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九章 被宠坏的
    杨家司修,是族长的儿子,虽然是庶出,但那是幺儿,也宝贝得紧。

    他这一嚷嚷,赵欣欣不干了,“将这些人统统拿下!”

    “师妹不可意气用事!”杜晶晶闻言吓了一跳。

    她本来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杨家再厉害又怎么样,强得过玄女宫?

    但是话说回来,她不但是玄女宫的执事,也是杜家的人。

    杨家奈何不了玄女宫,但是既然有真君,为难曲阿杜家,那是小意思。

    事实上,没有登上大宝的英王,对这种真正的隐世家族,也会很头疼。

    所以她出声发话,“我们不欲为难杨家,你现在离开,我们就当没看到。”

    “凭什么?”杨家的司修嚷嚷了起来,他冷笑一声,“有种你们就把我留下来,杨家没有怕死的人,就怕你将来,不敢面对我杨家复仇的怒火。”

    这世道,哪里都不缺被宠坏的孩子,真的。

    杜晶晶也心凉了,她淡淡地看向那中阶化修,“阁下怎么称呼?”

    “叫我杨追风好了,”鹰钩鼻中阶化修淡淡地回答。

    “你现在离开,还不算晚,”杜晶晶淡淡地发话,“我是杜家人,也是玄女宫弟子,想必你也知道,韦家人做了点什么,我现在代表师妹通知你一声,杨家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杨追风其实真的知道,韦家做了些什么韦家求杨家帮忙,这些因果不可能不交待。

    当然,韦家会为自己开脱,说李永生的种种不堪,对隐世家族的冒犯等等,肯定强调韦家有道理出手。

    杨追风能被杨家派出来办事,也不是个不晓事的,当然猜得到韦家某些话是有水分的。

    他对水分直接无视了,这世间,没有那么多的绝对公道,杨家有了屁股,有了立场,就注定了选择。

    更别说杨家今年开了山门,子弟下山行走,也要做点轰动的事情出来,重振昔日声名。

    插手韦家和朝安局的恩怨,就是杨家该做的;调解韦家和杜家的恩怨,也是杨家该做的。

    面对杜晶晶的通知,他的嘴角扯动一下,面无表情地发话,“隐世家族做事,什么时候要打道宫的招牌了?这位杜家小妹,隐世家族的声威,你杜家忘了?”

    “杨真人你不会说话,可以不说,”张木子阴森森地发话,“凭你区区的一个杨家,也敢说道宫的不是?”

    隐世家族一向自命不凡,有些大家族甚至敢跟道宫对等谈话比如说杜晶晶,对入了玄女宫的风真人素有微词,却是因为风真人原本也算杜家人,入了道宫之后,跟本族断了来往。

    道宫弟子对隐世家族,一般也不愿意叫真,尤其是那些尚有真君存在的家族。

    不过张木子一直就跟着李永生,早将他视为本宫中人,听到杨追风呵斥李永生,再加上对方冒犯道宫,她就直接发作了。

    “咦,”杨追风侧头看她一眼,心里是相当地纳闷,“杨家三十年不出山,什么人都敢呲牙咧嘴了?小家伙,我饶你这一遭,若敢再犯,我不介意替你师尊教育你一番。”

    “哈哈,”张木子放声大笑了起来,笑声里是满满的讥讽,“我师尊贵为北极宫三宫主,替我师尊教育我……凭你也配?”

    握草,杨追风的脸一黑,这小女人,竟然是真君的弟子?

    这时,他就有点坐蜡了,刚说出口的话,不认是不行的,对方果然又龇牙咧嘴了,可是要他对一个真君的弟子出手,他也鸭梨山大。

    若对方是个化修真人,他也不介意跟对方交一交手,但是对方只是个司修,他敢出手的话,一个大欺小是铁铁地跑不了,更别说还是个女流。

    正没个理会处,又有人出声了,“我跟杨追云真人是素识,这位道友所言不虚,正是北极宫三宫主的门下。”

    杨追风侧头看一眼,发现又是一个道人,于是冷笑一声,“既然识得我族兄,却还要欺负我杨家后辈,道友可否留下姓名,好让我告知族兄?”

    道人淡淡地回答,“本人姓邵,在摩天岭修行。”

    “我族兄定然会去拜访的!”杨追风冷笑一声,心说你把山门都报了出来,我杨家人不去,倒像是怕了你小小的摩天岭……这地方我压根儿没听说过,也敢在杨家身上刷名头?

    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怔,“摩天岭,邵姓化修,阁下莫非是青龙庙大德门下?”

    “呵呵,”邵真人冷冷一笑,“本人已经被青龙庙逐出宫了,阁下也不用留手。”

    “且慢,”杨追风大吼一声,身形暴退。

    没有人追击他,杨家涉入此事不深,又是有真君的家族,大家正好看一看他要说什么。

    他先冲邵真人一拱手,“原来是阁下,十字岭一战众说纷纭,但终究已经是揭过了,青龙庙似乎有令,阁下不得寻衅于韦家……你此刻离开,我就当没看见。”

    十字岭就是憨真君陨落之处,杨家人亲历了整个卫国战争。

    “我师徒受雇于李永生,保护九公主,”邵真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韦家来刺杀九公主,合着我们该不闻不问吗?”

    握草,杨追风心里又暗骂一声,第一次觉得,韦家也实在太能作死了。

    就在这时,杨家那司修闷哼一声,却原来是邵真人一掌打去,直接将体外的护体白光打得一阵动摇,白光中的司修也受到了震荡。

    他忍不住大喊一声,“十六叔,此人根本不念旧情!”

    邵真人冷哼一声,心说你个混蛋,老子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那俩韦家人身上了,要不然你这样的小司修,老子分分钟教你学做人。

    不过既然动手了,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怕了杨家,所以他只是淡淡地问一句,“你杨家先不念旧情,保护韦家这些杂碎,现在有脸说我?”

    杨追风闻言,脸色又是一变,心里暗骂韦家人不是东西他事先根本不知道,憨真君在宫外的道统,也插手此事了。

    若是杨追风提前知道摩天岭邵真人插手了此事,他在出面之前,肯定要斟酌一二,须知韦家跟杨家交好,邵真人在杨家也有朋友。

    好吧,从远近来说,韦家肯定跟杨家更近,大家都是隐世家族不说,两家还不止一代结亲了,而摩天岭却是道宫系统的虽然是小得不能再小的子孙庙。

    然而韦家跟摩天岭的恩怨,不仅仅是私人恩怨那么简单,这涉及了韦家老祖的名声,而且邵真人虽然被逐出了青龙庙,在大多数修者眼里,这是一条值得人敬重的汉子!

    其实单就十字岭一事,杨家人中都有很大一部分,觉得韦家老祖行事太卑劣须知杨家是以敢战出名的,两名真君全部陨落在卫国战争,在中土国也是独一份儿。

    杨追风不禁暗叹,这韦家人做事,还真的坑队友啊。

    事实上,他也是冤枉了韦家人,邵真人是后来才赶到玄天观的,韦家根本不知道,他们只知道,摩天岭有个初阶司修参与了护送赵欣欣。

    但是涉及憨真君这种陈年的丢人事,韦家自己也不好意思说,而且摩天岭只出了小小的一名初阶司修,值得说吗?

    杨追风愣了一愣,却是又心疼侄儿被打伤,少不得沉着脸发话,“邵真人,你们已经杀了韦家数名真人,有再大的仇,也该揭过了……不如双方罢手,你看如何?”

    邵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你能救活我师尊,此事就作罢,要我自刎都行!”

    杨追风无语,又侧头看一眼杜三潮,“你杜家也是这个意思?”

    这厮问话的语气,实在糟糕得很,不过杜真人也不想再竖敌手,只是冷冷地哼一声,“你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嘿,我还就不离开了,”杨追风也生气了,“倒要看看谁敢对我出手!”

    话音未落,杜晶晶、李永生和张木子,齐齐对他出手。

    张木子丝绦卷来的同时,掣出了一张雷符,轻笑一声,“能死在我师尊亲手制作的雷符之下……”

    话还没说完,人影一闪,杨追风就消失不见了,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三十丈外,他骇然地看着那张雷符,“真君符箓?”

    他可是个识货的,杨家原本就是传承久远的隐世家族,张木子不提醒也就罢了,她说明是真君符箓,他要再认不出来,那也真的是枉为杨家真人了。

    “怪不得你们杀得了高阶化修!”杨追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大喊一声,“小幺,退出来!”

    杨家年轻的司修闻言,不得不退出了战团,一脸的不服气。

    “不知死活的玩意儿!”邵真人没好气地瞪他一眼,要不是老子放水,你想退出去都不可能!

    杜三潮冷笑一声,“杨追风,你这算是退出了吗?”

    “我不退出能行吗?”杨追风气得大喊,“真君符箓都拿出来了!”

    真君符箓不仅仅威力强大,也代表是真君的因果,他若是被符箓所杀,杨家想寻仇,可以找张木子,但是张木子被杀的话,就该三宫主出来了结因果了。

    张木子闻言,也冷笑一声,“杀你何须真君符箓?只不过是想吓退你,让你活得现实点。”

    “是不敢杀我们吧?”杨家的司修一脸的讥讽,这厮拉仇恨的手段,也真是令人佩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