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唾面自干
    此番来的人,除了十二监的两大监司,还有朝安局、军情司和天机殿的人。

    不过天机殿来的只是一名高阶化修,也不多事,就懒洋洋地看他们交涉。

    朝安局的人倒是挺会张罗,很快就搭起一个大的雨棚,还摆放了桌椅,并且在周围派出了卫士,警戒放出了百余丈。

    宁致远看得暗哼,心说魏岳这家伙,也就只会做这点表面功夫,现场这么多人,想要消息不传开,你就算将警戒放出百里去,也毫无用处。

    都不用太皇太妃主动授意,有的是人上杆子巴结。

    因为赵欣欣不接受讯问,所以最后,大家索性是各自占了一张桌子,围成一个圈子说话,倒是有点像地球界的沙龙。

    不过记录的人还是有的,也有人手执留影石,拍下大家的一举一动。

    魏岳是十分不习惯这么问话,他习惯的是高高在上,不过赵欣欣已经明确表示,以道宫弟子身份谈话,他就是有再多的不舒服,也只能忍着,表面还要带着笑。

    宁致远也是如此,他甚至连出声的时候都很少。

    倒是朝安局和军情司的人,明显有点不适应,说话时难免带出一点官腔,不过赵欣欣身边除了李永生,还有杜晶晶,他们才一炸刺,那两位就会毫不留情地呵斥。

    所以没有耽搁了多久,来的人就将襄王的情况摸得差不多了。

    赵欣欣所讲的见闻,充分说明了襄王的不安生,不过就算她贵为郡主,只是空口讲述的话,也不能令人完全信服。

    她也有一些留影石做证据,但是留影石里,并没有录下特别露骨的话。

    最过分的,也就是韦纯方说了一句,要和襄王“共襄盛举”这是九公主的侍女在拍摄生日盛况的时候,无意中拍摄下来的。

    共襄什么样的盛举,韦纯方没有说,最要命的是,他现在已经死了,那么他要做的事情,是不是跟襄王商量过了,这也没有人证实。

    当然,不管怎么说,这也算得上一个证据,而且九公主的亲口证言,也是有力道的。

    她讲述完之后,又有人出声提问某些细节,不过因为有了杜晶晶和李永生的维护,提问者的口气都比较温和,起码没有太生硬的感觉。

    问了一阵之后,朝安局又将相关的人喊过来,逐一了解情况,就连李永生,都被细细地盘问了好一阵。

    在忙碌中,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中午的时候,众人都没有时间去吃饭,只是让人随便端了一些糕点和干果上来充饥。

    到了申正的时候,总算问得差不多了,朝安局的人请示魏公公,既然没有什么别的要了解的事情,咱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魏岳颇为遗憾地看了一眼赵欣欣,不过他心里也清楚,想要像对付其他人一样,将她带走,好随时问话,那是绝对不可能。

    宁致远一摆手,很随意地发话,“要走你们走好了,我跟永生很久不见,要喝两盅。”

    魏岳看他一眼,也懒得多说,倒是天机殿的高阶化修也哼一声,“那我陪着宁御马好了。”

    魏公公见状,心里忍不住又生出一些纳闷来,英王还有被笼络的价值吗?

    不过他也拎得清状况,知道少年天子宠信某人,自己是争不过的,于是微微颔首之后,转身离开了,“宁御马若有事,可着人联系我。”

    既然天机殿的人都称你宁御马,那我也就不叫你宁公公了。

    宁致远气得轻哼一声,他不敢记天机殿的仇,却是又暗暗地给魏岳记上了一笔小账。

    不过很快地,他就将这点小事丢到了一边,冲李永生呲牙一乐,“中午没怎么吃,晚上好好喝两杯?”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这里倒是还有点酒,英王做寿的时候顺来的,味道很不错,宁公公应该有印象吧?”

    这却是隐约在暗指,宁致远上次在英王府,做得有点无情,有跟他疏远的意思。

    宁致远可是不在意,他对自己的定位,非常地清楚,于是笑着点点头,“我本来也准备了好酒,不过……送给你回头喝了,今天咱们就喝英王府的宴酒,也沾一沾寿星公的喜气。”

    李永生讶异地看他一眼,心说这唾面自干的功夫,也是没谁了。

    能唾面自干的,可不止是宁公公,还有魏岳呢。

    魏公公在离开之前,留下了朝安局五六个人,还说要再派二十个人来,一来是能传递消息,二来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赵欣欣。

    朝安局二十个人保护一个郡主,也真是夸张了,尤其是一天之前,周围几个仅有的朝安局人手,都是用来监督郡主的。

    不过魏岳很敏锐地发现,风向有变了,他当然会及时调整态度。

    风向确实变了,在大部分人离开之后,宁致远跟李永生坐在一个小桌上喝酒,喝了没两口,就出声发话,“永生,天家其实一直都挺看重你的。”

    李永生很随意地笑一笑,“无心真君怎么评价我,天家也应该知道吧?”

    无心真君对他的评价不低,最关键的是,真君和英王都清楚,他的志向不在官府。

    宁致远也知道他的意思,最近天家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关注了,他就得到了更多的信息,所以他此刻要强调,“最近一系列的事儿,阴差阳错,但是天家对你和九公主,都没有恶意。”

    “呵呵,”李永生干笑一声,他能说什么呢?

    “真的,”宁致远很认真地发话,“天家看好你们两个,事实上,他无意为难英王,但是你也该清楚,坐到他那个位置上,他别无选择。”

    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意兴索然地叹口气,“也许吧。”

    身不由己的事儿,他听得多了,但是他并不认为,已经是在万人之上的天家,真的会别无选择恐怕只是懒得费心吧?

    说白了,也是一种不作为,不想自己活得太辛苦。

    “天家真的很希望,九公主会成为皇族的坚强后盾,”宁致远有气无力地发话,他也知道,自己的话说服力很差,但实情就是如此,“天家行事,跟大多数人想的不一样。”

    李永生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笑着发话,“没什么一样不一样,我只是好奇,若是英王满门抄斩的话,天家还能将九公主倚为后盾吗?”

    赵欣欣坐在不远处,听到这话,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会不会说话?

    “主少国疑,有些情况是无可奈何的,”宁致远振振有词地回答,然后他四下看一眼,压低了声音,“吴文辉遇刺一事,你们知道是谁干的吗?是伊万国操作的。”

    吴文辉便是幽州郡军役使,对这个消息,李永生略有耳闻,不过赵欣欣却是第一次听说,忍不住吃了一惊,“居然是……伊万国也插手中土事务?”

    要说现在中土国的死敌,当属新月国,伊万国的国力虽然强大,但是被李清明狠揍了一次,双方签了互不侵犯条约。

    “伊万国从来就不是什么好鸟,”宁致远不以为然地哼一声,然后又低声发问,“那么你们是否知道,刺客是谁安排的?”

    李永生和赵欣欣交换个眼神,齐齐摇头,“不知道。”

    赵欣欣更是不满意地多说了一句,“这种事情,是我们该知道的吗?”

    “呵呵,”宁致远轻声地笑了起来,声音越发地低了,“前一阵抓了大司马,你们以为是为什么?”

    不是吧?李永生和赵欣欣齐齐骇然:怎么可能这样?

    良久,赵欣欣才不可置信地发问,“搞错了吧,坎帅坐镇北疆数十载,怎么可能跟伊万国的人勾结呢?宁御马,你说这种话,可是要负责的。”

    这实在是挑战她的认知,边防大帅都跟敌国勾勾搭搭的话,这距离亡国也不远了啊。

    “我敢说,当然敢负责,”宁致远不以为然地回答,“要不然,怎么会是李清明亲手拿下的大司马?他好歹也是曾经的坎帅部曲!”

    赵欣欣顿时无语了,这个理由真的强大,李清明再是五虎将之子,但是他终究是在坎帅账下成长起来的,无故背叛曾经的上级,是要遭人唾弃的。

    没有足够的理由,就算站在天家的角度,都不会放心,让他去拿坎帅。

    她愣了好一阵,才缓缓点头,“怪不得呢,原本我就在纳闷,怎么会是他出手的……这么说,当初在北疆,大司马屡屡损兵折将,也可能别有缘故?”

    这个问题,宁致远可不敢随便回答了,他犹豫一下才出声,“李将军正在负责调查此事,不过……应该是个人能力问题吧。”

    “我觉得也是,”赵欣欣长出一口气,边军大帅若是跟敌国勾结,导致己方屡战屡败的话,她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都要扭曲了。

    李永生惊讶过后,默默地听着他俩说话,猛地他问一句,“你确定,刺杀是大司马安排的?”

    宁致远顿时哑火,愣了一愣才回答,“有证据表明,大司马事发之前就知情。”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赵欣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又问一句,“他已经大司马了,难道还不知足?”

    (中秋快乐,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