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七章 秋后算账
    邵真人念念不忘的,就是找韦家的麻烦。

    “我觉得韦家留在京城浑水摸鱼的概率,并不是很高,”李永生笑着摇摇头,“荆王已经吸引了太多的火力,韦家继续留下来的话,很可能就是陪葬。”

    “没错,”英王也点点头,他想问题是真的明白,不愧“英”这个封号,“天家平叛,可谓是大义在手,这时候就算襄王作梗,天家也会先拿下再说。”

    邵真人点点头,这两人的分析,是真的很有说服力,然后他眼睛一亮,“是否可以撒出眼线,探查韦家人的行踪?”

    英王沉吟了起来,片刻之后点点头,“好的,我去着人查探,邵真人先养足精神,有消息立刻飞报通知你。”

    他原本是不想专心对付韦家的,眼下京师形势大乱,他应该蛰伏不动,专心关心天家风向才对,不过转念一想,王府三天两头遭遇刺杀,这口恶气也该出一出。

    反正顺着这些人的意思来,将来英王府万一有事,也好开口求助。

    果不其然,不光是摩天岭对韦家怨念深,杜家的怨念也不浅,而李永生对于追杀韦家,有极强的执念冲永馨下手,这可是比对他下手,更令他恼怒。

    接下来,王府中的重要人物齐齐被召回了府中,大部分的庄园和村落,也减少了人手看护,聚集起来的人除了拱卫王府,就是侦骑四出,调查一切可疑人等。

    因为绝大部分家眷都躲进了王府,比较安全,英王索性又派出了五名化修,一起搜查。

    御林军在大名府也设了四个关卡,跟当地军役房布下天罗地网,严查路过的行人。

    因为没有多少高手,他们甚至还从三司六房里抽了一些人,每每看到大批行人路过的时候,关卡早早地就摆出军阵迎敌。

    有些大型商会,提供的证明材料,不能令关卡满意,就直接被扣下,慢慢地甄别,不到一天的时间里,大名府四个关卡就扣下了千余人。

    有人搞不清状况,仗着有点来头,还要呲牙咧嘴,御林军直接用刀枪告诉对方,什么叫装逼被雷劈!

    就算有人好奇,多问两句,都要吃一顿棍棒。

    因为这个原因,某些心怀鬼胎的人,在过关卡的时候,不得不将队伍分开,如此一来,强行闯关的可能性就小了,而那些三五个人一拨的行人,给士兵们带不去多少压力。

    三五人成行,其中最多两三名化修,每个关卡都拦得住。

    不过,四个关卡看到英王府的化修,还是有点眼热,希望能够征用。

    但是这些真人根本不予理会,征用我?凭你还不配,我们是帮英王巡视封地的,你们想征用,去跟殿下说好了。

    也有人想尝试强行征用我们奉的是圣谕,英王还不得听天家的?

    结果他们才一露出这苗头,英王府的人马上出报警焰火,四面就又有化修来援。

    这种事生了两次,其中一次还差点动起手来,不过最后还是御林军退缩了,不是他们打不过,而是他们主要的责任,是封锁幽州郡、抓捕嫌犯。

    跟当地的封王打起来,走了嫌犯,这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在这种情况下,十几名化修在大名府布下了天罗地网,还向外派出了无数眼线,韦家人想要回家,必须要走大名府或者河间府,否则要绕很远的距离,也影响逃离幽州郡的效率。

    别说,最后还真被他们现了韦家人的行踪。

    韦家中止谈判,不管不顾地逃离京城,不光是担心被天机殿拿下,京城的治安也相当地乱,今上遇刺之后,京城里接连爆出数十起刺杀案,甚至有人试图埋伏坤帅。

    这种情况下,韦家实在不敢再在京城待着了,万一被人载个赃啥的,肯定二话不说先被拿下。

    于是他们留了一个子弟,告知朝安局说,我们临时有事,出京办事,等我们办完事,京城里估计也安定下来了,到时候再谈呗。

    朝安局的人晚来了一步,他们是真的要把人拿下,也没有更多的原因这种混乱的局面下,京城里不允许有任何不受控制的势力存在。

    换句话说,若是英王此刻在京城,身边的一干化修护卫也要被人看管起来,甚至都有可能下了禁制。

    不过,得知韦家走人了,朝安局也没再追击,这些人偷跑,令朝安局很恼火,可是眼下顺天府实在太乱了,能少一股势力,还是少一股的好。

    韦家人跑出京城,然后才现禁卫军正在大索幽州郡。

    此刻跟登基大典那一年又不能比,当时虽然出了顿河水库事件,但是为了粉饰太平稳定民心,小范围内是大查特查,但是官面上还遮掩了很多。

    而眼下是天家遇刺,是真正的、不加掩饰的大索,有人敢不配合,当场就会被击伤,敢跑的都可能被直接击杀。

    韦家的人不傻,感受到气氛不对,就知道不能再在幽州郡待下去了,现在御林军只是划了片区封锁,接下来肯定是水银泻地一般的搜索。

    事实上,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没资格当场参与,韦家人就必须回家,一来家里比较安全,二来也是此事可能导致权力格局的变化。

    而韦家被杀了五名化修,现在又有三名化修在幽州郡,家里都快没人看门了,回去商量对策是必然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该怎么回家?

    这种时候,肯定是捡近路走比较合适,然而想直接南下,不是过大名府,就是过河间府。

    走河间府要近一点,但是韦家不敢走,上次韦家人偷袭赵欣欣一行人,就是在河间府,后来惊动了捕房、军役房甚至知府!

    韦家在河间府,已经挂上号了。

    而且河间是连接襄王的重点通道,肯定也是官府高度关注的地方。

    若是不南下,那就只能取道并州郡,绕行豫州郡南下,这个圈子绕得大不说,关键是荆王曾经被分封在并州!后来才去的三湘。

    绕行并州郡也不合适,那么就只有取道大名府了,否则的话只能东向出海,走海路了。

    走海路绕得更远不说,关键是茫茫大海上无处藏身,万一被人拦住,没什么山沟、树林之类的地方躲藏!

    正经是大名府虽然是英王封地,但是英王并未掌控整个大名,还有那么一丝机会,能溜出去。

    于是韦家选择了走大名府,而且是紧贴着并州郡,一路溜着边过来,力图不引起人关注。

    当然,四个关卡,他们是不会走的,敢路过肯定就被留下了,于是只能翻山越岭地走。

    但是当他们进入大名府的时候,忍不住脸一黑:我擦,这里查得也严!

    十几名化修肆无忌惮地散放着神识,像黑夜里的灯泡一样明显。

    这是化修查找同阶修者所使用的手段,打个比方说,为什么没有化修敢随便进入玄女山?因为只要有化修进入,必然会被玄女宫的人现。

    玄女宫有真君坐镇,但很多时候,外来的化修,都是宫中真人现的。

    化修神识外放搜查,那韦家的人就只能遮掩气息,匆匆而行,十余人的队伍,也分作了三拨,还放了三人出去观察,前方两个,后方一个。

    待进入英王府的控制范围之后,韦家的人更难受了,因为路边总有无知的黎庶,拿着好奇的眼神看着这些陌生人。

    这就是李永生和张木子在义安县的感受,当地黎庶对外来的人十分敏感,尤其他们走的不是大路,而是小路,这里见到生人的机会不多。

    不过总算还好,大名府的人没有义安人那么排外,见到有外人路过,并不上前喝问来路,也就是警惕地看一看外来的坏人很多,偷东西拍花之类的,多是外地人干的。

    因为这地方是在英王府的控制之下,黎庶们并不害怕外来人,看着好奇的话,经常就盯着人看,甚至走近了细看。

    韦家人对此无可奈何,本地的化修开着神识,他们敢出手的话,绝对瞒不过这些主动声呐,所以也只能硬着头皮被人看了。

    有些人看到他们的时候,眼中有异样的光芒,韦家人也不敢上前揪住问,你是干啥的?

    正是因为如此,混在黎庶中的眼线,得到了很大的保护。

    韦家一行人,前后隔着一里多地,似乎就是不相干的三拨人。

    然而走到中午的时候,第一拨人通过传音海螺示警了,“前面两个被拦住了,不要慌张,做好战斗准备。”

    被拦住的两人是前哨,现有人蹿出来拦路,已经来不及示警了,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直到第一拨三人跟过来,拦路的王府卫队还在检查前面那俩人,“你们说自己是豫州朝歌的,朝歌的林家分家,你们知道不知道?”

    伪造路引这种事,常见得很,有些路引做得十分精致,一般都看不出来。

    不过检查的人肯想办法的话,核实起来也不难。

    朝歌林家分家,韦家哪里可能知道?须知韦家是会稽郡广陵的,还在海岱之南,跟豫州郡根本不交界,一个只有司修的小家族,韦家怎么也关注不到啊。(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