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神秘野祀
    本修生结业之后,就出任本修院教谕,这种情况,三四十年前出现过。

    那是卫国战争结束之后,中土国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经过正规培养的制修都极少。

    但是这几十年下来,虽然正规渠道培养出的制修依旧不多,可是教谕的人选是不缺的,本修院的教谕,基本上都是研修生以上学历,高修院的教谕,才是由本修生出任。

    甚至个别有实力的中修院,大部分教谕都是本修生结业。

    李永生当然要推辞,说这个不行,我才入修院几年,怎么可能当教谕呢?

    没错,他上了两年本修生就结业了,跟他同一批进入博本院的修生,比如说肖仙侯和胡涟望,才刚刚升入上舍生。

    谷教谕舌绽莲花,劝个不停,见他执意不答应,终于吞吞吐吐地道出了本意:我觉得你这思路,可以给我提供一些灵感,有助于我初阶司修冲击中阶司修。

    帮助肯定会有!李永生非常确定这一点,不过到底能起多大作用,就要看个人的悟性了。

    所以他很客气地表示,谷总谕你这是谬赞了,我认为初阶司修冲中阶,主要还是要看个人的积累,只要积累够了,再加那么一点点悟性和努力,就差不多了。

    他这话说得有点不负责任,不过大体来说,也是没错的,尤其这积累,并不仅仅是修为上的积累,还要有眼界和见识的积累。

    谷随风眼见留不住他,情急之下直接搬出了大杀器他将宋嘉远副院长请了来。

    宋院长看了报告之后,也是颇感惊艳,从学术角度上讲,这报告很有一些新意,尤其需要强调的是,写报告的这厮,刚刚从初阶制修晋阶到了中阶。

    也就是说,这新意不是杜撰出来的,而是身体力行经过验证的。

    宋院长也忍不住出声挽留:永生,剩下这一年半的时间,你就在修院呆着吧,研修生肯定让你结业,好歹你也是博本院建院以来的第一人,多为学弟学妹解惑,也是你该有的责任。

    李永生这人,有时候耳朵根子是比较软,但是他的伴侣尚未觉醒,还身处在几大漩涡的边缘,他怎么可能留在修院里?

    少不得,他也只能祭出了大杀器,虽然这会令他看起来有点绝情,但是他别无选择:宋院长,按说我现在是郡教化房的人,就算有时间留下来,也得去教化房。

    要不然养正室的公羊室长,肯定饶不了我。

    宋嘉远终于是无语了,最后只能悻悻地叹口气:我说不过你,孔总谕三天之后回来,到时候让她跟你说。

    结果第二天夜里,李永生偷偷地跑了。

    这次离开之后,他依旧低调得很,一路昼伏夜行,进入了三湘郡。

    进入三湘之后,他才又恢复了正常的起居,遇到旅店也敢投宿了。

    不过行了两天之后,他心里隐隐地生出一股不安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不安,越来越明显了。

    当天晚上,他特地留宿在野外,同时就在路人的关注之下,开始搭设阵法。

    事实上,大部分的人根本不认识什么叫阵法,他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年轻的修者,在野地里跑来跑去,摆放着稀奇古怪的物事。

    但是大部分人不认识,也就意味着,总还是有人认识的。

    就在李永生的阵法即将完成之际,天色也将黑,远处空间一阵扭曲,显出两个红衫女修。

    两女均是眉清目秀,现身之后,冲着李永生缓缓走了过来。

    令人感到吃惊的是,两女身上的红衫,竟是道袍的样子,正中绣着的,是一只黑色的鸟儿。

    两女走到李永生身边,略高的女修出声问,“这是何阵?”

    没有称呼,没有任何的客套,就这么直接生硬地问了。

    李永生自顾自地忙碌着,头也不抬地回答,“聚灵阵。”

    “你还不如告诉我,说这是兵解阵,”略矮女修冷哼一声,“你家聚灵阵这样摆?”

    “我家聚灵阵怎么摆,关你什么事?”李永生依旧专心摆阵,“麻烦你说话客气点。”

    “嘿嘿,”略矮女修笑了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这算是自知不敌……破罐子破摔?”

    “我其实对香火愿力,没什么偏见,”李永生直起身子来,平静地看着两女,“不过你们也要清楚,在这个位面,你们就是异端……没有大义,什么都不是。”

    “听起来好可怕的样子,”矮个女修呲牙一笑,饶有兴致地问,“既然我们是异端,你为什么不诛杀我们呢?”

    这纯粹是废话,两女都是化修的修为,而李永生出来的时候,连张木子都甩掉了,就是孤零零的一个中阶制修……最多还有四匹马。

    “我这人一向讨厌杀戮,”李永生淡淡地回答,“野祀之流,我杀过不止一个,他们威胁到了我爱的人,不过你俩身上的香火愿力,相对纯正,你俩走吧。”

    纯正的香火愿力,那就是做了不少好事,搁给道宫来说,就是积攒下了功德。

    略高女修出声话了,面无表情的那种,“你不问我俩为什么来吗?”

    李永生迟疑一下,缓缓点头,“你愿意说的话,我很愿意听。”

    他原本是担心,对方是冲着永馨来的,找他也是因为他是酒家的掌柜,不过通过对话他现,对方好像……真的是为他而来。

    既然是这样,他就没必要多问了,当然,人家愿意讲,他还是很乐意知道原因的万一真是想迂回找永馨呢?

    高个女修冲着阵法指一指,皱一皱眉头,“这是什么阵?”

    “呵呵,”李永生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长得好看?”

    这不是冒犯,而是规矩,在中土国,很多知识是无价的,随便问是失礼的。

    别说野祀了,就算天家来了,道宫来了,涉及修者自身的辛秘,不回答也就不回答了。

    矮个女修的眉头挑一下,很不高兴地话,“不要逼我们动手。”

    “想动手的话,问一问这阵法答应不答应,”李永生冷笑一声,“不信的话,尽管试一试,诛杀野祀,我能获得赏金的。”

    两女当然不信,不过她俩也知道,面前之人虽然只是制修,却坑了不止一个化修。

    高个女修沉吟一下,试探着话,“这是被动型阵法?”

    被动型阵法,顾名思义,就是被攻击之后,才能激的阵法,比如说防御阵,又比如说预警阵。

    “你用请神术问一下吧,”李永生满不在乎地回答,“相信我,你不会后悔的。”

    “我还是试一试吧,”矮个女修一抬手,就打算出手。

    “算了,”高个女修冲她使个眼色,微微摇头,“既知是他,还怕没机会?此人的阵法水平,相当惊世骇俗,怕是有大传承……”

    大传承?那是必须的,李永生傲然一笑,“看来你们是惦记上我了,我问一下,你们从哪里知道,我阵法水平不俗的?”

    在他想来,泄密的无非是两处,不是巴蜀郡的冰洞,就是在义安林家的那一通折腾。

    不管怎么说,他能确定目标的话,自然要深挖一通野祀其实是防不胜防的,但是,万一能挖出点什么线索呢?

    遗憾的是,高个女修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她也没有义务回答。

    事实证明,她对阵法也有相当的造诣,“这是引来气运的阵法吧?”

    怪不得她不敢随便动手,原来是看出了大致的名堂。

    李永生也懒得掩饰,他淡淡地一笑,“天元气运转移阵……不攻击我,算你俩造化。”

    他摆的阵法,当然不仅仅是他说的那么简单,不过他确信,其中精妙之处,不是这个半开化的位面能够解读的。

    其中他所说的天元气运,其实是阴阳太乙天罡,不仅仅涉及了气运,还涉及了灵气,不过最关键的是……他不仅能反击,还能逃跑。

    两名红袍道姑相互对视一眼,犹豫一下,竟然就那么退去了。

    就像她俩来时一样,走的时候,也是凭空消失,不着痕迹。

    李永生看得明白,那不是化修里很难修成的瞬移,而是真正的空间挪移,真君之下,不借助器具,根本不可能实现。

    看来这野祀的来头,很是不一般啊。

    他不知道的是,两女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在二十余里外,再次显出了身形。

    而她俩现身的地方,一个中年人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漫不经心地四下看着。

    看到她俩出现,他噌地就站起身来,抬手一拱,“见过两位仙姑,不知……”

    “那人极难对付,是有大传承的,我们不便直接动手,”高个红衣女修淡淡地话,“所以还是那个条件……除非你林家投效玄女道,否则我们不会出手。”

    “果然是有大传承的?”中年人愣住了,然后迟疑一下,他再度不解地问,“有大传承,你们还不下手?”

    修道之人,见了好东西,不是该出手抢夺的吗?

    “我玄女道什么样的传承没有?”高个女修不屑地笑一笑,言语中是满满的自信,她斜睥着中年人,“你既然觉得是好东西,何不去联系清微庙?”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