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尴尬(求月票)
    天家确实相当尴尬,圣天子在世,亲王露宿郊外——这尼玛是低端黑吧?

    其他皇族看在眼里,会怎么想?

    但是,天家实在没办法把英王请进京城,在他没找出刺客的主使者之前,京城确实不够安全,要知道,当时还有真君在场,英王都遇刺了。

    这里面的事儿,真的说不清楚,用心解释都说不清楚,更别说还有那么多别用有心的人,肯定会趁机胡乱抹黑。

    可是放英王离开,那又太冒险了——真的是贤名在外啊。

    事实上,经过这段时间的试探,天家已经大致确认,英王没有太多别的想法。

    但是,就算没有太多想法的人,经过这一番折腾,也难免会生出些想法。

    再说了,没准是英王隐藏得好,没有暴露出狼子野心,这谁又说得清楚呢?

    今上心里是怎么想的,暂且不表,玄天观的东首,多出来四五十顶帐篷。

    虽然玄天观是在荒郊野外,四五十顶帐篷散落其中,也只是星星点点,但是这帐篷扎堆的话,看起来也是老大一堆,碍眼得很,旁人难免要打听一二。

    可是今上又不欲这丑闻传出去,周围又就多了十来个帐篷,军用的,都是御林军在把守。

    御林军到来不久,还跟杜家人爆发了一场小冲突。

    这冲突很有点必然的味道,御林军虽然知道,里面帐篷住的英王,但是他们最近有点膨胀,离帅重新获得今上的信赖,大家就有了主心骨。

    而且前一阵,御林军配合貔貅卫,拿下了大司马坎帅,其后兑帅被监视,也是御林内卫执行的,这些消息虽然要封锁,但是在御林内卫里,并不是秘密。

    御林军中,固然有坎帅和兑帅的旧部,但是对大多数军士来说,这些事无疑表明,自家才是今上最信得过的战力。

    他们奉命前来“看护”英王,看护两个字,其实能生出很多歧义,而英王跟天家不对眼的消息,早就不是秘密了。

    御林军就自己做出了决定,我们既然看守了这里,里面的人就不能随便出入,必须要有英王府签发的手书,还得经过核实,才能进出。

    这也是为英王好,毕竟英王府看守那么严密,都混进去刺客了!

    英王听说此事之后,顿时勃然大怒——我请你们来了吗?一副软禁的模样,还说是对我好?

    不过处理这种小事,对他来说真的简单,身为亲王,他也无须亲自出头。

    英王请来了杜晶晶,嘀咕一阵之后,杜执事离开了。

    接下来,英王府的人出入,都老老实实地按御林军的章程办事,有些手续不全的,都出不去看守的圈子。

    然后,冲突就猛地爆发了,御林军跟杜家的人要手续,杜家人很直接地回答,没有手续,这里就不是你御林军的地盘!

    御林军正是膨胀到极致的时候,很干脆地表示,没有手续就回去老实呆着,当然,你们要是想找死,尽管往外闯。

    才一吵吵起来,杜晶晶就赶了过来,了解情况之后,直接拽出了身边的长剑,我是玄女宫巡寮执事,这些人都是我请来保护同门赵欣欣的,来,你有种拦一下试试?

    杜家人大笑着往外走,御林军毫不犹豫地出手拦截,杜晶晶当头一剑,霹雳一般斩下。

    这一剑的速度和力量,那是冲着要人命去的。

    所幸的是,御林军此次来的也是精锐,两名司修见势不妙,齐齐出手,终于拦下了这一剑,当然,他们也感受到了杜晶晶的杀意。

    这还了得?御林军结成了战阵,就打算大干一场,带队的化修也赶了过来。

    杜执事一招手,也召来了七八余名化修——英王身边的化修,其实有近二十个。

    御林军这边终于意识到,若是开打,眼前亏是要吃的,而且这是要跟道宫翻脸,后果根本不是自己能承受得起的,离帅都未必承受得起。

    事态发展的结果就是,英王府的人马,包括赵欣欣、杜晶晶等人,全部拔营移到了玄天观西侧——那地方你御林军占了,我们换地方,总可以吧?

    御林军也不得不跟着拔营,意识到这四五十顶帐篷,根本不需要买御林军面子的时候,他们终于老实了下来,本本分分地行监督的职责。

    在大多数人眼里,这是今上对英王的又一次试探,试探自己是否能驾驭得了这个皇叔。

    在很久以后,大家才知道,这根本就是御林军自发的行为,天家最多不过是默许了。

    这个结果,令英王府的人出了一口恶气,但是今上听说之后,却是半晌无语。

    接下来的日子里,御林军不再干涉闲杂人等的出入,最多也就是在看到可疑的人之后,安排人跟踪。

    英王也没有闲着,他甚至派人将李永生请来,完善他周遭的防御阵法。

    他身边就有阵法师,但是荒郊野外设置防御阵,还是比较考验水平的,尤其是他还想着,要防御周遭御林军可能发起的进攻,这必须将防御点加满不是?

    所以大家嘴里擅长阵法的李永生,也成了他邀请的对象。

    李永生却是颇有点无语——还要防御林军的床弩和军阵,你对今上……这得有多么不信任?

    不管怎么说,两天之后,八个大型帐篷被架设了起来,中间还有四个小帐篷,其中一顶是英王自住的。

    一系列的阵法,也体现在当中,八卦、三才、四象和九宫,全部都有了。

    大阵套小阵,小阵合大阵,相互交错,再加上外围几个梅花状的小五行阵,就算两三个高阶化修出手,也不可能第一时间取了英王的性命。

    当然,若是有外人混进去,在中间捣乱,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英王此次外出,带的人都是心腹中的心腹,而且周边多是道宫中人或者隐世家族子弟,基本上不存在渗透的可能。

    至于说御林军放手,不管通行的人,那根本不是问题,道宫和杜家的人也会自己甄别,甚至比御林军甄别的效果还要好。

    三天下来,起码有六个尝试以游客身份混进来的人,被他们拿下了,也没有太多的理由——我们自家驻扎的地方,你们进来干什么?

    可见遇到非同寻常的大事的时候,体制未必靠得住,只有自家人,才会真正操心。

    英王在这里驻扎了十来天,进宫问候过一次,其他时间就是在周围游山玩水。

    而京城的情况,瞬息万变,就在这些日子里,朝廷又拿下了三名郡房的军役使。

    有意思的是,连鹰被调查得差不多了,涉及贪墨、任用亲信、买官卖官、强取豪夺、擅征劳役和滥杀无辜等十余项罪名,甚至连他在西南战场上冒功的事,也被查了出来。

    别的不说,只说他瞒报近百名军人的非正常死亡,以及冒领两百余人军士的阵亡抚恤,就足以判个斩立决了。

    连军役使的下场,已经注定了,中土国不存在死缓,更不存在改判无期乃至于有期,如此罪大恶极,诛三族是必然的——别说什么冤枉,享受了好处而且知情不报,就该受株连。

    就为了这个事情,李清明的九儿子还特意跑到玄天观,将此喜讯通知李永生。

    然而,李永生不会领这个人情,他当然会记得,这人是永馨帮他拿下的。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这是他前世伴侣所为,记在别人身上,算怎么回事?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问一句,“我没记错的话,连鹰是兑帅提拔起来的,兑帅会不会因为他,彻底垮掉?”

    小九对这个问题,有一点犹豫。

    李清明和李永生的关系,有太多人知道了,甚至连今上都知道,李清明是在李永生的鼓动之下,才上书站队的——当然,其间宁致远也出了一部分力。

    可就是这样的关系,李永生此次回顺天府,李清明也没来见他一次。

    有人会说,这是李清明身份地位不一样了——都能带兵捉拿坎帅了,自然不会把一般人放在眼里,堂堂的准军役部长,来见一个小家伙,算怎么回事?

    但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李永生这次回来,也是相当高调的,同韦家一战,他就斩了两名化修,此后又护卫赵欣欣,长驻玄天观外,最后更是在护卫英王了。

    如此耀眼的人,外人看不出来也就算了,李清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拉拢此人的重要性?

    只冲着李永生的年纪,就足够让大佬们看重了,这是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

    就算是这样,李清明都没有来看他,也没有安排人打个招呼,可见李部长的心里也相当犹豫,拿不定该跟此人怎么接触。

    李清明原本是悍将一员,为人不但任性,还有点不讲理。

    但是在中毒的十来年里,他有足够的时间反思,到了现在,重新执掌了军队的大权,上升通道也已经开启的情况下,他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军人了。

    不管他自己承认不承认,十几年的冷板凳,已经让他开始向政客方向转变。

    小九当然知道老爸对李永生的矛盾心理,所以他也有点犹豫,该不该说出实情。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