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五章 正牌隐世家族
    朝安局的条件,韦家完全无法接受。

    而楚家却从侧面表示,有预谋的杀伤和误伤,这是不一样的。

    法司法院就是楚家的老本行,辩解起来,自然不怕朝安局这帮只会扣帽子的家伙。

    于是双方接连谈了三天,却始终没有打破僵局。

    朝安局其实也挺苦逼的,放韦家一马,固然能轻松一下,但却早晚要被今上处理,可是坚持为难韦家的话,太皇太妃现在却是还活着。

    玄天观西首的这些人,也在关注着这场谈判。

    英王听说其间过程之后,直气得连连冷笑,但是不远处驻扎着御林军,还有朝安局的耳目,他不想被人抓了把柄,实在没办法开口,不过只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说什么了。

    然后,不知道是哪个奇葩的家伙建议,既然双方连前提都谈不拢,不如暂时停止谈判,先私下沟通,省得被人看了笑话去。

    不知不觉间,李永生和赵欣欣等人,在顺天府就待到了三月底。

    眼看着杜家在玄天观建的房屋都好了,英王也有点受不了啦,这一天,他着人将杜晶晶、李永生、张木子和邵真人请了来,赵欣欣则是早就在屋里了。

    待众人进门,他招呼人端上茶水,然后正色发话,“我刚刚得到消息,韦家请出了上党杨家的人说合,看来……一时半会儿还是不会有结果。”

    “上党杨家?”几人的脸齐齐就是一黑,好半天杜晶晶才发话,“杨家不是封闭百年吗?这会儿就出山,消息不会有错吧?”

    英王缓缓点头,“不会有错,杨家有了真君,自然可以开山门了。”

    邵真人也愕然,他对杨家比较了解,知道那是个顶尖的隐世家族,一族两真君,其中一名真君在卫国战争中受了重伤,战争结束后,没过多久就陨落了。

    另一名真君,据说是深入新月国作战,然后再没有消息。

    后来光宗在论功行赏的时候,给杨家分配的赏赐,有些少了,杨家族长当场大骂光宗,说我家杀敌无数,战死两名真君,你这个昏君就是这么分派奖励的?

    其时杨家家里的那名真君尚未陨落,但陨落是早晚的事,进入新月国的真君,命牌也碎了,杨家人的愤怒可想而知。

    光宗可是自命中兴之君的,竟然有人骂他昏君,他当场就要因果殿拿人,结果激起了其他隐世家族的不满,差点动起手来。

    后来光宗控制一下情绪,说我们没有观察到新月国那里有仙陨之光,你们说命牌碎了,但是这个东西要经过查证,才能按陨落算。

    总之,杨家的人没有真君之后,还敢当面骂光宗为昏君,可见他们的底气有多足。

    后来杨家重伤的真君陨落,杨氏族人在仙陨之光发出的同时,就声明说,杨家要封门一百年,子弟会绝迹于江湖。

    邵真人不理解的是,“杨家之人出名善战敢战,怎么会跟韦家搅和在一起?”

    “韦家和杨家有旧,”英王有气无力地回答,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关键是朝廷想惩治韦家……杨家对于给朝廷添堵,一向热衷得很。”

    说白了,这是光宗当初分配不匀,惹出的祸事,只不过要轮到今上背锅了。

    杜晶晶的眉头一皱,桃花眼微微一眯,“上党府近年来,可有真人证真的异象?”

    真人晋阶为真君的过程,就叫证真,真君不但是在陨落的时候,会生出仙陨之光,在成就真君之际,也会产生出异象。

    证真的异象没有仙陨那么强烈,影响不到整个中土,但是波及一个郡没有问题,如果是在上党府,一府的黎庶都可以看得到,不像比较远的地方,只有修为高深之辈才能感受到。

    “这个我倒是没有问,”英王摇摇头,然后又问道,“他若是在秘境证真,外人岂能看得到?”

    “这不可能,”杜晶晶、邵真人和张木子齐齐摇头。

    九公主更是快速为父王扫盲,“秘境里证真,危险极大,整个秘境都可能崩溃,起码要有两名真君帮助稳固秘境,才可能在里面证真。”

    邵真人点点头,“就连四大宫,想要遮蔽证真,也是用阵法和天机牵引,不可能进秘境。”

    四大宫也都有秘境?隐世家族都有,四大宫没可能没有,而邵真人是青龙庙出身,这话说得非常笃定。

    “反正肯定有人证真了,”英王愁眉苦脸地回答,想一想又补充一句,“天机殿算出来的。”

    这一下,在场的人齐齐都没话了,说起来天机推演,四大宫虽然各有秘术,但是谁敢小看天机殿?

    “那王爷的意思是什么?”邵真人冷冷地发问。

    “有没有可能跟杨家商量一下,让他们别插手?”英王一边发问,一边看一眼杜晶晶。

    她不但是玄女宫弟子,还是杜家子弟,同为隐世家族,相互之间沟通起来比较容易。

    “这不可能,”杜执事断然回答,她冷笑一声,“杨家人都狂傲得很,也就是姓韦的,能放下身段去求杨家人。”

    杨家在隐世家族里地位极高,战斗力也强,隐世家族遇到事情的时候,其他家族会尊重杨家的意见,但是平常时候……真没几家愿意跟杨家打交道。

    问题是杨家人不觉得这是什么事儿,我有实力,当然就可以强势。

    邵真人的嘴巴动一动,他跟杨家人也有旧,虽然现在已经不是青龙庙的弟子了,但是摩天岭好歹也算一座子孙庙不是?

    不过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杨家不可能不知道他跟韦家的恩怨,这时候还肯为韦家出头,他再出面,也未必能得到什么尊重。

    英王见杜晶晶拒绝,忍不住长叹一声,“那咱们还得在这里等下去吗?”

    “不行的话,咱们就离开吧,”张木子沉声发话,“襄王都敢不奉懿旨,英王你要回去劝农,谁还管得了?”

    她从来都不是个怕事的性子,此前一直不做声,不过是想着自己红尘历练,多观察一些世情人心才好,眼下在这里待了这么久,真是觉得憋闷了。

    英王迟疑一下,看一看其他人,“大家怎么看?”

    邵真人不想就这么离开,他还想着跟韦家碰一碰呢,要不然他岂不是白约了两名真人前来?

    但是他有耐心等,那两名真人却等不起,好歹也是真人了,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事,就算没事,自己修炼一下,不也是挺好的?

    正经是此刻离开,没准还能等到时机,教训一下韦家。

    于是他微微颔首,“离开也好,正好去英王府叨扰一二。”

    “本王扫榻以待,”英王呲牙一笑,连后槽牙都快露出来了,邵真人虽然只是一个野庙的化修,手下司修三两只,但是……此人搭得上青龙庙!

    他想要成事,每一个化修都是宝贵的,都是值得他亲自拉拢的。

    然后他又看向李永生,和蔼地发问,“小李,你感觉呢?”

    李永生犹豫一下,最终看一眼赵欣欣,“我给九公主帮忙的,她拿主意好了。”

    赵欣欣很干脆地回答,“跟天家打个招呼,走人就是了。”

    “可是……”英王犹豫一下,“就怕他怀恨在心,襄王不买帐在先,他处置不了襄王,没准就要把火撒在我头上。”

    杜晶晶冷哼一声,“若是按家族的处事方式,这样的家主早就被撵下来了,不能一碗水端平,你也不能把碗竖起来不是?”

    “呵呵,”李永生干笑一声,心说英王此举,纯粹是要拉人下水。

    他所知道的英王,可能因为想法比较多,看起来有点优柔寡断,但此人从来不是一个能轻易受人左右的人,眼下问计于众,目的并不单纯,他是想借此造成一种“我听从你们”的感觉。

    接受别人的建议,总比吩咐别人去做什么事儿好。

    将来英王因此被今上追责,那现在提出建议的人,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不管不是?

    李永生看得明白,其实该去该留,英王早有决断了,只不过人家不说,要大家来说。

    但是看得明白能怎么样?帝王心术从来是这样,王道、霸道和诡道并存,只要英王没有露出特别浅显的马脚,李某人再明白,也是要听赵欣欣的。

    英王听到了这一声干笑,但是他知道,李永生这厮长的就是玲珑心肠,只是比较痴迷自己的爱女,所以才会不叫真,于是他就当没听见,径直站起身来。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小王也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耽误大家……来人,我要上书!”

    很快地,英王就把辞行书写好了,然后又让人转交给朝安局,送达今上。

    众目睽睽之下,亲王的上书,没人敢动手脚,看到朝安局的人上马飞奔,英王轻咳一声,“好了,拔营,回大名。”

    正在拔营之际,御林军统领惊闻此事,忙不迭跑过来,问英王您这是要做什么。

    英王淡淡地看他一眼,“在顺天待得够久了,我要回了,周围的苍蝇也太多了。”

    玄天观周边,现在多了不少人,除了朝安局和御林军,有些人的来路,真的说不清楚。

    御林军很想阻拦英王,但是……真的不敢,最终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英王的车队启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