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天机殿来人
    吴小女就是李永生的阿喀琉斯之踵,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背负上这个包袱的。

    反正他认这个包袱,所以听到对方这话,他很痛快地表示。

    “我不可能一直保护着她,但是你想做什么的话,最好先考虑一下,是不是能承受起我的怒火……我这人一般不发火,可一旦发起火来,自己都害怕。”

    灰衣人干涩地笑两声,“嘎嘎,可是你好像并没有猜出来我是谁。”

    李永生笑了起来,“看起来,你是在逼我,把你留下来?”

    “只要你有那个能力,”灰衣人冷哼一声,不管怎么说,化修都有化修的骄傲,对方再被传得离谱,也不过才是中阶制修,他不可能未战先怯。

    事实上,他很怀疑,李永生的战绩里,有多少是靠着其他势力而完成的——比如说道宫。

    所以他又看向张木子,“你是不是打算出手了?帮他留下我?”

    “留下你,用得着吗?”张木子不屑地撇一撇嘴,将手上的茶杯放下,抬头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你来自天机殿……你身上那股子味儿,瞒不过我。”

    尼玛,李永生闻言,脸色微微一变,“天机殿啥时候也开始负责强拆了?”

    他对本位面风物的了解,不如张木子,他信得过她。

    灰衣人愣了一愣,很明显有点意外,然后又一拱手,“果然不愧上宫高人,好吧,我只是问一下,有没有可能买下吴小女的房子……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价格好商量!”

    他屡次三番地强调,没兴趣强买强卖,这应该是他的本意。

    张木子来了点兴趣,“为什么一定要买这儿的房子呢?条件也不是很好。”

    “这位是受人之托来的,”李永生冷笑一声,笑声中满是敌意,“为什么不是陈布达或者兑帅亲至?他们完全可以强抢的嘛。”

    “陈布达、兑帅?”张木子有点蒙,她有点听不懂李永生的意思——你怎么就知道,是他俩派来的人呢?

    灰衣人又干笑两声,并没有否认对方的猜测,“你觉得他俩现在,合适来强抢吗?不过你的思维方式,倒是很令我惊讶。”

    那俩正在尴尬之际,怎么敢在京城兴风作浪?李永生也心知这一点。

    不过他并不认为,这件事情有多么难猜,见对方承认,他冷笑一声。

    “他俩想摆脱现在的困境,必然要求助太皇太妃,那么,肯定要做点让太皇太妃高兴的事情……这点东西,智障也猜得到吧?”

    张木子只觉得脸一热,心里暗骂:你才是智障!你全家都是智障!

    不过她倒是听懂了他的逻辑,要说现在的中土国,对今上影响最大的,非太皇太妃莫属,而几乎所有的朝廷中人都知道,兑帅及其党羽陈布达,已经是铁铁地上了今上的清洗名单。

    这种情况下,团结朝臣说情,显然不太现实,而兑帅在朝臣中,也没那么大的影响力——事实上,就连军方的老人,都有很多人看不起他。

    那么他俩的选择,就只有太皇太妃了——若是没得罪了宁致远,或者还能请其敲一敲边鼓,但是现在,也就不用想了。

    但是他俩想求太皇太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那么只能从她在意的地方入手。

    支持太皇太妃的儿子襄王登基?别逗了,中土国没这土壤,要是把襄王换成英王,还有那么几分可能。

    城南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是太皇太妃的侄儿干的工程,听说孔二还很能哄老太太开心!

    那么,就该解决一些令孔二不开心的问题。

    这个事儿,说起来弯弯绕,其实总结起来很简单,兑帅觉得自己不行了,就要四处求人,能对太皇太妃施加影响的孔二,就是他的主攻目标之一。

    但是,李永生这块骨头,真的不好啃,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买吴小女的房产。

    只要吴小女在这个工程里消失,很多拿吴小女攀咬的人,也就没了目标,工程会顺利很多,孔二公子能赚到的钱,也会多出不少。

    关键是前些日子丢的面子,差不多也都能找回来,碍眼的人不在了。

    这个账真的不难算,至于请吴小女走人的费用——就是灰衣人说的那样,没有底线。

    只要人能走了,价钱不是问题。

    不过这个因果虽然简单,但是李永生在缺乏相关信息的情况下,能很轻松地推算出来,不得不说,这小子的脑瓜,真的比别人好用。

    灰衣人就很惊讶,他沉默半天,才叹口气,“既然你都猜到了,就开个价吧,不要太离谱,就都好商量,胜过打生打死。”

    “我决定了,”李永生淡淡地回答,“这房子,我五十两黄金买了,不会卖给任何人,而且……我还就请吴小女帮我收房租!”

    “嗯?”灰衣人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了,“你是一定要跟我们作对了?”

    “修行之人,念头不通达的话,还说什么修行?”李永生笑着回答,同时眉头一挑,“我就看他俩不顺眼,就想看他俩身败名裂,不服气的话,你动手啊。”

    灰衣人又干笑两声,“嘎嘎,竖子果真无知,你可知道,天机殿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不知道,”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那表情很是欠揍,“你动手试一试,没准我就知道了呢,怎么……不敢?”

    灰衣人的眼中,透出一股杀气来,“少年人,你是在玩火,你知道吗?”

    “我知道,”李永生笑了起来,“我还知道,兑帅就是天机殿的副殿主之一,但是,那又如何?他本非皇族,又是军职,在天机殿里,待得未必开心吧?”

    兑帅真的是天机殿的副殿主之一,但是这个职位,根本就在官府的品轶之外,最早是宗正院的组成部分,也就是说,是皇族用来管理家族事务的。

    不过天机殿和因果殿在设置之初,目的就是体察天机、了结因果,这样的职能,用在家族里,是执行纪律和对外威慑的,用在皇族中,早晚也要面对朝争。

    但是对于朝廷来说,这依旧算是个荣誉称号,是个半家族性质的机构,管不到朝廷里多少事,只是皇族在遇到动摇统治根本的事情,才会出面。

    四大宫跟朝廷抗衡,能形成两个系统,除了朝廷手中有军队,治下有黎庶,还有就是,皇族手里握着的天机殿和因果殿了。

    兑帅在军队里经营二十多年,势力庞大,到最后,先皇都觉得,兑帅你做大司马,陈布达做军役部长,这不合适啊——就算有离帅的御林军,也令人感到不安生。

    但是事态就发展成那样了,想计较也不行,不但军队会不安,也会令臣子心寒,先皇想一想,得了,大司马由坎帅来当,兑帅你去天机殿吧。

    天机殿……是离开了庙堂,但是对臣子而言,这也是个罕见的荣誉。

    兑帅进天机殿,在朝堂里的影响,肯定是要小一些了,但是给人的感觉,是“圣宠不衰”,所以他在朝廷里的影响,也不过是转为幕后了。

    当然,要是真正按天机殿的职能,他这种顶级朝臣进来的,正是被天机殿所排斥的——你本来就没有皇族血统,要是靠着修为进来的,我们认;靠着官职进来的,还真差点。

    兑帅在天机殿混得并不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在天机殿混得再好,也影响不到朝政,所以……既然兑帅能在朝廷里继续发挥作用,那么天机殿副殿主,只是一层光环罢了。

    李永生说的是大实话。

    灰衣人听到这话,身体又是一僵,良久,才侧头看一眼,“敢如此蔑视我天机殿,小子你算第一人。”

    “呵呵,”张木子笑了,“天机殿果然霸道,比我北极宫强多了……连说都说不得了?”

    那灰衣人并不答话,身子一闪,就此消失在雨夜里。

    李永生的眼光,却已经转移到了另一处,他苦笑一声,“要不要这么快?”

    街角,已经显出一个矮小的身影,手持一把伞,正在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

    张木子的脸难得一红,心中暗自警醒,我还真不能因为是上宫高第,就忘乎所以,小看了天下修行人。

    不管是李永生,还是灰衣人,发现吴小女回来,可是都比她早一丝。

    虽然是在瓦砾堆中,吴妈妈还是走得相当快,眨眼就来到了近前,递上了热乎乎的落花生,喜眉笑眼地发话,“好巧,去了正好熟了两炉。”

    “这黑更半夜的,又下着雨,你走得慢点嘛,”李永生不满意地说她一句。

    吴小女微微一笑,收起了雨伞,也不生气,“走得快点,才能不受潮。”

    “万一你有个磕碰呢?”李永生也拿她没辙,“对了,吴妈妈,我想花五十两黄金,买了你这里的五间房子,成不成?”

    “你想怎么做,由你,”吴妈妈毫不犹豫地回答,“不花钱直接过户也行。”

    她虽然是底层民众,却也不乏豪气,旁人欠了她六个月的房租,小李一下要回来不止六百个月的房租,她若是靠租房子赚回这些钱,起码得五十年。

    再说了,这房子她原本就是打算留给李永生的,眼下也不过提前过户,她相信小李也不会不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