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八十五章 豪宴惊变(求月票)
    能来王府庄园游玩的,肯定都属于贵客的级别,身边都带得有扈从。

    襄王世子想为赵欣欣介绍那些贵客,赵欣欣很干脆地拒绝了我只跟赵家人来往,其他人没必要认识。

    五六拨贵客聚在一起,骑着马闹哄哄地在庄园里转悠,虽然天上下着雨,不过每人都将灵气外放,抵挡着细细的雨丝。

    赵欣欣一行人,远远地吊在队伍的后面,而且她和李永生都没有激发灵气,任由细密的雨丝洒落在身上。

    北方的春雨,从来都不怎么大,转悠了小半个时辰,两人也不过才浸湿了外衣,稍微运一下气,还能蒸干一些水汽。

    不过他们一行人,在别的贵客眼里,那就是另类了。

    虽然大家都暗暗听说了,后面的人就是英王九女、尚未筑基就被玄女宫收入山门的赵欣欣,可是吹得再狠,她连制修都不是,不见肩头都被雨水打湿了?

    差不多游玩到午正时分,襄王世子一抬马鞭,指着不远处一座草亭,大声地笑着,“春雨难得,小王为诸位略备了一些野味,咱们在这鄙陋之地,也做一番江湖豪客可好?”

    也就是襄王世子了,在自家庄园里,都能找到做江湖豪客的感觉。

    不过众多贵客并不计较,世子的锦衣玉食娇生惯养,是别人学不来的,更有人高声发话,“世子,想做豪客,那得有酒才好,正好天雨,多吃几杯也好挡一挡寒气。”

    “哈哈,”世子得意地放声大笑,“正好有庄园自己酿的灵酒,亏得小王准备得当,要不然岂不是怠慢了各位前辈?”

    草亭其实并不大,也就是四五丈方圆四五十平米的样子,五拨贵客加上扈从,这么一个亭子挤不下。

    当然,贵客们都是有章法的,扈从并不进亭子,在亭子外支起阳伞歇息。

    只有一些够身份的伴当,才能亭子里落座。

    亭子里一共两桌,一桌是主桌,一桌是伴当的桌子,这些伴当里,不乏谋士保镖之类的,一共十个人,倒有一半是化修。

    主桌上的化修更多,连世子一共九个人,就有六个化修。

    赵欣欣不跟他们凑热闹,直接在草亭旁边,支开了一个雨棚,桌几什么的,也都纷纷放出来今天在场的人里,带了储物袋的人并不少,她这么做,一点都不碍眼。

    当然,考虑她尚未晋阶制修,给人的感觉还是比较……那啥。

    世子一个劲儿地给她使眼色,她就当看不见了,反正不去坐那一桌。

    此刻春雨,她小小地淋了一场,身边还有友人相伴,再来一壶茶,几盏酒的话,也是人生的极乐了。

    不须她多言,侍女就给她冲好了茶,不多时,襄王府的酒菜也端了上来。

    肉是灵鹤的肉,这东西是难得的野味,庄园里倒是养着几十只鹤,但是灵鹤是野生的,带有些许的灵气,吃的就是那个筋道的口感。

    酒也是灵酒,一口下去,灵气在胸腹间游走,说不出的酣畅。

    竟然是灵谷酿成的?李永生也颇为惊讶,忍不住低声感叹,“襄王府好大的手笔。”

    哪怕是朱塔任家,小孩子收点灵谷,都可能被族里借走,襄王府竟然拿灵谷来酿酒这尼玛也太奢侈了一点?

    “兑了点灵谷酒罢了,”赵欣欣低声发话,“我这个叔父,府上有酿酒名家,能令灵谷酿酒时灵气不散,他自己喝的,是灵谷酿的酒,此刻拿出来的,却未必是了。”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心说这才对嘛,不过……这货也算个会享受的了。

    “灵鹤也是如此,”张木子喝了一口酒,陶醉地长出一口气,又丢了一块灵鹤肉入口,含含糊糊地发话,“灵鹤也是家养的,喂养时,掺杂了点灵谷。”

    赵欣欣张大眼睛,斜睥她一眼,“何以见得?”

    张木子嚼了几口灵鹤肉,一伸脖子咽了下去,淡淡地吐出三个字,“不耐嚼。”

    她吃灵鹤肉,可不是一次两次了,身为一个老饕,她最懂得享受美食,野生的鹤肉才筋道,不耐嚼的鹤肉,那就是家养的,带点灵气……这很难吗?

    恰好,赵欣欣也是个吃货,她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我去,这不是糊弄人吗?”

    “不错了,”李永生笑着发话,也是压低了声音,“英王府肯定也养得有鹤,舍得喂灵谷吗?”

    “喂不起,”赵欣欣冷冷地瞪他一眼,“我家那点底子,哪能跟叔父家相比?”

    英王也有些利润丰厚的产业,但是襄王是得了太皇太妃的偏帮,两人的身家没法比。

    “还是的嘛,”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你叔父拿这些东西出来待客,已经很有诚意了。”

    说句实话,襄王府的奢靡,已经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

    赵欣欣愣了一愣,也反应了过来,于是大口喝酒吃肉。

    他们不做声了,但是草亭里却是渐次地热闹了起来,酒至半酣,大家都来情绪了。

    李永生听他们聊天,很惊讶地发现,那几拨贵客里,有一拨是半隐世家族的,有一拨是子孙庙的,还有一拨,竟然是军方的。

    他忍不住凑到赵欣欣耳边,低声发话,“我说,你这个叔父,他到底想干什么啊?”

    赵欣欣皱一皱眉,又苦恼地叹一口气,“我也不知道啊,不过……志大才疏,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李永生没好气地看她一眼,“等太皇太妃不在了,他能活下来就算不错了。”

    身为亲王,做事这么高调,真是作死的典范,在他看来,襄王想要活下来,就只有一个选择在太皇太妃尚在的时候,篡位成功。

    赵欣欣侧头看他一眼,很纳闷地问一句,“这又关我何事?”

    李永生顿时语塞是啊,不关你的事儿,那就更不关我的事儿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想要置身事外,也是不可能的。

    又喝一阵酒之后,世子带着一个高阶化修,来到了雨棚。

    世子明显是喝多了,表现得非常亢奋,“九妹,来,我给你……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隐世家族,隐世家族啊,愿意助我父王成事,你们得认识一下。”

    我去,李永生的眉头一皱,他不能不承认,脑残是可以遗传的。

    “王兄你喝多了,”赵欣欣喝了也不少,但是她一直克制着,不想再自己昏睡,连累他在周围戒备,“姐姐大婚是好事,但是你得适量。”

    “有啥适量不适量呢?”世子大着舌头发话,“你必须认识一下,这是韦纯方韦真人,广陵韦家,隐世家族啊。”

    “切,”李永生听到广陵韦家四个字,忍不住轻哼一声,上次韦小宝跑得快,这账还没算完呢,又冒出一个韦家的化修?

    韦纯方却是没有喝多,他听到了这一声,于是侧头看一眼李永生,冷冷地发话,“你好像对我韦家……挺不以为然?”

    “不以为然倒是谈不上,”李永生又哪里是个怕事的?

    他不愿意让赵欣欣难堪,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忍受了韦家的做派。

    不过眼下是襄王嫁女,又是在襄王的地盘上,所以他淡淡地表示,“韦家真君陨落于国战,我还是很敬重的。”

    这可不仅仅是奉承,而是话里有话,时隔四十多年,谁还会提起国战那么久远的事情?

    想得更恶毒一点,那就是在说,韦家真君为何会陨落于国战呢?

    好,老话不提了,但是你韦家都没真君了,说什么隐世家族?

    李永生说得晦涩,但是韦家人对这一段历史实在太敏感了,韦纯方侧过头来,又上下打量他两眼,皱着眉头发话,“从京城来的……你姓李?”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没错。”

    “那你……死!“韦纯方狞笑一声,狠狠地一掌拍了下来,白色的大手,直接击垮了雨棚和桌几。

    所幸的是,雨棚下都是修者,全部蹿了出去,李永生蹿得更远,直接到了十余丈外。

    草亭中的一干人,讶然侧头看了过来。

    赵欣欣才待发话,张木子已经先暴走了,她直接掣出一柄大,冲着韦纯方一指,厉声发话,“小子你活腻歪了?敢对我北极宫的人出手?”

    “阁下就是北极宫的张道友了?”韦纯方冷冷一笑,“我此举,不是针对北极宫,而是这李家小儿,着实可恶,竟敢对义安林家不敬……你视我隐世家族为何物?”

    话音未落,一只白色的大手,径直冲着李永生抓了过去。

    这大手着实硕大,竟然笼罩了百余丈方圆。

    李永生身法奥妙,他是听说了的,但是这么大的范围,倒不信丫躲得过。

    然而,李永生的身子再度一闪,竟然就消失在当地了,只留下一声长笑,“你韦家自寻死路,那就怪不得我了。”

    韦纯方完全没有想到,这种情形下,都能让对方跑了,他茫然地收回白色的大手,目光一转,在赵欣欣和张木子身上来回扫视。

    世子的酒意,此刻早就化作了一身的冷汗,见状忙不迭地高声叫着,“韦准证,你和别人的恩怨我不管,这可是我襄王府的贵客!”

    (有事,提前更了,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