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且去守陵
    小九犹豫好一阵,觉得老爸心里还是顾念李永生的,否则不会让他来专门通知连鹰的消息。

    而且李家人也做不出那些忘恩负义的事情。

    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他对自己说,然后才为难地回答,“兑帅的问题,可不止这一点,连鹰能带给他一定的被动,但是区区的个例,不足以扳倒兑帅。”

    李永生秒懂,然后长叹一声,“看来军队要大洗牌了。”

    小九笑一笑,说起了别的,“对了,我父亲很希望你去军役部,连鹰死定了,也算给你报仇了,你应该没那么抵触了吧?进了军役部,你真的前途无量了。”

    这话是一点都不假,别看李永生现在高阶制修,真要走官府的路子,也就是一个七幻府教化房副房长的档次,甚至可能只是下面一个室的室长。

    当然,若是去县城的教化房,捞个教化长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他想再继续往上走的话,就算修为提升得快,上面也没有多少供他上升的空间,在中土国做官,一样要论资排辈,火箭干部不是那么好当的,一不小心,会引起众怒的。

    但是去军役部的话,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只要他修为能上来,李清明提拔他,那真是不要太简单,随随便便提拔一下,再外放镀金一下,再回来的时候,当个司长都问题不大。

    再往外放,就可以是郡房军役使了——起码军役副使是可以保证的。

    这种路子,真的是要多轻松有多轻松。

    不过这些话,小九没打算细说,这也是他父亲的意思:李永生那人有主见,而且很认死理,你提一下,表明咱李家的态度就是了。

    李永生却是笑一笑,“李部尊早就知道,我的心思不在官府,你若肯帮忙,还不如告诉我,京城的混乱,多会儿就结束了?”

    “这我哪里知道?”李小九很无奈地一摊双手,想一想之后,他又补充一句,“估计天家也说不清楚,要看形势的发展。”

    “你这是哄谁呢?”李永生不高兴地一皱眉头,“再这样下去,不出一年,新月国和伊万国都可以考虑进军中土了……任何一个团体,内讧时间一长,都会引起对手的攻击。”

    小九却是听得精神一震,“坤帅上次北巡的效果很好,她很快会再次北巡,新月国不足为虑,至于说伊万国……呵呵,我父亲可以是重新回来了。”

    跟宁致远的郑重不一样,小九说起伊万国,一脸的不屑,大约这就是将门子弟的优越感了——伊万国是我老爸揍趴下的,能揍他一次,就能揍他第二次!

    然而,李永生想的却是:坤帅北巡的时候,坎帅似乎……是在南下?

    没错,当时大司马南下了,李清明为前驱,还在百粤帮李永生解决了一个郡务房长齐晓哲。

    想到这里,李永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大司马南下的时候,今上就开始对付他了?”

    坎帅南下,坤帅才能北上,否则北边和东北,多是坎帅的心腹,北巡的效果肯定不会好。

    小九听到这话,憨憨一笑,“我父亲当时随行,这事儿我不好多说。”

    “不是不知情,就是不好多说!”李永生狠狠地瞪他一眼。

    小九很委屈地反问,“做儿子的,怎么能随便议论老爸呢?”

    李永生重重地叹口气,这种扑朔迷离的感觉,令他很是不好受,李某人做事,一向讲究个恩怨分明来去清白,像眼下这般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现状,让他有点不耐烦。

    更令他不耐烦的,是事件中的每个人都很黏糊,没个痛快劲儿,做人真诚一点很难吗?

    他没有意识到的是,其实他已经比其他人知道得太多了。

    这种节骨眼上,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起码李永生知道的消息,还算得上是权威。

    又过两天,有新的消息传来,宫里有懿旨发往了海岱郡,太皇太妃公然呵斥自己的儿子“胡闹”,并且要求襄王去祖陵守墓三年!

    赵家的祖陵可不在海岱,而是在隔壁的豫州郡,因为有封王不得擅离封地的禁令,太皇太妃发这道懿旨,是经过了金銮殿上的那位。

    当然,以她的身份,不经过这位也无所谓,天家断然不敢跟她计较,但是老太太做事讲规矩,而天家自无不准之理。

    因为懿旨是天家认可的,所以懿旨的内容,也被传了出来——天家这是表明,呵斥襄王不是我干的,而襄王的做为,连他老妈都看不下去了。

    英王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哎呀,终于能回大名府了,天天在野外待着,起居实在不方便。”

    在他看来,这就是朝争彻底明朗化的标志,老太太很坚定地站在今上这一边,襄王再怎么折腾,没了老太太的支持,那真的什么都不是。

    更别说,丫要派去守墓了,那里就是个豪华监狱,吃住条件都是一等一的,但是等闲见不到人,百里之内都是禁地,赵家的祖陵,只有赵家人才能接近并且祭拜。

    外人心慕皇族祖陵,想要祭拜的话,也不是不行,百里之外遥祭吧。

    靠得近了,祖陵有个闪失,或者赵家气运被窃取,这责任谁承担得起?

    反正襄王一旦去了祖陵,三年之内就别想兴风作浪了,三年之后,今上怎么也能摆平局面了。

    英王自问,自己这个兄弟被搞定,天家也就该放自己离开了——没人帮忙分担火力,他想作乱也没那胆子不是?

    于是他写了一封奏折,托朝安局的人递给了天家,说既然太皇太妃身体康健,我就放下心来了,请天家转告皇太妃,此刻是农忙季节,我想回封地劝农了。

    事实上,英王也确实夹起了点尾巴,若是襄王没有被安排守陵,他递上奏折之后,就敢走人了——太皇太妃都发懿旨了,当然是身体好了。

    至于说不等回复就离开,这算多大点事儿?他身为封王,原本就不该在京城,是被今上召来,在京城祝寿的。

    现在祝寿也完了,劝农还是国朝大事,就此转身离开,谁能说他不对?

    若是天家不同意,大可以八百里加急,再追我回来啊。

    就是不知道,天家再找什么借口,强留我在京城?

    当然,这是襄王没事的情况下,英王很可能这么做,但是眼下襄王被太皇太后呵斥,局面明朗化了,他也就本分一点,递出去奏折之后,等着天家的回信儿。

    事实上,他也想不出,朝中还有什么道理留着自己——再找个借口都不容易,太皇太妃的身体已经好了。

    他想得很好,但是赵欣欣不是很看好这个猜测,于是找到李永生,聊起了此事,“……我觉得今上未必会放父王离开,咱们是不是该做点别的准备?”

    “咦,”李永生觉得有点意思,少不得发问,“你怎么会这么觉得?”

    “别的不说,就光咱们在这里驻扎,那就是给天家难看了,”赵欣欣慢条斯理地回答,“有城里府邸不住,非要住在城郊,天家可是好面子的……”

    “而且咱们对待御林军的态度,自己肯定觉得有道理,但是天家未必这么看,只怕他更觉得没面子……少年心性,你想得到的。”

    李永生笑了起来,赵欣欣的着眼点,虽然跟他不太一样,但是两人的判断,是相同的。

    于是他点点头,“我也这么想,恐怕在将兑帅下狱之前,王上是不能脱身了。”

    “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吧?”就在这时,摩天岭小师妹从旁边走了过来,她在那一场战斗中,伤势不重,主要是脱力了,现在已经大好。

    因为有共同的敌人,又共同经历了血战,算是“一起扛过枪”,英王府旗下这帮人,关系相当不错,大家言谈之间,也没什么忌讳,“都是一家人,我觉得天家不该这么小心眼。”

    赵欣欣冷哼一声,“天家的心思粗疏起来,那叫胸怀天下;小心眼起来,那叫防微杜渐,怎么说都是他有理,谁让他是天家呢?”

    “要我说,咱们现在就可以走了,”杜家重伤的那名化修,在不远处发话,他已经从赵欣欣那里得了万年黄梨木心,自然要向着赵欣欣。

    事实上,他早就想离开了——这重伤之躯,也不合适留在京城这是非之地。

    “等一等吧,看韦家怎么回应天家,”小师妹大大的眼睛眨巴两下,她也是有想法的,“若是韦家颠倒是非,我还要作证呢。”

    “大名府距此也不远啊,”赵欣欣有点不耐烦了,“管道友,你去大名府不耽误事儿,作证的事情,有我安排,你看可好?”

    “可是……可是我师尊正在往回赶啊,”小师妹管绿萝犹豫一下,还是吐出了实情,“他说我不能白受人欺负,杜真人,你若是能等,我请师尊帮你讨要火龙藻,你看是否可以?”

    合着邵真人接到弟子的传讯之后,正在从北极宫往这里赶来——多少年了,没抓住韦家的把柄,这次你丫敢主动起摩擦,当我摩天岭是摆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