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相约(求月票)
    传音海螺传音的极限,理论上就是三十里,遇到山脉或者干扰什么的,还要短一些。

    赵欣欣能激发传音海螺,证明她此刻不在细柳巷。

    李永生拿着传音海螺,走到一边悄声回答,“咳咳……你好几天,一直没有上,昨天碰到杜执事路过,就陪她四处走一走。”

    赵欣欣沉默一下,才又出声,“那我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真是不好意思。”

    “别,不是二人世界,”李永生赶紧解释,“有别人呢,任家的任永玢,我就带着呢,她喜欢钓鱼,我就带她出来玩一玩……你不是也很喜欢她吗?”

    “啧,”赵欣欣咂巴一下嘴巴,“恐怕你还带着任永馨?”

    “那个……顺便带的,”李永生干笑一声,玩了命地胡说八道,“她又不喜欢钓鱼,永玢太小,任家不太放心她一个人出来。”

    赵欣欣不置可否地发问,“在哪儿呢?我去找你。”

    “我在玄天观这儿,试剑石,”李永生低声回答,“你来,烟霞观的梓默真人和摩天岭的邵真人都在,正好认识一下。”

    “这都是参加真武寿诞的?”赵欣欣一下就猜了出来。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发话,“算了,我在细柳巷等你。”

    “来嘛,”李永生出声相劝,“多认识点前辈,对你也有好处。”

    “没心情,”赵欣欣淡淡地回答,她心里原本是有点醋意的,但是听说杜晶晶和任永馨碰面了,反倒是不着急了先让她俩掐,我看戏。

    不管从家世还是修为上,杜执事全面碾压任永馨,但是任永馨有大杀器足够漂亮!

    而且任家也不是小门小户,只是不如杜家罢了,任永馨在顺天府,是无数豪门弟子都要追捧的存在。

    所以九公主不着急,“你早点回细柳巷,要跟你商量点事儿,我可能马上就要离京了。”

    “行,我早点回去,”李永生揣起传音海螺,嘴角撇一下,真是女王范儿啊。

    其实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个惧内的人,但是如果有可能的话,他也不愿意让她不开心看来今天约了赵欣欣出来,还是做对了?

    两个惹厌的主儿走了,玄天观的道长邀请他们入观共进午餐。

    李永生没兴趣,杜晶晶则是表示,我吃道观的饭,吃得太多了你们那儿能喝酒吗?

    杜道友愿意前往的话,自然是有酒的!道观里也不全是死板的主儿,子孙庙尤其活泛,什么禁止饮酒之类的,那是约束一般人的,不约束贵客。

    杜晶晶想一想,表示还是算了,任永馨更会来事,说我是陪杜前辈来的,她去哪儿去哪儿。

    玄天观也知道,别看这几位修为一般,但是身后个顶个有强力后台,也就不再强求,只是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一句,这儿可是我观里的名胜,不能再打架了啊。

    他们要留在此地,那邵真人也留下了,还拿出自己带的酒,很是跟杜晶晶喝了几杯。

    可以看得出来,邵真人不怎么受人待见。

    不过这也正常,他的行为,搁在中土国也是非主流的,为了一点私怨,直接放弃了在青龙庙的大好前程,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依旧是对韦家心怀不满。

    他也不是很擅长言辞,只是一个劲儿地跟杜晶晶碰杯,而且信誓旦旦地表示,一旦你杜家跟韦家开仗,一定要记得通知我,只要你有邀请,我就绝对会去!

    费用神马的,你都不用说,连物资我都自带,只要你记得通知我,那就是给我面子!

    李永生在一开始,并不明白憨真君和韦家的恩怨,不过两个酒鬼你一杯我一杯,很快就把真相说了一个差不多。

    他还是很敬佩邵真人这种性格的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太靠谱,但是身为修者,没有些执念,怎么可能成功?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能成功的,都是偏执狂,不疯魔不成活。

    所以他也说一句,“邵真人卡在中阶真人很久了?想突破的话,我也许可以帮忙。”

    邵真人冷冷地看他一眼,不耐烦地发话,“我们说事,你安心喝酒就是了。”

    这货……真的是惹人讨厌的性格啊。

    又喝一阵酒,大家就散去了,不过杜晶晶又有点上头,“走,回细柳巷,找张木子继续喝。”

    任永馨心里却是有分寸,她侧头看一眼李永生,“去继续喝?”

    李永生想一想,又看一眼邵真人,微微颔首,“下次来,不一定是什么时候了,一起。”

    果然,赵欣欣在见到杜晶晶和任永馨之后,并没有表现什么针对性,还笑嘻嘻地拿出一瓶皇家特供酒,说你们继续喝。

    三个女人坐在那里,大下午的,就喝起酒来。

    赵欣欣陪了一杯,然后走到李永生身边,低声发话,“我明天要走了,去海岱郡。”

    李永生坐在那里不动,只是低声问一句,“然后呢?”

    “然后就回玄女宫,”赵欣欣笑一笑,顺势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听你的,脱离红尘漩涡,不问世事。”

    李永生点点头,“那我跟你一起走,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对了,去海岱做什么?”

    赵欣欣犹豫一下,低声回答,“我叔父嫁女。”

    “海岱……”李永生沉吟一下,然后身子蓦地一震,“我去,襄王嫁女?”

    赵欣欣的叔父,封地又在海岱的,就只有襄王了。

    可襄王不但是太皇太妃的亲生儿子,还是今上的潜在对手啊!

    今上亲政以来,最大的敌手当属英王,毕竟英王的贤名内外皆知,甚至西边的新月国都明确表态了:英王狼子野心,中土国的小皇帝,可要提防了!

    襄王就是一个自命不凡的名声,在朝臣里的形象,都非常不好,但是他还偏偏不自知,说什么我若登上那个位子,必然会远超父皇。

    须知他的父皇,可是光宗,那是整个中土国都承认的中兴之主。

    反正襄王这个形象,那真的是没治了,不过谁让他有一个很能活的老妈呢?

    事实上,他的老妈不但能活,而且贤名在外,今上一直不受先皇喜爱,多亏了有她从中维护,否则先皇没准会做出废储的事来。

    然而,太皇太妃坚持维护今上,是对光宗遗愿的敬重,对上襄王,她又充分地表现出,什么叫“自古慈母多败儿”。

    每个人都有多面性,没有谁是完美的,太皇太妃也不例外。

    不过正是因为她的存在,今上不敢用对待英王那一套,去对待襄王襄王口碑不好,只是一方面,其实他某些行为,完全是在挑衅今上的底线。

    若不是他老妈还活着,没准天家会先拿下他,顺便达到震慑英王的目的。

    以李永生的分析,襄王和英王这兄弟俩,关系也不该有多好才对。

    “嗯,”赵欣欣点点头,“叔父嫁女,父王觉得,我去比较合适。”

    李永生想一想,别说,这种事儿,还真是赵欣欣去比较合适。

    襄王和英王同为光宗之子,都是亲王也都有封地,一般情况下,不能随意离开封地,两个亲王在京城之外碰面,那更是大忌中的大忌。

    可是身为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人情往来是必须要有的,若是襄王嫁女,英王都没有表示的话,皇族的亲情也就太让人诟病了,这不利于天家的统治。

    可是英王想派人去的话,人选是个问题,尤其在这种敏感时刻。

    数来数去,也就赵欣欣最合适,她除了身为英王之女,还有另一层身份玄女宫弟子。

    道宫不介入红尘事,这是四大宫的一致认识。

    李永生想明白了因果,笑着点头,“那行,明天一大早就动身,你父王的刺杀案,有点眉目了没有?”

    赵欣欣犹豫一下,还是吐出点口风来,“好像涉及到了一个御林军官,不过那个军官自杀了。”

    李永生听得眉头一皱,“不会,居然可能是离帅?”

    若是离帅安排的这场刺杀,那他的目的就太可怕了手握御林军,还要离间今上和英王的感情,这是想做什么?

    “这我就不清楚了,”赵欣欣摇摇头,“父王也不会什么都跟我说,我终究是女儿身。”

    “算了,还是离开这个漩涡,”李永生摇摇头,又看一眼不远处的楼房,“我还想把吴妈妈的房间过户过来,免得被他人利用呢,可惜一时半会儿办不好。”

    赵欣欣也知道房产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你托玄天观关照一下就行了。”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心情也有点异样,吴小女终究是对她有恩,若是搁在往常,这种事情,英王府随便示意一下,还有哪个敢乱来?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却是不能用英王府的招牌,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玄天观来震慑对方,想到这个,她心里真的不是滋味。

    李永生却是讶异地看她一眼,然后笑着点点头,“不愧是九公主,你这脑瓜,比我还要活泛。”

    这倒不是胡乱吹捧,观风使习惯了我行我素地做事,就算有时候要求人,却也想不到,求到不相干的玄天观头上。

    (有事,提前更了,顺便求月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