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二章 不许入幽州
    看到场中蓦地多出一人,杜家的弟子刷地站起身来,随意地挪动一下,就摆出了队形。

    可是做这些的时候,没有人大呼小叫,也没有人掣出兵器,只是做出了准备。

    杜家的底蕴,由此可见一斑,不愧是隐世家族。

    朝安局的人一见来人,也站起身来,抬手一拱,“见过真君。”

    真、真、真……真君?一些杜家子弟的脸上,已经发白了,腿肚子也有点抽抽。

    “真君请上座,”张真人主动站起身,笑着让出了座位,“有好酒未能想到真君,真是罪过。”

    他嘴里说罪过,脸上却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很显然,他知道真君的存在。

    “无妨,”来人正是无心真君,他一摆手,放出一张椅子在李永生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我坐这里就好!”

    张真人让了两让,见真君坐得稳当,少不得瞪一眼杜晶晶,“还不给真君倒酒?”

    “你再瞪我一眼试试?”杜晶晶眼睛一张,迷人的桃花眼顿时瞪做了一双杏眼,“敢对我玄女宫执事呼来喝去,你算个什么东西?”

    原本是娇滴滴的美女,瞬间反脸无情,可见有些话,真是不能随便说。

    张真人的脸,顿时红了一大片,他手一抬,呲牙咧嘴地发话,“以下犯上,你是找死……”

    撇开各自的身份不提,张真人是高阶化修,杜晶晶是高阶司修,差了整整一个大阶位,杜执事的行为,绝对是以下犯上了。

    没错,道宫和官府是两个系统,但是彼此相互承认修为和地位,两家打交道的时候,也很注意强调对等原则。

    修为低的人冒犯修为高的人,那是对两家体系的挑战。

    前两天天机殿的低阶化修来,对杜三潮不太恭敬,杜家的人就有意治对方的不敬之罪。

    然而,低阶化修和中阶化修,这差别还不是很大,那位又是代表天机殿来传话的,使者的地位,多少要超然一点。

    可是杜晶晶和张真人的修为,差得就太大了,张真人已经可以称之为准证了。

    当然,张准证这呼来喝去的,对玄女宫是有不敬的嫌疑,但是杜执事的反应,也有点强烈。

    张真人被这么一呛,心里就生出了杀意:不过一个区区的执事,杀了你又如何?

    玄女宫是很不好惹,但是天机殿就很软蛋吗?

    “好了,”无心真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有这么好的酒,打打杀杀的多煞风景?”

    真君发话,张真人只能认了,他悻悻地坐下来。

    无心真君看一眼杜晶晶,“来,倒酒……我能对你呼来喝去吧?”

    杜晶晶也真绝,她笑着回答,“真君当然可以对我呼来喝去,但是这酒是我自家的,本来想讨好天机殿,可是好像没啥效果……”

    你真君再牛,总不能平白抢别人的东西吧?

    “一杯酒就想有效果,看把你美得,还想啥呢?”无心真君也不着恼,大喇喇地发话,“你就给句话,让不让喝吧。”

    杜晶晶眼珠一转,一指李永生,“让不让喝,您问他好了。”

    “咦?”李永生讶然看她一眼,这关我毛事啊。

    “问他?”无心真君侧头看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原来……制修才能对你呼来喝去,真君不行?”

    要不说老小孩呢,到了真君这个级别,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随心所欲,没啥可顾忌的。

    “这个……前些日子,我打赌输了,整个人都输给他了,”杜执事情意绵绵地冲李永生抛个媚眼,“人输了,东西也都是他的了。”

    此时此刻,杜家人脸上的表情,是要多精彩有多精彩了,杜晶晶你好歹也是杜家的奇才,还能这么玩啊?

    无心真君先是一怔,然后就一侧头,笑眯眯地看向赵欣欣,“有人抢你的伴侣,有没有点危机感啊?”

    到了他这个岁数和见识,真的是成精了,不管成不成,先挑拨一下再说。

    赵欣欣是敬陪末座的,一直不做声,但是别人挑衅到头上了,她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她微微一笑,绵里藏针地回答,“真君说笑了,我司修之后,才会考虑伴侣的问题……再说了,能被抢走的伴侣,那真的是伴侣吗?”

    无心真君的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再说话。

    他修的是无情道,道是无晴却有晴,这种话他一般不会接,要看别人怎么说。

    “好了,不开玩笑了,”李永生干笑一声,“真君一大早就来了,等这一杯酒,等得挺辛苦的……杜执事?”

    杜晶晶一听这话,就笑了起来,别人也陪着笑,但是大多数人眼中都有点迷茫真君……一大早就来了?

    就连杜三潮这最稳重的化修,也忍不住看李永生一眼,脑中的洞穴此起彼伏你咋能发现呢?是不是有啥呢?会不会是想把我杜家精锐留在顺天呢?

    无心真君无意理会他们,事实上,在他的眼里,在场的这么多化修司修加起来,不如李永生一个人的价值高。

    看到杜晶晶给自己倒上了酒,他端起酒杯来,自顾自一饮而尽,然后一指酒杯,“满上……我今天来,就是掌掌舵,没想着露面,不过,小李你这观察能力,很不俗啊。”

    李永生也不摸这货的底,不知道该怎么说才最合适,只是笑一笑,“我怎么也见过真君两面,是真君有意让我发现罢了。”

    这话一出口,杜家的人脸色都不太好看,合着真君有意暴露,我们都发现不了?

    无心真君的嘴角抽动一下,心说鬼才想让你发现呢,不过我换了两个位置,还是瞒不过你小子,实在不好意思再换了。

    可惜本尊现在来不了,要不然真的要试一下,你小子能不能发现我的本尊。

    不管怎么说,李永生的话很给他面子,无心真君也就不再计较了,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就屏住了呼吸,良久才满足地吐一口气,意犹未尽地咂巴一下嘴巴,“好酒。”

    感叹完之后,他侧头看一眼杜晶晶,“看在这酒的份儿上,我不治你对我天机殿不敬之罪。”

    杜晶晶很无所谓地笑一笑,那意思很明显:你能怎么治我的罪?

    她有这个自信,只要无心真君不出手,别人就无可奈何她,但是堂堂的真君,怎么又可能因为一点小事,对一个司修动手?

    而且她刚才发作,是以玄女宫执事的身份,是占着大义的,真要怪,也只能怪张真人只顾讨好真君,说话没注意。

    无心真君也知道,自己不能跟这小女娃娃计较,说完之后,根本不看她了,而是侧头看向杜三潮,淡淡地发话,“五年之内,杜家不得有人入幽州,否则杀无赦。”

    不是协商的口气,而是发出最后的通牒。

    杜三潮默然点头,也不敢争辩,顿了一顿才出声发问,“现在就走?”

    “不着急走,此间事了离开,”无心真君很随意地回答,“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幽州不能再乱下去了。”

    说完这话,他冲杜晶晶一招手,“倒酒!”

    杜执事却不着急,而是看着他发问,“是所有隐世家族都不得入幽州吗?”

    这话就有质问的意思,所有隐世家族都不入幽州的话,我们当然遵从,若仅仅是不让我杜家进幽州,那得给出一个说法才行。

    这可不是不得进顺天府,而是不得入幽州郡,当然,这应该是暗指同在幽州的大名府,那是英王的封地,不过幽州郡这么大,对曲阿杜家来说,是北上和西进的枢纽。

    尤其是北上,若不能路过幽州,就只能选择海路,绕道的话,实在太远了。

    杜晶晶要讨个说法,而无心真君则是毫不思索地回答,“目前就只有你杜家。”

    太干脆了,bà十足,丝毫不考虑杜家的想法,这就是真君的做派。

    但是杜执事也没被吓到,她眉头一皱,“为什么呢?我杜家做错什么了?”

    “你可以入,玄女宫可以,”无心真君淡淡地回答,“不为什么,我说过了,幽州太乱。”

    杜晶晶犹豫一下,还是以牙还牙地回答,“这不公平。”

    “小丫头胆子不小,”无心真君终于侧过头来,冲她呲牙一笑,“这世间原本就没什么公平,好吧……我答应你,韦家也不得入幽州。”

    “那好,我玄女宫弟子能入幽州,也算不错,”杜晶晶意味深长地回答,

    无心真君深深地看她一眼,“那你就多召些人来,我看道宫是不是要介入。”

    他当然听出了她威胁的意思。

    李永生见他俩谈得火花四溅,忍不住轻咳一声,“真君,杜家不入幽州的话,该有些奖赏才对。”

    中土国隐世家族不止一家,仅仅是杜家和韦家不得入幽州,这要求有点霸道,确实不公平。

    无心真君也头疼,不许杜家入幽州,这是必须的,要不然英王府的势力就有点膨胀了,所以他很强硬地划出了道,但是现在杜家的反弹,也让他有点骑虎难下。

    杜晶晶此女,果真不是好对付的。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