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四章 人在江湖
    李永生的话一出口,对面几个人就有点尴尬了。[[{ (网

    倒是那高阶司修无所谓,心说你不过是个中阶制修罢了,他淡淡地话,“我们此来,是办点事情,总是小心为上,你跟杜晶晶是怎么认识的?”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不冷不热地回答,“你可以去问她。”

    眼见他俩说得不太愉快,那女修再次出声,“好了,相见就是缘,阁下怎么称呼,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李永生对杜晶晶的感觉,有点特别,那女人虽然傲气,但是对他的态度很好,似乎还有点别的心思,甚至因此招致了永馨的不满。

    对他来说,这不是一件令他反感的事,只是有点麻烦,所以他也没有隐瞒身份,“我姓李,本来就是博灵人,现在回博本院交试炼任务报告。”

    女修闻言,顿时叫了起来,“姓李,博本院……你是李永生?我看看你脸上有疤没有!”

    我去,我啥时候变得这么有名了?李永生一抬手,下意识地摸一下脸上的伤疤。

    就在他抬手的时候,女修已经凑近了身子,看到了他被阳伞遮蔽的面孔,然后笑了起来,“还真是你啊,害得我们差点动手。”

    李永生哭笑不得地笑一笑,“差点动手?还好……你们这么多人,不动手最好。”

    女修想得少,张嘴就叽叽喳喳地话,“你说你这人,不去住店,荒郊野外地住宿,很不安全知道不?这四匹马就惹人惦记,你还敢说自己有储物袋……你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

    “恐怕他以为打得过,”高阶司修冷冷地话,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永生,“听杜晶晶说,你自视很高啊,还有九公主撑腰,小看天下英雄,也是正常的。”

    一股子浓浓的不满之意,随着他的言语,宣泄了出来。

    “他打得过咱们,开玩笑吧?”女修仔细地看着李永生,很生气地话,“你这样冒险,真的很不好……你不会真以为打得过我们吧?”

    李永生无奈地笑一笑,“我都说了,不动手最好。”

    “那我们要动手呢?”女修也听出了话里的味道,“你确定能赢?”

    “他确定能赢,”高阶司修冷冷地话,“他的自视很高,都看不上杜晶晶……我没说错吧?”

    “你这么不会说话,会没朋友的,”李永生苦笑一声,“我不想杜晶晶埋怨我。”

    高阶司修眉头一扬,越地恼怒了,“真不知道咱俩谁不会说话。”

    “就当我不会说话好了,”李永生很无所谓地回答。

    其实自打接触了杜晶晶,他就知道,她身后必然有强大的势力,须知她可是连义安林家都看不上眼的。

    只是这帮人的表现,实在傲慢了一点,他也就没心思跟对方虚与委蛇,须知赵欣欣对他跟杜晶晶的关系,是很有几分不满的。

    倒是那女修,对他的态度还可以,径自走到阳伞下,“实在抱歉,我们此番出来,是有些要紧事情,所以看到你之后……”

    “十二妹!”那高阶司修不满地叫了起来,不想让她再说了。

    李永生对此倒是无所谓,这些人在这雨夜里,出现在荒郊野外,用屁股想,也知道人家必然有重要事情,他没兴趣多了解。

    倒是这女修,一看就知道是大家族里出来的,虽然已经是初阶司修了,但是根本没有多少江湖经验,毫无戒备地走到了他的面前。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这种心怀坦荡之人,他还是比较有好感的一个人心里没有阴暗面,才会很纯粹地面对这个社会。

    十二妹对高阶司修的大喊,很有点不满,不过很明显,这家人的家规很严,所以她只是很委屈地回答,“他也不是外人啊。”

    “就怕人家把你当成了外人,”高阶司修冷冷地话,“你贸然靠近人家,不见他已经暗中蓄力,防备你偷袭了吗?”

    “啊?”十二妹惊呼一声,连退几步,才又出声问,“李永生,真是这样吗?”

    我暗中蓄力,那厮怎么看得出来?李永生心里暗哼。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高阶司修虽然言语刁钻,态度也傲慢,可是对那些初出茅庐的大族子弟而言,却是个不错的带队者起码江湖经验足够丰富。

    所以他不以为然地笑一笑,“行走江湖,保持足够的警惕,还是很有必要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女修闻言,脸就沉了下来,很不高兴地问,“那你是防着我了?”

    拜托,我跟你很熟吗?李永生很无语地翻一翻眼皮,“我的仇家势力很大,我也不知道他会找些什么人来对付我,小心一点没错吧?”

    “你的仇家……那个军役使是吧?”十二妹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话,“他不是被赵欣欣找人扳倒了吗?”

    “什么?”李永生眉头一扬,讶然问,“是赵欣欣找的人?”

    “十二妹!”高阶司修又叫一声,声音越地高了。

    这次,十二妹也不多说了,只是淡淡地回答,“我也不清楚原委,或者是以讹传讹吧。”

    说完这话,她转身离开,留给他一个曼妙的背影果然是很任性,根本没考虑到他偷袭。

    李永生也没兴趣评价对方的江湖经验,他已经陷入了沉思里:这次连鹰被带走,是永馨出力了?

    他并不怀疑杜家十二妹的消息渠道,毕竟是杜晶晶的同族,而且,对方也没理由欺骗自己杜晶晶和赵欣欣之间,关系还没好到那一步。

    原本,我还以为是朝安局或者李清明出手了呢,他的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千里迢迢跑到百粤郡,去惩治林家对永馨的不敬,而永馨也背着我,托人将连鹰拿下了,伴侣之间,就应该这样默默地维护着对方吧?

    念及此处,他侧过头来,透过重重的雨幕,遥望着南方。

    不知玄女山中,是否也在下雨,不知那个小嘴长腿的人儿,是否也在想着我?

    想到开心之处,他起身走出阳伞,仰头向天,深吸一口气,任由细密的雨丝,落上他的面颊,心中是无比的酣畅和轻快你喜欢在雨中漫步,我当然会陪着你。

    他在雨中缓行,那边的杜家人则是在小心地交换着眼神:要不要将这厮拿下?

    他们此来,涉及到一桩密事,将风声封锁得很严,虽然不至于将遇到的人全部拿下灭口,但是非常糟糕的是:李永生认出了他们的根脚。

    高阶司修认为,不应该放过此人,他拿起一根枯枝,在地上写一行字,“摆出阵势,强请对方同行。”

    众人没有反应,过了一阵,十二妹才接过枯枝,在地上写了四个字,“打得过吗?”

    众人对视一眼,脸齐齐就是一黑,好半天之后,高阶司修一指十二妹,又隐蔽地瞥李永生一眼:你去试探一下。

    十二妹眉头一皱,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听到李永生在远处淡淡地话,“没必要试探,留一份情面好相见,毕竟我跟杜晶晶,处得还算不错。”

    十二妹闻言大惊,忍不住出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对杀气很敏感的,”李永生侧头看了过来,虽然双方相距有三十余丈,但是他的目光所及,仿佛有若实质一般,让人忍不住要生出抵挡之心。

    不过他也没有做出更多举动,收回目光之后,淡淡地话,“你们嫌我碍事,那我走就是了。”

    说完话,他收起了桌椅和阳伞,来到树前,去解马匹的缰绳。

    杜家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十二妹出声话,“李永生,我们只是商量了一下,并未动手,算不得跟你结怨吧?”

    “当然不算,”李永生长笑一声,翻身上马,“人在江湖,难免有种种的无奈,我只奉劝各位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长笑中,他已经去得远了,那得得的马蹄声,也渐渐地被沙沙的雨声掩盖。

    因为这一场夜间遭遇,李永生的心情格外地好了起来,回到博本院之后,他花了五天时间,写了一篇初阶制修晋阶中阶制修的心得。

    事实上,关于这个境界范围的心得,他并不比中土国的修者强多少,不过大道至简万法归一,将一些高级层面的心得感受,糅合到较低层面,已经足以令他的报告干货十足了。

    交报告的时候,李永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孔总谕不在,她去豫州郡教化房公干,而副总教谕谷随风,对李永生三个月之内再次晋阶,是相当地感兴趣,所以他审查了报告。

    这一看就不得了,谷教谕当场就被迷住了,报告写得相当深入浅出,但是很多观点,还是令他感觉大开眼界。

    谷随风马上表示,只凭这个报告,你基本上就可以研修生结业了,现在啊,你也别出去做任务了,安安心心地待在博本院,帮着带一带本修生吧。

    这个命令实在有点夸张,李永生相当于本修结业才几个月,就升任到教谕的级别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