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吓尿了
    王工建长既然点出了要点,蒋看海当然会点头,“他年纪轻轻,能被政务院召见,显然极有主见,我怕说服不了他……据说他还简在帝心。”

    “简在帝心?”王卫国手里的茶杯落地,直接跌了一个粉碎。

    他嘴巴微张,愕然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既是如此,此事更要麻烦看海了。”

    蒋看海苦恼地一挠头,“我去见他没问题,但是……真的是怕耽误了王工建长您的事。”

    “不耽误,不耽误,”王卫国连连摇头,此刻他早就将期待值下调了若干个档位。

    一开始他还想着,让鲍大河补上房租,此事就此作罢十倍房租,那真是开玩笑。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考虑十倍房租的问题,此人若真有那么难缠,十倍房租,给也就给了,只求别再把事情扩大了。

    所以他很明确地表示,“我是诚心要解决掉这件事,看海你把话带到,表明我解决问题的诚意,就可以了。”

    蒋看海想一想,微微颔,“那个……好的,我尽快联系他。”

    蒋看海说的尽快,还真是不慢,下午才一上班,就有人来找王卫国。

    一般人是不能随便见郡房副房长的,但是这位例外,人家手里拿的是朝安局的腰牌。

    王卫国马上就接见了对方。

    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中阶制修,但是口气却不小,“我们雁头儿想见您一面,说一说吴小女的事儿,您要有这个诚意,方便的时候,去趟朝安局。”

    王卫国新换的茶杯,又掉到地上,摔了一个粉碎,“朝安局……你们也认识吴小女?”

    “雁头儿着我这么说,”中阶制修有啥说啥,“好像她确实认识,不过……都是李永生的面子,我说,你去不去,倒是给句话!”

    王卫国沉默片刻,然后才点点头,“走,马上走。”

    朝安局在朝廷里,名声是臭透了,嚣张跋扈为所欲为,按说他不该这么主动送上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不是任人宰割吗?

    但是事实上,还真不是那么回事,朝安局想拿人,直接就上门拿了,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批准,有朝安局的公文就够了。

    与之相对的,是巡荐房,巡荐房才是弹劾官员的主要部门,他们要收拾什么官员,要走一系列流程,最后才在流程完备的情况下,拿下对方。

    当然,遇到特殊情况,巡荐房也会便宜行事,在流程缺乏一些环节的情况下,设个套拿下对方,回头再完善流程官场里的各种情况太多,有时候,真的不具备走完流程的条件。

    万一打草惊蛇了怎么办?万一遭遇地方保护怎么办?这都是要考虑的。

    但是话说回来,正是因为巡荐房注重程序,骗人入彀的事情,也只能生在巡荐房。

    朝安局不需要这样,想拿人直接上门拿人,没人敢阻拦。

    事实上,朝安局通知人去谈事,也没谁敢不去,你不去我就直接出手续拿你,不需要考虑府里和郡里的反应。

    得到通知,不去的人也有,那就是直接卷起铺盖卷跑路,当然,若是能求到魏公公门上,让魏公公过问一下,也能化险为夷。

    但是这样的人,有几个?

    王卫国也是这么想的,朝安局都来人了,我躲也是躲不过去的,倒不如光棍一点,直接上门,看你要说什么。

    不到一个时辰,他就来到了朝安局,绕过两进院子,见到了雁大人。

    雁九有一间小小的独立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左脚蜷起,也踏在椅子上,侧着身子斜睥着他,懒洋洋地问,“你给刘院长做过文书?”

    刘院长是上一任的政务院副院长,此前是工建部副部长,王卫国是刘院长的乡党,曾经在刘部长身边呆过三个月。

    不过刘院长跟当今孟辅不合,现在已经乞骸骨了,党羽也被打击得差不多,王卫国这段短暂的文书经历,没什么可谈的,他能升任幽州郡房副房长,还是因为业务娴熟。

    王工建长愣了一愣,终于点点头,“是。”

    “刘院长跟我有点渊源,我也不为难你,”雁九大喇喇地话,“李永生是你惹不起的,吴小女我也认识……拿出十七两黄金来,此事就此作罢。”

    “十七两黄金?”王卫国顿时愕然,那岂不是一千七百块银元?咱不带这么涨价的吧?

    “切,”雁九不屑地看他一眼,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你可以先不交钱,我雁九是什么人,你先去打听打听,要不是看在刘院长的面子上……区区十来两黄金,真不够丢人的。”

    这话王卫国信,就连他自己,也看不上区区十来两黄金,百两以上那才算钱。

    但是话说回来,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蹋的。

    他想一想,小心谨慎地话,“那个……得罪李永生的是鲍大河,我看他拿出十两黄金都难。”

    十两黄金,那可是一千块银元,开什么玩笑,鲍大河怎么可能拿得出来?

    “这我不管啊,谁让你要为他出头呢?”雁九很不耐烦地一摆手,“是非只因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你就给句痛快话,出不出吧?”

    “我出可以,”王卫国心一横,这点钱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

    他四下看一看,确定自己确实是在朝安局内,而不是什么幻象,“但是雁大人,你能跟我说一声,李永生是什么来历吗?”

    雁九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黄昊你知道吗?”

    黄昊谁不知道?魏岳的忠犬,工建部一个副部长,就折在了黄昊的手里,王卫国点点头,“黄大人我当然知道,好久不见了……他跟李永生也交好吗?”

    在他的印象里,黄昊在朝安局的地位,应该在这个雁大人之上。

    雁九微微一笑,“他死了!”

    死了?王卫国顿时石化,想一想之后,才试探着问,“因为得罪了李永生?”

    “李永生着御马监将他拿下,逼得他吐出了上万两黄金,”雁九冲他呲牙一笑,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对了……黄昊最后是自杀的。”

    王卫国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卧槽尼玛,这这这这……

    他的思绪,混乱到无以复加,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吐出上万两黄金,都不得不自杀?

    对于上万两黄金这话,他不是很相信,夸张的手法谁也会,但是,就算没有上万两,几千两怕是有的。

    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一般人拿不出来,不过黄昊的话……没准真拿得出来。

    但是王卫国想得更多的是黄昊拿出这么多黄金来,都被逼得自杀了?

    这世道实在太可怕了,我要不要乞骸骨呢?

    下一刻,他又反应过来一个信息,“李永生……跟御马监关系很好?”

    “确切地说,李永生跟宁公公关系很好,”雁九淡淡地看着他,“他救了宁公公的命……要不是看在刘院长面子上,这话我不会跟你说。”

    你还是……不要看刘院长的面子了,王卫国觉得下、体一阵痉挛,好悬失禁。

    你爆出的猛料,我真的接受不了啊。

    尼玛,这李永生救了蒋看海的女儿,治好了曲胜男也就算了,还治好了李清明,救活了宁致远……尼玛,你确定你不是太医院的吗?

    雁九见他呆若木鸡,一直不说话,顿时就恼了,“区区十几两黄金,你能化解这样的祸事……给我弄个这样的表情出来?”

    她恼怒地一摆手,“滚蛋吧,老娘不管了,真是狗肉丸子……”

    “多谢雁大人,”王卫国高叫一声,他终于回魂了过来,冲着雁九深施一礼,“多谢雁大人救命之恩,我这就着人送交五十两黄金来,跟李永生如何打交道,都由雁大人你做主了。”

    十七两黄金涨成五十两,他还得道声谢,这是拜托对方多说好话。

    雁九见他识做,懒洋洋地一摆手,“好了,那你也不用见李永生了,他对鲍大河盘剥孤寡老人一事,非常地愤怒,相见争如不见?”

    几十两黄金,不怎么看在她眼里,但是不管怎么说,也是笔外财。

    王卫国又一拱手,“如此,那就麻烦雁大人了。”

    “不麻烦,算是刘院长的面子,”雁九得了便宜还要卖乖,不过李永生关心的事情,她还是得办好了,“这个鲍大河……你打算怎么处理一下?”

    “让他回老家!”王卫国咬牙切齿地话,这一刻,他是恨死了这个小舅子,“我帮他出五十两金子,做为亲戚,也算仁至义尽了。”

    雁九沉吟一下,缓缓话,“他走之前,最好跟吴小女道个歉什么的,李永生那人脾气还算不错,但是他非常看重吴小女……我跟老太太也打过交道,人不错。”

    “这个您放心好了,”王卫国重重地点头,心里却是越地痛恨鲍大河了人家吴小女连朝安局的人都认识,这就是你嘴里的“好欺负”?

    王工建长出了朝安局,二话不说直奔细柳巷,来到地方一看,鲍大河正躺在房间里呼呼大睡昨晚实在太累了。

    他四下看一眼,找到一条长木凳,二话不说就狠狠砸了下去,“我尼玛让你给我惹祸……”(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