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零一章 针锋相对
    御林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经过了杜家人闹事之后,他们也老实多了,不敢阻拦。

    所以他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工人们甩开膀子,叮叮当当地在那里忙碌。

    盖房子的地方,距离英王的驻地,差不多有一里地,先修建的是几排平房,至于将来搞不搞偏殿,起不起围墙,那是玄天观操心的事儿。

    这也证明,英王真的是在置气,没有规划就先盖起来再说,甚至都不考虑围墙,须知对他而言,躲在围墙里才最安全。

    当然,他的驻地布设下了大阵,其实比围墙可靠得多,只是私密性差了一点,

    起房子是很快的,尤其是平房,随便挖个地基就行了,也就是上梁的时候麻烦一点。

    三天的时间,几排平房就盖了起来,不过好死不死地,又开始下雨了。

    工人们不得不停工,躲在了临时搭建的雨棚下。

    这些黎庶中的工匠,其实是很可怜的,施工的时候,连个工棚都没有,就住在野地里,起风的话,就扎下两根树枝,挂两件衣服挡风。

    就在下起雨的半个时辰后,曲阿杜家的人到了,两名化修带队,一个是中阶的,一个是低阶的,中阶化修名唤杜三潮,现在是杜家五长老,负责宗祠事宜,在杜家威望很高。

    杜家的族长没来,五长老说,族长出海了,不在曲阿,所以此次是他来。

    这话其实是扯淡,杜家现在修为最高的,就是族长杜三才,是族里唯一的高阶化修,此次杜家来京城,虽然是商谈子弟们在红尘行走的事宜,但多少是有点风险的。

    尤其是现在,杜家竟然靠向了英王,这就更增加了点不确定性。

    所以杜家来的就是五长老。

    杜三潮一到顺天府,也不着急进城,而是来玄天观,找自家人商量,这事儿该是个什么章程。

    结果杜家的子弟一致表示,不用进顺天府谈,他们不是忌讳咱家子弟在红尘行走吗?那就让天机殿的人来这里谈好了。

    隐世家族是真有这种资格,跟天机殿讨价还价你要我出面解释,不代表我必须上门。

    杜三潮一听,觉得这建议挺好的,入天机殿解释的话,就算没什么危险,但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对方呲个牙瞪下眼,他也不好翻脸。

    在这里就不怕了,有自家子弟,还有入了玄女宫的杜晶晶,实在不够的话,还有玄天观的人,招呼起来也方便。

    于是杜家派个司修,去天机殿投帖子,跟对方约定,在玄天观外商谈。

    结果傍晚的时候,杜家的子弟,带着一名初阶化修回来了。

    这初阶化修年纪不小了,脾气却火爆得很,看到杜家人,都没什么好脸色。

    他见了杜三潮之后,很直白地表示,“天机殿找你杜家来,是跟你们要解释的,不是要给你杜家解释,我现在代表天机殿通知你,杜家想说明白事情,主动去天机殿,把事情说清楚。”

    杜三潮身份何等尊崇?在杜家也就只有族长稳压他一头,其他的人见了他,哪怕同为中阶化修,也要敬他三分执掌宗族事宜的,都是族中德高望重之辈。

    见这化修如此不晓事,杜家的子弟顿时就怒了,不过世家大族规矩多,不敢随便插话,只有杜家的一名化修冷哼一声,“你若不会说话,小心我治你目无尊长之罪!”

    然而,天机殿的化修还真是有恃无恐,“我天机殿自有尊长,还轮不到你杜家人来做我尊长,杜家入俗世杀人,我天机殿是要管的!”

    杜家的化修还待说话,杜三潮一摆手,制止了他。

    五长老上下打量对方一眼,面无表情地发问,“你这些话,是你的意思,还是天机殿的意思?”

    这化修愣了一愣之后,才冷哼一声回答,“是我的意思,也是天机殿的意思。”

    “那你回吧,”杜三潮一摆手,耷拉下了眼皮,“告诉你们殿主,天机殿我是不会去的,杜家此次是受玄女宫的道友相邀,护送途中伤人,也情非得已,再说了……我杜家伤几个人,也算个事情?”

    这话听起来很冲,但却是实情,对普通黎庶而言,隐世家族跟皇族,都是不受规则约束的存在,公平的世界,只存在于童话里。

    那初阶化修又是一怔,然后冷笑一声,“天机殿之人不可能来这里的,你若不去,恐怕就没机会解释了。”

    “你错了,”五长老又轻轻一摆手,眼睛半睁半闭,有气无力地发话,“来不来解释,是我杜家的事,听不听解释,是你们的事,天机殿不来听,我便回曲阿……送客!”

    初阶化修只听得睚眦欲裂,大喝一声,“你竟敢如此轻慢我天机殿?”

    五长老一伸手,端起一杯茶了,轻啜一口,慢条斯理地发话,“你若是不想走,那就留下好了,我会通知天机殿来领人。”

    “呵呵,”初阶化修笑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但愿你见了我天机殿主,还敢如此轻慢。”

    此人才一离开,杜家的子弟就嚷嚷了起来,更有人表示,咱们现在就走,倒不信他天机殿敢诛了杜家一族。

    杜三潮也不理会他们,而是看向杜晶晶,“晶晶,你怎么看?”

    “哼,无非是装腔作势罢了,”杜执事不屑地哼一声,很随意地回答,“占得了便宜就占,不行就来就咱们,天机殿现在行事,也越来越没气度了。”

    “还是晶晶说得对,”另一名化修点点头,“天机殿就是想先声夺人,试探一下,也就死心了,不过真的是不够大气。”

    “它大气不大气无所谓,但是咱杜家,千万不能失了锐气,”五长老四下扫视一眼,沉声发话,“只有咱杜家的锐气在,才能不被人小看……听到没有?”

    说到最后四个字,他浑身散发出了ling li的气势,虽然不甚强烈,却是锐利无匹。

    李永生看得暗暗点头,这五长老行事,倒是绵里藏针刚柔并济,不失自家气势的同时,还能抓住时机激励族人。

    张木子见状,却是轻声嘀咕一句,“天机殿来就你,给人看到也有点跌份儿,肯定事先要试探一下才行,值此非常时期,他们软弱不得。”

    她的话说得杜家子弟面面相觑,有心反驳吧,可这又是同一阵营的。

    倒是杜晶晶轻笑一声,“张道友,你红尘历练得有点过了,持平之论是好的,但是我杜家人肯定要偏向族人,不可能持平。”

    “我也就那么一说,”张木子笑一笑,又看李永生一眼,“这家伙说得很对啊,屁股决定脑袋,关键看你坐在哪一边。”

    杜执事给她一个白眼,不再说话。

    五长老笑着点点头,“晶晶果然是杜家的奇才,可惜的就是入了道宫,若是他们都像你这样,我们这帮老头子,可就省心多了。”

    杜晶晶又翻一个白眼,低声嘟囔一句,“其实当时我就不想进道宫的……”

    房屋又盖了三天,天机殿终于来人了,同行的还有朝安局和军情司的人。

    带头是一个张姓高阶化修,关心了一下杜三才为什么没来之后,就跟五长老闲聊了起来。

    当然,闲聊不会是真的闲聊,很多东西,在言谈中就轻描淡写地定下了,而且还不是含含糊糊地打机锋,说得都很直白,以保证发出明确的信号。

    双方聊得很不错,朝安局和军情司的人,甚至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倒不是找不到空隙插话,而是他们一旦插话,肯定是扮黑脸,会影响气氛。

    不知不觉间,就聊到了中午,杜三潮请来客小酌,杜晶晶拿出一小壶酒,大概就是半斤装的样子,“玄女宫的秘酿,这还是前年完成任务的赏赐,酒不多,张真人海涵。”

    “玄女宫灵谷酿造的酒,已经很久没喝到了,”张真人笑了起来,“杜执事,这杯酒下肚,一年之内,我是没法再喝别的酒了。”

    杜晶晶笑了起来,桃花眼弯成了月牙,“张真人这是希望我杜家人,一年之内不要北上?”

    “你想多了,纯粹就是玄女宫秘酿太好喝了,”张真人笑眯眯地回答,“至于说你杜家人北上,我是希望你们永远都不要北上,太能杀人了,血流成河啊。”

    “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五长老也干笑一声,“我杜家从来不主动惹事的,这次接护送任务,也是看在晶晶和九公主同门的份上,想不到韦家偏偏来找死。”

    这话都说得很明白,朝争神马的,杜家不会掺乎。

    按说杜家和天机殿商谈,外人是不能旁听的,但是张木子、赵欣欣和李永生,都在一边旁听,不插话就是了。

    天机殿也不能撵开三人那俩是四大宫的人,李永生虽然不是,却是诛杀了两名化修的,战斗力不可小觑,而且,也是战斗的重要证人。

    不过李永生的心思,似乎不在旁听上,杜晶晶前来给他倒酒,看他目光茫然地看向远方,忍不住轻哼一声,“我说你喝不喝?不喝就不给你倒了,省得浪费。”

    “这小子是一直惦记我呢,”场中人影一闪,蓦地多出一个小老头来,他抽动一下鼻子,笑嘻嘻地发话,“好酒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