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一十章 惜身和拼命
    “不敢吗?”李永生身子一晃,诡异地闪到百余丈开外,来到杨家司修的面前。

    他抬手一刀就斩了下去,厉喝一声,“看我敢不敢!”

    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点,杨追风在侄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坏菜了——人家怎么不敢杀你?有真君符箓在手,人家连我都敢杀!

    一般来说,拥有真君那些势力,都是大多人不愿意招惹的,就算不得不招惹,也绝对不会做出“大欺小”“多欺少”“不敬尊长”的举动,而是力求公平,务求不惊动对方的真君。

    真君做为战略威慑级别的存在,等闲不会轻易出动,核武器不是这么用的。

    但是己方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真君知道之后,就有可能管——也仅仅是有可能。

    不过张木子用真君符箓杀人的话,杨家的真君会不会介入,这不好说,但是可以保证的是,北极宫的三宫主,会在张木子遭遇麻烦的时候介入。

    杨追风太清楚这一点了,所以他见李永生要说话,想也不想,直接一巴掌就拍飞了自家的侄儿,然后身形一闪,手一摆,将尚未落地的侄儿甩到自己身后。

    李永生一刀落空,定一定神,冲着侧前方十余丈的杨追风呲牙一笑,“杨家缺少家教!”

    在中土国,这是非常侮辱人的话,不过说得合适的话,也不至于吸引太多仇恨。

    杨追风闻言羞愧难当,对于一个传承久远的家族来说,这话无疑是十分打脸的,就像地球界的贵族,被人指责不懂礼仪一样。

    所以他冷哼一声,“我也缺少家教,不如小家伙你来教一教我?”

    张木子身形一闪,也来到了杨追风的面前,笑着发话,“我俩一起来领教杨真人的手段!”

    她使用的身法,就是从李永生那里学来的。

    杨追风看到她的身法,就吓了一跳——这俩的身法,都诡异得很啊。

    听到张木子的话,他卷着侄儿,再次遁出三十余丈。

    他的脸色铁青,“我杨家都说要退出了,这是一定要逼着我们出手吗?”

    北极宫的女修,手里握着真君符箓,而这个叫做李永生的男修,也给他一种非常不好惹的感觉——事实上他此前就听说了,李永生阵斩两名化修。

    来之前,他觉得这话挺扯淡的,一名制修阵斩两名化修……咱能不开玩笑吗?

    但是正因为太扯了,也因为有人再三告诫,他心里其实没有把李永生当作普通制修看待。

    他有一种感觉,张木子加上李永生,没准真能杀死自己——其实张木子都已经明确表示了,不用真君符箓都能杀死他,出示三宫主的雷符,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所以哪怕心里极为恼火,他也不敢随便出手。

    “退出就有个退出的样儿,”李永生冷冷地看他一眼,不耐烦地发话,“管住自己的嘴……不知道祸从口出?”

    就这么一眼,一句话,杨追风的怒气值暴涨,真有含恨出手的冲动。

    他不会考虑是侄儿嘴欠,导致了这一幕,杨家人以勇武著称,但是行事嚣张高调,也是事实,他们没有反省自己错误的习惯。

    张木子见状,冷哼一声,“永生,杨家很不服气呢。”

    “不服气就上啊,”李永生身子一转,根本不看杨追风了——这两人已经脱离了战场,他不需要再关注了。

    除非杨家这俩,敢自不量力地出手。

    杨追风和杨家司修看着他的背影,眼中都要冒出火来,四道目光有若实质一般,火辣辣地照射在他身上。

    李永生混若未觉,他轻咳一声,“总共三个化修,跑不掉了吧?”

    “围杀,”邵真人一摆手,冷冷地发话,“不要硬拼,耗死他们……小心替身术。”

    杜三潮哈哈大笑,“替身术?有李小友解决!”

    杨追风叔侄俩的脸色又是一变:这个制修,居然破得了替身术?

    韦家却是十分确定,李永生有这样的本事,韦一笑见势不妙,大喊一声,“杨兄,你就这么放弃我们了?”

    杨追风本来还有点小冲动,也有点不服气,听到这话,顿时一撇嘴,“我何尝不想帮你?但是摩天岭和杜家,都是你韦家的私仇,你还是……拿出诚意来化解吧。”

    私仇的话,一般人不便参与,杨家硬要介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杨家此番出手,是为隐世家族出面,是基于大义,若是论了私仇,就没了大义。

    不能把其他隐世家族绑上战车的话,杨家不过区区一名真君,算得了什么?

    北极宫和玄女宫,都是最少三名真君,英王虽然只是一名亲王,可是就算不从外面找人,请动天机因果两殿的一名真君,也不是很难。

    而且摩天岭的邵真人,也未必请不动真君……憨真君是陨落了,但是,他的师兄弟呢?

    听到韦家这个时候都要拉杨家下水,杨追风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杨家不趟这淌浑水!

    “化解?”韦一笑看一眼不远处杀气腾腾的邵真人,这尼玛……拿什么化解啊?

    但是不化解也不行,于是他大声发话,“诸位诸位,韦家有和解的诚意,你们拿出个章程来,韦家无有不从!”

    “死吧!”邵真人抬手一枪,扎破了一名韦家司修的心口,轻笑一声,“章程都要别人拿,自家的诚意呢?”

    韦一笑轻喟一声,“韦家子弟,战吧!”

    “小心!”杜三潮大吼一声,“韦家人要拼命了!”

    韦家人,拼命……好吧,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不太能把这两个词连在一起。

    韦家人不是以惜身而著称的吗?

    邵真人的两名友人双战韦家真人,根本不考虑这些话,齐头并进地抢攻。

    他俩跟邵真人关系都不错,此番受了请托前来,也是得了些好处,但是诛杀化修真人的话,是可以优先分储物袋里的东西的,当然要奋勇争先。

    然而就在此刻,韦家真人的身体,急速地膨胀了起来,在瞬间就化作一团灿烂的血光。

    “握草!”两名真人怒骂一声,措不及防下,两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害。

    他们早就看轻了韦家,须知韦家在隐世家族里,名声一直就不怎么样,遇弱小显强大,遇强大则谦恭,典型的欺软怕硬贪生怕死。

    刚才一接战,韦家的化修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开溜,这样的修者,有啥可怕?

    哪曾想韦家的真人二话不说,直接就自爆了……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也太快了吧?

    紧接着,另外两名韦家化修也在拼命攻击之后,先后自爆了,他们用光了储物袋里的符箓,道器也都自爆了,给围攻的修者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其中甚至有两名司修战死了,在七名化修围攻三名化修的战斗中,优势一方竟然还死了司修,可见韦家人拼得有多狠了。

    就连李永生,都差点受伤,他发现一名韦家人使用了替身术,才上去堵住本尊,不成想那本尊见他识破了自己,直接自爆。

    这一仗虽然是多欺少,打得却很惨烈,韦家一共十一人,战死了九人,只有一名受伤的司修和一名制修被擒获。

    “嘿,”杜三潮感触颇深地叹口气,“韦家不是没拼命的勇气,实在是这一族人,都太惜身了。”

    原来,韦家人贪生怕死是真的,能侥幸逃命,就坚决不拼命,但是一旦被逼到真正的绝境,他们也绝对不会束手就擒,拼个两败俱伤的勇气还是有的。

    卫国战争中,韦家人虽然以避战出名,但是新月国没有擒获一名韦家子弟——能跑就跑了,跑不掉就玩命了。

    上一次袭击赵欣欣,韦家多人被擒,那是他们知道,事情肯定要经公,族中想一想办法,十有就能把人弄出来,所以才没拼命。

    这次是三大仇家合力,专门堵在了韦家人回家的路上,杨家人说情也没用,他们也就不存侥幸心理,这种情况下,他们不玩命才怪。

    杜家跟韦家接触比较多,杜三潮又是杜家的老人,知道韦家人的习性,所以才出声警告。

    “这尼玛……”一名真人气得轻哼一声,“储物袋都爆了,要不要做得这么绝啊?”

    他是邵真人请来的,交情肯定不差,但是也惦记着储物袋呢。

    李永生轻笑一声,“呵呵,有意思,我看韦家人一旦遇事,能这么决绝,其实也是在为族人争取生机。”

    韦家在两种极端的作风里转换,实在令人有点不解,不过他这个说法,倒是能解释韦家的行事,为何差异这么大。

    能跑就跑,跑不了就搏命,不但不做俘虏,连储物袋都不给对方留下,这样的家族,一般人也会很头疼吧?

    能令别人头疼,这就是韦家人生存的基石。

    “很恶心的一个家族,”邵真人冷哼一声,然后看一眼被擒获的那两人,又看一眼杨家的两人,“杜真人,这俘虏该交给英王府吧?”

    杜三潮也不想要这俩人,司修和制修这种小喽啰,有杨家人做见证,杀是不方便杀,放也放不得,于是点点头,“本该如此。”

    这次是英王府出面,特地截杀韦家人,这两人的下场不问可知。

    “且慢,”杨追风又出声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