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杀戮正当时
    初阶化修使出的是迟滞术,可以大范围攻击。

    除了一些特定的道器,或者非常高端的气运重宝,一般器物防不住此术。

    不过非常神奇的是,李永生虽然中了此招,可是他身子一闪,再次在百丈之外现身。

    “空间身法!”韦纯方的眼中,露出了浓浓的贪婪之色,对自家人的迟滞术,他再清楚不过了,那原本也是触摸到一丝空间法则,才能施展出来的。

    以他这高阶化修,都没有学会迟滞术,只能说这名初阶化修对空间法则的认识,远超其他人——这是个人的天赋和机缘使然,羡慕不来的。

    而能在迟滞术之下,还灵活使用身法的,那肯定就是空间身法了。

    只有真君级别,才能掌握些许的空间法则,隐世家族的秘境,便是由此而来。

    韦纯方看到一个小小的制修,都能使出空间身法,由不得生出了浓浓的贪婪。

    他高声地叫着,“此獠必须拿下,死活不论!”

    初阶化修想也不想,抖手又是一道迟滞术打出。

    事实上,中了迟滞术的人,短期之内是无法摆脱这种影响的,不过他为了保险起见,索性就是一道接一道的迟滞术放过去。

    多次被迟滞术击中,效果有加成的,而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保证,不要让面前这厮逃脱。

    “干得漂亮!”韦纯方大声夸奖,两名化修先后出手,拖也拖死这杂碎了!

    至于离赵欣欣远了点,那根本不是问题,若是能生擒此人,并且搜魂成功,得到克制替身之法的秘诀和空间身法的话,放过赵欣欣都无所谓。

    有了这两桩利器,韦家重返巅峰不是梦想。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李永生不等白光及体,又是一个空间身法使出,竟然躲过了这一击。

    两人下意识地向远处望去——这厮再出现,肯定是在继续远离赵欣欣的方向。

    可惜的是,这一次,他们没有算对,李永生居然出现在了他们的侧后方。

    因为有神念锁定,两名化修很轻易地发现了他的位置,韦纯方冷笑着转身,“躲得过吗?”

    然而他目光所及,愕然地发现,李永生手里,多了五六片玉符,心里忍不住微微一惊——这是何物?

    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区区的制修,韦纯方却绝对不会小看,不过想让他高看,也是不太可能的,他冷冷一笑,又是一掌拍下。

    再多的鬼蜮伎俩,也挡不住堂而皇之的实力碾压!

    当然,没搞清楚那些玉符是什么东西之前,他也不想靠得太近。

    五六片玉符齐齐一亮,也没出现什么异象,然后李永生再度消失。

    韦纯方的脸色却是一变,厉喝一声,“小心!”

    他是高阶化修,见识太广了,当然知道,没有异象出现的玉符,往往比有异象的还可怕——蹊跷处,必有古怪。

    这就像地球界的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在江湖上,单身行走的老人、小孩和女人,一般都不好对付。

    然而下一刻,他还是感受到了一些异样,“咦,神识攻击?”

    神识攻击不是冲着他去的,但是他身为高阶化修,能隐约感受到,玉符释放出了强烈的神识波动。

    不是攻击我的,那是攻击谁的?他的脸色,在瞬间就是一白。

    然而等他想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李永生的身子,诡异地出现在初阶化修面前,一刀斩了过去。

    想他的一片撼神符,就能定住业火红莲,五六片撼神符一起发出来,初阶化修完全没有能力抵挡——虽然单拼神识的话,这初阶化修也不会差于李永生。

    但是尼玛……架不住这家伙作弊啊,五六片撼神符一起激发。

    一刀斩过,空中落下了两具尸体,一具是化身,一具是本尊。

    竟然是将化身和本尊,齐齐地斩落了!

    就连李永生,都忍不住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四下一扫——周围还埋伏有人?

    “小隆!”韦纯方睚眦欲裂,怒吼一声,又凝出一只大手,足足有两百丈方圆,而且特别地凝实。

    然而,他目光所及,却看到李永生又摸出十来片玉符,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就掉头狂奔——这尼玛是什么东西啊,简直太可怕了!

    一刀斩掉化身的情况,虽然少见,但总还能接受,但是一刀连化身和本尊一起斩掉,却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事实上,这些年来,韦家很少有化修身陨——须知替身之法,也勉强算得上神通了,是到了化修才能修习的,有此法子,想身陨都难。

    韦纯方见到对方又摸出了更多的玉符,早就将擒获对方的想法抛到了脑后,这尼玛真的太可怕了——要知道,他可是没有修习替身之法的。

    要不说韦家的人胆小呢?真是这样,修习了替身之法的人,胆子要大一点,但是没有替身之法,那就是有了损伤都要硬扛。

    李永生其实也有点纳闷,他并不觉得,自己的五六道神识攻击,能令对方的本尊都无法逃脱——难道说,迟滞术用掉了很多神识吗?

    反正这个时候,他是不可能深究的,只有死了的敌人,才是好的敌人,那么,既然已经死了,就别想那么多了。

    至于说他摸出的十几块玉符,多是虚张声势——其实他真没有准备那么多撼神符,每一次的神识分裂,都让他痛不欲生,现在他的储物袋里,也就三四块撼神符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衔尾直追,嘴里还高声喊着,“韦纯方,有种别跑!”

    韦纯方却是左一闪右一闪,以奇快的速度飞向战场中央,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若是不能靠群殴取胜的话,那也只能战略性地转进了。

    战场上,袭击赵欣欣的人,依旧占着上风,高大老者原本可以诛杀黑脸化修的,但是又多了几个韦家人的帮忙,渐渐地打成了平手。

    而老妪那里,却是抵挡得越发艰难了。

    在围攻赵欣欣的人里,总算是摩天岭小师妹没跟着出去,韦家人也不想跟邵真人撕破脸——人家都报出摩天岭的名号了,他们真敢下死手的话,邵真人绝对能找上门去。

    “来两个司修,挡住后面这厮!”韦纯方高声叫着,他已经断定了,李永生越阶杀敌的能力很可怕,但是那厮真的杀不了几个人——修为是硬杠杠,这种短板,补也补不来。

    他想的就是拿司修来消耗李永生的战力。

    他想的确实没错,但是架不住……韦家人真的胆小啊。

    两名化修气势汹汹追出去,现在剩下一名化修,被人追杀回来了,追杀者还是一名制修。

    这种诡异的场面,智商能达到平均数的人,就要掂量一下——这尼玛是发生了什么?

    旁人反应不过来,张木子却是等这一刻很久了,她一直就不相信,李永生会被两名化修难倒。

    眼见李永生在后面衔尾直追,韦家的人陷入了迷茫,她想也不想,手中的酝酿已久的雷符,在瞬间激发了出去。

    她储物袋里的雷符很多,但是三宫主亲手制作的,就只有三张,这个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激发了,心里还在默念——李永生,这个时机你要抓紧啊。

    而李永生也真没辜负她的希望,两人配合得太久了,见到她激发雷符,他想也不想就冲了上去,直接一刀斩下。

    要知道,三宫主……那是真君啊。

    所以他一刀下去,就连着肩头,斩掉了对方的右臂。

    韦纯方怒吼一声,然后……居然就跑了,他竟然抛下在场的诸多韦家子弟,自己跑了!

    李永生都有点懵,他左右看一看:这厮的本尊在哪里?

    他为了斩杀对方的本尊,还特意留了几张撼神符,等到最关键的时候使用呢。

    当然,他这样的修为,想要斩杀高阶化修,除了算计,还需要一点点运气才行。

    不过下一刻,幸运就降临了,空中猛地出现两条玉色蛟龙,绞在一起,幻化做一把巨大的剪刀,剪了下去。

    韦纯方没料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整个人从胸、部,齐齐地被剪做了两段。

    “玉蛟剪,”有人惊呼,“絮鹭……絮鹭来了!”

    四大捕手都有属于自己的气运之宝,基本都算得上气运重宝,驱使起来很耗费气运,也就是在幽州郡,这里是京城所在的郡,才能比较方便施展。

    絮鹭的气运之宝,就是玉蛟剪,这是不少人都知道的,不过见她使用过的人,是少之又少。

    同为四大捕手,向佐的气运之宝,据说是一柄诛心剑,专诛天下无心之人,但是他最近在南方活动,等闲没有条件祭出此宝,所以一般人见不到。

    李永生先是一愣,然后就警惕地四下探看,甚至来不及跟絮鹭打招呼。

    倒是赵欣欣会做人,冲着天空笑一笑,“在我们酒家,未曾见过絮鹭真人,不成想,来到幽州却见到了,大约这便是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我可不敢说情深,”空中一阵扭曲,现出一个英挺的女子,她捂着嘴轻笑,又看一眼李永生,“殿下的情深自有出处,我只是适逢其会,偶尔路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