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四十章 林二的胆量
    朝安局没有杀人执照?真的没有!起码是没有无故杀人的执照。

    朝中的要员们,都害怕朝安局,怕他们构陷,怕他们的阴损和贪婪,但是说到底,朝安局只是一个情治机构,他们只负责收集情报,负责查谋逆大案。

    小案子,他们是不管的想管也管不了,朝里的要员不会答应,刑捕部也不会答应。

    挂不上谋逆大案的事情,朝安局不能随便动手,要是小案子也能随便动手,朝安局就是众矢之的了你啥都能管,要三院六部做什么?

    所以朝安局动手,要先扣个帽子才行,起码对方“涉嫌谋逆”。

    但是御林内卫不同,他们只管执行命令,是彻彻底底的暴力执行机构我亮出身份了,你要拦着,我就能杀你!

    这就是暴力执行机构和情治机构的差别。

    当然,御林内卫能插手的事情不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

    小二们听到这话,心里虽然很不服气,但也没办法,这种人拦不得。

    于是有人眼珠一转,跑出后门,通知李永生去了酒家没买卖,李掌柜在后院歇着。

    一干御林内卫四下看一看,一摆手,围上了那个单身少妇。

    带头的司修走上前,狞笑一声,“你就是絮鹭?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敲诈太守你的事儿发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絮鹭?”酒家里其他人听到这两个字,顿时就是一惊,“四大捕手之一?”

    敢直接出手抓四大捕手,这郡守又是何方神圣?

    少妇缓缓摇头,稳稳地回答,“我不是絮鹭,阁下认错人了。”

    “认错人没有,你不用跟我说,”带头的司修一摆手,“你自己主动走,还是我们捆了你走?”

    “我真不是絮鹭,”少妇有点急了,四下看一眼,“我们酒家偌大的名头,护不住我一个妇道人家?”

    “我证明,她不是絮鹭,”酒楼后门的老妪出声了,“既然是御林内卫,我们也不计较了絮鹭我见过,不是这个长相。”

    “是和不是,你说了不算,”带头的司修淡淡地回答。

    老妪气得笑了,“小家伙,别那么猖狂,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们一个劲儿地说,知道我是谁吗,这很有意思?”带头的司修不屑地笑一笑,“我就问一句,知道御林内卫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吗?”

    “她不是絮鹭,”蓦地,有人出声发话,大家扭头看过去,却是那富家老叟一手捉着酒壶,醉醺醺地发话了。

    “呦,又是一个见过絮鹭的?”司修气得笑了,“我是不是该把你也带走呢?”

    “带走我?没问题啊,”老叟笑了起来,一脸的醉意,“可是,你凭啥呢?我们酒家同意吗?”

    司修冷冷一笑,“这个酒家敢不同意吗?”

    “敢,”一个声音冷冷地传来,大家扭头看去,发现一个年轻人站在酒家的后门,正淡淡地扫视着众人,他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你说什么?”司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们是御林内卫。”

    “你是貔貅卫又怎么样?”李永生冷笑一声,“在我酒家吃酒的,就是我的客人,想抓人可以等他们出门。”

    “貔貅卫又怎么样?呵呵,”司修笑了起来,“小哥的口气不小啊,你是九郡主的人吧,你问一问她,让不让我们抓人。”

    因为英王的处境微妙,赵欣欣连朝安局都不想招惹,遇到横冲直撞的御林内卫,会是什么样的态度,根本不用想的。

    “没有谁不让你抓人,”李永生也笑了,“我就请教一下,你抓的絮鹭,是四大捕手里面,那个唯一的女捕手?”

    “没错,”司修点点头,“具体为什么抓她,你也不用问了,这跟你无关。”

    “但是”李永生此刻的眼神,是要多奇怪有多奇怪,“但是你抓絮鹭,为什么要抓男人呢?你这么狂炫酷拽吊炸天,离帅知道吗?”

    “男人?”司修的嘴巴张得老大,愕然地看向单身少妇,不可置信地发话,“你你说什么?”

    李永生幽幽地叹口气,“离帅真的老了,手底下的人,连男人和女人都分不清了。”

    他本是上界仙使下凡,来到中土国时间不长,但是对离帅的感觉,还是有点特别,这是一个尽忠职守的老帅,执掌御林军,够忠诚没野心,正是因为他的存在,才有了中土国的稳定。

    维护一方黎庶安居乐业,这是莫大的功德,不仅符合道宫的利益,更隐合天道。

    可惜的是,今上亲政之后,离帅似乎有别的想法了,眼下的波谲云诡,离帅难辞其咎,正经还不如坎帅,放在镇守边陲上。

    对于天家的更替,李永生其实没啥感觉,但是可能伤及黎庶的话,他就要嗟叹了。

    带头司修愕然地看着他,你居然敢说离帅的坏话?

    这尼玛得有多大的胆子?

    不用抓这个少妇了,只冲这话,把你小子抓回去,也是大功一件。

    他正犹豫,到底该抓哪个,只听得那老叟又叹一口气,“没错,这家伙就是个男人。”

    “果真是男人?”司修一扭头,愕然地看向那少妇。

    “真是好吧,我就是男人,”少妇想一想,站起身点点头,“还有谁要将我当絮鹭捉走?”

    酒楼里鸦雀无声,这真是个男人?

    少妇不能算倾国倾城的容貌,却也别有韵味,属于相当耐看的那种,也没喉结什么的,酒楼里不少小二都看得眼馋,眼下猛地听说,此人竟然是男子,真的是特别毁三观。

    “既是男人,那就更要抓了,”司修终于反应了过来,狞笑着一挥手,“把人带走。”

    “拿出你身份证明来,”李永生再次出声了,他的眼中掠过一道寒光,“你说你们是内卫,连人都认不准,这让我很怀疑你们是假冒的,拿不出证明,别怪我辣手无情。”

    连“辣手无情”四个字都说出来了,可见他是打算动手了哪怕对方是御林内卫。

    “呵呵,”司修看着他,冷冷一笑,脸一沉,“看来你这酒家是不想开了。”

    “慢着,”就在此刻,又有人出声发话了,说话的是那十四五岁的少年,他冷冷地看着单身少妇,“你为何要冒充絮鹭?”

    “我是否冒充了,或者说我冒充的理由,没必要告诉你,”男扮女装的这位冷冷看他一眼,“我现在在酒家,我是客人,你也仅仅是客人,明白吗?”

    “动手!”司修大吼一声,七八个人顿时冲了上来。

    老妪见状,就是一怔,她还真有点头疼御林内卫。

    但是有人不怕,一声冷哼传来,紧接着白光乱闪,眨眼之间,强闯进来的七八人,身上都冒起了血花,齐齐闷哼着向后退去。

    一个戴着面具的中年人,从酒家后门走了进来。

    带头的司修眼力不差,见状倒吸一口凉气,“化修你真敢伤人?”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家的二长老,认识他的人很多,自打来了我们酒家之后,他出手的时候,就会戴上面具要被人认出,真的很丢人啊。

    李永生本来不高兴他这么做,你戴面具的话,谁知道我们酒家折服了义安林家?

    不过二长老很直接地回答,我是林家的长老,公然出面维护我们酒家的话,一旦消息传出去,对九公主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李永生想一想,也是这道理,从理论上讲,是他收了林二为仆人,但是消息一旦传开,旁人只会看到,是义安林家的化修,在帮忙维护九公主的产业。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林家是否投靠了九公主很重要吗?就怕你想说,别人都没心思听。

    所以二长老出面,从来就是用这个面具,也不隐瞒自己化修的身份。

    听到对方发问,他不屑地冷哼一声,“伤人?我还敢杀人,看在今天是大年初二,我也不想坏了大家的兴致还不滚?”

    最后三个字,他的声音猛然爆裂开来,直震得耳膜嗡嗡直响。

    那司修脸色一变,倒退两步,咬牙切齿地发话,“有种你留个字号。”

    二长老双手往身后一背,傲然地发话,“凭你这种走狗,不配听到我的字号。”

    这话骂得挺狠,但是他敢出手,还真就不怕御林内卫,体制中人不敢反抗御林内卫,但是对体制外的大势力来说,御林内卫那算什么东西?

    御林内卫最主要的使命,是保护己方重要人物的安全,对外的攻击性并不强,是守家护院的,“走狗”两字,真的没有骂错。

    对体制外的人来说,朝安局比御林内卫可怕多了,朝安局能编织罪名,将体制外的人拉下水,御林内卫却是只能威胁到体制内的人。

    而义安林家,胆子大到敢昧朝安局靳大人的灵谷,岂会在意区区的御林内卫?

    二长老的火气上来,真敢全部杀掉这些人,现在还真是留手了。

    那司修怨毒地看他一眼,一摆手,“走!”

    七八名御林内卫虽然受伤,都是肩头大腿等不重要的地方,他们退出了酒家,却没有离开,只是堵在门口,咬牙切齿地咒骂着。

    “我等着你们喊救兵来,”二长老冷冷一笑,一转身,却不小心看到一双若有所思的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