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六章 心魔
    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家的太上长老林铁鹰。〈?

    上次李永生去林家找麻烦,硬生生地打断了他的闭关,尤其坑人的是,他已经捕捉住了晋阶的契机,只要能稳固了心神,然后安排好闭死关,就可以一鼓作气冲阶了。

    就在这个当口,外面传进来警讯,林家有强敌来袭,恭请太上出关。

    这个警讯,害得林铁鹰差点走火入魔,出关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此生都不要指望再晋阶了。

    他心里的火太大了,又不能跟族人泄,所以才导致他在紫云峰上,做出种种怪异行为。

    总之,林家是冲赵欣欣服软了,但是太上长老林铁鹰,是彻底地恨上了李永生。

    林家在落雁坡赎人的时候,他也去了,见到那厮的狂妄样子,他心里真的不舒服。

    不过身为林家太上,他不会因为个人恩怨,令家族整体利益受损,所以只是单纯地见识了一下对方的阵法水平果然是不俗。

    然而,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李永生居然看出他压制了修为,还出声嘲讽。

    四个化修,面对一名制修,竟然不敢强行出手,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林家成什么了?

    更悲催的是,事态接下来的展,根本不是“一旦”的问题了,当时跟在林家身后的几个家伙,很快地就将消息传了出去。

    林铁鹰再也无法容忍了,下定决心要解决掉李永生除掉此人,不但能洗刷耻辱,他的心境也能豁然开朗,没准……还能重新获得晋阶的机会。

    没错,从修者的角度来讲,这个中阶制修,可以说已经是他的心魔了。

    要解决一个人,肯定要先了解其人,林铁鹰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在打听李永生的情况。

    打听到的结果,非常不乐观,此人不但来历成谜,战力也极强,手下不止杀了一个化修此人之所以狂妄,是真有仗恃的。

    更令林铁鹰吃惊的是,林家北方执事终于传来了消息,合着这李永生在京城的人脉也很广博,在朝阳大修堂插过班,一手医术救活不少人,甚至还得到过天家的接见。

    这尼玛根本是不能抵挡的节奏,林铁鹰很悲哀地现这一点。

    不过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平衡,尤其是这个人对林家的态度,并不友好。

    林铁鹰决定,通过一己之力,将此人灭杀他不会再利用林家的资源了,好不容易才跟九公主缓和了一些关系,林家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

    他甚至都不让林家人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打算。

    一人做事一人当,林某人诛杀此人,就是为了自己要晋阶,要去心魔!

    不过,在做出决定之后,他才很悲哀地现,想要除掉此人,不是他一个人能做到的。

    林铁鹰的自视颇高,其实他并不认为,自己真的打不过李永生你有再多的邪门歪道,我堂堂正正地拿修为压制,不信碾压不了你!

    但是……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但是了,万一没有杀死对方呢?

    没有杀死对方,林家就会面临灭顶之灾,那厮绝对不会相信,这仅仅是个人的行为搁给他林铁鹰,也不会相信。

    所以他一个人出手不靠谱,得找人帮忙才行。

    官府是靠不住的,前一阵难为九公主的郡务房长齐晓哲,被巡荐部来人调查中,这事儿十有八九跟英王脱不了关系,还有消息说,是朝安局介入了。

    而清微庙的那帮家伙,也不是特别靠得住,子孙庙虽然属于道宫系统,但是跟官府勾搭,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身为皇族的赵欣欣,得到一些消息并不难。

    就算能借助清微庙除掉李永生,英王的势力再次盯上林家,这也不是什么好事。

    想来想去,林铁鹰也只能求助于野祀了。

    野祀在玄女宫闹得很厉害,事实上,他们在百粤和海西两郡,影响更大,这两郡都是临海的,很多渔民出海,直接挂着玄鸟旗,船上还有香炉和香案,官府也不能完全禁止。

    南海府也是近海的地方,林家在义安经营这许久,想要联系到玄女道的人,还真的不难。

    不过想要请动这些野祀,也不是很容易的,野祀自己展势力,那是人家的事,不会计较代价,但是想请人家对付指定的势力,不拿出点东西来,是不行的。

    林铁鹰拿不出什么太多东西,就说我要请你们对付的人,是制修修为就能斩杀化修的,阵法上还有大传承对了,他还杀过你们的人!

    玄女道的人,根本就不想理他,说你想请我们出手,那也简单,林家整体归附玄女道。

    林铁鹰若是肯答应,那才是真正的傻逼,一入野祀,整个家族会同时得罪官府和道宫。

    两方僵持不下,最后还是玄女道表示,既然对方杀了我方的化修,那就去看看呗。

    结果看完之后,玄女道承认对方确实有大传承,但是人家表示不稀罕,反倒旧话重提你林家归附过来,我们就帮你处置。

    你要真觉得大传承是好东西,那你去找子孙庙啊。

    我尼玛要是合适找子孙庙,早就去找了!林铁鹰也是相当地无语,“两位仙姑,这是不打算要这个传承了?”

    我是求到你们了,但是你野祀再势大,就真的不稀罕那些传承?

    两女交换一下眼神,矮个女修冷冷话,“你是在威胁我们吗?”

    不要看别人都是“野祀野祀”地叫着,香火愿力并不是小流派。

    就算是在中土国,野祀不出现则已,一旦出现,也不是林家这种半隐世家族能随便威胁的。

    林铁鹰深吸一口气,强忍心中的羞怒,缓缓话,“我与此人,势不两立,但是我一个人,代表不了家族,也不能一人决定家族前途,甚至可能被族中逐出。”

    “左右不过是借口罢了,”矮个女修冷笑一声,断然话,“林家的依附是前提,你不答应的话,就不用再说了。”

    凭良心说,李永生所展示出的阵法造诣,玄女道也是颇为艳羡的她们嘴上不承认,并不代表心里没数,什么玄女道大传承有的是,并不稀罕,这类的话听一听就是了。

    但是正因为她们了解,她们才更清楚,那个摆出阵法的年轻人,有多么不好惹。

    要说这俩女修,在阵法上都是有相当造诣的,但是矮个女修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名堂,个子高一点的这位,却是能确定,那是一个能借助气运反击的阵法。

    李永生布置阵法是在野外,按说没太强的气运可借助,但是高个女修反倒认为,这才是最可怕的。

    须知反击阵法运用到精深之处,不是单单地借助阵法材料和外力,精深的反击阵,可以直接将攻击者的力量,转化为自身的反击。

    换句话说就是她们若起攻击的话,很可能出的攻击,会被转化为气运,转而攻击自身。

    这种手段,会使用的人屈指可数,但是两名女修并不认为对方不会。

    否则的话,根本无法解释,李永生为何不在城镇投宿,而专门跑到野外布设反击阵,须知城镇不但相对安全,可以借用到的气运,也比荒郊野外多得多。

    那么,人家为何这么做,就很好猜了是担心被人看到。

    这种惊世骇俗的手段,真的不能随便炫耀。

    而且李永生的回答,也间接证明了这一点。

    他有恃无恐地表示,你们可以请下神意来分析阵法。

    没错,他不怕自己的谎言被戳穿。

    须知野祀虽然是人人喊打,但是一旦激怒了野祀,被盯上,那也要面对无处不在的报复。

    当然,这也不是两女不出手的所有理由,她们很明显地注意到,对方对野祀,并没有太大的偏见,只是指出了基本事实在中土国,香火愿力的修行者,没有大义和名分。

    这个评价精辟而客观,更是隐约彰显出了此人身后可能的传承人家很可能知道,在别的位面,修行香火愿力,是可以占据大义的。

    总之,野祀的展只有两条路子,一个是大力展信徒,一个就是吸引一切值得吸引的人才,而李永生做为一个阵法大家,又对野祀没有成见。

    这种情况下,就算换个傻子来,大约也不会动手,万一能将此人争取过来呢?

    别说她俩可能会被反击阵绊住,就算绊不住,如愿地拿下了对方,也不代表她们就能强夺了对方的传承,很多修者宁可自毁,也不会便宜了自己的对手。

    强夺传承很难,还可能遭致此人身后势力的报复,那么倒不如保留一份情面,将来徐徐图之一旦吸收了此人,可以令其心甘情愿地分享传承。

    两个方案孰好孰坏,这还用问吗?反正此人被盯上了,想跑是不可能的。

    当然,义安林家若是愿意全族投靠的话,玄女道也不介意强行拿下对方,这样的半隐世家族,对他们的展,助力实在太大了,有足够的利益,当然就值得冒险。

    非常遗憾的是,林铁鹰最终还是拒绝依附,这些家族真的是太短视了。

    两名女修见他态度坚决,也懒得再多费口舌,转身飘然离去。(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