻地回答,“不要也行,不过管绿萝已经告诉她三个师兄,庙里要多两个储物袋了,师兄们已经商定,起码要拿出一个来共用。”

    “得,就一个准证的人情吧,”邵真人一听,很无奈地放弃了抵抗,弟子们跟了他几十年,虽然说这是他们的造化,但他们也清苦了很久。

    想当年邵真人在憨真君门下,固然是被捡回去的弃婴,但是真没受过什么苦,在晋阶司修之后,就有了自己的储物袋,也从来不为修炼的资源苦恼。

    他身在师门的时候,没有深切体会到其中好处,被逐出青龙庙,他才发现,自己真的给不了弟子们太多。

    想到弟子们巴巴地等着两个储物袋,他连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了——庙里那个公用的储物袋,已经只剩下一尺见方,马上坍塌在即,弟子们出门都不敢带,生怕连搁在里面的东西都没了。

    这次李永生做的储物袋也不算太大,长宽高各两丈,但是已经相当拿得出手了,床都塞得进去七八张,一般真人使用,也就这水准了。

    两名得了储物袋的真人,也相当开心,说韦家若是真敢找上摩天岭的话,邵准证你言语一声,我们肯定继续帮忙。

    不帮忙的才是傻子,反正他们已经得罪了韦家,不差多得罪一些,而且,邵真人已经是准证了,哪怕是帮忙换帮忙,也非常划得来。

    又待了一天之后,两名真人告辞了,此刻的幽州郡,真的不是久居之地,尽早离开的好。

    邵真人在赵欣欣的挽留下,决定再待个三四天,一来是他的境界还不够稳固,二来也是管绿萝脸上的伤,需要再将养几日。

    小师妹的伤,主要是在胸腹和左腿上,不过她更在意自己的容貌,当然,摩天岭就算再穷,寻一些复颜丸来,也不在话下——事实上,英王府就不缺这东西。

    但是复颜丸和小师妹身上的伤相克,她的伤在经脉上,腿上的伤还波及了骨骼,而复颜丸修复的是皮肉,总要先治内伤再治外伤。

    骨骼和经脉没长好,先长好皮肉,那岂不是长歪了?

    当然,这点问题其实也不算什么,无非是影响一些疗效,但是管绿萝稍微犹豫一下,邵真人就准了她。

    又过两天,小师妹脸上的伤也差不多了,众人才说过上一半天动身,结果有英王府中的人来,将赵欣欣扯到一边低声说话。

    英王对待道宫的人,还是相当客气的,就在灵地旁腾出一个小院,让张木子、杜晶晶和邵真人居住,小师妹、李永生和赵欣欣也住在院子里。

    除了九公主的两名侍女,院子里再无他人,清净得很,道宫中人原本也不怎么注重排场。

    来人嘀咕一阵之后,赵欣欣将邵真人、张木子和杜晶晶请来,一脸的肃穆,“现在王府遇到点小麻烦,还请诸位道友解惑。”

    原来从三日前开始,王府中不少下人开始变得嗜睡,不过下人本来就是干活的,虽然睡意极浓,也不敢跟上面开口,否则倒霉的还是他们。

    紧接着,王府有一些孩童,也变得嗜睡了,但是小孩子瞌睡,不是很正常吗?

    直到有几名忠仆,发现自家的孩子嗜睡到有点不正常,向王府汇报,王府才猛然间发现:好像遭遇麻烦了。

    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被人下毒什么的,结果查了一整天,也没查出问题在哪儿,反倒是有些司修,都开始嗜睡了。

    王府里也有不少化修,见多识广,对于这种现象,也是各有见地。

    眼见大家争执不下,而事态并没有得到控制,王府这才派人来问,看道宫中人有何见地。

    听到这大致情况之后,不等别人开口,邵真人就非常肯定地表示,“诅咒,绝对是诅咒。”

    王府有些化修,也是这种认识,认为这是诅咒。

    张木子听得有点晕,她看一眼赵欣欣,“王府气运防护不住吗?”

    王府的气运之强,那可不是随便说的,邵真人高阶化修了,一样能感受到克制。

    “气运也不是无敌的,”赵欣欣无奈地回答,“譬如说压胜之术,天家都防不住。”

    压胜又称为厌胜,又做“魇镇”,黎庶说的扎小人就是此术,确实不是单靠气运防得住的。

    众人闻言,嘿然无语,天底下原本就没有万无一失的防御。

    “不可能是压胜吧?”旁边的小师妹怯生生发话,这么多人里,她也就只敢接赵欣欣的话,“王府里最先出问题的,不是下人吗?谁会压胜下人呢?”

    没人回答她这个问题,大家都在默默地思索,也有人闭目,细细地感受。

    良久,邵真人睁开眼睛,看李永生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此子或者是个不错的讨论对象,“我隐约感受到一点怨气,你呢?”

    “感觉不明显,”李永生沉着脸,缓缓摇头,“也许……该出院子感受一下?”

    他们所住的,虽然是小院,但也有十来亩地大小,足够活动的,旁边又是灵地,在院子里就能修行,这两天也没出去,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