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撼神符(三更求月票)
    英王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又有一团业火扑了过来。

    业火收集不易理论上就不可能收集到,撇开别的不说,就没有容器装得了它。

    尤其是这种形之于外的业火,更是极为罕见。

    绝大部分业火的表现方式,只是心魔,高阶修者会遇到的心魔劫,就是很强的业火了。

    英王寿诞,竟然能见到两朵外放的业火红莲,不得不说,亲王就是亲王,待遇就是不一样,再罕见的东西都可能遭遇到。

    英王在向外冲的时候,遭遇来自斜前方的黑色业火,他不得不向侧后方退去,途经那名被黑色小剑打入了胸膛的护卫。

    但是谁也没想到,那名倒地不起的护卫,猛地化作一朵火红的莲花,扑向了英王。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在场的人齐齐惊呼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杀招!

    贴身的护卫,竟然也是刺客,这实在让人大跌眼球!

    英王见状,吓得魂飞魄散,手中的长剑没命地斩了出去,心里却是暗暗地一叹,如果我随身携带了山河社稷图的话,又何至于此?

    英王府的山河社稷图是仿品,正品在皇宫之内,算是中土国的镇国之宝。

    就算是仿品,威力也不可小看,毕竟是气运重宝,防身或者拿人,都是一等一的方便。

    业火虽然难以抵挡,但是又怎么能击破这万里山河、遑遑社稷?

    遗憾的是,英王不敢把山河社稷图带在身上,起码最近不敢带。

    诚然,这仿品也相当贵重,算是英王府压箱底的宝贝之一了,但是有英王在,才有英王府,英王不在了,哪里还有什么英王府?

    他不敢带在身上的原因是,他不想让那个皇侄再怀疑自己了你整天带着山河社稷图,脑子里惦记啥呢?

    这个理由听起来很可笑,但却是真实的,帝王的猜忌之心,根本是不可理喻的“维民所止”都能被视作“雍正无头”。

    是不是你堂堂的英王,觉得自己拿个仿品,有点委屈了?想换个正品啊?

    其实,今上就算换一个置疑的借口,理由依旧强大:你天天带着山河社稷图,想要防谁?

    下意识地挥出长剑,英王的脑中,是满满的愤懑和凄怆,他知道自己挡不住!

    然而就在这一刻,红色的莲花,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地停在了空中!

    英王的长剑,却是正正地斩到了红莲上。

    红色的莲花一抖,一抹红色染红了剑锋,迅地蹿向长剑的剑柄业火真的不是能随便抵挡的,大多数的攻击,反倒有助于业火的蔓延。

    英王本来就没打算幸免,挥出长剑,只是为了胸中的一口闷气。

    一口气出完,他现业火还没有烧过来,而手中的长剑,只剩下手柄未红了。

    看一眼还停在空中的业火红莲,他下意识地扔掉手中长剑,继续拔腿跑路。

    若是此刻再出现第三朵业火红莲,那就铁铁地建功了。

    但是很遗憾,刺客已经底牌尽出了,连英王的贴身护卫都被暴露了,还能有什么底牌?

    而且,真当业火是很好收集的吗?

    下一刻,红莲业火又动了,追着英王而去。

    不过,有这么一个缓冲,已经足够了,下一刻,英王的身边,亮起了一道又一道的盾牌,然后有人冷哼一声,“鼠辈尔敢!”

    紧接着一道冰墙出现在红莲业火的前方,至于那黑色的业火,重在怨念够强,但是声势不够终究是制修化身的业火,持久力不够。

    红莲业火能烧灼一切,瞬间就穿入了冰墙中,但是就在这一瞬,冰墙迅疾地上冲,直接将大厅屋顶撞出一个大窟窿,笔直地冲上了天空。

    冲上天空足有近千丈,冰墙轰然炸开,业火红莲也炸裂开来,化作点点红光,渐次消散。

    大厅里,出现一个灰色衣衫的小老头,正是无心真君。

    真君号无心,修的是无心道,是无情道的一支,取义“天若有情天亦老,情到浓时请转薄”,以有情证无情。

    他的好奇心极强,但是与之相对的是,他的心性极为坚毅,冰系术法就是他的主修之一。

    以冰系术法而言,冰冷若是到了极致,可以将情绪都冻结,甚至可以冻结时间和空间。

    所以他出的冰墙,内中蕴有无情之意,而业火的难以抵挡,主要在于怨念和因果。

    就像滨北双毒的毒水一般,这无情冰墙也是业火的克星,而且比毒水更甚。

    正是因为如此,业火不能迅穿透冰墙,从而被他带出了英王府。

    不过就算是他,也不能迅地消灭这有形的业火,索性让它消散在中土国国都的气运中。

    无心真君将红莲业火送走,看到黑色的业火还在众人围攻之下挣扎,少不得冷哼一声,一道白光打过去,直接将黑色业火也卷进去,从屋顶的大洞送出去。

    就在屋顶上方的数十丈外,冰球炸开,此刻的黑色业火,已经是点滴皆无。

    接下来,他才一背双手,冷冷地看向在场众人,“尼玛,我才说吃两杯酒,就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没人说得清楚,两个舞女早就被众人击杀了大家倒是想留手呢,但是数十击下去,就算有气儿,也就只有出的气了。

    更别说这两位也都是死士,眼见不可为,就果断自我了断了。

    至于说那小厮和护卫,早就身化了业火,连尸身都没留下,就剩几捧黑色的残渣了。

    刺客都已经不能说话,只能找其他人求证了。

    最先调查的,当然是那一队舞女,王府的管家招来一队侍卫,直接给舞女和带队的修者下了禁制,将人押了下去。

    但是这显然没有完,紧接着,侍卫们又将目光对准了在场的宾客,刚才纷乱之际,大家的表现都是如何,这很有必要了解一下。

    倒是英王轻哼一声,“好了,寿宴继续,你们下去审问好了,着世子主持讯问。”

    他说得轻松,但是王府的大管家第一个不答应,“殿下,这毒自何来,还没有查清楚。”

    毒不是剧毒,只是让人气息不畅,运转时费力太狠的毒,就不可能一点不被察觉。

    刚才大厅里二十余名宾客表现不佳,跟中了毒也有很大的关系。

    王府的寿诞中,竟然有人下了毒,这事必须调查清楚。

    英王沉吟一下,一摆手,“赶紧去请姜太医……对了,这里还有个名医的嘛。”

    一边说着,他就侧头看向了李永生。

    不过,有人比他更对李永生感兴趣。

    无心真君走到李永生面前,上下打量对方两眼,才出声话,“你适才抛出的玉符,是定身术?”

    “定身术?”在场的人闻言,顿时喧哗了起来。

    按说才经过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大家都知道此刻不宜喧哗,但是……真的忍不住啊。

    定身术是上古三大空间道术之一,名头十分响亮,但是已经有近千年未现,很多人都说已经失传了,但是也有人说,此道术的传承者较为低调,不愿意招来觊觎。

    刚才那红莲业火在空中诡异地停了一下,为英王争得了逃命的时间,但是当时场面极为混乱,没人知道缘故。

    只有有数的几个人,才知道可能是何人出手比如说宁致远,虽然当时,他也在狼狈地抵挡着金锏炸裂带来的冲击。

    宁公公亲眼看到,自己身边的修生,向空中抛出了一块玉符,悄无声息地化作了一团粉末。

    就在玉符碎裂的同时,那红莲业火在空中猛地一停。

    就在无心真君说话之前,宁致远都不能肯定,是不是李永生抛出的玉符起了作用。

    当然,眼下真君既然都这么说了,他当然就不会再怀疑了。

    李永生微微一笑,“不是定身术,我可没那样的造化。”

    “嗯?”无心真君的眉头微微一皱,不高兴地话了,“我看你的造化就不小,既然不是定身术,那你抛出的玉符,蕴含了什么道术?”

    他就认定了,那是定身术,原因很简单,能无声无息地定住红莲业火的,只有空间道术才可能,那么,不是定身术又是什么术法?

    至于说定身术才将业火定了那么一瞬间,这也好理解,别说道术了,就是普通术法,也是有人能习得精通,有人却粗疏。

    你请教人,有个好一点的态度行不行啊?李永生真是有点不高兴,“到底是何术法,回头我自会向英王府解释。”

    不解释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也只需要向英王府解释,不需要买这无心真君的账。

    无心真君也看出来了,小家伙不想让自己知道,不过他身为真君,傲娇习惯了,以为对方只是防止泄露自身机密,根本没有意识到,人家是对自己的态度不爽。

    所以他冷哼一声,“你跟英王府说了,我照样能得知,英王遇刺,是何等的大事?在场的也都是国之柱石……你但说无妨。”

    英王想一想,微微颔,又沉声话,“李,谁敢觊觎你的术法,只要我英王府在一天,就保你一天的平安!”

    李永生抬手挠一挠额头,无奈地回答,“这是撼神符!”

    (三更到,求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