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四章 韦家来人
    无心真君身为中土国顶尖的存在,有太多人敬献珍稀物品,收和不收都在一念间。

    但是杜家敬献的撼神符,他还真不想要,因为有麻烦。

    杜家本身就是个麻烦,隐世家族涉及朝争,这种时候,真君不愿意接触这种有野心的家族。

    其次就是撼神符的出处,这撼神符不可能是李永生做的制修做不出来这种东西。

    李永生也是个麻烦,他把撼神符给杜家,那可能是有什么交换,但是无端端给了无心真君,那显然是迫于情势,试问,做出撼神符的那位,心里会怎么想?

    小家伙背后,可是站着最少一名真君的,起码瘸真君没跑就是那个缺大德。

    无心真君敢开瘸真君的玩笑,但是肆无忌惮地欺负瘸真君看重的人,他还没那个胆子。

    就算有那个胆子,也丢不起那个人堂堂真君,抢夺制修的东西,脸呢?

    听说杜晶晶要献上撼神符,无心真君嘴巴微微撇一下,心说这撼神符,还是回头私下交换好了,这么多人,咱丢不起这个人不是?

    所以他笑一笑,“既然给了杜家,那就不说了,我顺便问一下,精气狼烟杀人的法门……又是自何而来?”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杜家人都面面相觑,其实他们也想知道其中奥秘,只不过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罢了执念杀人不仅仅适合于军中,大家族里,愿意为家族献身的人也不少。

    而眼下,听到天机殿的真君都不明就里,杜家人的心里就是一抽:这法门在天机殿都绝了?

    可是李永生回答得很轻松,“瘸真君给我灌输了一道法门,目前我尚未完全掌握。”

    “灌输的法门?”无心真君的眉头皱一下,然后缓缓点头,“天机殿的法门也残缺不全,待见到他,我自会讨取。”

    法门灌输是直接印入意识里的,李永生所说的尚未完全掌握,那就是囿于修为,没有全部领会,此刻就算有人出手搜魂,也得不到真髓。

    当然,天机殿号称窥查天机,可以算是最擅长搜魂的,但是哪怕他们出手,获得了其中精要,但是又该怎样面对暴怒的瘸真君?

    无心真君其实并不相信,瘸真君真的会执念杀人,但是李永生既然搬出了瘸真君,他就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李永生却是个知情识趣的,他笑着点点头,“待我掌握精要之后,也会考虑献给朝廷。”

    无心真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显然是不太相信这话,他点一下头,“那样最好。”

    赵欣欣见他这副模样,心里顿时生出了些不忿,蓦地出声,“禀真君,李永生的收音机和自行车技术,都已经献给了朝廷。”

    “唔,”无心真君又点一点头,心里难免生出点纳闷来:这厮真会把法门献出来吗?

    就在这时,杜三潮缓缓发问,“不知行刺英王爱女的广陵韦家,天机殿打算如何处置?”

    杜家的事情处理完了,他们当然要追着韦家不放,这是杜家第二关心的事情。

    无心真君眼睛一眯,斜睥张真人一眼,并不说话。

    张真人面无表情地发话,“朝廷自有尺度,无须告知你们。”

    杜三潮哪里能接受这样的回答?他冷哼一声,“朝廷处置,我们自然不能置喙,但是处置不公的话,难免令人心寒。”

    “嗯?”张真人眼睛一眯,阴森森地看着他,“你敢这么跟我说话?”

    这就是有意找碴了,还是没有放下刚才杜晶晶的冒犯,若是杜家尚有真君在,他绝对不敢这么做,但是……这不是没有真君吗?

    所以中阶真人的抗议,就成了高阶真人眼里的冒犯。

    “我杜家怎么说,也是救护了皇族,”杜三潮不紧不慢地回答,“真君还有意相助,发兵帮我们攻打韦家,我们要个公道,也是正常的。”

    五长老终究不愧是杜家拿得出手的人,行事不急不躁,面对压力也敢据理力争。

    张真人的嘴角抽动一下,“怎么处置韦家,朝廷自有分寸,你若想居功自傲,非你杜家之福。”

    五长老冷冷一哼,针锋相对地回答,“不能公平处置的话,也非朝廷之福!”

    这话说得很呛,张真人想借机发作,但是想一想对方阵营里,还有北极宫和玄女宫的弟子,英王的护卫也在不远处,他终于没敢把事情闹大。

    其实,无非是对杜晶晶的一点怨念罢了,没有这个因素的话,张真人自己也看不惯襄王,以前他甚至有点同情英王,当然,从今天起,他不会再同情了。

    事情谈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接下来的时间里,英王继续乒乒乓乓地造房子,周遭的御林军和朝安局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杜家并不着急离开下一次来就得办手续了,邵真人携着两名友人,整日在玄天观里盘桓,没事相互交流一下修炼心得,也是不紧不慢。

    事实上大家都在等,看襄王那边的反应。

    自从上次,他申请闭门思过之后,太皇太妃又出了懿旨,呵斥他胡闹,要他向今上解释种种不端行为,可是要将他送往祖陵一事,却是再也没有提了。

    自古慈母多败儿,老太太素有贤名,真的是没过了儿子这一关。

    祖陵都敢不去,襄王自然无心跟皇侄解释什么,反正他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可是赵欣欣遇刺的案子,朝廷要结案,这必须得给出一个说法来,那么多皇族看着呢。

    襄王府肯定不承认,这案子跟自家有关,不过他们也无法再庇护韦家,否则光是乐浪毒蛟那边的公案,就够喝一壶的。

    又过五六天,韦家的人终于慢吞吞来到了顺天府,据说也是一个中阶化修带队,韦家除了死去的韦纯方,还有一个高阶化修,没敢来京城。

    韦家的人也是住在城外,要求天机殿的人出来谈京城里没有*,杜家的要求,早就被传得众所皆知,韦家自然是有样学样。

    天机殿这次强硬了很多,说你韦家不想进天机殿谈,那就不要谈了,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后果自负。

    搁给杜家得了这话,肯定转身走人了,可韦家人不敢这么做啊,运作了好一阵之后,双方终于商定,去朝安局谈。

    太皇太妃在朝安局的影响很大,不是她主动去影响,内宫跟情治机构勾连,其实是大忌,主要是负责朝安局的魏岳,不得不看老太太的眼色行事。

    但是她在宗正院的影响,就不是很大了,毕竟那是皇族处理族务的机构,老太太在宫中影响力再大,终究她不姓赵。

    而且京中还有一户人家,也掺杂进了此事,那就是上谷楚家。

    在武家和任家崛起之前,楚家、齐家和晋家,是京城里奉旨勾连道宫的,俗称老三家,当时朝廷觉得他们越来越强势,有尾大不掉之嫌,才又扶持起了武家和任家。

    楚家就是三家里非常有代表性的,这个家族位于幽州上谷,也是个传承多年的家族,在三院之一的法院系统里根深蒂固,京城的人脉非常强大。

    楚家的衰败,也是多方面的,甚至涉及到了先皇的大清洗,其中必须指出的一点是,英王曾经亲自拿下了楚家一名子弟。

    这子弟不是在法院发展,而是进入了军中,家族传承得久了,跨领域发展是必然的,而这个子弟是楚家在军中的重点扶持对象,因为夜不归宿被英王拿下。

    从治军的角度上讲,夜不归宿当然是大忌,但是京城附近的军队,又不是在战时,执行得就不是特别严格。

    英王拿下楚家的后起之秀,直接革除军职不说,还给了一个永不任用的发落。

    在楚家的人看来,这就是英王故意刁难。

    但是对英王来说,其实他别无选择,甚至他没将人砍头,已经是照顾楚家面子了。

    因为当时是在大清洗,非常恐怖,就连英王自己都战战兢兢,不敢出半点纰漏。

    楚家本来就是比较显眼的目标,是先皇的敲打对象你们老老实实地勾连道宫就行了,还要四处插手,真当我的天子之剑不利?

    这种情况下,英王怎么敢随便放人情?

    可是并不这么想,他们就觉得,英王是故意欺负人,打掉了他们在军中发展的希望。

    尤其是那件事发生之后,旁人也看到了楚家的软弱,于是又连续发生了几件事情,搞得楚家元气大伤,跌入了谷底。

    楚家对英王的怨气,人所共知。

    这次他们出来为韦家帮腔,根本就不关襄王的事儿,原因就只有两点,第一是因为他们跟韦家相熟,有百余年的交情。

    第二就是要恶心英王,能让英王不开心的事,楚家并不介意去做一做。

    至于说今上会怎么想,楚家无所谓,事实上他们认为,己方也算是在站队,在今上和英王之间站队襄王纯粹是个笑话,没有谁会把他当真。

    不过韦家和楚家,都料错了一件事,他们都小看了朝安局的节操,朝安局的人一口咬定,韦家公然袭击皇族,这根本不是解释一下就行的。

    韦家的族长和最后的高阶化修,必须主动来朝安局投案自首!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