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五章 王对王(贺盟主周扒皮900)
    任家一家都来,实在太正常了,他们结交的道宫势力,就是玄女宫。

    玄女娘娘仙诞之日,他们去不了玄女山也就罢了,怎么可能不来玄天观?

    事实上,任家来的不止这些人,只不过有资格过来打招呼的,就是他们几个。

    任进抬手一拱,很客气地发话,“见过张道长,见过李同参。”

    张木子点点头,一如既往的清冷,不过倒是冲着任永馨招呼一声,“坐吧。”

    任永馨已经是内定下的弟子了,她做为宫中前辈,必要的礼节还是有的。

    李永生倒没有那么多讲究,也是冲任进和夫人点点头,“你们也一起坐,那位道友,麻烦再拿两条长凳来。”

    小道童也认识任进,朱塔任家奉旨勾连道宫,每年二月十五,都要来参加玄女娘娘寿诞,他见得久了,也就认得了。

    此刻玄天观里的人,已经有三四千了,也有那有身份的人,弄了茶几木凳来坐,他们这一群,并不是很显眼。

    任进却是很注重礼节,先看了张木子一眼,见她没什么反应,才坐了下来。

    不过大家随口聊两句之后,任进夫妇站起身来,说还要招呼任家其他子弟,你们年轻人聊吧,我们就不掺乎了。

    除了任永馨,永玢和永琪也留下了,永玢还从腰间的小布囊里,取出干果,递给李永生,“这是供奉过玄女娘娘的,永生哥,我分你一半。”

    “不要,”李永生很干脆地一摆手,警惕地看着她,“你是又打算跟我要见面礼吧?”

    永玢一听,眼睛就红了,泪珠在大眼睛里滚来滚去,“我刚才本来想自己吃的,听说你来了,想到好久不见,才专门给你留下的,你……”

    “好好好,我吃,”李永生赶忙一摆手,他原本也就是逗一逗这小丫头,可并不想把她逗哭,说不得,他接过干果,摸出一个小袋子,递了过去,“喏,给你的见面礼。”

    永玢胖乎乎的小手往胸前一抱,泪珠兀自在眼眶里打转,“我不要了!”

    张木子看她有趣,少不得笑着说一句,“不要可别后悔,这是玄女宫的灵谷。”

    灵谷有品级之分,玄天观也种得有灵谷,但因为不精于种植,品级只算得三等,平日里任家也能从这里交易到一些,但一年也就是十来八两。

    别嫌少,玄天观可是在顺天府,京城中的权贵,那得有多少?

    而且从本质上讲,玄天观是子孙庙,目前有发展成子孙常住的趋势,但资源终究紧张,不可能拿出太多资源讨好别人。

    永玢一听说是传说中的灵谷,眼睛就是一亮,她虽然是族中公认的资质高,但是有生以来,也就闻到过一次灵谷的气味,至于享用,那是不用想了。

    想到是来自玄女宫的一级灵谷,她越发地开心了,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嘴角却已经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抓向布袋,“谢谢永生哥……就知道你对我好。”

    然而下一刻,一只白皙的芊芊玉手,抓住了李永生的手。

    任永馨看着他,淡淡地发话,“太贵重了,永玢不能要。”

    “你这人……有意思吗?”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她,手一松,索性将布袋掉到了桌上,“你觉得贵重,我不觉得啊,我喜欢这个孩子。”

    任永馨抓着他的手不放,又伸出右手,去拿那布袋,“李同参,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你这么做,不是喜欢,而是害了……”

    “咦?有趣,”不远处传来一声轻哼,“真是郎情妾意。”

    尼玛!李永生觉得头皮都要炸了,他不用看都听出了声音,赵欣欣你咋就这会儿出现了呢?

    “咳咳,”他干咳两声,抬起头来,望向声音出处,然后尝试缩回自己的手,“来了?”

    尝试……不太成功,任永馨抓得这叫个用力,赶得上孕妇分娩的劲儿了,她的胳膊在颤抖着,眼光却也瞟向了同一方向。

    赵欣欣一身劲装,外面披着一件道宫较为常见的披风,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李掌柜,不给介绍一下这位美女?”

    听她这阴阳怪气的口气,李永生反倒是豁出去了,他笑着发话,“介绍一下,朱塔任家的任永馨,这位是英王的九女赵欣欣。”

    “任永馨?果然很漂亮,”赵欣欣斜睥着任永馨,微微颔首,“嗯,名字也好,朱塔任家……好像跟我玄女宫有些牵扯。”

    英王九女?任永馨的眉头不着痕迹地一皱,待她听说,对方以玄女宫人自居的时候,却是不敢怠慢,于是微微一笑,“见过九公主,您这相貌身材,也是一等一的惊艳,好漂亮的长腿。”

    “李掌柜跟我说过,一个女人不漂亮,可以称赞她的身材,”赵欣欣淡淡地发话,“若身材也不好,还可以称赞她的气质,哪怕没有气质,还可以夸赞她温柔。”

    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你已经在夸我的身材了吗?”

    姐们儿的相貌,真有那么不堪吗?

    “姐姐你的身材是真的好,”任永馨笑一笑,“这腿真的好看……对了,请坐啊,看得我都失礼了。”

    “你也是长得真好看,”赵欣欣的大长腿一跨,就坐到了长凳上,然后看一眼两人握着的手,“你看,李掌柜抓住你的手,都舍不得松开了。”

    任永馨马上就收回了自己的玉手,李永生无奈地摸一下鼻子,探手去抓茶杯,心里忍不住嘀咕:明明我是被抓的,你这得瞎成啥样,才能这么胡说八道?

    关键时刻,有人站出来帮他辩护了,永玢大声发话,“是我姐姐抓的永生哥哥,她觉得永生哥给我的见面礼太贵重了。“

    赵欣欣这时候才注意到,桌上还有一个小袋子,而这袋子的样式,她也实在太熟悉了——五两装的灵谷小袋。

    虽然她很不忿,这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不过若是有比较合理的解释的话,她的怒气就小了不少。

    当然,她心中的块垒,不是那么容易能消除的,于是微微颔首,“原来李掌柜你跟我求的灵谷,都是要送给这小丫头的?”

    李永生有点忍无可忍了,“赵欣欣,有些话咱俩回头说好吗?”

    赵欣欣顿时住口,原因很简单,回头说的事儿,就是当下不方便说——这种表述方式,谁远谁近,这还用说吗?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表现,有点像吃醋,她停了一停之后,又出声发话,“李掌柜,这几位你也跟我介绍一下呗。”

    或许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不管是称呼“李掌柜”也好,还是她这种命令式的口吻,其实都说明了,她想要宣布,对某人拥有主权——哪怕她可能自己都不会承认这种心态。

    李永生将在座的人,都介绍一遍,介绍到吴小女的时候,他终究是没点破,这就是那个给你喝红糖水的女人。

    不过他也说了,吴妈妈常年住在细柳巷,是个职业稳婆——你应该可以想到些什么吧?

    果不其然,赵欣欣的脸上,掠过一丝异色,顿了一顿才发话,“稳婆?红糖水煮鸡蛋,是不是对产奶有好处?”

    “产奶还是要老母鸡熬汤,”吴小女闷声闷气地回答,“红糖水是生产时候用的,补力气补血,九公主莫要误听人言。”

    赵欣欣听到她嘴里的“红糖水”三字,就已经知道,眼前这老丑的稳婆是何人了,不过她也知道,眼下自己的身份,一旦跟对方相认,会给她带去诸多的不便。

    于是她笑着点点头,“多谢赐教,李掌柜,能找个地方聊两句吗?嗯……任永馨,你也可以跟着来。”

    任永馨淡淡地看她一眼,“他屡次大索南疆,想必找的就是九公主……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跟着去了,我不喜欢他脸上那道疤。”

    果然不愧是玲珑心肠,她竟然猜出了,赵欣欣就是某人在一直寻找的永馨。

    不过终究是绝世美女,又是从小到大骄纵出来的,她点破对方身份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后果。

    吴妈妈却是惊得刷地就站了起来,“是你?那个小女孩?”

    “你们都想多了,”赵欣欣淡淡地发话,“李永生不过是我手下的掌柜,任永馨你也号称京城第一美女,要对自己有信心……我找他,不过是有人想要见他。”

    任永馨是什么人?根本不吃这糖衣炮弹,她微微一笑,“能令九公主亲自前来相请,看起来,李永生可为良配,九公主要珍惜。”

    赵欣欣冷冷一笑,“你若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处境,就不会这么说话了。”

    说完之后,她站起身就走,李永生迟疑一下,跟着走了,而张木子紧随其后。

    其他人也想跟着,张木子一道目光,冷冷地扫来,大家终于是绝了心思。

    三人直接穿出了玄天观的前门,又穿过门前的广场,来到了对面的一片小树林里。

    赵欣欣带着两个侍女,就静静地站在小树林外沿——当然,她身边肯定还有其他护卫,只不过目前没有显现出来。

    过不多久,一辆豪华的马车驶来,缓缓停在他们面前,一个佝偻的老妪先跳下车,然后又是那高大老者。

    下来四五个人之后,一个英挺的中年人,也从马车里走了下来。

    (为盟主周扒皮900加更,顺便求九月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