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女儿香(求月票)
    李永生是三天之后,回到我们酒家的。

    时值中午,赵欣欣正在柜台上忙碌,见到他之后,就跟没事人一般,淡淡地点个头,“回来了?”

    我去,事情要大条!李永生的心里,顿时就是一揪。

    他实在太明白永馨的性格了,她大吵大闹的话,那就是一阵风,火气过后就完事。

    如果是若无其事,那就是她记到心里了,越是表现得平和,发作起来越狠。

    当然,这是她上一世的性格,这一世未必会如此。

    可是李永生总是隐隐觉得,这一世……起码这件事上,她估计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眼前平静的表面下,隐藏着一场暴风骤雨。

    所以他赶忙上前,笑着招呼一声,“东家,我已经回来了,您歇着去吧。”

    “不碍事,”赵欣欣面无表情地摇摇头,也不多说话,就在柜台里低头忙碌。

    李永生一看,这不是事儿啊,于是笑眯眯地发话,“去了趟博灵,修院里留着不让走,对了,听到个好消息,连鹰被带走了,多谢东家援手……”

    最后一句话,他将声音压得极低,还挤眉弄眼的,表示“我非常感激”。

    赵欣欣闻言,侧头斜睥他一眼,怔了一怔,然后眉头皱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

    看来得使出大杀器了!李永生心一横,掀开柜台的盖板,就走了进去,嬉皮笑脸地发话,“东家,女人不能太忙碌,得注意保养,要不然会影响容貌的……还是我来吧。”

    “我本来就没什么容貌,”赵欣欣冷哼一声,手里的算盘往外一推,不耐烦地发话,“容貌标致的女修到处都是,你不就认识不少……”

    “咝,”李永生倒吸一口凉气,就捂住了自己的左臂,脸色也刷地变白了。

    “嗯?”赵欣欣侧头看他一眼,又看一看他的左臂,沉声发问,“怎么回事?”

    她手上的算盘,不过是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左臂,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没事,”李永生挤出一个很勉强的笑容,脸色依旧很白,“岔气了,小事。”

    赵欣欣冷冷地看着他,好半天之后,才缓缓吐出三个字,“说实话。”

    “不小心扭了一下胳膊,”李永生微微一笑,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然后他清一清嗓子,“既然这样,你先忙……我去房间里补一觉,明天正式接你的班。”

    说完之后,他转身一揭盖板,又出去了。

    “站住!”赵欣欣低声喊一句,见这厮假装没听到,少不得左右看一眼,冲一个女侍一招手,“来,你帮我盯着柜台,我出去一下。”

    李永生出了酒家的后门,心里却暗暗地数着,“十、九、八、七、六……三、二、一,嗯,该有人叫我了。”

    “李永生,你给我站住!”身后传来了赵欣欣的喊声。

    果然是上一世的性格啊,这一世虽然没有觉醒,却依旧不变。

    李永生停下脚步,略带一点愕然地回头。

    赵欣欣快步走了过来,沉着脸发话,“脱下你的上衣!”

    “这个……不太好吧?”李永生左右看一看,发现没人,就嬉皮笑脸地发话,“你还没进阶司修呢,临时改主意,这个是不是……”

    “闭嘴!”赵欣欣不耐烦地发话,这一刻,她真是十足的公主范儿,“我是想……算了,你也别胡思乱想,你的左臂怎么回事?”

    “遇到了点小麻烦,被人打的,”李永生轻描淡写地回答,“这次去博灵郡,遇到了不少事,还有两个野祀的化修尾随我。”

    赵欣欣眼睛一眯,小眯眯眼里,透出浓浓的杀气,她咬牙切齿地吐出三个字,“谁干的?”

    “嗯?”李永生很怪异地看她一眼,“你什么意思?”

    “咳咳,”赵欣欣干咳两声,大义凛然地发话,“你是我的人,怎么能让别人随便欺负?这口气,我替你出了!”

    李永生白她一眼,又抬手揉一揉自己的左臂,不以为然地回答,“免了,我只是你的朋友,不是你的人,这种小事,我自己就能解决。”

    “不识好歹!”赵欣欣气得一跺脚,她有心看一看对方的伤势,但终究是黄花大闺女,实在有点不方便,而且她也说过,晋阶司修,才会考虑个人问题。

    既然没什么名分,她也只能咬牙切齿地发话,“需要帮忙的话,你尽管说话,要不然……咱们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李永生并不知道,赵欣欣曾经跟踪到了百粤郡,一时间有点奇怪:你咋一下子,就变得这么热情了呢?

    不过计策已经奏效,他也就不想让她再担心了,于是微微一笑,“伤势真不重,就是想着酒家没人管理,着急赶路,没有停下来调养。”

    赵欣欣闻言,也放心了,不过听到他说什么“着急赶路”,小嘴忍不住又是一撇,“你来回博灵一趟的时间,赶得上我来回顺天府一趟了。”

    “真是遇到不少事,”李永生正色解释,“修院还想留下我,要我带本修生,说不用再做任务了,时间到了直接研修结业。”

    “那你为什么不留下呢?”赵欣欣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肯定有不少学姐学妹啥的,多热闹……我这儿也不缺使唤人。”

    李永生赔着笑脸回答,“这不是担心你的安危吗?”

    “你一个区区制修,能顶什么用?”赵欣欣不遗余力地打击他。

    你要一直这么傲娇,咱们真的没办法好好聊天了,李永生有点不高兴了。

    不过,想到自己欠缺了一次追得她“上蹿下跳”的恋爱,他马上就调整好了心态。

    于是他微微一笑,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眼,很深情地说一句,“使唤的人算什么?关键时刻,我可以化作你的肉盾,为你挡住所有的攻击。”

    赵欣欣明显有点受不了这种侵略性的眼神,她慌乱地避开眼神,嘴上还兀自在逞强,“我身边的护卫,都可以为我当肉盾,很稀罕吗?”

    这是必然的,九公主身边的护卫,杀敌是次要的,主要任务,是为她挡住各种威胁。

    李永生见她窘迫的样子,忍不住哈哈一笑,“那有我在,你会更安全啊,起码多了一块肉!”

    “你这人……真是的,”赵欣欣也被他弄得有点哭笑不得,“你想推掉博本院,其实很简单啊,你现在的籍司,在博灵郡教化房,它博本院凭什么用你?”

    不愧是亲王的女儿,她对这一套体系太熟悉了,从小言传身教的威力也太大了,很轻松地就找到了关键点。

    李永生笑一笑,竖起一个大拇指,“九公主明见,我也是苦思冥想之后,才找到了这个理由,早知道你这么机智,就该邀请你一起去博灵郡的。”

    赵欣欣闻言,脸在瞬间就黑了下来,“我本来要去,结果你偷偷溜走,现在后悔了?呵呵……以后你请我去,我也不去!”

    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李永生恨不得抽自己一记耳光,这种糗事,在他身上很少发生,大抵还是跟永馨在一起,比较放松的缘故吧?

    不过他一旦叫起真来,脑瓜也是很够用的,于是他很沮丧地叹口气,“唉,看来以后行动,要多请示九公主了,这次受伤,也是对我擅自行动的惩罚。”

    一边说,他还一边假巴意思地揉一揉左臂拜托,我是伤患啊。

    赵欣欣闻言,脸色顿时缓和了下来,然后眉头又是一皱,“去亭子里歇着,那里气息比院子好一点,一会儿我拿伤药给你。”

    李永生闻言,机智地叫了一声,“我有伤药,不须九公主……”

    “嗯?”赵欣欣冷冷地看他一眼,李永生见状,登时闭嘴。

    园林里的亭子很多,但是李永生一般不会深入园林,也就是池塘边那三个。

    他随便选了一个亭子,不多时,就见赵欣欣走了过来。

    九公主递了一个玉瓶给他,他看一看,也没说什么,直接收进了储物袋他不缺伤药,但是在这个位面,皇族的伤药,也是难得的精品。

    赵欣欣也没计较他的行为修者对自身的伤势,肯定比别人清楚,该什么时候使用,也要看自身情况而定。

    事实上,他能收下伤药,她就很开心了,哪怕这一次不用都无所谓。

    早晚能帮到他的,不是吗?

    当然,她还有很多别的话要说,“野祀的两名化修尾随你,最后你怎么处置的?”

    “她们……”李永生本来想胡说八道一番的,见到她一副关心的样子,终于是没忍心说出口,只是淡淡地一笑,“不是什么大事,他们也投鼠忌器。”

    “哦,”赵欣欣点点头,又长叹一声,“是我拖累了你。”

    李永生哪里肯让她负担这么重的压力?忙不迭地解释,“野祀这次找的是我,跟上次刺杀你的事情无关,我还没有谢谢你,帮我解决了连鹰。”

    赵欣欣闻言,顿时就是一怔,沉默片刻之后,她摸出一个小酒瓶来,抬手灌了一口,“这话是谁跟你说的?来人……上两个菜!”

    李永生才待胡说一气,赵欣欣竖起一根食指,放到了厚实的嘴唇上,轻吹一口气,“嘘……别着急说,我要听实话!”

    一股淡淡的酒气,带着一股女儿体香,吹进了他的鼻腔。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