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控制手段
    李永生犹豫一下,还是老实回答了,“我晚上歇脚,碰到了杜家人。”

    以往的经验告诉他,永馨叫真的事情,最好不要说谎话,要不然,说一句谎话容易,但是要用千万句谎话来圆谎——那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更可悲的是,谎话说得越多,就越容易出错,说到最后,只是自圆其说这一项工作,就足以令人崩溃。

    “杜家人?”赵欣欣眉头一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杜晶晶是吧?她当时在场?”

    “她不在,”李永生一摊双手,“她不在,当时我差点跟他们打起来,他们看起来,像是有什么秘密任务……我这次去博灵郡,遇到的事情真的不少。”

    “唔,”赵欣欣淡淡地点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看起来她对杜家的秘密任务,也有所了解。

    紧接着,她问出了一个不太要紧的问题,“店家没管?怎么能坐视你们打起来?”

    “人家是秘密任务,在野外露宿的,”李永生回答,“我也在野外露宿,虽然连鹰被你搞掉了,但是博灵郡的情况,不是很明了,我这么做,也是保险起见。”

    “嗯,”赵欣欣又点点头,表示理解,不过紧接着,她又问了一个更要命的问题,“你怎么认出他们是杜家人的?”

    李永生听得头皮一麻,心说果然是细节决定成败,幸亏我一直在说实话。

    但是这实话,也不是很好说的,他心一横,“有个女修,跟杜晶晶长得很像,其他人,也有几分相似,所以贸然猜了一下。”

    赵欣欣默然,好半天才点点头,“倒也不枉杜上人爱慕你一场。”

    “你说话能靠谱一点吗?”李永生忍无可忍,真的是无需再忍了,我就算差你一场惊天动地的追求,你也不能随便冤枉人不是?

    他冷冷地发话,“我就看这些人面熟,野外相遇,人家十几个司修围上来,你让我怎么办,啊?不套一套近乎,全都杀了不成?”

    当时杜家没有十几个司修——总共也没那么多人。

    但是,就算谎话不能随便说,夸张的手法,还是可以用一下的,好博取同情。

    然而赵欣欣却是抓着细节不放,“那又怎么说到,连鹰是被我搞掉的?”

    李永生很干脆地一摊手,索性破罐子破摔了,“我一说我认识杜晶晶,他们就认出我是李永生了,然后……当然就说到连鹰了。”

    赵欣欣怪怪地看他一眼,“原来这么多杜家人都知道,看起来你和杜晶晶,关系真不错。”

    想追得你上蹿下跳,这过程也实在太憋屈了吧?李永生苦恼地抓一抓头发,然后猛地急中生智,“他们知道我跟九公主关系更好。”

    赵欣欣闻言,嘴角忍不住往上翘一翘,凭良心说,都是玄女宫杰出的弟子,两人之间,还是有相当微妙的竞争的。

    当然,杜晶晶是高阶司修,赵欣欣都没到了制修,按说这种竞争,不是在一个频道上展开的。

    但是天底下的事情,还就这么不讲理,很多人都习惯拿她俩相比,甚至不少人用“又一个杜晶晶”,来形容赵欣欣。

    九公主对此是相当地不满,杜晶晶除了修为,还有哪一点比得上我?

    杜上人家世不错,制修的时候就有储物袋,很有点身家,但是赵欣欣的家世和身家,比她还要强——不到制修就有储物袋了。

    杜上人的天赋极佳,可赵欣欣的资质,是栗真人都看重的。

    九公主从来不认为,杜晶晶能跟自己相提并论,不过这种事,心里明白就好,说出来就伤和气了。

    反正李永生的回答,令她挺满意,虽然她很想问一问,杜家人怎么说咱俩关系好来着,不过身为黄花大闺女……这话实在是问不出口啊。

    于是她微微颔首,“哦,原来是杜家跟你说的,其实要不是她家作梗,我能早些日子拿下连鹰……不过,杜晶晶也还算给我面子,知道是我在张罗之后,就罢手了。”

    李永生听得煞是奇怪,“杜家护着连鹰?难道杜家是博灵郡的?”

    他可是博灵本地人,以前一直都没听说过有什么杜家。

    “应该不是博灵的,”赵欣欣淡淡地回答,“杜家护连鹰,是看陈布达的面子,其实他们也不算护着,就是从中作点梗,唉,这种朝堂上的事情,你没必要知道太多,安心修炼吧。”

    李永生听得又晕了,杜家怎么又跟军役部陈布达搅到一起去了?

    不过永馨既然没兴趣说,他也就懒得问了,对道宫中人来说,谈朝政其实是很没意思的一件事,“你在酒家这些日子,有没有人找你来道歉啥的?”

    赵欣欣再次不语,连夹了两筷子菜,慢慢咀嚼之后,一伸脖子咽下,方才发话,“道歉是没有,倒是有人上门求着为仆……你去过百粤?”

    “咳咳,”李永生干咳两声,信口胡说八道,“有个朋友在百粤能量不小,我也就随口跟他提了一句。”

    “你那朋友的本事,果真不小,”赵欣欣一脸怪异地看着他,“竟然逼得义安林家的化修,甘心前来为仆……那可是化修啊。”

    “啊,是吗?”李永生也是一脸的惊讶,“那你就收下呗……对了,你好像不合适收化修,要不让邓蝶收下他?”

    “这事儿我懒得考虑,只等你回来做决定,”赵欣欣很无所谓地一摆手,“好了,事情交给你,我这也算解脱了……那厮在三楼包间里呢。”

    李永生点点头,“好吧,我去跟他谈。”

    还用得着谈吗?根本不用,林家二长老一见到李永生,就跟那个黑衣蒙面人对上号了。

    李永生也不跟他废话,“赵欣欣答应你没有?”

    二长老有气无力地回答,“她说交给你办。”

    “那就……”李永生想一想,终究觉得邓蝶是女性,让这男人当她的仆人,有点不合适,而且化修的战力很令人忌惮,划到邓蝶麾下,对她来说未必是好事。

    他只能叹口气,悻悻地发话,“算了,跟着我,给我当仆人吧。”

    二长老虽然早就没了心气儿,听他这么说,也忍不住暗自腹诽:你那么勉强的话,可以别答应我啊,真当我很愿意似的?

    顿了一顿,他有气无力地发问,“跟着你二十年,是吧?”

    “跟着赵欣欣,保护她的安全,”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你是我的仆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要是出了纰漏,后果你自己考虑。”

    二长老终究是一把年纪了,修为也不凡,虽然知道,这厮很难对付,但是听到这话,他还是忍不住出声,“皇族的护卫,讲究很多的,我不太合适吧?”

    皇族护卫当然讲究多,身家要清白,要足够忠心,还要有人担保。

    他身为一个民间的化修,不得不为仆,效力的还是非皇族,这样的身份,去给皇族当护卫,别的不说,只说忠诚度,就是个大问题。

    李永生怪怪地看他一眼,呲牙一笑,“没事……办个手续,就合适了。”

    “办个手续?”二长老的头皮一麻,他才不相信,有什么手续,能保证修者的忠诚,哪怕将整个家族都绑上做质押,也难免有那例外的情况。

    但是看到对方不怀好意的笑容,他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这时候,他反倒宁可面对那个黑巾蒙面的家伙了——起码不用直面这么诡异的笑容。

    “约束人的手段,是很多的,”李永生呲牙一笑,“你跟我来。”

    二长老见到这个笑容,只觉得脑袋一晕,神智恍惚了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距离水月庵不远的一处树林里,二长老猛地清醒了过来,他警惕地看向李永生,“你对我做了什么?”

    “稍安勿躁,不过区区二十年,”李永生微微一笑,“你现在可以尝试一下,不听我的号令……趴下!”

    趴……趴下?二长老心里,下意识地排斥这个命令,开什么玩笑,他是堂堂的化修,凭什么说趴下就趴下?

    然而在下一刻,一股剧痛从他脑海里传来,这剧痛来得是如此迅疾,如此地凶猛,直接令他眼前一黑,忍不住大声嚎叫了起来。

    紧接着,他就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捧着脑袋不住地打滚。

    “没点本事,我敢收你做仆人?”李永生背着双手,看着他冷笑,“相信我,这是最轻的惩罚,是你破解不了的。”

    事实上,这是仙界中人驾驭仙兽的法门,他在下界拿来御使修者,是简单粗暴了一点,也不太人道,但是肯定好用。

    良久,那股剧痛,才从二长老的脑中离开,他已经浑身是汗,跪倒在地上,不住地着,身体也在不由自主地哆嗦着。

    但是身为化修,他还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他努力地大声尖叫,“你这是野祀控制人的手段,强行迷惑和驱策他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他这话也非是无因,野祀在发展信众的过程中,真的会使用到类似手段,尤其是他刚才还在我们酒家,现在脑子一晕,就来到了水月庵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