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化修为仆
    林家子弟轮番出动,连着举了三天牌子。

    在第四天清晨,黑巾蒙面人终于出现在两名林家子弟的面前。

    李永生并没有多说,只留下一句话,“今天正午落雁坡,等你林家给我一个交待!”

    落雁坡距离天星谷,差不多有七十里,中间还要经过县城,事实上那里算县城的东南方。

    林家子弟接到消息之后,不敢怠慢,马上飞报族中。

    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天星谷就驶出七八辆马车,还有十余名骑士,直奔东北方而去。

    在义安,落雁坡也算一处风景不错的场地,林家人着急赶过去,不但是时间紧迫,也是存了清场的心思,不让别人看热闹。

    不过车队快到落雁坡的时候,天上淅沥沥下起小雨来。

    这一下,车队也不忙着赶路了,能按时到达就行,倒是车队后方,远远地吊着几个人。

    林家也知道,这是某些好奇心过剩的家伙,看到林家急匆匆出动,跟着来看热闹。

    林家遭遇强龙一事,在义安最高级的圈子里不是秘密,毕竟林家在前一段时间,还托人严查过外地来人。

    对林家来说,这几个家伙真的是太讨厌了,若不是今天的事情实在太过重要,他们恨不得转身将这些家伙拿下,好好拷问一下他们的来历。

    林家车队赶到落雁坡,才是巳末的时分,数千丈方圆的落雁坡,被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着,只有星星点点几个人,手持雨伞缓缓地行着。

    坡顶的亭子和长廊里,倒是有十数人,或坐或站,冲着远处指指点点,显然是欣赏风景的闲人。

    不过除了这些人,还有一处也坐了一人,那是在山坡下方,一把硕大的阳伞之下,摆了一张桌子,还有一把椅子,一个黑衣人正坐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看过来。

    前方的骑士一摆手,身后的骑士就散了开来,半圆形地冲着黑衣人围了过来。

    这次林家的行动,表现出了极强的克制,在距离黑衣人百丈左右,就停了下来,并且面孔向外,明显是戒备外人的意思。

    八辆马车也在百丈之外停了下来,前四辆车里,走下来十余人,三名化修,其他的都是司修,每一名司修手上,都拎着或大或小的箱子。

    后面四辆马车上下来二十余人,他们是负责警戒的,一个个面孔向外,摆出了警戒线。

    林慕南走到黑衣人面前,抬手一拱,面无表情地发话,“李掌柜,其实咱们原本不必搞得这么僵的,好歹曾有一面之缘。”

    李永生脸上还是蒙着黑巾,他眉头一挑,饶有兴致地发问,“你的意思是说怪我喽?”

    “是我林家自己的问题,”林慕南轻声回答,“可惜我因为跟潘之江一战,身体有些不适,没有时间打理族务,导致这样的结果。”

    李永生并不答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的,”林慕南不无自嘲地一笑,“看在你我上一次见面,尚算对眼的份上,能否打个商量?”

    李永生扫一眼那些司修带着的箱子,淡淡地回答,“我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赎金可以商量,人必须交出来这个没有商量。”

    “赎金可以给你,”林慕南的声音很轻,但是语气却不软,“人也可以给你为仆十年,不得无故伤害和侮辱。”

    “呵呵,”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人交给我,怎么处理是我的事,赎金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别把什么阿猫阿狗的,随便拉过来顶罪。”

    “事情是我拍板的,”二长老走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地发话,“林家做事不妥,自然有担当,断不会拿人顶罪。”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但是谁当真谁傻逼,若不是对手太强,咄咄逼人得紧,林家绝对不会将一个化修交出去四长老前两天还建议,拿族里其他人顶缸呢。

    “化修?”李永生有点小小的惊愕,他也没想到,林家直接推出了一个化修来。

    事实上,对九公主的产业下手,没有化修的首肯,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既然没有化修直接参与,林家推出两个司修来顶罪,是很正常的。

    李永生早就做好打算了,对方若是推出司修来,他必然还要往上追究,对方若是铁下心不承认,那他还有一系列的手段可以施展。

    但是林家的化修,竟然很光棍地站了出来,他就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策略了。

    当然,既然是化修,随便斩杀的话,确实也不太妥当,中土国的化修,每一个都是宝贵的战力。

    为仆十年,李永生对这个条件有些心动,永馨身边的高端战力,还是少了一点,若是多一个化修在身边护卫,安全系数又能提高不少。

    不过十年时间,未必够永馨重返化修她一直压制修为,啥时候觉醒还不知道呢。

    他沉吟半天,缓缓摇头,“十年不够,最少二十年。”

    “好的!”二长老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他原本最悲观的打算,是为仆三十年,能少十年,已经很值得高兴了,“那就这么说定了。”

    “这只是意向,”李永生摇摇头,“你们既然猜到了我是谁,也知道我不是能做主的人,我只能答应你们,尽量向东家争取。”

    落雁坡下,是一片广袤的湖泊,此刻湖泊对面的树林里,有几人静静地站着,默默地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这小子还不错,”一个佝偻着腰的老妪发话了,“知道要让九公主做主,知道分寸。”

    赵欣欣一身劲装,手执一把雨伞,遮在一个中年道姑的头上,她冷哼一声,“如此不知死活,也算不错?若不是怕堕了我玄女宫的威名,我管他去死!”

    落雁坡上,三名化修嘿然不语,好半天,四长老才憋出一句话,“谁不知道,李掌柜能当酒家半个家?你这么说,真的就没诚意了。”

    “我就算能当整个家又如何?”李永生淡淡地看着他,“东家让我当家,是对我的信任,这种大事,不经过东家同意,岂不是辜负了她的信任?”

    林慕南听到这话,重重地叹口气,“兹事体大,九公贵东家目前也不在酒家,想必是来了义安,能否请她出来面谈?”

    “呵呵,”李永生不屑地一笑,“你们还真看得起自己啊,就凭你这屁大的林家,也配东家亲自赶来?”

    握草!林家的三名化修,忍不住有要吐血的感觉,咱不带这么侮辱人的!

    事实上,这话是否侮辱,真的是见仁见智。

    九公主是天潢贵胄,皇族能控制的战力,哪怕不将官府系统算在内,只说家族掌握的化修,也不下百人,甚至还有真君,区区八个化修的家族,真不算什么。

    但林家是半隐世家族,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子孙庙了,在心里就觉得高人一等。

    当然,不管怎么说,林家终究是不如皇族甚至差得很远,但是这么打脸,真的好吗?

    你那九公主,不过是亲王的女儿,区区的郡主罢了,还真当自己是货真价实的公主?

    林慕南已经打定主意认栽了,听到这话,也是有点忍不住,“我们有解决问题的诚意,但是李掌柜不如跟贵东家先请示一下,咱们再来谈,成吗?”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李永生懒洋洋地一摆手,然后一指二长老,“这样吧,一个月之内,你主动到我们酒家,面见我家东主,当然,你可以不去。”

    四长老最是性急,“那我们林家的族人,可是还有不少人在你手里,他们怎么办?”

    李永生笑一笑,冲不远处抬手一指,就像变魔术一般,那里蓦地出现了十余人,都在那里呆呆地坐着,一个个双眼无神,仿佛已经魂魄尽失。

    四长老见到自家族人,眼睛顿时张得老大,“握草,你还真敢带来!”

    林慕南的表情也很怪异,他看一看被绑架的族人,距离自己不过十余丈,再看一看身后的族人,早就形成了包围圈,正在阻挡外面的人靠近。

    然后,他再看一眼面前孤零零坐着的中阶制修,忍不住怪怪地问一句,“就你一个?”

    “一个还不够吗?”李永生眼睛一眯,虽然看不到他黑巾下的表情,但是他的眼里,是满满的笑意,“你们可以试着强抢你不会真的那么傻吧?”

    林家人顿时默然,强抢他们做梦都想,但就是有点底虚,看到对方如此有恃无恐,他们就更加底虚了。

    “那就如你所说,二长老一个月内到朱雀城,”良久,脑瓜不太好用的四长老先发话了,“这些族人,我们先带走,你看如何?”

    “可以,”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记得啊,一个月,别超出时间要不然后果自负。”

    四长老光顾自家族人了,可是林慕南的眼睛一眯,敢这么说,你得有多大自信啊?

    当然,他也听出对方的话里,有浓浓的威胁如果一个月内,二长老不能按时抵达朱雀城的话,李永生再次来义安,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

    这威胁的味道,实在太重了,但是现在的林家,有得计较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