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三十章 噩耗连连
    四长老是最不能接受议和的,他眼睛一瞪,“凭什么?”

    林慕南不理他,而是看向二长老,“你同意吗?”

    二长老呆立在那里,沉思良久,才抖手放出一个隔音罩来,沉重地发问,“大长老,老族长他……不好了?”

    林慕南默然,半天才叹口气,“我没有确切消息,但是他今天的表现……你看得到的。”

    四长老闻言,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他只是脾气暴躁,又不是智商欠缺,顿时明白了,合着今天将太上长老请出关,十有干扰了冲阶,而且……可能还有其他严重后果。

    二长老沉默半晌,抬起右手,狠狠地一砸左拳,“都怪我,早知道如此,就不该贪图百粤郡给出的小便宜。”

    林慕南冷冷地看他一眼,眼中也是不尽的懊恼,“岂止是贪图小便宜的问题,太上说得不错,咱们林家,膨胀得太厉害了,原本就不该送自家子弟去死,死了还想找后账……”

    这话也没错,其实林家能在嫡子被杀之后,老实地夹起尾巴回百粤,也不会将赵欣欣得罪得太死,但是他们一心想找回场子,晚上又砸了我们酒家,这才遭到了对方的报复。

    从他们的角度说起来,己方的初衷也是好的,是为了维护林家的荣耀,但是现在看来,简直是在一步一步地作死,何其幼稚可笑?

    林家再自命强大,但是跟皇族真的没法比,撇开赵欣欣身边的滨北双毒不提,也不说她玄女宫的背景,只说人家随便派出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掌柜,就能搞得林家焦头烂额。

    可惜,这种飘飘然的不切实际,只有在经历深入骨髓的痛苦之后,才能清醒地认识到。

    真的有点晚了。

    此刻二长老的心里,是满满的后悔,“交出去我吧,我愿为赵欣欣为仆十载……三十载也行。”

    “不是这样吧?”四长老闻言,顿时吓了一大跳,“大不了任由他们撕票罢了,二长老你何至于此?”

    他跟二长老在很多方面有分歧,这个不假,可那仅仅是性格和处事手段不一样,在维护林家的利益方面,两人是高度一致的。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二长老有气无力地一摆手,“以后我不在林家的日子,你遇事多动动脑子,少一点意气用事。”

    “我就不喜欢听这话,”四长老非常暴躁地打断了他的话,很不耐烦地表示,“随便推出一个子弟顶罪就行了,林家怎么少得了你?宁可少了我,也不能少了你!”

    说什么推出子弟顶罪,他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事实上这也是大家族里常见的,为了全族利益,该牺牲就得牺牲,而顶罪的子弟,家人肯定会得到更好的照顾。

    何况,顶罪的子弟,未必就会死。

    二长老没好气地看他一眼,“大长老刚刚说过,不要太膨胀,老族长也是这意思……你真以为赵欣欣那么好糊弄?”

    “我也是想保住你嘛,”四长老轻声嘀咕一句,“赵欣欣就怎么了,不过有个阵法师,看她能摆得起几回一次性传送阵!”

    “闭嘴!”林慕南轻叱一声,面沉似水,“你想入宗祠面壁的话,我可以成全你,但是……谁特么的告诉你,人家只有阵法师,只会一次性传送阵了?”

    他这次是真的气坏了,连脏话都骂出来了,可见他的心情有多么糟糕。

    当然,跟他相比,林铁鹰都能出手打人,作风更加粗暴,然而事实上,大长老这么骂人,也是因为猜到太上长老的状况不太好,心情烦躁所致。

    四长老听到这话,是彻底地无语,是啊,皇族的恐怖,这点东西,未必是人家的全部倚仗。

    这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林家打算服软了,而且是交一个化修出去,给对方一个交待,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要试图跟对方谈一谈,商定一些事情。

    这一点上,林家的几名化修一致认为,这绝对不是林家高看自己了,不管怎么说,一名化修足以掀起一场巨大的风波。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那边并没有想到,林家会这么快地服软,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一辆马车冒着雨,从县城拉回了一个人。

    此人正是被绑走的另一人,高阶制修的护卫,他的双眼被挖,两臂也被斩掉,脸上被人用刀刻了八个大字,左边是“有眼无珠”,右边是“螳臂当车”。

    看起来是很惨,但是在中土国,这真是再常见不过的了,林家试图埋伏李永生,将人留下来,那么他逃脱之后,自然会将怒火发泄到肉票身上。

    想一想就知道,搁在战场上,只那一个“一次性传送阵”的价值,就足以换取一百条高阶制修的性命了。

    而且依据惯例,肉票的数量比较多的话,在勒索的过程中,很多威胁,就是通过斩去个别肉票的器官,来传达某种信息。

    “有眼无珠”和“螳臂当车”,这都是常见的手段。

    还有“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斩掉一条腿,表示肉票家里有些事做得太过。

    更有斩掉下面那话儿的,那就是说,除了求财,还有些男女的因果在里面。

    不过张木子是第一次做这种事,生恐对方不明白,还在脸上刻了字。

    林家人愤怒之余,也更加确定了,此事应该是九公主所为——毕竟是一个娇滴滴的公主,绑票的事做得少,担心肉票家里体会不到用意,所以就在脸上写了备注。

    愤怒归愤怒,但是此事,林家确实做得差了,最关键的是,还没有留下对方,所以人家如此报复,林家也只能认命。

    肉票将话也传了回来,果然不出大家的所料,对方的要求依然如故,赎金要付,该交的人,必须交出来。

    可是林家有点抓狂,尼玛……你们怎么不留下第二次谈判的时间和地点呢?

    果然是皇家公主的绑架风格,细节考虑得很少。

    但是这好像也怨不得别人,谁让林家不守规矩,想仗着自家的底蕴,强行扣下对方呢?

    不管怎么说,这个消息,还是让林家陷入了恐慌之中,不能马上联系到对方的话,林家剩下的三人,可能还会受到类似的惩处。

    这是林家不想接受的,要说林家剩下的被绑架的三人,加起来也没有二长老一个人重要,但是林家已经打算交出赎金和二长老了,再承受额外的损失,那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不过没法沟通,这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情。

    对此,林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于是火速联系朝安局靳大人,商谈归还灵谷事宜,同时着南方执事联系我们酒家,说义安林家此前多次得罪九公主,愿意做出赔偿。

    不过,靳大人不是说联系,就能联系得上的,而跟我们酒家沟通,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毕竟距离就是个问题。

    更别说我们酒家里,东家赵欣欣和掌柜李永生都不在,虽然有人帮着维护酒家的秩序,但是这俩做主的人不在,谁又能替他们拿主意?

    当天傍晚,一匹快马冲进了天星谷,在十余里外,林家的一支小商队在返程的途中,遭遇袭击,报警的焰火都被击落,只有一名制修冒死冲了出来。

    等到林家的大部队赶来救援的时候,小商队的八个人,除了一人逃走,一人被打得重伤倒地,剩下六人都被人捉走了,货物也损失殆尽。

    袭击者是一男一女,均是黑巾蒙面,出手极为狠辣,离开之际,女人扔下一句话来,“这事儿没完,林家就等着吧。”

    林家哪里敢再等?又有六个人被捉去了,其中有两个司修,林家的司修虽然多,也不是这么浪费的。

    至于说动手的人是谁,那还用问吗?同样的雨天,同样报警焰火发不出来,同样的黑巾蒙面——还是快点把消息传递出去吧。

    但是林家的摊子,铺得实在太大了,当天晚上,又有林家四人,在县城附近被人劫走了——这四人居然很招摇地打着林家的旗号,在四周游玩。

    严格来说,真的不怪他们四人,他们跟那小商队一样,是才从外面回来的,而且是定居在义安城里的,这不能算是林家的最核心成员。

    而林家遭遇麻烦一事,虽然已经在族里传开了,但这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很多人并没有及时地得到消息。

    第二天上午,林家又见到了一名被绑架的子弟,这名子弟比较幸运,只是被斩掉了左手——是齐腕而斩的。

    这次,林家子弟的脸上,倒是没有被刻字,但是对方的意图,表现得很明显,“没腕”——此事没完!

    林家的人,都快哭出声了,一方面加大力度通知族人,一方面火速再次联系朝安局和我们酒家。

    朝安局的靳大人,是晚些时候得到消息的,他想一想之后,吩咐自己的下属,“了解一下,义安那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几乎是与此同时,赵欣欣也在朱雀城外,得到了酒楼传来的消息,她眉头一皱,狠狠一拍桌子,厉声发话,“混蛋……我就知道你要去义安城,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