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嚣张家族
    韦纯方虽然蛮横,但是还不至于自大到公然对上宫弟子出手。

    虽然在他眼里,别说玄女宫赵欣欣了,就是北极宫的张木子,也不值得重视。

    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真不敢对她俩出手,除非他打算杀掉所有人来灭口。

    于是他淡淡地看着张木子,“张道友,刚才那一掌,我是对那姓李的家伙出手,他不敬我家老祖,当诛!”

    “嗤,”张木子不屑地哼一声,“我也没听到,他如何对你家老祖不敬。”

    韦纯方脸一黑,李永生话里的讽刺意味,他又如何能明说?

    不过前不久,他接到了来自京城的消息,知道这李永生不但跟差点斩了族中的一个供奉,还跟杜家交好。

    于是他着人打探此人消息,却意外得知,杜家入了玄女宫的杜晶晶,还曾经跟这姓李的配合,斩杀了义安林家的子弟。

    不得不说,我们酒家已经成了一个小江湖,很多人和事,都能从那里传来。

    正是因为如此,韦纯方对李永生是极其地不满,待发现此人脸上有疤,确定身份之后,直接痛下杀手,甚至都不给襄王府留面子。

    当然,这也是他明白襄王府的处境,知道襄王现在一门心思结交天下高人,只等机会合适了就篡位,既然要倚仗他们,肯定就不能斤斤计较。

    事实上,就算襄王府想计较,韦纯方也不怎么害怕,韦家就有这样的底气,想一想韦小宝就知道,那厮虽然只是中阶司修,却是连玄天观都不放在眼里。

    过不多久,李永生又在百丈之外现身了,他远远地冲赵欣欣一拱手,大声发话,“东家,这厮对我无礼,要不要干掉他?”

    韦纯方气得笑了起来,“干掉我,凭你也配?小子你有种别跑!”

    “喂喂,韦准证,九妹,咱们有话好说,”世子着急得汗都快出来了,“无非是一点小口角,何至于打打杀杀?”

    “王兄你还真令我失望,”赵欣欣的脸沉了下来,冷冷地发话,“我没有看到口角,只看到有人恃强凌弱。”

    “韦真人有点不胜酒力,”世子干笑一声,“酒意上头,有些事情做不得数的,九妹,明儿可就是大喜的日子了,你别难为王兄好吗?”

    他心里也埋怨韦纯方,但是他更清楚,韦家十余名化修,是极为宝贵的战力,父王一旦起事,韦家能提供的帮助,远大于赵欣欣。

    这种情况下,就算胳膊肘往外拐,他也顾不得了,必须要制止冲突的延续。

    “王兄既然这么说,那就暂时罢了,”赵欣欣冷哼一声,又淡淡地看韦纯方一眼,“大喜的日子之内,我不跟你计较,不过你意图袭击我,这事没完。”

    “嘿?”韦纯方气得笑了,“没完你又要怎么样?再跟我呲牙,我现在就打杀了,看玄女宫会不会因为你这么一个弟子,为难我韦家。”

    他说这话,不但有底气,也有道德支撑——一个连制修都不到的小家伙,怎么跟高阶化修说话呢?

    玄女宫若是因为此事,出来高阶化修跟他争斗,那才是天大的笑话:以下犯上,真的好吗?

    说白了,这还是跟实力有关,韦家这么大的势力,又有交好的势力,就算是玄女宫,想要出手也要掂量一二。

    所以他说得是有恃无恐。

    赵欣欣淡淡地看他一眼,也不说话,当然,你可以认为,她是不敢说话,但是她眼中的不屑,是挡也挡不住的。

    韦纯方眉头一皱,又待发作,只听得远处传来一声轻笑,“来,姓韦的,有本事冲着我来,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小子你真是活腻了,”韦纯方狞笑一声,一摆手,就待招呼韦家其他子弟上前。

    “韦真人,到此为止吧,”襄王世子是真的不高兴了,他冷冷地发话,“我妹妹出嫁是好事,你一定要搞得血淋淋吗?”

    韦纯方淡淡地看他一眼,强压怒火,轻轻地点一下头,“既然是世子说话了,那我就让这小辈一次,不过,我韦家不是任人欺负的,这一点,也请世子明察。”

    身为高阶化修,他连张木子都敢教训,也就是襄王世子身份尊崇,他卖个面子。

    “多谢韦真人,”世子笑着点点头,心里也在暗骂,要不是怕影响了父王的大计,你这种货色,我直接找人围殴了。

    在这种气氛下,庄园里的游玩,终于很扫兴地收场了。

    而李永生,则是被韦家针对了,他本来想着,看看能不能跟着赵欣欣回来,但是在回来的路上,韦家分派出七八个人来,针对他做出了围堵的姿态。

    李永生当然不怕这个,他甚至有信心将这些人全部干掉,但是想一想,他是陪赵欣欣来的,总要考虑她这一世的亲族,所以他就下不去手。

    然而,他下不了手,别人却下得了,韦家人毫不留情地围了过来,韦家跟襄王的合作,是建立在互惠的基础上,以实力为准绳。

    对韦家人来说,襄王嫁女,这真是很扯淡的事,不过是大家接触谈事的一个借口罢了。

    一边有顾忌,一边却是肆无忌惮,李永生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选择避让。

    这也是韦家没有对赵欣欣做出什么举动,否则他真的不介意大开杀戒。

    第二天,襄王府嫁女,其间的奢华不必再提,直折腾了一天一夜。

    赵欣欣虽然是亲友团的,但是她已经将自家的身份,摆到了道宫弟子的位置上,所以她也仅仅是参与了观礼。

    她身边还有子孙庙的贵客,也是远远地观礼,他们这寥寥数十人,跟热闹的婚庆典礼,有点格格不入。

    两家子孙庙的道人,倒是想跟她和张木子交流一下,两女却是心恨对方昨日没有出头,摆出了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

    嫁女一共两天,今天是出嫁,明天是送亲。

    送亲就不需要所有人前往了,皇家子弟离开了一半,赵欣欣也出言告辞。

    襄王府并不希望她离开,甚至连王妃都在百忙之中,专程前来留客。

    不过赵欣欣的态度很坚决,叔父接下来,想必还会继续忙碌,我实在不便叨扰了。

    撇开在庄园里的冲突不谈,襄王的反意已经昭然若揭,赵欣欣可是代表英王来的,怎么可能继续留下来?

    得,这个回答,是彻底惹恼襄王府了,到最后送她离开王府的,竟然是襄王的一名庶女和一个管家,真是可谓前恭后倨。

    赵欣欣没有感到生气,反而是觉得有点可笑,行不多远,她忍不住出声发话,“我这叔父一家子,一个个都是奇葩。”

    “嘿,”张木子无奈地摇摇头,她是道宫中人,无意点评红尘中的恩怨,不过凭良心说,她也觉得,若是任由襄王夺了大宝,对中土国也是祸非福。

    就在此刻,远处出现了一人一马,孤零零地站在路中央。

    “这家伙,跑那么远,”赵欣欣轻声嘟囔一句,却是双腿一夹马腹,快速向对方驰去,嘴里也叫了起来,“你就不能在王府外等我们吗?”

    “明着等的话,还是距离远一点,比较妥当,”李永生笑着回答,“你那个王叔,可不是省油的灯,以窥破他的反意,小心他派人将咱们全留下。”

    “不至于吧?”赵欣欣不以为然地回答,“他早就搞得天下皆知了,有必要专门针对我吗?”

    “为什么不至于?”李永生拨转马头,跟她们一起前行,嘴里笑吟吟地点评,“襄王做事太不着调了,没准他脑子一抽,就派人来追杀咱们。”

    赵欣欣竟然无言以对,没办法,襄王就是这么个不靠谱的主儿。

    倒是张木子眼睛一眯,沉声发问,“你觉得他动手的几率有多大?”

    她不是怕事的人,但是襄王府的实力,她也见到了,目前恐怕超过了二十个化修,就算分出三分之一来埋伏赵欣欣,也是不好抵挡的,更别说里面还有高阶化修。

    所以她要听一听李永生的判断,如果几率非常大的话,她并不介意提前联系一下附近的道宫,好随时联系道宫中的高手。

    “这个我倒是猜不出来,”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我建议,现在咱们往东南走,进了摩天岭的地盘的话,襄王想动手,也要掂量一下。”

    “哦?”张木子的眉头一扬,“这是为什么?”

    李永生笑着说起了邵真人那段公案,最后他表示,“韦家人不跟来的话,很难拿得下咱们,可是他们就算跟来,也不敢在摩天岭的地盘动手。”

    这么多年过去了,邵真人心中的积怨依旧,他一直在发愁,不能将战火引向韦家,韦家只要敢动手,他就绝对敢出击。

    张木子点点头不说话,赵欣欣却忍不住哼一声,“看来,还是得多谢杜执事的见多识广。”

    “好了,”李永生沉下脸来,不怒而威地发话,“这不是耍小性子的时候,你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你父王最大的帮助。”

    赵欣欣终于不做声了,前行到下一个路口,拨转马头,选择了东南方的路。

    其他骑士也都撒了出去,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