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隐世家族
    李永生一点都不喜欢这个青衫年轻人,尤其是此人直接表明了对任永馨的觊觎。

    换个别的时间,有人骚扰任永馨的话,他未必会主动去管——她身后有朱塔任家支持,也轮不到他越俎代庖。

    但是这一次,任永馨是是被他邀请出来的,他肯定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杜晶晶,“这个人怎么回事?跟你很熟吗?”

    “道歉!”杜晶晶也不回答他,而是手按长剑,对着青衫年轻人冷冷地发话,“敢骚扰我的朋友,你是皮肉又痒了吗?”

    青衫年轻人不屑地一笑,“想让我道歉,就凭你?还是你身边这两条杂鱼?”

    就在此刻,他身边的蓝衫年轻人发话了,他讶异地看着任永馨,“是你,任永馨?”

    任永馨的眉头,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然后冲蓝衫年轻人一拱手,“见过张公子。”

    “你这……”张公子愕然地看着她,犹豫一下,最终笑一笑,“不给我们介绍一下?”

    “不劳介绍,”杜晶晶冷冷地发话了,“我没兴趣认识你,跟韦小宝这种货色同行的,我都没兴趣认识!”

    任永馨的嘴巴撇一撇,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张公子是襄王爱妃的侄儿,也是她曾经见过的少年俊杰之一,尤其这张家,跟太皇太妃还有点关系,目前张家有人正在角逐太史一职。

    太史一职清贵无比,主持修史,太皇太妃这一世也快到尽头了,求个好口碑传世。

    青衫年轻人脸一沉,“杜晶晶,看来上一次给你杜家的教训,还不够深刻。”

    杜晶晶不理他,而是侧头看向李永生,“我缠住这个化修,你能不能干掉这个泼货?”

    “这个……”李永生犹豫一下,这韦小宝不过中阶司修,我干掉他无所谓,不过我为什么要卷入这一场争斗呢?“教训一下就行了吧?”

    “凭你也想教训我?”青衫年轻人微微一笑,随便一摆手,“吉老何在?”

    蓦地,他身边又多出一人来,一个肥胖的黑脸汉子,脸上带着憨笑,却也是化修修为。

    韦小宝得意地看着李永生,“小子,把你身边的女孩儿送过来,我放你一马……别想了,你惹不起我。”

    李永生很无奈地看一眼杜晶晶,“我真是被你害惨了。”

    他嘴里的害惨,并不是说牵扯进此事,而是说他不得不使用暴力手段。

    “切,有什么害惨的?”杜晶晶不屑地看他一眼,然后看向对方,冷冷地一笑,“多了一个化修,就很了不起吗?比一比咱俩谁能叫来的真人多?”

    青衫年轻人哈哈大笑,“杜家跟我韦家比真人,你确定吗?”

    “玄女宫北上庆贺真武寿诞,很可笑吗?”杜晶晶的眼睛一眯,“老娘还是玄女宫弟子,有种你再说一遍,我玄女宫真人不如你韦家多?”

    她的手里,已经多了一个圆筒,那是玄女宫的示警焰火。

    青衫年轻人顿时傻眼,好半天才说一句,“这是韦家和杜家的恩怨,你扯别的,有意思吗?”

    他再狂妄,也不敢代表韦家,跟玄女宫宣战。

    “那你扯到我,有意思吗?”李永生不高兴了,“扯到任永馨,有意思吗?”

    “扯到你了,那又如何?”青衫年轻人不屑地看他一眼,“你算什么东西,咬我吗?”

    他从来不会在意那些小杂鱼,而在他眼里,李永生和任永馨,都是小杂鱼。

    “死吧!”李永生也火了,身子前蹿,一刀就斩了下去,同时他还不忘记用神识攻击一下那黑胖的化修,让他不能救援。

    然而就在他爆发出攻击力的一刹那,韦小宝身上白光一闪,已经和黑脸汉子换了位置。

    韦小宝并不认为,自己会扛不住中阶制修一刀,不过,既然要调戏对方,就要调戏个全套——你若是敢对化修出手,化修就能斩杀你!

    张公子和另一个化修,也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笑吟吟地看着。

    然而下一刻,血光一闪,那黑脸的化修,直接就被斩做了两截。

    “卧槽!”韦小宝吓得魂飞魄散,想也不想,直接转身飞奔,嘴里兀自大喊,“小子,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他的身后传来一声怒吼,“我的替身偶,混蛋……我要杀了你!”

    他愕然回头一看,却发现那黑脸化修出现在不远处,嘴角流血,眼中也满是骇然。

    他欣喜地喊一声,“吉老,你还……没事?”

    吉老也被吓得不轻,他还没准备好出手呢,就觉得识海一震,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竟然被少爷……换了位置?

    然后,替身偶破碎,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一名制修,一刀斩杀了!

    他的替身偶,跟孔舒婕做出的替身偶,又不一样,严格来说,有点像身外化身,平时要用精血祭炼,使用时不需要激发,遇到危险时被动激发,能自动护主。

    但正是因为如此,替身偶和本体,有心神相连,对方一刀斩杀替身偶,他的心神也受到极大的冲击。

    可是吃了这么一刀,他身体再不适,也要出手报复,所以他想也不想,嘴巴一张,一道白光就打向了李永生。

    “你还真是活腻了!”李永生阴森森地一哼,身形蓦地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十余丈外,抖手又是一刀,斩向黑脸化修。

    杜晶晶淡淡地看一眼韦小宝,抖手一道红光,打向了黑脸化修,“既然敢大欺小,那就莫要怪我出手了,韦小宝你若不怕死,就动手试试!”

    韦小宝先是一愣,然后往自己身上一拍,一道白光闪过,整个人都变得白蒙蒙的。

    他大吼一声,就拔剑冲了上来,嘴里还大喊,“张公子,你就看我如此受辱?”

    张公子也颇为无奈,心说你怎么嘴那么贱,去欺负任永馨呢?

    若仅仅是杜晶晶,张公子也不怕跟韦小宝联手,虽然对方是玄女宫的人,可双方是明显的世仇,他让自家人偏帮一下,也不算什么。

    但是加上任永馨,那就又不一样了,这是朝中官员的家眷,一旦动手,他不但要面临玄女宫的怒火,还要受到体制里官员的攻击。

    但是韦小宝都把话喊出来了,他也不能再束手旁观,只能轻叹一声,“有劳供奉,分开他们吧。”

    李永生和杜晶晶联手,正跟对方打得难解难分,韦小宝虽然战力欠佳,但是他激发了护身符,手上还有攻击的符箓,也是相当地勇猛。

    最苦的还是杜晶晶,她没有李永生那种灵活的身法,一个人顶着两个人的攻击,若不是也激发了防御符,还真的难以招架。

    当然,李永生神出鬼没一般的攻击,也带给了对方极大的压力。

    而听得又有化修要介入,他忍不住出声发话,“一旦出手,生死莫怨。”

    那老叟化修原本还在犹豫,听到这话,气得笑了起来,“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狂妄的小辈了……给我住手!”

    随着这一声大喝,一股庞大的气运蓦地出现,巍然且磅礴,空中幻化出一支硕大的毛笔,狠狠地划向了激斗中的四人。

    “气运重宝?”杜晶晶猛地惊呼一声,既是吃惊,也算是示警,然后她的身形猛然暴退,嘴里大喊,“永生小心。”

    她识得气运重宝,李永生当然也识得,他身形一闪,已经出现在三十余丈外,冷笑一声,“原来是国子监的博士到了,奇怪,什么时候国子监也沦为权贵的走狗了?”

    “小子你无礼!”老叟冷哼一声,怒气冲冲地盯着他,“敢再胡说,我现在就诛杀了你!”

    “我哪里胡说了?”李永生冷冷地看着他,“既是博士,当知礼仪荣辱,方才有人公然调戏官员家眷,你干什么了?”

    老叟无言以对,心里也是暗叹,感觉这韦家做事,实在粗疏得紧,太不讲究了。

    但是眼下,他已经分开了激斗,有些事情,他就不想再提了,“无论如何,是你动手在前,少不得,你要给老朽一个说法,否则休怪我拿你回去。”

    眼下的情势很明显,他们这边两个化修,还有好几个司修,刚才是大家没好意思一拥而上罢了,要不然,他才不信困不住对方。

    “你还真够不要脸的,”李永生阴森森地发话,“我若冒犯你的妻女,你能忍吗?”

    老叟差点没把胡子气歪了,“有胆子你就试一试!”

    任永馨终于出声了,“他已经冒犯我了。”

    “人家是堂堂的隐世家族,”老叟淡淡地看她一眼,不屑地发话。

    “他只是一说,又没有真做,岂不知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行,论行寒门无孝子;万恶为首,论行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

    “切,”李永生冷哼一声,“你敢保证,若无人阻止,他不会做下去?”

    他算看穿此人了,张口就是“堂堂隐世家族”,不过是个见风使舵阿谀奉承的小人。

    老叟闻言大怒,“竖子,你是一定要我捉拿你回去了?”

    他心里其实清楚得很,韦家人无法无天习惯了,强抢几个民女取乐,算得了什么?

    但是既然事情没发生,说那些做什么?

    (更新到,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