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姗姗来迟
    絮鹭是真的路过,她被吸引来,是因为那一道精气狼烟。

    精气狼烟是军中的示警手段,但肯定瞒不过絮鹭,她艺高人胆大,见状忍不住过来看个究竟:幽州郡的地盘上,怎么能出现这个东西?

    原本她是远远地看着,但是看着看着,她就发现,是有人在袭击官府的车队。

    赵欣欣身边有张木子和小师妹,更有杜家的修者,看起来杂乱得很,但是毫无疑问,她身边的护卫,都是军中的路数。

    又看一阵,她竟然发现了我们酒家的李掌柜,一时间她就有了猜测:被围攻的,不会是英王九女、玄女宫弟子赵欣欣吧?

    按说英王可能有谋逆的嫌疑,絮鹭是不会参与这种事情的,但是话又说回来,放出精气狼烟求救的,就是被围攻的这些人。

    有胆子在幽州郡这样求援,肯定在道义上占了上风。

    再加上李永生一刀将高阶化修斩成重伤,战场形势即将逆转。

    絮鹭看得手也痒痒了,她顶着四大捕手的名头这么多年,还真没有阵斩过高阶化修。

    被她拉下马的高阶化修,有那么一两个,但那些化修就算死,也是被官府处死,不是在战斗中,被堂堂正正阵斩的。

    四大捕手的名声相差无几,絮鹭很想成为第一个阵斩高阶化修的,于是她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绝杀。

    韦纯方只顾逃跑,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居然遇到一个过路神仙,这神仙还是个高手。

    絮鹭跟赵欣欣打个招呼,又奇怪地看一眼李永生,“你在找什么?”

    “没什么,”李永生收回注意力,他已经确定,韦纯方是真的死了,没有其他本尊。

    他冲絮鹭抬手一拱,然后大声地发话,“大家小心了,韦家有替身之术,莫要上当!”

    这既是示警,也是对絮鹭的解释。

    不等他再说,杜家的司修就大声嚷嚷起来,“韦家的替身之术,化修可修习……圈住这俩,别放跑了他们!”

    最了解你的人,果然是你的敌人。

    “广陵韦家?”絮鹭的眉头一皱,身为四大捕手之一,她对隐世家族可不陌生,事实上,这些家伙多半都是视刑捕部如无物,捕快们也管不到的。

    所以她对刚才的出手,并不后悔,不过继续针对韦家下杀手的话,她也要掂量一下。

    就在此刻,滨北双毒里的高大老者大喊,“跟我俩对战的这二位,可是乐浪草蛇中人!”

    他扛得住对手,但是他的伴侣,已经岌岌可危了。

    “乐浪毒蛟?”絮鹭的眼睛一亮,这是刑捕部通缉榜上,排名前三的重犯,甚至在朝安局的黑名单上,都相当靠前,“这次果然没有白来。”

    她一探手,就打出了十余条绳索,卷向了跟老妪对战的化修,嘴里也冷笑一声,“敢来幽州郡,那就把命留下来吧。”

    跟老妪对战的,是一名初阶巅峰的化修,因为尚有余力,他一边打斗,一边将场上的形势看了个真切。

    眼见李永生连斩两名化修,絮鹭又冒了出来,斩杀一名化修,他何尝不知道大势已去?于是长笑一声,“我要走,你们还留不住!”

    说出来这话,就意味着他要跑路了,也算是通知同伴。

    然后他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在瞬间变得煞白,“咄……走起!”

    然而就在此刻,李永生摸出两枚玉符,瞬间激发。

    下一刻,他的身子就停在了空中。

    停顿是很短暂的,但是对于絮鹭这种高手,已经足够了,瞬间就是七八条绳索缠了上去。

    她冷哼一声,“血遁?有我絮鹭在,天下之大,你也无处藏身!”

    这初阶化修并不看她,而是jué àng 地看一眼李永生,“有种别用符箓!”

    他的战斗力一般,但是他的血遁之术,在乐浪毒蛟中都是大名鼎鼎打不过也跑得了。

    然而就在刚才,对方的两片玉符,直接将他的神识震得晕头转向,根本无法完整地使出血遁秘术。

    李永生根本懒得理他,冲张木子使个眼色,扑向了另一名韦家的化修。

    张木子跟他配合不止一次了,见状想也不想,直接又是一道雷符发出这是比较常用的雷符。

    但是这名化修,直接就被吓傻了,祭出一根木杖抵挡,然后转身就逃。

    有意思的是,这根木杖,还真的能挡得住雷符,张木子的眉头微微一皱,“雷击木?”

    李永生根本不管那么多,抖手就是一刀斩了过去。

    那化修身形一闪,继续向外冲去,哪曾想遁出十余丈之后,身子猛地一顿,嘴里大声地喊了起来,“卑鄙,竟然用毒!”

    “去尼玛的,”杜家那名扮做制修的化修冲上前,一枪从后背捅到了前心,“你韦家偷袭暗算,就不卑鄙?”

    韦家的化修很想驳斥一句,你堂堂化修,扮做制修藏在人群中,也好意思说我卑鄙?

    不过这一枪,已经捅穿了他的心脏,他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急剧地流逝,想再说什么,却是没了力气。

    他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无穷无尽的后悔:为什么不等修成替身之法之后,才出来呢?

    虽然自家的替身之法,似乎是被那个制修破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有那个秘术,终究是多了一条命出来……

    此人的被杀,再加上乐浪毒蛟之一的化修被擒,导致战局在瞬间逆转。

    阻拦的白衣人里,有人见机得早,逃脱了性命,其中还有一名化修,是断臂逃生。

    其他人就没那么侥幸了,尤其韦家的化修,竟然是团灭,最后一名化修化身被毁,眼看逃不掉,竟然极其惨烈地自爆了。

    这算是韦家人里,唯一有点骨气的。

    与之相较的,是乐浪毒蛟的二人,一人血遁不成被擒,另一人在即将被擒获的时候,眼看逃生无望,也是直接自爆,不但杀死了两名司修,甚至令高大老者都受伤了。

    饶是如此,高大老者都很满意了,“就知道这混蛋不会束手就擒,还好我躲得快,终于灭杀了一名化修。”

    别看李永生斩杀化修如喝凉水,事实上,化修真不是那么容易斩杀的,大部分时候,他们能比较轻松地脱离战场。

    能堵住乐浪毒蛟的逃亡,连滨北双毒都觉得很开心,这帮盗匪不但战斗的时候心狠手辣,逃跑的功夫也是一等一的。

    这一仗,直接诛杀了六名化修,其中还有一名高阶化修,重伤一人,擒获一人。

    斩杀的司修,达到了两位数,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大胜。

    杜家和赵欣欣的护卫,也死伤惨重,其中杜家的一名化修重伤,活下来问题不大,但是极有可能境界跌落。

    不过看一看对手的惨象,已经足可以知足了。

    絮鹭临时拷问了一下,乐浪毒蛟的化修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但是其他人并没有那么视死如归,很快她就得知,一开始拦路的白衣人,也是乐浪毒蛟的人。

    了解清楚之后,她甚至有点跃跃欲试,想要去追杀那条逃走的化修毒蛟。

    但是赵欣欣劝住了她,“我觉得当务之急,还是把擒获的活口带进京城,才能坐实你的功劳……跟我们一起走吧,相互也有个照应。”

    絮鹭还有点不情愿,滨北双毒的老妪出声了,“你也看到这乱像了,突然冒出这么多化修来,我家公主肯定不会贪墨了你的功劳,但是你确定,逃跑的那厮没有接应?”

    絮鹭终于答应,跟随九公主的车队一起进京。

    这也令滨北双毒长出一口气,他俩已经不堪再战,而杜家的三名化修,也有一人失去了战斗力,还有一人也是轻伤,这样的一群人,若是再遇上刺杀的话,真的不敢保证还能扛过去。

    当然,李永生和张木子的战力还在,但是他俩强的是游斗,用来护卫九公主的话,防御能力要差一些,灵气也不够深厚。

    最关键的是,一旦放弃游斗,就相当于将优势拱手放弃。

    重新整理一下队伍,一行人再次上路,不过这次,能派出去的侦骑就少了很多,真的是伤兵满营。

    李永生也顾不得陪伴佳人了,自告奋勇地前出侦查。

    大约三个时辰之后,河间府捕房和军役房的人,终于出现在了车队面前。

    精气狼烟其实早就被发现了,但是刺客们设置了关卡,胆敢靠近的人,直接杀无赦,几名好奇的黎庶死于非命之后,没人敢再靠近了。

    捕快们隔着老远问一声,对方回答说是在消灭叛军,捕快也不得接近。

    听到这回答,县城捕房的人傻眼了,只能往上报就他们那几把铁尺,冲上去也是送死。

    河间府捕房听说是这种事,真是不敢过问,但是又不能不问,于是又到军役房搬了军士咱们一起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接到精气狼烟的示警,军役房肯定是要出动的,虽然他们也知道,在这种敏感时刻,此事未必是什么好路数,但还是不能不去。

    军中规矩,见到狼烟示警而无动于衷者,立斩不宥!若战友知情不报,同罪!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