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兴衰之道
    李永生对中土国的高官,并不是很熟悉,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英挺中年人:英王?

    英王一下车,旁边那些看似无所事事的闲人,顿时就簇拥了过来,目光不住地向四下扫视。

    英王大踏步走过来,并不关心那些,而旁边有人从储物袋摸出阳伞什么的,在旁边张罗了起来。

    眨眼之间,一个雨棚就搭了起来,里面还摆放好了桌椅和茶具,四把阳伞摆放在四周,明显是一个阵势。

    英王并没有跟李永生打招呼,而是直接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才上下打量他。

    你要这么做,就没意思了,李永生见状,心里真的不高兴,也不跟他打招呼是你要见我,不是我要见你,跟我摆谱,你不够资格。

    如果不是永馨这一世转生到你家,我冲你点一下头,起码够你跟外人显摆五十年!

    不过他终究不是小肚鸡肠之辈,所以也只是微笑着一拱手,“见过英王殿下。”

    其实照常理来说,他这个态度和行止,也远算不上恭敬。

    然而,英王似乎是疏于小节之人,他眼中没什么情绪,嘴角微微上翘,“想不到欣欣能结识你这么个妙人,也是有趣……对了,看座,给北极宫的道长也摆上座位。”

    李永生和张木子坦然就座,赵欣欣则是拿了一个小凳,坐在英王旁边,比他矮了许多,正是一副承欢膝下的样子。

    然后,几个人都没有说话,树林中一片寂静,偶尔有小风吹来,刚吐出嫩芽的树枝轻轻舞动,发出轻微的“簌簌”声。

    静了足足有一炷香的时间,英王见他俩都没有说话的意思,才开口打破了寂静,“小女欣欣受我所累,连番遭遇刁难和刺杀,还要多谢两位的援手。”

    张木子的眼睛半睁半闭,很干脆地回答,“我只是适逢其会,英王要谢,就谢李永生好了。”

    看她的样子和口气,竟然是不怎么买英王的账。

    李永生也微微一笑,很干脆地吐出六个字来,“我跟欣欣有缘。”

    一直以来,他都有点诟病“我与有缘”这种句式,现在这么说,也不过是恶趣味发作。

    英王听到这话,明显地怔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小家伙你还真不客气啊。”

    一个是天潢贵胄亲王之女,还是玄女宫的弟子;另一个不过是名孤儿,眼下也不过是在教化房挂个职,两人身份地位的差距之大,简直无法形容。

    这种情况下,还用大喇喇的口气,说什么有缘?

    也就是英王涵养好,只是婉转地说对方“不客气”,但骨子里也是那个意思凭你也配?

    李永生笑一下,淡淡地回答,“英王亲自着人来请小子,必然有原因,既然是这样,我也没必要客气不是?”

    我虽然身份、地位和修为都很一般,但是你这堂堂的亲王要见我,说明我并不是一无是处,你我心里都清楚这个,就没必要说这些题外话了。

    英王愣了一愣,怔怔地看着他,须臾,又叹一口气,“你这样的人才,最终留不在朝廷,也实在令人扼腕。”

    说完之后,他又看一眼张木子,很显然,他知道李永生跟北极宫的关系极深。

    这说明他在见面之前,也做了不少功课。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殿下若是为朝廷惋惜,不如惋惜一下九公主,如此惊艳的资质,竟然要入道宫,实在令人感到扼腕。”

    “是吗?”英王闻言笑了起来,很随意的样子,“永馨一直比较有性格,不过你们都说她资质好,我还真没觉出来,你能跟我说一下吗,她的资质哪里好了?”

    李永生怪怪地看着他,沉默了差不多四五息时间,才微微一笑,“她的资质……现在还不方便跟殿下明言。”

    英王难得地尴尬一下,嘴角也微微一抽,“呵呵,是吗?”

    “是的,”李永生点点头,“起码玄女宫栗化主是这么认为。”

    听他将锅甩到了栗真人身上,英王就算得了面子,自然也就不会再继续这个话题,“栗真人确实这么说过,对了,你对朝廷官员不再单纯倚仗气运,似乎有自己的看法?”

    咦?李永生惊讶地看他一眼,“原来刚才在我耳边轻哼的,是殿下?”

    身为亲王,你这么听人墙根儿,真的好吗?

    “不是我,”英王摇摇头,很坦然地回答,“是我一名护卫,他对你们的言论,深表赞同,所以我才临时决定,见一见你。”

    原来是临时决定,李永生这才搞明白,于是他微微一笑,“其实信仰缺失这种事,不算多么稀罕,殿下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没必要再问我吧?”

    不管是什么体系或者宗教,一旦人心不靖,最早感受到的,就应该是同一团体内的人。

    他才不相信,英王对此没有察觉,而且,应该也准备了相对的措施才对。

    “信仰缺失?”英王怔了一怔,然后才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这个词……果然精辟,不愧是传说中的博本院第一人!”

    你连这个也知道?李永生忍不住咧一下嘴巴,你丫到底调查了我多少?

    英王却是被这个词震得不轻,双目迷茫了好一阵,才叹口气,“果然是如此,不过我觉得,官府中人不信气运信香火,这种情况……现在也还不多见吧?”

    “不多见吗?”张木子又忍不住出声了,她冷笑一声,“这种事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所以我俩才感叹本朝的气象。”

    “不至于吧?”英王再次愕然,“朝廷严查不就行了?这原本就是该禁止的。”

    “呵呵,”李永生不屑地笑一笑。

    这话何其幼稚!张木子本来想指点一两句的,听到他不屑的笑声,才轻咳一声,“禁止吗?你问李同参就是了。”

    英王将目光转向李永生,“你不会怀疑,朝廷连这点都做不到吧?”

    中土国没有什么国外敌对势力兴风作浪,官府的执行力,还是相当强的。

    “我当然认为官府能做到,”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但问题是,你管得了人,管不住心,人心散了,队伍就没法带了,卫国战争之初,朝廷为何会脆败?“

    信仰缺失……人心散了,队伍没法带了……脆败……英王觉得,自己这辈子听到的新鲜词,也未必有今天听到的多。

    但是偏偏地,这些词汇都是很好理解的,他一听字面意思,就能理解个大概。

    卫国战争之初,中土国大片的领土,迅速地沦陷,这跟官府的统治无力,有直接的关系.

    而统治无力的原因,就是因为有太多的官员不作为,太多的官员,根本不关心朝廷的存续,黎庶的生死,也就是说,朝廷气运对他们来说,真的无所谓。

    他们关心的,就是自家的利益。

    后来光宗使用了铁血政策,对外异常强硬,对内大肆清洗,而中土国又有足够的纵深,大踏步后退的同时,大力整顿朝纲,才赢得了卫国战争,迎来了中土国的新生。

    英王对这一段历史,实在太清楚了,平日里推演过多次,所以他才会注重李永生和张木子的评价。

    于是他微微颔首,然后出声发问,“那现在的情形,又是一个由盛而衰的转折吗?”

    张木子冷冷地看他一眼,冲李永生一撅嘴,“你问他。”

    她心里有答案,但是却想听一听,他会怎么说。

    而且北极宫的弟子,是不会涉入朝争的,她也不想点评这些。

    “由盛而衰还早,”李永生微微一笑,“恰恰相反,这往往是盛世的开端。”

    “盛世的开端?”英王的眉头一扬,就待说,你这小子岂不是在胡说八道?

    不过紧接着,他似乎就反应到了什么,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有点意思,继续说。”

    “这很简单,”李永生笑着回答,“衰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只有兴盛了,才会给衰败提供足够的土壤,没有兴盛,谈何衰败?”

    “这话说得……”英王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阵,“那岂不是说,我们若是伸手去管,那中土的兴盛,就遥遥无期了?你这话有点自相矛盾。”

    李永生又是一笑,“此兴盛非彼兴盛。”

    英王陷入了沉默中,张木子的眼珠,也转个不停。

    两人都大致理解了李永生的意思,但是这个机锋,也着实有些高深。

    “呵呵,”就在此时,传来一声轻笑,场中蓦地出现了一个小老头,灰色衣裤,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看起来颇有几分得道高人的架势。

    他出现之后,直接放出了一张椅子,大喇喇地坐在上面,“看茶!”

    “老供奉,”见到此人,在场的人齐齐行礼,就连英王也站了起来,抬手一拱,“见过供奉。”

    就连张木子,都站起了身子,和李永生一样,拱一拱手,并不说话。

    来人是什么修为?看不透,李永生都看不透。

    老供奉摆一下手,大喇喇地吩咐一句,“不用多礼。”

    然后他侧头看向李永生,“小家伙你说得不错啊,钻研过兴衰之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