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五十七章 为难(求月票)
    鲍大河胆子比较小,得了机会之后,就想赶紧离开,一点都不跟这些混混打交道。

    不过听到这一嗓子,他猛地站住了,然后转过身来,冷着脸话,“豪哥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是没有,”豪哥一摆手,懒洋洋地话,“怪就怪你自己,招惹了你惹不起的人,要不然你以为我吃撑着了,没事就强拽着你来玩?”

    鲍大河终于恍然大悟,我就说嘛,我们没事玩一玩一百钱的小麻将,怎么会传进你们这种职业赌徒的耳朵里?

    一百钱的小麻将,也不算小了,十六圈下来,运气不好也能输三五块银元。

    不过鲍大河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虽然他很不想跟对方打交道,只想尽快脱身,但是此时此刻,他总要问一句,“是李永生?”

    “呵呵,”豪哥微微一笑,“你自家惹了谁,自家清楚,我就提醒你一句,那人不但你惹不起,三爷也惹不起,人家要弄你,我们只能听从。”

    能在京城生存的混混,没几个缺心眼的,豪哥也不会把王卫国的小舅子得罪死了,既然钱已经赚了,就要微微露一个口风,留一份人情,日后好相见。

    鲍大河冷冷一笑,然后点点头,“原来是我比较好欺负,多谢豪哥告知。”

    他话说得客气,但是眼中透出的,是不尽的怨毒。

    看着他转身离开,豪哥身边的汉子叹口气,“唉,这货还恨上咱们了,真是养不家的狼崽子,豪哥你就不该提醒他。”

    “这种没卵子的货色,何必在意?”豪哥不屑地一笑,“既然敢记恨咱们,下次请他来,就无须那么客气了……”

    鲍大河一晚上没睡,就连晚饭,也是混混们给的两个包子,真是又饿又困,但是靠着胸中一口不平之气,硬是靠着胸中一口不平之气,来到了姐夫家。

    他来得很巧,王卫国在家,而且还没去上班,正在吃早饭。

    王工建长将人召了进去,一边吃饭,一边听他说完了事情经过。

    “一晚上就输了八十多块银元?”工建长的夫人先忍不住了,“在京城里,还有人敢如此嚣张?太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了吧?”

    其实她手上的镯子,头上的簪子,随便哪一样,都值数百块银元,这还是日常的配饰,若是参加什么正式场合的话,她还有价值逾万的配饰。

    但就算这样,她也不能忍受自己的表弟,被人平白勒索八十多块银元两者不是一码事。

    王工建长慢条斯理地吃完早饭,又漱一漱口,才端起茶杯轻啜一口,慢条斯理地话,“褚老三的手下?”

    “嗯,我认得其中的一个,”鲍大河用力点一点头,“若不是我谨慎,他们还想要我输的更多。”

    这是胡说八道,他若真的谨慎,没准现在都赢着钱。

    王工建长对这回答不置可否,然后又慢吞吞地问一句,“为何扣房东的租金?”

    鲍大河的嘴巴抖动两下,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实话实说,“我看她孤老太太一个,好欺负……还有,他们吴家的另一支,对房产也有异议。”

    这话实在有点无耻,不过既然是自家人,关上门之后,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你怎么会这么愚蠢?”王工建长没好气地看他一眼,表情有些怪异,“孔二公子都没强行拿下的房产,那栋楼目前只有她分到了房子,你居然会觉得……她好欺负?”

    孔二公子吃瘪的事情,下面人不知情,但是他这郡房副房长,哪里可能不知道?

    鲍大河犹豫一下,讪讪地回答,“我只听说,那时李清明是路过,而且,她族中有异议,要不然我也不敢下手。”

    “好了,”工建长夫人出面缓和气氛,“大河家只有他一个人做事,在京开销也比较大,他手上就管那么点事儿,不想办法补贴点儿家用,你让他怎么过?”

    王工建长没好气地回答,“我没不让他赚钱啊,但是他这不是赚钱,是找死。”

    夫人白他一眼,“那你给他安排个好差事,不就完了?你王家的族人,一个个赚得盘满钵满,我娘家的兄弟就是外人?”

    “我王家人好几个本修生呢!”王工建长冷哼一声,也懒得叫真,“小鲍这性子,还是毛糙了点,他再不知道收敛,没准捅出更大的篓子。”

    工建长夫人的眼珠一转,“那个褚老三什么的,好像跟工建房有生意做?”

    “那家伙背后站着张晓宏呢,”王卫国没好气地回答,“回头我找人跟他说一声,此事作罢也就是了,几十块银元,就当买个教训了。”

    几十块银元,对他来说是毛毛雨,但是对鲍大河来说,就很肉疼了。

    不过他也无意为这点钱叫真,一来张不开那嘴,跌份儿,二来也是想让鲍大河疼一疼,要不然这厮不长记性,再胡来下去,惹出更大的麻烦,就糟糕了。

    王夫人见状,也没辙了,她虽然跟老公说得上话,但是老公一旦拿定主意,她也不能再施加影响上一次她这么做,换来的结果是工建长借口公务繁忙,三个月没回家。

    其实鲍大河在路上也想通了,自家姐夫虽然位高权重,可是终究不是在暴力机构,能阻止来自褚三势力以后的骚扰,那就足够了。

    他更关心的是别的,“那李永生要我十倍赔偿,还安排人,将吴家人拿进了城南捕房,我是担心此人还有后手……对了,城南捕房的捕快,知道您是我姐夫了,还是拿了吴家人。”

    “我是你的姐夫,又不是吴家人的姐夫,人家为啥不能拿人?”王卫国有点火了,“我说大河,你要是这种逻辑思维,以后你有事,就别来找我。”

    王夫人很及时地敲边鼓,“大河不是那个意思,他的意思是说,城南捕房没把你放在眼里。”

    “人家是刑捕系统的,为什么要把我这工建房的放在眼里?”王卫国没好气地回答。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他心里也生出了点不甘,劳资是郡房的副房长,你一个小小的县城级别的捕房,眼高得很啊。

    所以等了一等,他又话,“好了,这个事我去问一问,你最近收敛一点。”

    王卫国说到做到,上班之后,就派人去找给工建房供应石材的人。

    结果那边回答了,李永生身后不但站着朱捕长,还是给曲胜男治病的,据说跟李清明关系也不错,人家跟孔二公子作对,都不落下风,我们敢拒绝人家的要求吗?

    王卫国听到这话,也有点头大,待他知道,李永生跟蒋看海关系不错,又召蒋看海来见自己。

    蒋看海就是幽州郡工建房的,属于技术人才,不但是司修,也不归王工建长管,他刚从下面府城回来,听说副工建长要见自己,于是匆匆赶来。

    王卫国知道他的脾气,也没闲扯那么多,就说李永生现在跟我小舅子过不去,你看怎么跟他说一下,这件事尽快处理了。

    蒋看海一听就头大了,“是因为吴小女?您小舅子为难这老女人干什么?”

    王卫国实在不好意思说,是因为她好欺负这话不但无耻,而且根本就是个笑话,“那啥……一点误会嘛,看海,你往日的公务,我一直都很支持的。”

    蒋看海只能苦笑了,“您小舅子要是欺负了他本人,我能帮着说,这绝对没问题,但是欺负吴小女,那真不好说……他是孤儿,把吴小女当成老妈一样伺候。”

    说不得,他将上次的因果说一遍,原本自己要帮他解决吴小女遭遇强拆的问题,结果人家直接请来了李清明,“听说李清明能复出,就是因为他治好了李部长的伤病。”

    卧槽尼玛,王卫国有点想打人了,鲍大河若是在跟前的话,他肯定毫不犹豫地痛打对方一顿你真是什么人都敢惹啊。

    他知道,李永生大约认识李清明,但是“认识李清明”跟“治好李清明”,这尼玛完全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然而,已经把话说到这儿了,他就不怕说得再多一点,“不管怎么说,他这么随便开口勒索,也不合适,拖欠吴小女的房租,都给付了……你能不能帮着说一下?”

    蒋看海就是个书生,昧于人情世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难得地聪明了一下,“我跟李永生认识,是源于我夫人,她是顺天府民政室的,他俩第一次见面,是在政务院,那时李永生是本修生。”

    话不长,信息量却很大。

    民政室是政务司的下属机构,王卫国甚至知道,蒋看海的夫人尹夏荷是顺天府政务司的,而不是幽州郡政务司的。

    不过顺天府政务司,是可以直接越级进行政院办事的,终究是一个体系的。

    王卫国很精准地抓住了要点,他倒吸一口凉气,“李永生在本修生的时候,被政务院召见?”

    本修生被政务院召见,那是难得的荣耀,有这样经历的人,要比其他人高出太多太多。

    而且王工建长很敏锐地注意到了一点:这厮……还是孤儿?

    那岂不是说,人家入行政院,全靠自身的实力?

    (八月最后两天了,召唤月票和推荐票。)(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