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两大捕手
    小二们在赌博,买了座位费的七名客人,各自找了桌椅歇息,有意思的是,这七人属于六个团体,相互之间也离得远远的江湖险恶,警惕心强一点很有必要。

    小二里唯一的一名女性,终于撒出了三个六的豹子,至尊豹子。

    撒出豹子的话,不但独赢,赌金还要翻倍,至尊豹子翻两倍。

    女小二笑眯眯地收完钱,才发现面前多了一条黑影,忍不住一愣,“你干什么?”

    却是那名男扮女装的客人,走了过来,她还是少妇打扮,细声细气地发话,“结账,我要走了……能小声点吗?”

    一般情况下,只有掌柜才能结账,李永生去后院睡了,不过这半个月里,只有这六拨七名客人,每人预交次日的费用,而且一名小二身上,有一些公使钱,看一眼账本,就能结账。

    结账之后,小二退了六块银元给对方,多的几百钱,客人表示不要了算赏给你们的。

    客人结了账,要开大门送客的,但是大门开关一次,麻烦太多,还得上下门板。

    正好,客人也不想从大门出去,“我从后院走,可以吗?”

    后院其实就是停车马的院子,连通着酒家后门,从后院走,就是出了后门,从院门离开,院门就紧挨着酒家,跟从正门出去,效果差不多。

    不过现在后院的大门也锁死了,只留下了小门,走得了人却走不了车,打开小门的门栓出去,动静要小很多。

    客人不想惊动外面可能的监视者,伙计们也乐得轻松,于是一名小二带着对方进了后院。

    客人来的时候,还骑了一匹马,一直养在后院,将缰绳解开,睡得迷迷糊糊的马顿时就醒了,然后打开小门的门栓,这小门不能通行马车,过马过人却都没有问题。

    客人才将马牵出小门,身后旋风一般刮过一条人影来,将小门堵得死死的,狞笑一声,“你小子终于出来了?”

    男扮女装的客人见到来人,顿时大惊失色,“你,你怎么也出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富家翁一般的老叟,此前他表现出的,不过是初阶司修的修为,但是现在看起来,哪里可能才是初阶司修?

    “我等了你好久啊,”老叟狞笑一声,“为了抓住你,劳资睡了这么久的板凳,花了这么多钱,你说我容易吗?”

    “滚开,”那客人更不答话,抬手一刀便斩了过去,身子也向小门冲去。

    他是如此地想冲回院子,甚至连马都不得要了。

    老叟也不动手,就那么看着他,看着刀光临近。

    眼看刀光就要及体,一道白芒迅疾地斩来,正正地挡开了这一刀。

    街边的阴暗处,走出了一条独臂汉子,手里拎着一个酒葫芦,醉醺醺地发话,“尼玛,你小子总算出来了。”

    男扮女装者见到此人,倒吸一口凉气,“握草,你不用回家过年的吗?”

    老叟却是冷哼一声,“向佐,你要点脸行不行,跟劳资抢买卖?”

    “这是劳资的地盘,”向佐冷冷地发话,“你捞过界了,滚蛋!”

    “放尼玛的屁,”老叟一抬手,十几道黑光打向了男扮女装者,“劳资跟着他走了三个郡!”

    黑黢黢的夜里,这些黑光委实不容易看清楚,对方顿时闷哼一声。

    “你应该自称老娘吧?”向佐懒洋洋地回答,手上却是一点也不慢,直接一张大网撒了过去,正正地网住对方,“这儿的买卖归我。”

    “放尼玛的屁!”老叟再次破口大骂,上前一把就捞住了大网,“他走了三个郡,一直在冒充老娘的旗号,不知道奸骗了多少女人!”

    “老娘?”送人的小二觉得脑瓜不够用了,合着有人男扮女装,也有人女扮男装?

    “表姨,你是表姨?”不远处有人尖叫,却是那十四五岁的少年,也不知道何时跟了出来,他一脸的激动。

    “尼玛,”小二一抬手,狠狠地拍向自己的额头,这老叟……就是传说中絮鹭?

    “放下向佐冷哼一声,“你真需要这功劳,我可以让给你,但是你这么强抢,我还真不乐意!”

    “老娘就是抢了,你能怎么样?”老叟的声音变得尖厉了起来,那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她恢复了原声,“你的功劳?还真不要脸,你知道我跟了他多久?”

    “我没跟他多久,”向佐醉醺醺地回答,“我是接到热心黎庶举报,这里有人冒充你,我才来的,蹲了两晚上了,这算强抢?”

    老叟怒了,“你可以直接进我们酒家抓人啊,我没拦着你,你为啥不进呢?”

    “握草,你在酒家里,都不敢出手,还笑话我?”向佐也火了,“起码我来,是维护咱们四大捕手的荣誉来了,你呢?你干啥了?”

    “他先进的酒家,我后进的,只差一步,”絮鹭一抬手,扯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清秀的面孔来,“只差一步……你才蹲守了多久?我守了七天!”

    向佐的嘴角扯动一下,露出一个醉醺醺的笑意,“你絮鹭名声在外,在酒家里也可以动手啊,这中土国你怕得谁来?”

    “这向佐和絮鹭的关系,真的有点紧张啊,”不远处的阴影里,一堆中年夫妻在轻声嘀咕,他俩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溜到了后院里。

    “此人冒我之名,奸骗多名无知少女,”絮鹭冷冷地发话,“这酒家的名堂,我不清楚,但是我足够尊重酒家主人……李掌柜既然来了,不说句公道话吗?”

    “这才真是的,”一声干笑之后,街道上蓦地多出一人来。

    李永生苦恼地一摊手,“两位,半夜扰人清梦,真是很扫兴的事,那个……会死人吗?”

    絮鹭是第一次见他动手,眼睛顿时一亮,冷冷地发话,“好身法。”

    向佐闻言,都忍不住看她一眼,须知絮鹭在四大捕手里,是出名的冷漠,出手时也极为冷血,等闲不会称赞别人。

    不过,这也是初见此身法,心里的惊艳罢了,向捕手可是知道李永生的战力的,他笑着回答,“死人?肯定要死人……这厮奸骗的女子,有两名自杀,一名发疯。”

    李永生淡淡地看一眼被网住的那厮,心里也忍不住感叹,扮少妇来奸骗少女,还真是比较另类的手段。

    令一个另类的家伙,扮老叟的絮鹭闻言大怒,“向佐,你将这案子调查得这么清楚,还说不是要抢我功劳?”

    “我只是收了暗花,要取此人的人头,”向捕手漫不经心地回答,“身子你拿走,人头归我,你看可好?”

    “我要将此人带走审问的,”絮鹭冷冷地回答,“人头……你去刑场拿吧。”

    “用得着那么费事吗?”向佐不以为然地回答,“就说他拒捕,被当场击杀好了。”

    不愧是四大捕手之一,执法者公然玩法,还说得理直气壮。

    “不许在这儿杀人,”李永生冷着脸发话了,“带出一里地外,随便你们怎么杀,酒家里不准打架,门口不许杀人。”

    絮鹭是要将人带走讯问的,但是闻言,她还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的规矩很多嘛。”

    此前她伪装成一个老叟,也就罢了,眼下既然现出了真身,作为大名鼎鼎的四大捕手之一,对某些阻碍捕快办案的行为,她就要表现出立场来。

    李永生看她一眼,也不争辩,只是很随意地一摆手,“此前你重规矩,这很好,我非常感谢,现在接着守规矩好了……没谁希望门口会多个死人出来,你说呢?”

    絮鹭冷冷地回答,“初二下午,有人在酒家门口服毒自尽了。”

    “自寻死路的不算,”李永生笑一笑,大有深意地看着她,“酒家里面还死过人,若是一心寻死,死在哪里区别都不大。”

    絮鹭深深地看他一眼,转头看向向佐,“人我必须带走,旁边那小子,是我的表外甥,他家有点冤屈,你帮着处理一下吧。”

    向佐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你以为你是谁?抢我的功劳,还安排我做事?”

    絮鹭冷冷一笑,吐出三个字来,“有钱拿。”

    “切,”向佐不屑地一哼,“说得我好像没见过钱似的。”

    絮鹭冷冷地看着他,半天才又吐出四个字,“有很多钱。”

    “嗯?”向佐的眉头一扬,思索一下发话,“听起来是个不小的案子,我有点兴趣了,但是……你别拿钱侮辱我。”

    絮鹭面无表情地回答,“这厮问斩之后,人头可以借你一用……差不多点,我很给你面子了。”

    “啧,”向佐苦恼地一咂巴嘴巴,又挠一挠头,“那行,我就当帮你忙了。”

    “表姨,”那少年又叫了起来,非常不甘的样子,“家里的事,您怎么托付给外人?”

    “我手里多少大事,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絮鹭冷冷地回答,“向佐这厮,虽然有点好酒贪杯,也比较小气,做事还是靠谱的。”

    向佐很无语地撇一撇嘴巴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别跟我玩嘴皮子,”絮鹭冷冷地瞪他一眼,转头看向李永生,“李掌柜,结账!”

    召唤月票。)(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