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英王拉拢
    赵欣欣从不远处走了过来,一脸的苦大仇深,“我怎么就不能来呢?杜家为了帮助我,损失惨重,在你心里,我就是个不知道感恩的吗?”

    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李永生知道她心情不好,白她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

    当天晚上,赵欣欣就亲自来找他,她也将营帐扎在了玄天观外,而且距离杜家人很近,这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她到来的时候,李永生正在跟张木子喝酒,以往跟张木子拼酒的杜晶晶,在招呼自家人。

    九公主坐下来,也给自己斟一杯酒,很郁闷地发话,“刺客还是交给朝安局审理了。”

    李永生扬一扬眉毛,顿了一顿发话,“看起来今上维护襄王的意愿,还是很强啊。”

    朝安局是归司礼监管的,而司礼监的老大魏公公,绝对要看太皇太妃的眼色。

    “我父王胳膊拧不过大腿,”赵欣欣苦恼地撇一撇嘴,“不过我王兄能协同审理,也算不幸中的万幸了。”

    英王府的世子,铁铁的一个郡王是没跑的,称作王兄并不僭越。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依我看,这次的刺杀,未必能牵扯到襄王身上。”

    “咦?”赵欣欣奇怪地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事实还真像李永生说的那样,就已经审问的结果来看,刺客们一口咬定,他们没有刺杀九公主的打算,而是想教训李永生。

    这话实在有点扯淡,八个化修围攻,只是为了教训一个制修,谁愿意相信?

    但是刺客们就咬住这一点了,说李永生跟广陵韦家有私人恩怨,韦家心恨此人对隐世家族的不敬,打算将其诛杀。

    对隐世家族的不敬,可不仅仅限于李永生跟韦小宝的冲突,我们酒家诛杀了义安林家的嫡子,显然也算到了他的头上。

    英王世子不满意这样的回答,说你们明明是想刺杀九妹。

    可是刺客表示,我们很冤枉啊,谁让九公主跟李永生在一起呢?而且,我们刺杀了九公主,又能得到什么呢?

    刺杀九公主,其实还是能有不少收获的,起码能乱了英王的分寸,甚至引来玄女宫的不满,只要刺杀者能消除痕迹,足够给今上添不少乱了。

    更别说韦家跟李永生,还有私怨严格来说,这纠纷属于韦家主动找事,但不管怎么说,也是恩怨不是?

    韦家的小算盘,大家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没谁敢主动把话题往襄王身上引,眼下已经很乱了,那样搞的话,会天下大乱,别说太皇太妃会不高兴,今上也未必愿意看到这一幕。

    尤其要命的是,跟韦家配合出手的,是中土国官府一直在通缉的乐浪毒蛟,真要把襄王扯进来,就算不涉及谋逆,性质也都足够削去王爵了。

    赵欣欣对这样的结果,是相当地不满意,这不但对她不公,对李永生不公,对她的父王也不公,所以她索性离了英王府,跑到玄天观来。

    说到最后,她叹一口气,“若是事情就这样发展下去,那我就要尽早回玄女宫了,以后都不会再为皇家效力了。”

    “你本来就该早回玄女宫的,”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轻哼,然后走过来一个人,“这里这么乱,你回来做什么?”

    “父王?”赵欣欣惊呼一声,下意识地左右看一看,“您怎么出城了?”

    这个节骨眼上,英王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城中比较好。

    “我再没有点反应,反倒要让人觉得,我有所图谋了,”来人身着青衣小帽,看起来就是一介常人,但是细细一看,不是英王是谁?

    他满不在乎地走过来,大喇喇地一坐,“我就是不满意了,所以随便出来走一走,再不满意了,还可以回大名府,难道谁能拦着我,不让我回去?”

    亲王回封地,是天经地义的事,事实上,英王做寿,都可以不来顺天府今上是发出邀请了,但是亲王不想离开封地,你还能强迫不成?

    李永生闻言,笑着点点头,“是啊,别人都在活动,英王出城走两圈,谁敢说什么?”

    “没错,坎帅被停职了,谁的心里不担心?”英王大喇喇地点头,然后嘴角泛起一个诡异的笑容,“天家想搅动四方风云,我若不动一动,岂不是不给他面子?”

    这个英王,还真有点想法啊,李永生的眼珠转一下,“您觉得天家想搅动什么呢?”

    “抓坎帅,是一步好棋,但是太过行险了,”英王冷哼一声。

    紧接着,他又叹口气,“好是好在,证明了离帅的死脑筋,确实是天家柱石,让某些人死了心……你们不会想不到,没有离帅的帮忙,根本拿不下坎帅吧?”

    李永生和赵欣欣齐齐点头,张木子更是瞪大了眼睛,听一个亲王讲述皇位的争夺,还是很令人大开眼界的。

    “坎帅在军中势力其实不小,不少都是直接掌握军权的,尤其是东北和北方的边军,更是军中精华,”英王慢条斯理地发话。

    “相较而言,兑帅掌握的军中势力,只是看起来吓人,没有多少实权。”

    李永生听到这里,跳跃性地接一句,“这是逼着兑帅作乱了?”

    “他就是个小人,能做乱到什么程度?”英王不屑地一哼,看来不满意兑帅的,并不仅仅是今上,“有了离帅的御林军,有了李清明和坤帅去安定边军,他能做什么乱?”

    李永生默然不语,事实也真是这样,兑帅势力是够大,但是掌握的都是军方的行政职位,真正带兵的将领,兑帅并没有掌握多少。

    英王的话锋一转,“当然,若是有皇族的配合,兑帅还是大有可为的。”

    说到这里,他意味深长地看李永生一眼,似乎要考校他一二。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发问,“兑帅现在,应该已经被看管起来了吧?”

    “这是自然的,离帅的御林军看管,”英王点点头,“今上不会傻到等着那厮联系皇族。”

    兑帅、坎帅一旦跟皇族其他人配合,真的就具备了掀翻今上的可能,就算离帅手握御林军,可一旦精锐的边军入京,御林军那点优势,就不算什么了。

    所以坎帅被拿下,不为今上所喜的兑帅,不可能一点事没有,再加上有离帅的御林军相助,将兑帅控制起来,并不难做到。

    不过英王倒是很吃惊,李永生能猜到这一点,很惊讶地看了他一眼,饶有兴致地发问,“那你猜一猜,天家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不外乎安抚和拉拢罢了,”李永生觉得,这真不是多么难以回答的问题,“若是他真觉得掌控了局面,还可以看一看,谁会跳出来……之所以不动兑帅,这是在钓鱼呢。”

    “咦,”英王轻咦一声,一脸惊骇地看着他,“你从哪里接触的帝王心术?”

    这种东西,在地球界都烂大街了好不好?李永生笑一笑,含糊地回答,“我胡乱猜的,未必对,倒是让王爷见笑了。”

    “不用全准,有七八分就足矣,”英王脸上的骇意稍减,“钓鱼是肯定的,但是动了兑帅的话,有些事就再无转圜的余地了。”

    李永生听明白了这句话,轻叹一口气。

    倒是张木子有点听不明白,“还有人为兑帅求情吗?”

    “求情与否,那倒是次要的了,”英王一摆手,含含糊糊地回答,话说到这个程度,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再说得过一点,可能导致事态的不可控,没法再细说了,“回头你们就知道了。”

    他深深地看李永生一眼,凭着直觉,他感觉得到,这个年轻的家伙,已经猜到了一些真相,“李永生你深谙朝争之道,真想将你留在本王身边。”

    “李同参刚刚诛杀了两名化修,”张木子不动声色地回答,“我觉得,他留在赵欣欣身边,会更好一点,亲王你不这么认为吗?”

    英王怔了一怔,才缓缓点了点头,看起来颇有点不舍的样子,“也对……咦,你高阶制修了?”

    李永生微微一笑,“临战突破而已,非常侥幸。”

    “这世上哪里那么多侥幸?”英王不以为意地哼一声,“不过你这才多大年纪,就高阶制修了,二十五岁有没有?”

    李永生又笑一笑,“马上二十一岁了。”

    “握草,”温文尔雅的英王闻言,都忍不住带上了把子,“二十一岁的高阶制修,果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对他来说,李永生年轻且修为高,倒还无所谓,这种情况虽然罕见,却也不是绝无仅有,子孙庙和隐世家族里有从小培养的奇才,军中和官场,也有快速提升修为的法门。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年纪轻轻,竟然将人心看得极为透彻,料事无有不中,这才是英王最震惊的,就连那个皇侄所学的帝王心术,也被这个年轻人看得一清二楚。

    不怕不知道,就怕有比较,这样的妖孽,何人才教得出来?

    他当然想不到,对方年轻的躯壳里,包裹着一副沧桑的灵魂,更还经历了某个科技位面的信息洗礼。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