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早请示晚汇报
    面对沮丧的赵欣欣,李永生耐心地安慰,“半年时间做成这样,很不错了。”

    没办法,女人都是偏感性的,他只能尽力地去开导,“现在口碑也打出去了,至于说人气,就只能慢慢来了……那些百年老字号、千年老字号,也都是一点一点做起来的。”

    赵欣欣嘿然不语,好半天才叹口气,“御林内卫那事,真的是麻烦你了。”

    滨北双毒没有插手那件事,但是前前后后的因果,肯定看清楚了,麻烦的不仅仅是御林内卫,还有天家使者。

    “顺手的忙而已,”李永生不以为意地回答,“来的天使是御马监的,你知道,我给宁致远治过伤,恰巧这次来的人,我还见过几面。”

    赵欣欣没有接话,只是又重重地叹口气,显然也有点烦恼自己的处境。

    李永生见她不开心,出声转移话题,“对了,你怎么回来了?不用参加九天玄女的寿诞庆典吗?”

    “我从来不参加,”赵欣欣很随意地摇摇头,看到他愕然的眼神,她才又解释一句,“我父王生辰是二月十六,每年我都要去为他贺寿。”

    不参加也好,李永生并不认为,九天玄女娘娘有多么了不起,无非是活得够久罢了,在仙界,像她那样的,李某人一个人能打三个。

    不过听到这话,他还是一惊,“你是说,今年也要进京贺寿?”

    这里的凶险都这么大,进了顺天府,那岂不是更危险?

    “我父王的封地在大名府,”赵欣欣皱着眉头回答,她的目光茫然,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我未得到敕牌之前,年年去贺寿,今年也是必然的。”

    她拥有玄女宫的牒牌,但那只是道童的身份,只有晋阶司修获得敕牌,才能算真正的道宫修者。

    “那我跟你一起去,”李永生很干脆地表示,“我不跟你同行,就暗中保护你。”

    “暗中保护?”赵欣欣讶然地看他一眼,“我的两名护卫会随行,叶真人也会随行,你还是留下来,跟林二一起,把酒家看好才是。”

    “叶真人也跟你一起去大名府?”李永生再次愕然,“她也不用参加玄女娘娘寿诞?”

    赵欣欣微微颔首,“她在北方有要事办理,正好能跟我一起往返。”

    “那她中途岂不是要离开?”李永生振振有词地发话,“那我必须跟着去了。”

    “跟着去也不是不行,但是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赵欣欣侧过头来看他,猛然间,两朵红晕,漫上了她的双颊,“你是怕我父王小看你的身份?”

    你不要感觉那么好行不行?李永生无奈地一翻白眼,你父王要是真知道我的身份,起码远出一千里来迎接我。

    赵欣欣等了等,见他不回答,才又发话,“这个你不用担心,你可以当做我的扈从。”

    你这也……李永生简直是无语了,就算你是我上一世的伴侣,我欠你一次惊心动魄、上蹿下跳的追求,你也不要感觉这么好行不行?

    事实上,他之所以暗中保护她,是因为他也受到了野祀的注意,他不想危及她的安全。

    两人都是野祀的目标,凑在一起出发,那简直是吸引仇恨的活靶子。

    但是这话,他还不能明说,否则难免会让她担心——也许她未必会太担心,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再给她增加压力。

    可是她居然……如此地自我感觉良好,真是个蠢女人。

    念及此处,李永生颓然地点点头,“扈从就免了,算了,我帮你看着酒家吧。”

    “嗯,”赵欣欣点点头,下一刻,她猛地一扬眉毛,又斜睥他一眼,若有所思地发话,“你发个誓,你要是私下偷偷保护我,就、就……就永远失去……失去追求我的资格。”

    “这个,”李永生摸一摸下巴,哭笑不得地发话,“发誓就不用了吧?我从来说话算话。”

    “你骗我次数还少了?”赵欣欣没好气白他一眼。

    紧接着,她再次一扬眉毛,“你不会是……怕野祀盯上你了,殃及我吧?”

    你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一刻,李永生有点想哭,智商终于有所提高啊。

    不等他说话,赵欣欣就笑了起来,“二月十五是九天玄女寿诞,对野祀来说,那也是仙诞之日……他们修香火愿力的,更看重这个节日。”

    咳咳,我倒是忘了这个碴儿,李永生心里有点尴尬,脸上却没什么表情,“你想多了,我就是觉得……酒家好好抓一抓的话,没准销售量能有个提高,我要利用好寿诞这个庆典。”

    这纯粹是胡说八道,他想的是,不管野祀跟来的可能性大不大,他都要暗中保护了,既然永馨不喜,那他也不用跟她明言,直接躲在暗处就是了,省去多少麻烦。

    赵欣欣默默地看着他,半天都不说话。

    最后,她还是叹口气,“算了,由你吧,不过既然是暗中保护,每天最少传音海螺通话一次,省得你迷路,你看可好?”

    我怎么可能迷路?李永生再次啼笑皆非,“换成早晚各一次吧?这叫早请示晚汇报。”

    赵欣欣瞬间就重重点头,毫不犹豫地回答,“那就两次,这可是你自己承诺的。”

    好像……把自己套进去了?李永生猛地反应过来,若是早晚各汇报一次的话,他恐怕是抽不出来时间,偷偷去育种基地见同窗了。

    可能这才是她的初衷吧?他细细地看她一眼,你是不是猜到了,我半路可能开小差?

    赵欣欣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地看着远处的天空,“嗯,好像又要下雨了。”

    她的心情,好像变好了?李永生忍不住沉吟一下,莫非我又上当了?

    虽说前世曾经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他觉得自己的智商,也超过了她,但是必须承认的是,有时候,他还真的揣摩不对她的心思。

    要不有那么一句话呢?女人的心思男人你别猜,猜了也白猜……

    又过两天,赵欣欣将酒家打理了一番之后,带着滨北双毒、叶真人一起上路了,再加上她的随从,一共用了两辆马车,还有八匹马。

    李永生站在小院的门口,目送她们一行人离开。

    他没有马上走,而是当天晚上,请了张木子骑马追上去——她在我们酒家的存在感不强,一时不见了,别人也发现不了。

    张木子也没有推辞,她现在已经百分百确定,李永生的心思,就在九公主身上了,想一想上次她曾经被李永生甩脱,那么,与其费尽心机地盯着他,不如盯紧了他在意的人。

    李永生是第三天晚上走的,临走之前,他还叮嘱了林二:这次我离开之后,你若好好表现的话,我考虑减你一年的仆役时间,你自己掂量吧。

    二长老闻言大喜,忙不迭地表示,酒家这里的经营我虽然不懂,但威慑宵小就交给我了。

    为仆二十年和为仆十九年,虽然只差一年,但是既然能减一次,就有减第二次的可能。

    当然,他的心里,多少也有点遗憾,当初谈做仆役的时候,是十年十年地谈,现在却是一年一年地减,真是令人唏嘘……

    李永生因为要掩人耳目,所以出发得晚了三天,只能奋起直追,当他路过育种基地的时候,曾经有一点点犹豫,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点点,然后就继续追赶大部队。

    疾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的午夜,他追上了张木子——其实是她在有意等他,要不然哪里可能这么快追得上?

    事实上,前方的九公主,也有意将速度放得极慢,有意等后面的人。

    又过一天,他终于追上了九公主,双方保持着三十里地的距离——这也是传音海螺的极限距离了,遇到山峰什么的,二十里都不保险。

    听到李永生从海螺里传来的声音,赵欣欣肯定不可能问他,你为什么这么晚来——要掩人耳目,这是出行前大家都商量好了的。

    她只是淡淡地表示,“那么从明天开始,你可以履行诺言了。”

    这就是说,接下来,你该早请示晚汇报了。

    李永生犹豫一下,干咳一声,“接下来两天,能不能走得慢一点?我的马有点累了……”

    他和张木子都是一人双马,但是他出发晚了三天,用了两天时间就追了上来,就算双马换骑,也累得够呛,必须养一养马力了……

    旅途的开始不算太顺利,但是接下来就顺利很多了,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仅仅用了十五天,一行人就穿过了三湘郡、博灵郡和豫州郡,在二月七日,来到了幽州郡大名府。

    英王府在大名府城的城郊,城内也有英王府,但那是交际应酬的地方,城外的英王庄园,才是英王最常栖身的地方。

    尤其是在今上登基之后,英王很少在府城里现身,这也是为了避嫌,防止别人说他结交地方官员,心怀不轨。

    赵欣欣带着滨北双毒,直奔城郊的英王府,叶真人坐在另一辆马车上,停在一片小树林中,没有跟过去——这点距离,小赵不会有危险的。

    英王府是不能随便跟四大宫联系的,但是对叶真人来说,王府请她进去,她也不会进——亲王又怎么样?照样是哭着喊着想把子弟送进道宫,她讨厌那种麻烦!

    而李永生和张木子,又停在距离叶真人十余里外的一处山坡上。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