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又是寿诞(求月票)
    李永生觉得,永馨这一世,在俗世里陷得太深了。

    不过已经是这样了,他也不能劝她撒手,“你父王决定正本清源了吗?”

    “哪有!”赵欣欣闻言,吓了一大跳,狠狠地瞪他一眼,“正本清源四个字,也是能乱说的?”

    “好了,”李永生不跟她争,“觉得这里不安全,咱们可以回朱雀城。”

    赵欣欣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话,“我父王处境这么危险,你让我躲回朱雀城?”

    “你在这里,能帮到他什么?”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她,“麻烦你搞一搞清楚,你现在已经是道宫中人了,就算你有足够的力量,合适介入朝争吗?”

    “那我总得做点什么,”赵欣欣轻声嘟囔一句。

    “随便你,”李永生无所谓地耸一耸肩膀,“反正我就在这里住着,你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尽管来细柳巷找我好了。”

    赵欣欣看他一眼,淡淡地话,“我若是真的遇到麻烦,你这一介制修,帮不到我的。”

    “呵呵,”李永生很无所谓地笑一笑,“我觉得你父王肯定不这么认为。”

    赵欣欣知道他说的寿宴那天的事,他的功劳,她想辩驳也无从说起,想一想之后,她颓然地话,“我觉得,现在回去不是个好选择。”

    张木子适时话,“若是不走,永生你正好陪我走一趟北极宫,赶一下三月三的真武寿诞。”

    “张大人,三月三你好像不需要回去的吧?”赵欣欣看她一眼,“何苦又拉着他匆忙赶路?”

    “你也不需要留在顺天的,”张木子冷冷地回答,“身入道宫,红尘的事,你就少操一点心好了,这不是你该惦记的。”

    这便是当头棒喝了,她身为道宫中人,最是明白红尘牵绊的烦恼。

    赵欣欣原本也是聪慧之人,只是陷在其中,有点看不清,闻言她恍然大悟地点点头,“那咱们就动身好了,李永生,你的真君拜帖……可以给我吗?”

    “不可以,”张木子很干脆地回答真君拜帖,她已经请陈昭雪真人带走了。

    “可以,”李永生笑着点点头,又摸出一块玉简来,递给赵欣欣。

    “你……”张木子的眼睛瞪得老大,“你竟然还有?”

    “多稀罕呐,”李永生又摸出一块玉简来,“来,欣欣,给你父王一块,你自己留一块防身。”

    “这……”张木子一脸握草的表情,好半天才说一句,“二宫主好像不姓李吧?”

    “他也不姓张!”李永生狠狠地瞪她一眼,才又话,“欣欣,你回去待两天,我把这个房产处理完,就跟你一起走。”

    “好的,”赵欣欣点点头,长身而起,“不过跟我一起离开,会有一点风险,现在的跳梁小丑太多……你要小心被波及哦。”

    “呵呵,”李永生笑一笑,轻拍一下腰间的储物袋,“那就来呗。”

    赵欣欣离开之后,连续三天都没有消息,李永生的“早请示晚汇报”,都联系不上她。

    不过这个联系不上,不是对方失去消息,而是英王府那边隔离了传音海螺。

    这几天里,吴家送来了四族勿连的申告,吴小女的房产再无争议。

    至于觊觎她房产的夫妻俩,已经正式被法司接管案子,接下来就是谋产的判罚了,这需要一些时间,法司也已经开出传票,着吴家两个小伙子来接受讯问。

    俩小子欺负吴小女很有一套,可是见到法司的传票,直接跑路了。

    李永生听说之后,就想专门跑一趟赟山,结果朝阳大修堂的郭老教谕找上门来,说那俩小子的事儿,交给他了,保证替吴小女出了气。

    老教谕也接受过李永生的治疗,正说没什么可以报答的,一听说赟山那边有事,马上就表示说,那是我老家,几个小屁孩子,我给你处理了。

    要不说善恶终有报,李永生在京城虽然结了一些仇家,但是交好的人更多。

    令他有点苦恼的是,因为这俩小子跑路,法司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宣判,而在裁定之前,房产是不能过户的。

    按说吴家这边出了四族勿连的申告,吴小女的房产就安全了连谋产案都待判了。

    不过李永生还是有点担心,有人会来强买吴小女的房产,用来讨好孔二公子。

    就在他等待法司裁断的时候,又有人找到了细柳巷,是汤师姑的弟弟汤昊田。

    他一脸的兴奋,“永生,你的两个话本,到现在也没有印刷行,不如交给我操作好了,此刻刊正当时啊。”

    “正当什么时,”李永生很不耐烦地话,“你考虑过后果没有?”

    “后果我当然考虑过,”汤昊田挤眉弄眼地回答,“这可是为今上摇旗呐喊,是难得的好机会。”

    好嘛,不止是官员,连商人都开始站队了。

    李永生看着他,心情有点复杂,“你可要想好,投机失败,那就是万劫不复。”

    “做生意嘛,哪里有每一次都成的?”汤昊田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而且我为今上前驱,风险最多不过两成,八成的可能性,足够我博一次了。”

    李永生此前不答应对方出版,是因为那时没钱,不想浪费了这一块利益,而且那时的汤昊田也牛气得很,他才懒得上杆子巴结。

    现在老汤老实多了,李某人也不缺钱了,关键是找到永馨了,以后就好安排了,真不再差这一点半点的。

    于是他点点头,“那行,我授权你出版,不过我要三成利润。”

    汤昊田的嘴角抽动一下,“三成利润,有点多了吧?我说永生,听说你大财了,还能看得上这点小钱?”

    “这不是财不财的问题,”李永生看着他,很认真地回答。

    “这是我该挣的钱,而且我已经让出七分利了,你要是还嫌我挣得多的话,我也可以再让利,但是我想问一句,为什么?我为什么要让利给你,你给我个理由。”

    “行了,至于这么认真吗?”汤昊田哈哈大笑,又抬手拍一拍他的肩膀,“我这不是想多挣点吗?而且,你只看到我想多挣,却看不到很多人一文都不给你,照样拿你的话本卖。”

    “知识产权的保护,果然是任重而道远啊,”李永生幽幽地叹一口气,盗版这种事,不管在哪个位面,都是难以避免的,中土国这里也一样。

    当然,他对汤昊田得了便宜还卖乖,也有点不爽,“起码你获得了我的授权。”

    汤昊田轻声嘟囔一句,“这授权我也没看出有什么地方强了。”

    中土国就是这种氛围,有好卖的书,大家就跟风印刷销售,汤昊田自己都跟风做过盗版,实在没觉得正版就好到哪里了。

    当然,若是盗版跟正版毫无不同的话,他也不会承受三成利润的损失了。

    “你少装了,”李永生可不是菜鸟,直接看穿了这厮的本质,“卖书的收益只是一方面,你获得授权,就证明你是在大力推广,不单单是为了赚钱而出书,你谋的是名啊!”

    “呵呵,”汤昊田干笑一声,也不见如何尴尬,“其实还是为了钱,我又不打出了名头,就更好赚钱了。”

    “这不就完了?我就知道你这种奸商,是无利不早起的,”李永生笑着摆一摆手,“所以你别跟我哭穷,晚上要请客。”

    “请客算多大事?”汤昊田眼珠一转,笑着话,“晚上如意坊,那里的女娘……”

    “如意坊吗?我也想去,”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男人去的地方,女人不要凑热闹,”汤昊田不耐烦地回答,然后才侧头一看,“我说永生,你得调教一下你的女人……咦,你是?”

    他的身后,出现了一名身材火爆的艳丽女修,居然是……司修?

    李永生的眼睛也瞪得老大,“杜……杜晶晶?你怎么来顺天府了?”

    不怪他如此惊讶,玄女宫的人,一向少在幽州郡活动,这里是北方。

    而且他真的想不到,杜晶晶如何能找到这里来。

    “三月三是真武寿诞,我来见识一番,”杜执事笑着回答,“四大宫同气连枝,相互走动一下,很常见的吧?张木子不也去了我玄女宫吗?”

    “我可不觉得常见,”李永生笑一笑,然后摇摇头,“那你也该去北极宫,来顺天府做什么?”

    “听说顺天府这里热闹,我就来看看,”杜晶晶很随意地回答,“我只是巡寮执事,不需要去北极宫的,保障路途安全即可。”

    为什么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呢?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顺天府已经很乱了,玄女宫来凑什么热闹……你不会是代表你杜家来京城吧?”

    他终于想起来了,在豫州郡的时候,他曾经遭遇过杜家的人,那时候,杜家人就神秘兮兮的……莫非是还想插手京城风云?

    “我既然身入玄女山,当然就只代表我,”杜晶晶面无表情地回答,“只是路上遇到个子孙庙的,听说你也在京城,就过来看一看。”

    “子孙庙……”汤昊田的脸色,有点白,他长期混迹京城,对道宫接触得还真是不多。

    召唤月票。)(未完待续。)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