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四百章 都会玩个性
    杜家的化修犹豫了,火龙藻可是能治疗他伤势的五味奇药之一。

    而且摩天岭的来路,大家都很清楚,青龙庙逐出的弟子,传下的道统。

    关键是这弟子,其实跟青龙庙的关系不差,青龙庙无奈之下才逐出的。

    要说火龙藻,还就是海岱郡比较容易找到,而青龙庙的山门,就在海岱。

    摩天岭没有火龙藻,这是大家可以确定的,但是青龙庙忝为四大宫之一,又在这一片立宗,他们没有火龙藻的话,天底下也没几家有火龙藻了。

    就在杜真人犹豫的时候,又有人发话了,“有火龙藻?那就等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杜晶晶,她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说实话,我族族长也快到了,欣欣师妹,跟你老爸说一声,多住几天也无妨吧?”

    朝安局可不止是让韦家来人解释,也让杜家来人了。

    赵欣欣气得一翻白眼,“杜执事,我主要是担心,再住下去,大家就都走不了啦。”

    “那不可能,”杜晶晶摇摇头,很干脆地发话,“你还小,有些事没有经历过,现在天家不放你们走,那都不行了,堂堂的英王,一直住在子孙庙门口……赵家的面子这么不值钱?”

    赵欣欣顿时哑口无言,不过她心里冷哼一声:赵家的面子,还真没你们想的那么值钱。

    李永生见状,笑了起来,“要不杜执事,咱们打个赌?我赌天家不让英王走。”

    “赌?”杜晶晶看他一眼,饶有兴致地发问,“你能出什么赌注?”

    李永生摸出两块玉符来,在手里一抛一抛,“两块撼神符,你有什么赌注?”

    撼神符是小众符箓,用的人一直很少,主要是躲避那些皮糙肉厚的精怪,适用范围很窄,但是前一阵,大家亲眼目睹了它的威力。

    一个区区的高阶制修,使用多枚撼神符,竟然阵斩了一名化修,而且是连化身带本尊,一起斩杀了!

    可以想像得到,等到消息真正的传开,撼神符必然会被无数修者研究。

    而李永生自己使用的符箓,当然更会是研究重点,须知符箓这东西,虽然是大同,可也存在小异,各家都有自己独门的东西。

    两块撼神符,足够做一些破坏性的研究了。

    杜晶晶眼珠一转,笑着发话,“我这边,一百两灵谷,跟你赌了!”

    李永生闻言笑了起来,“杜执事,咱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五百两黄金,都不够杀一个化修啊。”

    五百两黄金就是五万块银元,够不够杀一个化修,这不太好说,毕竟对高阶化修来说,收五百两黄金,随手杀一个初阶化修,也不算奇怪的事儿。

    当然,化修比较难杀,万一杀不了反倒被人走脱,那五百两黄金就不够看了。

    但是搁给符箓来说,这点钱根本就太少了,真要破解这么一个符箓,能让高阶制修拥有杀掉化修的符箓,别说一百两灵谷,一千两也不多。

    “我真的没钱了,”杜晶晶一摊双手,似笑非笑地发话,“一百两灵谷不行的话……赌我这个人好了,你赢了就拿去,行不行啊?”

    李永生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这个,杜执事,咱不带……”

    “我看可以,”赵欣欣笑眯眯地发话了,不过怎么看,怎么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杜执事的青睐,也不止一百两灵谷啊。”

    “好了,开玩笑的,”杜晶晶笑了起来,然后面容一整,“说句实话,这种情况,今上再不允许英王回大名府,就说不过去了。”

    赵欣欣斜睥她一眼,“那你到底赌不赌啊?他出两块撼神符,你出什么?”

    “我出我这个人呢,”杜晶晶笑眯眯地回答,“他可是赚大了,九公主你是不是得来点搭头?”

    “你敢赌,那是你有赢的信心,”赵欣欣白她一眼,“其实这买卖,你做得不亏。”

    凭良心说,绝对不亏,这样的符箓,换一个准化修,还是道宫弟子,怎么算都划得来。

    事实证明,李永生的判断比较准确,两天之后,就在邵真人抵达玄天观的时候,天家的圣谕也到了,是口谕:皇太妃说,太皇太妃的身体尚未大好,皇叔再在玄天观小憩三五日吧。

    圣谕中点明是玄天观,而不是英王府,也不是顺天府这种含糊的措辞,显然是今上对英王的行为,还是有些不满。

    不过英王也无所谓,很干脆地回答,那行,五日后我启程。

    邵真人对英王着急离开,也是有点不高兴,他此次前来,还邀了两名真人,明显是想跟韦家大干一场。

    但是官府中人和道宫,终究是不怎么来往的,英王仗着跟赵欣欣的亲情,在玄天观左近扎营,已经是踩线的行为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双方也不好深度交流。

    不过紧接着,局面就为之一变,襄王接到太皇太妃的懿旨之后,给了一个很奇葩的回答:我知道错了,但是最近我身体不适,不便远行,闭门思过可好?

    见过作死的,真没见过这么作死的,宣旨的太监也不敢多说什么,火速回报京城。

    英王听说这个消息之后,顿时傻眼:我这个兄弟能活这么大,真的不容易啊。

    天家听到这个消息是什么心情,那没谁知道,不过第二天,宫中又有圣谕传到了玄天观外:太皇太妃因为襄王的回复,有点生气,病情有反复,英王还是暂留顺天府的好。

    这次圣谕倒是不点“玄天观”这三个字,显然天家希望英王能乖乖回英王府。

    但是英王也火了,本来我都要回大名府了,现在又要留我在顺天府,太皇太妃病情有反复,那也不关我的事儿啊,这话你该跟襄王说!

    反正襄王不奉旨,他的脾气就又见长。

    事实上,英王自己也觉得委屈,我已经忍这个皇侄很久了啊,我做个寿,不但被拎回了京城,还遭遇了刺杀,而且紧跟着,朝安局和刑捕部就来捣乱寿宴——真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直到现在,关于刺客的消息,天家也没给出什么交待。

    紧接着,就是女儿在回京的路上,也遭遇刺杀,女儿已经将人捉住了,是个人就知道,这跟襄王有关——十有就是想扰乱局面,然后浑水摸鱼。

    但是看看朝廷是怎么处理的?竟然说是李永生的私人恩怨,我去尼玛的私人恩怨,那厮只是个制修,不是化修,怎么可能引得动个化修带着一大票修者来刺杀?

    说白了,就是在为襄王开脱啊。

    同为皇叔,我这个英王,和那个愚蠢的襄王,待遇也差得太多了吧?

    是人就有脾气,英王就算有贤名,脾气也不比一般人小,对上天家的谕旨,他不敢发作,但是待宣旨的太监一走,他马上表示:买地,咱就在这儿盖房子!

    老子不走了,再起个英王府!

    然后当地工建房的人就被传了来,来的小房长战战兢兢地表示,周遭的地毗邻玄天观,我们不好随便卖,而且观里的道长也不会答应。

    玄天观之外,尤其是英王驻扎的这块地方,真不是庙产,但是这种地方的地,是用来隔离凡俗的,等闲不方便卖,而道观讲求清净,周遭也确实不合适有民居。

    英王被噎住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去开罪玄天观,那这样好了,地不买了,我们直接盖房子住,就当是违章建筑得了。

    杜晶晶直接出面了,这样吧,这块地我杜家买了,盖好房子之后,赠送给玄天观,日后我杜家来人,观里认这一份人情,就管个食宿好了。

    这种事儿也常见,其实严格来讲,十方丛林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盖庙的就是为了结个善缘或者行个方便,不负责管理。

    不过这种事儿,杜家做得,英王却做不得,封王跟道宫扯上关系,那是自寻死路。

    也就是襄王那种夯货,嫁女儿的时候,敢把子孙庙的人请来同喜,其他亲王和郡王,就算结交子孙庙,也要藏着掖着——这事儿虽然大家都在做,传出去实在不好。

    至于说亲王和郡王勾连十方丛林甚至四大宫,传出去绝对是要命的事儿。

    英王九女入了玄女宫,那是赵欣欣被道宫看上了,英王的责任要小很多。

    反正这块地,英王想买来盖房子,然后送给玄天观,非常不合适。

    杜家来做就简单多了,隐世家族本来就不受世俗约束,跟道宫勾连更是常事,送些房产出去算多大的事儿?

    杜晶晶抓这个机会,抓得也好,自家能往北扩张影响力不说,英王和玄天观也要领情。

    英王自然同意,于是揪住工建房的人,听到没有?快点卖地!

    工建房的人不敢不答应,但是他们表示,卖地这事儿,不是我们说了就算的。

    这是城郊,不是城里,想卖地,还得地方上支持才行——别的不说,具体到这块地,如果玄天观反对,他们就不好卖,即使这并不是玄天观的庙产。

    不过玄天观肯定不会反对,杜家也不等工建房答应,就说手续你们办,我们先盖房子。

    当天下午,就有大批建材开始往玄天观运,第二天中午,又有两个工程队百余人赶了过来,负责“看护”英王的御林军,直看得目瞪口呆。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