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二章 路边有耳(求保底月票)
    曲胜男是个想到什么就说的主儿。

    但是听到李永生的话,她也忍不住色变,厉喝一声,“小李,这话是随便能说的吗?”

    不能说,真的不能说,离帅手握二十万御林军,一旦发动,顺天府将血流成河。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就是在座的几个人罢了,而且这种传言,京城里很多。”

    “传言未必准确,”曲胜男深深地看他一眼,就不再说话了。

    倒是刘师姑接口了,事实上,在座的人里,除了曲胜男的心腹,就是李永生的一力回护的吴小女——她出身底层,不会对局面有任何影响。

    至于张木子……那是道宫中人,可以直接无视。

    只有她刘某人,虽然被李永生称作师姑,关系还真不是特别地亲密。

    所以她发话了,“永生你在外地,有所不知,最近朝中风云四起,已经有二十余名知府以上的人获罪,其中不仅仅是兑帅的人受牵连,谁家的势力都有……是谁家的势力都有。”

    谁家的人都有?李永生扬一扬眉毛,“不会包括大司马吧?”

    大司马就是坎帅,应该是今上最信得过的军中老帅了。

    刘师姑笑一笑,倒是曲婉儿接着发话了,“为什么不能有大司马?他军中的势力也不弱,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曲胜男原本不想再说,听到这话,冷笑一声,“前一阵坤帅北上,也是要大家看清楚,朝廷里可不止一个老帅……论忠心,谁比得上坤帅?”

    这不可能吧?李永生微微皱一皱眉头,若是天家连坎帅也信不过,他屁股下面的位子,还真的不稳了。

    坤帅最忠心?也许吧,曲胜男肯定要帮自己的老帅说话。

    不过换个角度来看,坤帅已经淡出军队二十多年了,她想有异心,也没那资格不是?

    曲胜男这话,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刘师姑和曲婉儿开始谈论最近朝中的一系列大事。

    二十余名知府以上的官员获罪,主要针对的就是跟军方比较交好的,也有因为贪腐被拿下来的,其中还有一名是仲辅的同窗,某郡的同知。

    赋税部的副部长告老还乡,那是孟辅的得意门生,还娶了孟辅族中的一名女子,原本是很有希望接替赋税部部长一职的。

    曲婉儿和刘师姑一致认为,今上如此处置,其实也算是对孟辅表示出了不满,不过也亏得那位有孟辅为靠山,否则恐怕不会是这么简单地乞骸骨。

    不查此人,只能说是今上的恩典,这人的问题非常大。

    以寒家子的身份,考上了朝阳大修堂,乡里有人看重其资质,赞助其读完了本修生。

    就这么一个人,从如官府到现在,不足三十年,攒下了一份偌大的家业,良田万顷珍宝无数,其子娶妻之日,黄金铺地,宴席上数不清的珍馐美味。

    对中土国人而言,勤俭是持家之道,近几十年,因为物质不够丰富,就连天家的起居饮食,都相当简朴——没办法,他要起带头作用。

    但是同时,在中土国炫富,也不是特别吸引仇恨,没错,这是一个非常注重家族的社会,稍微有点历史的家族,就是上千年的传承。

    家族传承得久了,族里积攒了些好东西,谁能说些什么?人家愿意炫富败家,要着急也是族里人着急,跟外人有什么关系?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有些人是没资格炫富的,比如说乞了骸骨的这位副部长。

    你是寒家子出身,老老实实地做你的寒家子即可,吃穿用度寒酸一点,没啥可丢人的,只要你有前程,谁敢小看你?

    奈何这位偏偏就是耐不住寂寞,小时候穷怕了,也被人小看得多了,忍不住这卖弄的心思。

    其实他有孟辅撑腰,一般来说,也没人会在这个上面计较,但是前些日子,被人捅了出来,同时捅给了朝安局、巡荐部、法院和政务院。

    仲辅闻听之后,做出了批示,我的同窗都可以查得,还有什么人查不得?

    说白了,这位是赶上了,怪不得谁,你贪腐了这么多,还敢炫富,也真是不知死活。

    然而,还有更不知死活的,幽州郡军役使吴文辉遇刺此一案,调查了将近一年,一个多月前,房务室室长突然自杀身亡。

    这个室长只是在接受调查而已,而且此人是陈布达兄长之子,娶了兑帅的堂侄女。

    他的自杀,让整个朝廷的局势,都变得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曲婉儿非常肯定地认为,这是陈布达甚至兑帅断尾求生的手段。

    她如此地点评,“不过,这也是在变相地逼迫今上,逼着他下狠手……陈布达也真是蠢透了,做臣子的,让今上适当地捏住点把柄,其实对他只有好处。”

    妇人之见!李永生暗哼一声,他不相信,陈布达连这点政治头脑都没有,那位之所以自杀,而不是献上把柄获取信任,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除了这些消息,朝中还有别的风声——据说今上得知官府中判定了那么多人有罪,非常地气愤。表示此事还要严查下去。

    也就是说,这二十多人只是开始,远远没到终结的时候,现在的朝中,简直是人人自危。

    而今上旧日潜邸的属官,开始执掌各个部门。

    张木子听到这里,都忍不住叹一声,“果然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朝天子一朝臣。”

    李永生轻哼一声,“还是有点急了啊。”

    按说今上既然亲政,法理上就是名正言顺的天家,重整朝廷秩序,是他的天赋使命。

    不过他同时向军政双方下手,在军方也是四面树敌,真的是太不明智了——没错,光宗和先皇给今上打了一个不错的底子,军人们都很忠于天家,不可能出现大规模的反叛。

    可是不能反叛,不代表不能另立新君——有“德高望重”的大臣登高一呼,此事就有出现的可能。

    想到此处,李永生苦笑着摇摇头:这几个月自己只是感觉英王的日子不好过,其实金銮殿上那位,也未必就煎熬得轻了。

    “好了,”曲胜男终于出声发话,她若有所思地看着面前延绵的雨丝,有气无力地摆一摆手,“随便聊一聊可以,那些有的没的,就不要乱说了,还是赏雨吧。”

    又聊了一阵,曲老不耐夜凉,起身离开了,曲婉儿、刘师姑等人见状,也跟着她走了——刘师姑原本可以再坐一会儿,但是她考虑到曲老老了,还是随行服侍她。

    李永生将他们送走,回到雨棚之下,吴妈妈收走了桌上的酒菜,又弄了一壶热茶过来——她现在越看他越喜欢,端茶倒水都是一种享受。

    李永生吩咐起她来,也不见外,“吴妈妈,我突然有点想吃王记吊炉落花生,去给我买上两斤来,多要一些热砂捂住,以防受潮……我不着急,你打一把雨伞慢慢地去。”

    张木子静坐在那里,捧着茶杯轻啜。

    “好,你等着,”吴小女二话不说,去屋里拿了把雨伞,又揣了一把铜钱,匆匆离开。

    待她消失在巷口,李永生才轻咳一声,看向黑漆漆的雨夜,“阁下,可以现身吗?”

    “曲胜男果然是鼻子灵,”一声轻哼响起,然后雨夜中,就蓦地多出一个灰衣中年人,他的面孔惨白,一身灰衣上,有不规则的明暗斑纹,在这样的雨夜里,是很好的保护色。

    他并没有运气护身,所以衣服也是湿漉漉,然而他混若不觉,先看了李永生一眼,又看向张木子,轻声发话,“朝中之事,北极宫也有意落子?”

    “我在红尘行走,算是历练,”张木子还是垂着眼皮喝茶,也不看对方,“不过你硬要找碴,我也不可能束手待毙……你负不起挑起大战的责任,我若是你,就收起不该有的心思。”

    “哦,是吗?”灰衣人轻哼一声,“可是我刚才,似乎听到你妄议朝政了。”

    “天下事,天下人议得,”张木子漫不经心地回答,“连这个都不能说,还谈什么红尘历练?”

    灰衣人似乎无意招惹道宫,转而看向了李永生,“你似乎对今上不满?”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李永生直着身子坐在那里,似乎很放松,又似乎能随时暴起发难,“希望你别随便胡说八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会死人的。”

    灰衣人惨白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中掠过一丝古怪,“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我需要知道吗?”李永生不屑地一笑,“我只是告诉你,别乱说话。”

    张木子蓦地开口,“真的会死人的,我保证,他手下不止死了一个化修。”

    灰衣人也是化修。

    “呵呵,”灰衣人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好吧,我来此处,是跟你商量个事情,吴小女的五间房子,我买了,你开个价。”

    李永生缓缓摇头,“我开不了价,这不是我的东西,你得跟吴妈妈商量。”

    “吴小女已经被你支出去,买吊炉落花生去了,”灰衣人的嘴角微微上翘,“其实我可以从工建房或者捕房着手的,但是他们都很忌惮你。”

    (九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