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六十章 邀请赴宴
    李永生最终,还是没有赞同图像传输的建议。

    楚哥因为这个,很是对他有点不屑,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留影石是个很简单的玩意儿,他不懂图像传输的原理,连模拟信号容易受到干扰,他都不是很清楚。

    李永生非常确定,自己没办法跟他讲明白数模转换,至于基站、流量啥的,就更别说了。

    于是最终的话题,还是回到了战场对讲的系统上。

    事实上,关于这些,也都是楚哥的猜测,不过顺天府已经出现了三个广播电台,黎庶可以通过选择不同的频段收听不同节目,那么战场上的收听,肯定也是能够实现的。

    他此来找李永生,就是想了解电台能不能做得更小,另外还有就是,能否在收音机上设置加密的手段。

    其实军役部并不需要收音机的原本技术,这个技术他们已经琢磨得差不多了军队想要得到什么技术,有的是办法,他们甚至可以从政务院里得到李永生献上的原件。

    还是那句话,最尖端的技术,大多都是最先运用在军事用途的。

    楚哥想的是,得到李永生的帮助,尽快开发出能用于军队的专业电台。

    李永生最终也没给出个准信儿来,他跟李清明关系不错,但是连鹰的案子还没有宣判,陈布达是不是真的干不下去了,这也是在两说没准今上还会阴沟翻船呢。

    所以他最后给出一个答案,“我要跟宁致远商量一下,这东西将来要生产,也是军械局生产,我必须重视内廷的感受。”

    “军械局……”楚哥好悬一口血没喷出来,面孔都有点扭曲了,“这种军国利器,怎么能让那些没卵子的货插手?你知道不知道,负责军械局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李永生似笑非笑地发话,“你现在扭头看一看,就知道负责军械局的都是什么玩意儿了。”

    楚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是啊,”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洒家只会御马,军械局这事儿,是范公公的御用监管的,不过这位小兄弟的话,我倒是可以带给范公公。”

    楚哥扭头一看,发现是两个青衣小帽的中年人,吓得扯了马就退到一边。

    御马监最近的名声,是越来越响了,楚哥虽然是烈士之后,还有几个军中耋老照顾,也不愿意触对方的霉头。

    两名中年人也不看他,其中一人冲着李永生一拱手,笑眯眯地发话,“见过李大人,宁公公知道您来京城了,甚是惊喜,不过他诸事缠身,特遣小的来问候。”

    这位可是司修身份,竟然把姿态摆得这么低,看见太监真的擅长伺候人。

    “这位大人客气了,”李永生也不能失礼,他笑着一拱手,然后手腕一翻,手里多了两个金馃子,“一点小心意,初次见面,敢问大人贵姓?”

    小金馃子也是一两的,但是对司修修为的太监来说,只是聊胜于无,不过李永生的本意,也就是一个基础的礼节,至于贵姓什么的,更是随口的应酬。

    哪曾想,这中年人就笑吟吟地收了,然后作个小揖,喜眉笑眼地回答,“小的俗名雅易安,此前一直在马场,宁公公见小的不易,简拔回京,一向少见,却是小的不是了。”

    “易安大人客气了,”李永生听他这么说话,还真有点不自在,你一向不在京城,没跟我见过面,就是你的不对?

    雅易安笑嘻嘻地回答,“李大人果然年少英俊,气量过人,对了,此间事,宁公公已然知晓,着我问大人一声……可要将那王卫国拿下?”

    “多谢宁公公好意,”李永生微微一笑,四平八稳地回答,“这事我已经托人处理了,王卫国家风不严,却也不好处理他两回。”

    “哦,”雅易安点点头,正色发话,“宁翁的意思是说,既然是自家人,有什么事找御马监即可,找朝安局的人,没的失了身份。”

    这话就有明显的指责之意了,别拿御马监不当回事。

    但是李永生连气都生不起来,宁致远这么说是有点霸道,但真是不拿他当外人别人倒是想让宁公公说这么一句呢,可能吗?

    不过他也不会接受这一指责,所以微微一笑回答,“我这也是怕宁公公为难,此间的工程,毕竟是孔家人的,低调一点处理最好了。”

    “哦,”雅易安点点头,似乎是接受了这个说法,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出声发话,“对了,宁翁还说了,有点事情想麻烦李大人。”

    宁致远现在京城,膨胀得非常厉害,能让他说出“麻烦”两个字的人,也不知道两只手能不能数完,不过这两个字代表一种态度,想来雅易安是没胆子杜撰的。

    李永生笑着回答,“麻烦二字,休得再提了,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不是问题。”

    他说的是“休得再提”,而不是“诚惶诚恐”。

    雅易安心里就暗叹,终究是年轻啊,说话锋锐十足,不过他也无心多计较,“二月十六,是英王寿诞,宁公公前去贺寿,听说英王贵体微恙,宁公公邀您一起前往。”

    我次奥……李永生顿时就怔住了,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

    他用屁股想也知道,宁致远此举,肯定大有深意,百分之百是知道,自己跟赵欣欣交往过密了。

    这实在不足为奇,他跟九公主在朱雀城开设的我们酒家,也算是当地一景了,有太多人知道,他是赵欣欣的掌柜而且是很强势的那种。

    宁致远做为中土国官府里,最顶端的一撮存在,可能不知道这个吗?人家连他跟王卫国结怨,都一清二楚,朱雀城虽然离得远了点,但这绝对不是问题。

    那么,宁致远叫他去赴寿宴的用心,就很值得怀疑了是要羞辱英王府,说你家九女找了一个孤儿做未来伴侣?

    事实上,为了避免可能的尴尬,李永生都没跟赵欣欣去英王府她让他假扮护卫进去,但是他不想降低身份委曲求全。

    他对英王的感觉,其实也有点复杂,此人贵为亲王,然而,李某人身为上界观风使,对此人毫无敬畏之心,但是同时,人家又是他转世伴侣名义上的父亲,太不恭敬也不合适。

    所以他一直打的念头就是,待永馨觉醒之后,两人来英王府见过英王,适当地做点什么,了结这一场因果。

    现在宁致远提出这样的要求,真的有点令他意外,他倒不是担心,宁致远要自己做什么不合适的事情,关键是,他感觉自己成了某些人棋盘上的棋子。

    这令他十分地不快,把观风使当作自己的棋子,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但是再转念一想,能去参加一下英王的寿宴,也是不错,见识一下亲王的寿诞,同时他能近距离地看到永馨。

    最近他还是坚持“早请示晚汇报”,永馨的情况,他也知道不少,不过很明显,小丫头并没有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他起码她不说自己的父王为什么在顺天府过寿诞。

    为了永馨的安全着想,他去一趟也不为过,而且他此次前去,身份是宁致远请来的医生,御马监老大请来的,并不是什么没有根脚的研修生,想来待遇也会不错。

    所以他沉吟片刻,最终点点头,“若是能跟宁公公同席,我是愿意去的,如若不然,那就罢了……不是什么人生病,我都有兴趣看的。”

    这话,当然也是相当狂妄的,起码在雅易安听来,就是如此亲王请不动你看病?

    不过他已经从宁致远那里得了机宜,见他应允,马上笑着点点头,“那再好不过了,但是这个同席……却也是要看英王府怎么安排。”

    好吧,这理由很强大,李永生必须承认,宁致远就算在今上眼里再红,终究只是十二监的头目之一,英王自己的寿诞,怎么待客怎么安排,轮不到一个太监来指手画脚。

    而且这亲王,不是今上兄弟的那种,而是先皇的兄弟,讲亲族尊卑,今上都要让着点。

    他想一想之后,点点头,“好吧,不过英王府太过小看我的话,我可能会临时退出。”

    他若是被小看,其实也是变相地侮辱赵欣欣而宁致远只会偷笑,所以对他来说,这一点必须提前说明。

    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雅易安有点无语,不过他转念一想,宁公公说了,能邀得李永生前去,就算我完成任务了,至于这厮提早离开,关我鸟事?

    于是他点点头,“这事我会向宁公公明说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也不敢做主答应下来……请你理解一下。”

    “唔,”李永生点点头,心说就算你答应下来,我也得相信才行,我有那么弱智吗?

    所以他很无所谓地回答,“你记得报知宁公公,这就可以了。”

    “这个我保证,”雅易安正色回答,“我也不敢不说……您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有了,”李永生随便一摆手,感觉自己有点心烦意乱。

    雅易安离开了,李小九又凑了过来,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参加英王府寿宴?永生,我发现了,你的气运不是一般地旺。”

    李永生翻个白眼,“也不见你老爹给我交气运费……他都副部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