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五十六章 烂赌
    鲍大河哪里敢不给豪哥面子?豪哥那可是褚三爷手下的干将。

    但是这个面子……真的不能给啊,他实在太清楚这帮人的手段了。

    中土国禁赌,从卫国战争初期,光宗就下了禁赌令,地方上敢赌博的,捉住了就是打板子、交罚金和服劳役,军队里抓住了,直接砍脑袋。

    到了现在,承平日久物质丰富,也有人家在年节之余,亲朋好友随便玩一玩,官府一般也懒得多事。

    但还是有两点底限,是不能逾越的:一点是军队里不能赌博,否则肯定掉脑袋;一点是不能开赌场,官府不会牌照,而且一旦得知有这样的肠子,必然会去扫荡。

    所以顺天府没有专门的赌场,那些喜欢玩的,只有去地下赌场玩。

    地下赌场就是混混们偷偷搞的,到了一定层面的混混,官府也不会随便出去扫荡赌场。

    像褚三这种能跟张晓宏直接对话的主儿,只要他的赌场别太高调,直接挑衅官府,一般就没人去管。

    不过就算这样,地下赌场也不会开长久,开一阵就要换个地方,否则就是不给官府面子,太不会做人太高调了。

    因为赌场不够稳定,所以客源一直是个问题。

    褚三的人有组织客源的需求,一旦被他们盯上了,十有八九就要花掉一笔好钱。

    什么出老千作弊,在赌场里倒是不多见,京城的混混注重名声,人家赚的是抽头的钱。

    但是在这样的场子里玩,赢了钱的话,下次人家喊你,你敢不来?就算能推脱一两次,总不能每次都推脱。

    日子久了,早晚是个输,输一点半点的,还说不出口,狠狠输几把,求告说我真的玩不起了,才可能脱身。

    当然,输得眼红了,想要借贷,那就更受褚三他们欢迎了。

    鲍大河一见自己成为了对方的展对象,吓得头皮都炸了,“豪哥,我真不会玩。”

    搂着他的汉子胳膊一用力,半个身子都压上了他的肩头,似笑非笑地话,“不会玩?我们怎么听说,你最近手气不错呢?”

    鲍大河的脸色,在瞬间就白了,尼玛,老子玩一玩小麻将,也被你们看到了眼里?

    豪哥也沉着脸话了,“鲍管事,你看不起我的话,可以直说,这尼玛当面骗人,是把我当傻小子玩呢?我这俊美的长相……是不是看起来很好欺负?”

    “豪哥,我真不是那个意思,”鲍大河苦着脸连连作揖,“诸位都是场面上的好汉,我一介穷鬼,平日里玩个几文钱的小游戏,真上不了那大场面啊,让豪哥见笑了。”

    “咦?难得我专门来请你,”豪哥越不高兴了,“你就要推三阻四,是嫌我面子不够大,对不对?要不要我把三爷喊来请您呢?”

    “我真没那么多钱啊,”鲍大河只能苦笑着,不住地作揖,同时还拿眼看一下近在咫尺的城南捕房,暗恨这些人猖狂:旁边就是捕房,你们就敢逼赌?

    若不是恶了吴小女,我现在跑两步进去,倒不怕你们敢跟进去撒野。

    “原来是请着不去,”豪哥狞笑一声,“看来得抬着你去了?”

    “差不多点啊,”鲍大河忍无可忍了,正色话,“老话说得好,见过强、奸的,没见过逼赌的,我好歹也是给孔老板做事,我的姐夫是郡工建房的王卫国,你一定要给我难堪?”

    “话多,”搂着他的大汉,抬手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你走不走?”

    这一记耳光势大力沉,直接将鲍大河的嘴角抽出了血。

    他原本就不是个胆大的,闻言忙不迭点头,“我走……不过,能让我回家取点钱吗?”

    豪哥对于“孔老板”三个字,没啥反应,不过听到“王卫国”三个字,眼睛微微一眯。

    大汉却不管这些,抬手又是一记耳光抽了过去,“没钱先欠着,豪哥这点钱也垫不起?你当别人都是你这种穷逼?”

    鲍大河只觉得脸上麻,耳鼓膜嗡嗡做响,再也不敢说什么了。

    但是他心里,还是要忍不住腹诽:你丫都知道老子是穷逼了,还来找我逼赌?

    见鲍大河老老实实上了马车,大汉扭头看豪哥,讪笑着话,“豪哥,这种小喽啰,几个耳光上去,他就服帖了,您还是太仁义了。”

    “仁义尼玛个头啊!”豪哥气得扇了他脑门一记,“劳资还没让你动手呢,你个夯货……知道王卫国是谁吗?”

    “不知道,”大汉摸一摸头,憨厚地笑了,“不过他又不是王卫国,连姓都不一样。”

    底层的混混们,普遍就是这种认知,你认识什么人,扯淡得很,劳资收拾的是你,又没收拾别人那厮还报出孔老板的旗号呢,那又怎么样?

    “你小子,”豪哥指一指他,是彻底地没话了,他总不能说,王卫国是郡工建房副房长。

    褚三的经营范围很广,南门外的采石场,也是被他控制的,每年供应工建房不少石材,虽然跟官府打交道,赚得不算太多,但是胜在数量巨大。

    所以豪哥知道王卫国是何方神圣。

    不过眼下,事情已经做下了,再说其他的也没用了,总不能让上了车的肥羊再跑掉,他只能暗暗宽慰自己:也是啊,咱连孔老板都不怕,还怕这小小的王卫国?

    但是他还是找了个时间,去见褚三,把事情说了一遍。

    褚老三闻言,也愣了一愣,然后才冷笑一声,“已经是这样了,就别想那么多了……不过这个李永生,这次坑得咱们好惨。”

    豪哥闻言,忙不迭地为自己开脱,“我问过了,这鲍大河也不过是王卫国夫人的表亲……关键是有这个契机,咱们以后可以对工建房的人下手了。”

    一直以来,褚三的赌场都只面对社会人,对官府中人并不多,原因很简单赌场本身就是不合法的,再拉官府中人下场赌博,这欠债如何催讨?

    现在能欺负一下王卫国的小舅子,以后岂不是可以对工建房其他人下手?

    能对工建房的人下手,那对教化房、农司,不是也可以了?

    “你想多了,”褚三淡淡地回答,“在我之前,胡四就是对顺天教化房的人下手了,结果被教化房组织了上千名高修生,直接拿他的赌场做试炼任务。”

    这段公案,豪哥也知道,当时胡四招惹的对手,只是一个养正室的制修的夫人,那女人还不了赌债,要被卖进窑子里,这制修受不了气,直接将事情闹大了。

    高修生不算什么,但是上千名,那真不是一般混混扛得住的,那一仗,高修生死了十几个,混混当场死了四个,最后官府出面大索,杀了三十多个,判了一百多个。

    正是因为胡四倒台,褚三才崛起了,当初胡四的场面,可是比褚三还要大很多。

    褚三爷叹一口气,语重心长地话,“这次有李永生扛着,做就做了,但是小豪,你一定记住,做咱们这一行,永远不要跟公家人斗……遇到软柿子,可以捏两下,千万别去碰硬茬。”

    那鲍大河就是软柿子了呗,豪哥心里做出了定义。

    所以,鲍大河就惨了,第二天凌晨卯正时分,他走出了赌场,一晚上的时间,他输了八十多块银元。

    其实一开始,他还是赢钱的。

    最开始的时候,他不敢上场玩,就是选了麻将的钓鱼,还是最小的注子,有时候还借口看不清,停上一两场。

    钓鱼就是押和牌的人,押的人和了,他跟其他三家收鱼钱,其他三家和了,他出鱼钱自摸的话翻倍。

    褚三的场子里,鱼钱最少要下一块银元,鲍大河钓了一阵之后,竟然赚了十来块银元。

    赌博这东西,真的害人,想他辛辛苦苦算计吴小女一场,到目前为止,也不过才赚了十来块银元,现在随便钓钓鱼,就赚这么多,心态真的无法平衡。

    正好看场子的人说,你手气不错,还是玩牌九吧。

    鲍大河来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要输一点钱没法赢啊。

    赢了之后,他就还得玩,那时候搬出他姐夫都没用了赢了钱就不玩了,天底下没这道理!

    赢了十来块银元,他就敢玩点刺激的了,钓鱼这东西没技巧,运气好的话,没准会一直赢,在牌九上少少输一点好了,输个三五块银元,他回去之后,就好让姐夫出面了。

    结果这一输,就刹不住了,直输了八十多块银元。

    这还是到最后,他猛地警醒了,说成什么都不玩了,豪哥气得想一脚踹他出去才八十块银元,就这副模样,都像你这样,劳资得喝西北风去。

    总算是看在王卫国面子上,他没有作,只是将人扣在赌场里,直到天亮赌场散摊子,他才将人放了三天之内,把钱交过来,要不然就要算利息了。

    鲍大河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心说你等着,我要不去狠狠地歪嘴,我是你生的!

    豪哥看着他的背影,知道这厮怀恨在心了,想了一想之后,他最终喊了一嗓子,“鲍管事,从来都是冤有头债有主,你先想一想,自己最近招惹了什么人吧。”(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