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五十二章 骑虎难下
    鲍大河回来之后,听说那姓吴的老女人又来找自己,还要自己去说话,很不耐烦地一摆手,“以后这种事,别跟我说,让我上门去找……这是疯了吗?凭她也配?”

    他负责跟工程队的沟通,也算是现场人员,工建房里是发了午餐补贴的,不过他不去外面吃,从来都是到工程队这里来蹭饭。

    工程队的伙食不好,甚至可以说是很差,勉强能管饱就是了。

    不过鲍大河和几个工程队的头儿,是在一起吃小灶的就算工头想省钱,为了招呼好他,工地上少受刁难,也要弄几个好菜,再弄点小酒。

    “老唐,回头给弄个烤羊腿,”他大喇喇地走进了一个房间,那里是他们吃饭的地方,“马上天要热了,羊肉就吃不得了……你嫂子就好这一口。”

    唤作老唐的那位,马上就笑着点点头。

    几人才在桌边坐下,菜还没有上,门帘一动,外面就走进三个人来。

    鲍大河是主位上坐着,一眼就看到了最前方的吴小女,他眉头一皱,不耐烦地发话,“你来干什么?出去!”

    吴小女还没说话,李永生不高兴了,“咦,你欠房租欠得还有理了?”

    鲍大河的脸色,越发地黑了,“你是什么人?”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李永生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只问你一句,房租你打算何时给?”

    “你去工建房问,莫来问我,”鲍大河越发地不耐烦了,“我们要吃饭了,出去!”

    李永生呲牙一笑,“工建房说已经给你了,来……你再说一遍,去工建房要?”

    他的手一晃,手上已经多了一块留影石。

    鲍大河看那留影石一眼,面色阴沉得能滴下水来,“给了我又如何?偌大的工地,哪里不需要钱?我现在没钱!”

    “那就是你刚才在说谎了?”李永生又是微微一笑,“那你现在告诉我,何时付清房租?”

    几个工头都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姓鲍的为人,大家谁不知道?

    那吴小女能第一个得了这里的户主,显然身后是有人的,这厮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敢昧她的房租?

    鲍大河当然也知道,吴小女肯定是有点能量的,当他打算难为她的时候,还特意地了解一下。

    不过开发这块地的,是太皇太妃的侄儿孔二,他当然要将自己吃瘪的消息压下去。

    所以鲍大河听说的,就是吴小女跟朝阳大修堂的一个修生,关系不错,修生曾经为她出头,恰逢李清明路过,主持了一下公道。

    但是现在,修生已经去了外地,不回来了,而李清明则是升任军役部副部长。

    吴小女可能找李部长主持公道吗?别逗了,顺天府知府想见李部长,都得看李部长的心情。

    一开始扣房租的时候,他还有点小心,不想得罪吴小女太狠。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意识到:这个老女人,真的是没什么威胁,肥羊在眼前,不欺负一下,都对不起老天爷给的这个机会。

    天授弗用,反受其咎;天授弗取,反受其害!

    鲍大河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似乎是有点来头,但是这天底下,哪里有不劳而获的事情?想赚钱,就得冒风险。

    而且现在桌边坐着的,都是他负责沟通的几个施工头,他若是被人几句话就诳住,以后的事情还怎么做?

    所以他冷冷地回答,“何时付清房租,这谁说得准?这房产原本就还有争议。”

    李永生笑了起来,阴森森地发话,“你认为……这房产有争议?”

    鲍大河的感觉,越发地不好了,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是吴小女的族人来寻我,哪里是我的认为?”

    李永生看吴小女一眼,“他一共欠你多少房租?”

    “每间房租价钱是七百,一个月便是两千八,”吴小女虽然没文化,算数却是极准,“给了我一个月的房租,尚欠六个月的,共计十六块银元八百钱。”

    李永生听得眉头就是一皱,“一楼的那间房,跟楼上的价格一样?”

    一楼是可以当门面房的,价格会差很多才对。

    吴小女无奈地笑一笑,给出了答案,“现在这里都是工地,一楼也不能算作店面。”

    “好吧,十六块银元八百钱,算上利息,十七块好了,”李永生冷冷地看鲍大河一眼,“半个时辰之内,我要看到你把钱送过来,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切,”鲍大河不屑地哼一声,那意思很明显,你以为你是谁啊?

    其实他心里已经有点打鼓了,但是这种场合,他怎么也不能软,对不对?

    他没想到的是,李永生选择这种场合,强势地向他发难,也是不希望他服软。

    偷偷欺负老实人的时候,你自以为安全,我就偏偏要让大家都知道,你是怎样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

    出了房间之后,他也没走远,就坐在不远处的一处沙土上,抱着双腿,淡淡地看着房门。

    鲍大河中午这顿饭,真没吃到心上,酒喝得也不多如果不是要表示出自己的镇定来,他都没心思喝酒。

    他一直在琢磨,来者是何方神圣。

    有个施工头发话了,“鲍主管,这厮也太过猖獗了,要不要我找人教训他一顿?”

    你小子也不是个好货!鲍大河深深地看他一眼,“不用了,我自有分寸。”

    对方若是愿意出头的话,刚才就主动出头了,现在才说这话,就算不是别有用心,也属于那种不可信赖的卖嘴的可能性居多。

    果不其然,那位就再也不说话了。

    往日里要吃半个时辰的午餐,今天小半个时辰就解决了。

    掀开门帘往外走,鲍大河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的李永生,忍不住脸色就是一变:卧槽尼玛,你就在这儿坐等收钱?

    他倒是没想到,李永生这是纯粹憋着劲儿,打算当众打脸,只是心里暗叹,你在这儿等我,就算我想服软,也是不可能了,须怪不得我。

    总而言之,对方这么做,今天他是不会做出任何的反应:我都不着急打听你是谁,有本事你再给我施加点压力让你这种二愣子逼得我进退失据的话,那是我的耻辱!

    所以他无视了这位,就直接离开了……离开了!

    李永生硬生生地等了半个时辰,然后站起身来,四下看一眼四周,大声发话,“你们转告鲍大河,申正时分,他拿出一百七十块银元,交给吴妈妈的话,我饶过他这次!”

    十七块银元和一百七十块之间,差了多少?十倍!

    李永生没指定谁传话,他相信鲍大河收得到这个消息,现在正是午休消食的时间,面前起码七八十人,总会有人捧臭脚的。

    不过同时,他也相信,鲍大河绝对不会接受这个条件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提出这么耻辱的条件,丫要是能接受,威信会一落千丈。

    然而,他求的就是对方不要接受专门欺负老实人,老天不收拾你,我也要收拾你!

    说完话以后,他还是没有离开,只是在周边溜溜达达。

    好不容易,他看到了一个熟人,也是吴小女的邻居,叫什么,他忘记了。

    他冲对方招一招手,“把城南捕房的赵渤给我叫过来,我给你一块银元。”

    这位可是记得他,一时间有点震惊,“您回来了?赵渤……好的,我现在就去叫。”

    半个时辰之后,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不等车停稳,赵渤就从车上跳了下来,一路小跑过来,“李先生回来了,真是不好意思,刚接了一个服毒的案子,咦?您这是……中阶制修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停了几息才发话,“我记得跟你说过,帮我招呼着点吴妈妈,你怎么忘记了?”

    赵渤有点发蒙,李永生在找他,是旁人间接告诉他的,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吴妈妈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吴小女就在一边,少不得将经过说了一遍。

    赵渤闻言,顿时大怒,“这厮简直是找死,永生你放心好了,这钱我来帮着讨要。”

    按道理说,他虽然是捕快,也不敢随便招惹工建房的人,工建房不是暴力机构,但是人家负责工坊、城建、道路修缮等,单论油水,一个工建房顶得上三四个捕房。

    尤其是城东南的棚户区改造,是顺天府发起,孔二公子经手的,别说一个小小的捕快,就是东南捕房的捕长,也不敢随便随便过问。

    但是赵渤知道,这些人虽然牛,李永生一点也不差,当初李清明来细柳巷,恰好顺路解救了赵某人,而且他还受李永生之托,去御马监报过信。

    御马监的宁致远,是今上面前第一号当红人物,而李清明也不差,蛰伏多年,一朝修为尽复,马上荣任军役部副部长,更有接替陈布达部长位置的传言。

    这两位,都是实实在在的当红炸子鸡,李永生有这样的后台,赵渤又怕得谁来?

    李永生闻言,冷冷一笑,“仅仅是交还房租?美死他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