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忍气吞声
    朝安局的靳大人,是在一天之后抵达义安的。

    林家给出的一百两灵谷,他很干脆地收下了,但是林家所要求的,帮忙找李永生说情,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人家不找我麻烦,我已经要庆幸了,此事别再来烦我。”

    林慕南黑着脸提出了条件,“再加百两黄金,麻烦靳先生费心。”

    靳大人冷笑一声,“这个钱我是不敢拿的,就怕有命拿没命花,你林家神通广大,自己想办法好了。”

    他是真不敢收这个钱,朝安局下面的分局,油水其实有限,不过这可是林家的钱,他若是想着拿了钱不做事,后果会很严重。

    对他这朝安局的司修来说,很多人的钱都可以黑掉,但是义安林家显然不包括在其中。

    林慕南拉下脸来,“若不是看在赵欣欣的面子上,靳先生想得到灵谷,还要费些周折,你是一定不肯帮我林家这个小忙了?”

    果然不愧是强梁嘴脸,对方不听话,就直接出声威胁。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靳大人反倒是不怕,他冷笑一声,“我就不肯帮忙,你干掉我算了,反正我又打不过你。”

    林家还真没胆子动手——不看灵谷都还了?

    二长老见势不妙,马上出声和稀泥,“靳先生,大长老心系族人,最近脾气不是很好,你见谅,我们也不是要你做说客,你只需要告诉对方,林家愿意答应他们的条件。”

    “这消息完全可以由你们主动告诉对方,”靳大人似笑非笑地回答,“林家子弟,每人出去的时候,举一块牌子,对方当然就知情了。”

    “握草,”四长老忍不住轻声嘟囔一句,“这是不想让我林家在义安做人了?”

    这个法子,靳大人能想得到,林家当然更想得到,但是他们还真没往这方面去想。

    林家是义安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家族,甚至可以说是南海府第一家族,他们不怎么欺负地方上的同乡,这令他们的口碑极好。

    但是同时,乡亲们也都知道,林家是不欺负人,而不是没能力欺负人,林家人的骄傲,是个人就能感觉得到,也成为义安人对外时的骄傲。

    林家可以认栽,但是当着众多乡亲的面,打出牌子认栽,那实在太掉价了,在义安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会遭受到严重的打击。

    乡亲们心里会想,原来林家也不是无敌的,也是看人下菜的,也是可以被人欺负到门口,而不敢声张的。

    一旦发生这种事,可能引起非常严重的连锁反应,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但是靳大人只管提建议,听到对方嘟囔,也不着恼。

    他只是冷笑着发话,“你林家天下无敌,自然要考虑做人,九公主是很好欺负的,她不用考虑做人……你们两家我都惹不起,放过我,成吗?”

    “放过你,那岂不是白瞎了我林家百两灵谷?”四长老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冷哼一声。

    靳大人也猜到了,这厮就是唱黑脸的,不过他还真的不怕据理力争,“这灵谷是我借给你家的,你现在不想还?那也可以……灵谷我放下,我可以走了吗?”

    “灵谷你带走,”林慕南淡淡地一摆手,不容置疑地发话,“区区这点东西,我林家还看不到眼里,另外,有百两黄金奉上,你尽你的能力,帮着传递一下消息……成吗?”

    “还是大长老有担当,”靳大人轻笑一声,抬手拱一拱,“帮忙可以,效果我不敢保证。”

    这百两黄金,劳资就是白拿的,指望我传话?你死了这条心吧。

    看着他拿了灵谷和黄金,施施然地离开,四长老忍不住轻声嘀咕一句,“大长老,这不是摆明了,让这厮占便宜吗?”

    林慕南淡淡地看他一眼,“相较林家现在的困境,百两黄金算得了什么?”

    “林家什么时候软弱成这样了?”四长老忍不住低声嘀咕一句,然后又出声发问,“大长老,你真的不是打算,让林家子弟打着牌子出去,被整个义安父老耻笑吧?”

    林慕南面无表情地看他一眼,“如果能起到作用的话,有何不可?太上长老说了,承认弱小,也是一种勇气,是生存的大智慧。”

    “可是……”四长老呲牙咧嘴半天,狠狠一拳击出,将面前的桌子打得稀烂。

    在四溅的碎屑中,他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吐出来,“真的不甘心啊。”

    就在这时,二长老幽幽地发话了,“赵欣欣当时被咱们找上门,她心里就甘心了?咱们既然做了初一,就不要怪别人做十五……”

    靳大人出了天星谷之后,带了两名随从策马疾驰,跑出二十多里之后,猛地路边人影晃动,一块大石头自天而降,正正地砸在路中间,将地面都震得抖了两抖。

    “混蛋,”“找死!”两名随从直接掣出了钢刀,大声怒骂。

    “且慢!”靳大人高叫一声,一勒缰绳,心里暗暗地苦笑: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

    前方蹿出一个褐衣年轻人,大喇喇地站在路中间,脸上有黑巾蒙面。

    但是就算有黑巾蒙面,靳大人怎么可能认不出来人?他抬手一拱,苦笑一声,“许久不见,李掌柜别来无恙?”

    李永生并不揭下蒙面的黑巾,闻言只是冷冷一笑,“既知我是李掌柜,靳大人还要去天星谷,是不是我这个人太好说话了?”

    “李掌柜这话从何说起?”靳大人一拍马背上的行囊,苦笑着回答,“错非你大驾光临,林家欠的这些灵谷,我也不知道何时才讨要得到。”

    “哦,”李永生点点头,他觉得这个解释很合理,于是笑着回答,“那靳大人得感谢我才对嘛,林家跟你说了什么?”

    “林家要我告诉你,答应你的条件,”靳大人犹豫一下,选择了实话实说,反正是顺水人情,不做白不做,“不过错非路上遇到,我没想着传这个话。”

    此刻他是彻底倒向了李永生,原本林家的作为,就令他相当不爽,而李永生跑到义安来兴风作浪,竟然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当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是这样?”李永生有点微微的错愕,然后微微颔首,“你将过程说一遍。”

    经过也没啥不能说的,靳大人将事情解说一遍。

    当李永生听说,这厮竟然建议林家,子弟们举个牌子出来,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原本打的也是类似主意,林家子弟主动站出来服软。

    现在对方的建议,更合乎他的心思,至于说对林家是很大的侮辱……这些人打砸我们酒家的时候,就没有想到对赵欣欣是很大的侮辱?

    于是他微微颔首,“这建议不错,你去通知他们,林家子弟出门必须举牌,坚持三天,我才会跟他们对话。”

    “这个……”靳大人苦恼地一撇嘴,心说我都遇到你了,肯定可以将林家的意思转述给你啊,你却要我回这么个消息?

    帮李永生传消息,他是乐意的,毕竟也拿了林家的百两黄金,此次可以安然落袋,但是他传的是侮辱林家的消息,林家一旦暴怒,他恐怕……也会有点麻烦。

    李永生见他犹豫,少不得冷哼一声,“怎么,不愿意?”

    靳大人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忙不迭地拨转马头就走,“没问题,好了,交给我了。”

    待到他们三人离开,树林里又蹿出一名蒙面女子来,“何须他们举牌三日?既然他们服软,直接让他们交人交赎金就行了,何必耽误时间?”

    在张木子的脑中,事情能简单处理的话,就没必要复杂化,这不是她懒得动脑筋,而是道宫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很多小事没必要斤斤计较。

    李永生轻笑一声,“总得让别人看到,九公主和我们酒家,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能轻侮的,你说呢?”

    张木子眼珠一转,“看来你对赵欣欣,还真是动了情。”

    李永生黑巾蒙面,脸上的笑容被遮挡住了,他也不解释,心说你早晚会知道。

    林家对朝安局的人回转,是相当地奇怪,但是当他们听说,已经有李永生的答复的时候,几名主事人马上再次见了靳大人。

    不出意料,几名化修听说须举牌三日之后,都是一脸的愤懑,然而,并没有人出声。

    到最后,林慕南轻叹一声,微微颔首,“辛苦靳大人了,来人……再送上黄金百两。”

    果然不愧是大家族,一旦认清楚现状,跪得比谁都快,甚至还不忘示好朝安局。

    靳大人回去的路上,在同一地点,再次见到了李永生,他表明自己幸不辱命的同时,不忘记感叹一声林家——真的是拿得起放得下。

    李永生确定消息以后,去天星谷走一趟,远远发现,林家确实有几个弟子,举着牌子四下走动。

    不过他们就在天星谷附近晃悠,也没远走,想来也是不愿意被乡亲看到过多的丑态。

    事实上,这些行为也是瞒不过乡亲的,更有消息灵通的大家族,知道林家这次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要认栽了。

    但是林家在自家门口举牌子,旁人也不好过来围观,要不然就太不给林家面子了。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