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八章 九公主的心思
    张木子发飙,高大老者却不敢发怒,然而,这不是因为对方是北极宫人的缘故。

    滨北双毒横行中土多年,手下也没少了道宫弟子的性命。

    关键是,老供奉说的这个笑话,是北极宫不能忍的,堂堂的瘸真君,成了缺(瘸)大德,换给四大宫哪个宫,也不能忍。

    这笑话不是第一天讲出来的,没错,这是个老梗,但是敢这么说的人,只有真君,北极宫三宫主因为此事,诛杀过起码六个真人——其中有三个是道宫中人。

    北极宫三宫主喜欢二宫主,这不是秘密,怎奈落花有情流水无意,还有传言说,瘸真君为了让她死心,才会在证真的时候,放弃了重塑肢体的机会。

    而眼前这小姑娘的师尊,就是三宫主!

    高大老者的嘴角抽动一下,很无奈地发话,“这个……我真的没笑,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就是这样啊。”

    老妪火了,不答应了,这尼玛不是欺负老实人吗?“他笑一笑不行吗?你个小小司修……”

    “行了行了,”高大老者赶忙哄她,“这是三宫主的弟子,无心真君笑得,咱们笑不得。”

    他这话也是带刺,心里不高兴,难免带出情绪来。

    张木子也知道,自己发作得有点没道理,所以冷冷一哼,“他笑得?嘿,走着瞧。”

    无心真君搞出的这一幕,让大家都有点尴尬,不过真君就是这个位面最顶端的存在了,喜怒由心,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谁能计较?

    真君之间开点玩笑,不是很正常吗?

    只是其他人,没资格参与到这个玩笑里罢了。

    很快地,英王就最先调整过来了情绪,“小李,第二策,真的不方便说一说?”

    “真不方便,”李永生摇摇头,看到赵欣欣哀求的眼神,心里一软,“殿下,恕我直言,以你现在的情况,应该先考虑其他方面的问题。”

    都要被别人虐成狗了,你跟我讨论朝代的兴衰之道,想得有点多了吧?

    英王怔了一怔,然后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那我跟你谈……我现在的情况?你确定可以跟我讨论?”

    这还击也是很凌厉的,你有资格跟我说这个吗?

    李永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办事总要分个轻重缓急,殿下是天纵奇才,但做事也未必能面面俱到,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才能再考虑其他……我这话是不是有点冒昧?”

    岂止是有点冒昧?你简直是冒犯了!英王也不想跟他多计较,“那行吧,回头再说第二策,永馨,帮我送一下他。”

    我不跟你谈了,走人吧你!果然是亲王的范儿。

    不过他称呼赵欣欣,用的还是小名,李永生听到这个熟悉的称呼,也就懒得跟他计较。

    赵欣欣默默地站起身,将他和张木子送出去,走了好远之后,才轻叹一声,“我也不知道父王来此。”

    李永生早就将这些事丢到了脑后,闻言微微一笑,“我也不知道任永馨回来。”

    赵欣欣的头刷地就扭了过来,看了他半天,才出声发问,“你若知道呢?”

    “就算知道,我也会来啊,”李永生看着她,微微一笑,“我等的是你,她只是过客。”

    过客也值得你送灵谷吗?赵欣欣很想问这么一句,不过最终还是扬一扬眉毛,“你觉得我父王,会不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天家?”

    这问题……真的好让人蛋疼啊,李永生的嘴角抽动一下,“今上已经登基了。”

    “好了,我就随便问一问,”赵欣欣虽然年纪不大,也是骄纵出来的,但终究是天家血脉,平日里的言传身教不少,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随便说的。

    李永生见她意兴索然,少不得说起了别的话题,“这无心真君是何处的供奉?”

    “天机殿的供奉,”张木子咬牙切齿地发话,“我看他是太平日子过久了。”

    李永生的眉头一扬,他也有类似的猜测,但是这种时候,天机殿的供奉,居然跟英王混在一起,实在令人有点不解——难道这就是英王的底气?

    赵欣欣却是情绪好了一点,“真君是太爷爷请来的,原本是因果殿副殿主,后来沉迷于天机之道,去天机殿做了供奉。”

    因果殿副殿主?那这厮的战力,想必也不弱,李永生沉吟一下,还是问出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他是支持英王殿下的?”

    “真君号无心,”赵欣欣扬一扬眉头,略带一点无奈地发话,“只管庇护国朝,也无意朝争,他跟父王接触,是不怕人非议……大约也仅此而已。”

    他们说话的时候,无心真君又出现在了英王身边,似笑非笑地发话,“你家的九女,却是福缘不浅……不过她竟然想你去争那个位子,好奇怪。”

    “小孩子家家的,懂个什么?”英王苦笑一声,又叹一口气,“我可不敢有其他的念头,只求我这一支,能顺顺利利传下去,不过眼下看来,也有些难度……皇侄儿有点狠啊。”

    你真的不想吗?那你又何必学什么治世?无心真君淡淡地看他一眼,“不若我跟今上说一声,放你一马?”

    “真君你饶了我吧,”英王苦笑一声,“若是让他知道,我请得动真君求情,就算眼下过关,早晚也是个横死,不如逆来顺受。”

    无心真君冷冷一哼,“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死心,那也由你。”

    在他看来,真君的求情,定然是管用的,但是对于英王来说,也是一种约束,起码他真要谋夺大宝,那就相当于让真君食言,后果可想而知。

    面对这样的逻辑,英王也只能苦笑,他还能做什么?

    毕竟无心真君是天机殿的力量,不是他自行笼络的真君,此番人家前来,也是在玄女娘娘寿诞期间,关注玄天观,而不是看他英王的面子。

    所以有些话,他是没办法说得太透彻的,要不说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大人物也有大人物的无奈……

    李永生跟赵欣欣,也没有共处了多长时间。

    不过因为无心真君的出现,九公主明显不再跟任永馨计较——这并不是眼下的当务之急。

    她更在意的是,“我请你请不来,倒是要跟宁致远一起来?”

    “我是以医生身份来的,”李永生耐心地解释,然后他才又想起一件事情来,“奇怪,宁致远说英王有恙,我刚才也没看出来啊。”

    “我也没听说父王有恙,”赵欣欣先是一愣,然后苦笑一声,“你说这个宁致远,是不是在坏我父王?意思是说他伤病在身,永远都不配执掌大宝?”

    李永生挠一挠头,心说我怎么会知道?不过他倒是有别的猜测,“也许是你父王选了自污……我发现擅长自污的人很多啊。”

    张木子默默地听他俩说了半天,现在实在忍不住了,“我说,这红尘中的事情,有你俩说的这么复杂吗?”

    赵欣欣轻笑一声,感触颇深地叹口气,“道宫就强出很多吗?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中午时分,九公主去跟英王汇合了,她对吴小女,没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来。

    吴小女看着她离开,似乎想问点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出声——李永生距离她,已经很远了,眼下双方能相处甚得,真的很不容易,至于赵欣欣,就离她太远了。

    任永馨对赵欣欣的离开,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还盛情邀请张木子三人,同任家人共进午餐。

    表面上看,这是北极宫的准弟子,对同门的前辈表示敬意。

    午餐是选了玄天观外院的一间雅舍,差不多有百平米的方圆,摆了六桌,大部分都是任家子弟。

    任家的规矩比较严,上首一桌,就是任进他们陪着张木子,不过又多了一个规划司的副司长,也是刚刚升上来的,任进的堂弟。

    吃饭的时候,有任家子弟上来敬酒,主要敬的是张木子,都是毕恭毕敬。

    张木子其实并不喜欢这种场面,不过既然来了,也没办法。

    大约吃了半个时辰,大家就散去了,本来是各自离开,但是任进的夫人听说,张木子目前在吴小女的家里落脚,就嘱咐自家的马车,将人送过去。

    同行的是永馨三姐妹,很显然,任家很想维系好这一层关系。

    马车行在路上,永玢兴奋地缠着李永生,要他教自己怎么服食灵谷——这一袋五两的灵谷,此刻就拴在她的腰上。

    其他人并没有说话,李永生看着她跃跃欲试的样子,真是不想打击她的情绪,莫非你还以为,这五两灵谷真的都归你了?

    别逗了,地球界孩子们的压岁钱,一般来说,都不是能完全归自己支配的!

    不过此刻,没有人提醒永玢这一点。

    李永生猛然兴起了促狭之心,“若是族里要代你保管这灵谷,永玢你怎么办?”

    永玢顿时就呆住了,想了半天之后,委委屈屈地解下了腰间的袋子,“永生哥,还是你帮我保管好了。”

    李永生哈哈大笑了起来,看来任家也是一样的嘛。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声就戛然而止,只听得任永馨轻声发话,“那永馨就得时不时去见你,服用灵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