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暴怒的太上
    按说李永生所说的这些,远远超出了他身为中阶制修该知道的范畴。

    紫薇锁气之术就不用说了,不是北极宫人的话,很少有人清楚。

    气息被人推算,而且是被高自己一个大境界的修士推算,被推算者居然感应得到,这是极其不正常的两人的修为应该打个颠倒才对。

    但是张木子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已经被李永生所表现出的种种神异麻木了。

    所以她很干脆地承认了,“看来瘸真君还真教了你不少,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最后离开的手段,是一次性传送阵吗?”

    李永生吃惊地看她一眼,没想到这家伙还有点眼力,他并不知道,张木子从三宫主那里,得了远观的秘术,能知晓远处的情况这是三宫主自行琢磨出来的手段,目前还在完善中,再没其他人知道。

    不过他也无意隐瞒,自打遇到了永馨,知道永馨在不经意间,陷入了危机中,他就不会再去刻意地藏拙。

    当然,他也不会老实到有啥说啥,只是微微颔首,“嗯,跟你说的……差不了很多。”

    张木子的好奇心却是极重,“差不多,那又是什么?难道是改良过的大挪移符?”

    改良过的大挪移符?李永生很无语地看她一眼,你的脑洞还真的不小。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的很多行为,不是这个位面的人能理解的,所以人家天马行空家随便乱猜,也是正常的。

    所以他只是微微一笑,“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先尽快离开才对。”

    “唉,”张木子闻言,郁闷地叹口气,她此番出来观战,当然将禁制什么的都下好了,不过事情发展到眼下,己方跟林家,几乎已经是不可能再和平地谈赎金问题了。

    那么她现在,也该将肉票重新安置一下了。

    可是她真舍不得离开李永生,这跟个人感情无关,她纯粹是想从他身上,发现更多神异之处有些人,你了解得越多,反而看得越不清楚。

    然而,她心里再多遗憾,也不得不面对现实,“那么好吧,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对付林家?”

    “继续抓人吧,”李永生悠悠地回答,“抓到他们承受不起为止……对了,你再放一个人,通知林家,我的要求必须无条件执行,否则没完。”

    他俩说话的时候,林家的太上长老林铁鹰,终于从闭关处出来了。

    他对自己被打扰,是相当的不满,不过听说了族里遇到的麻烦,他二话不说,直奔紫云峰顶观看现场。

    他四下走动一番,脸色越来越黑,最后才长叹一声,“慕南,我该说你聪明呢,还是愚蠢呢?好端端地掺乎进皇族的事做什么?”

    这不是我的主意啊,林慕南苦笑一声,却也无法辩解,二长老和四长老决定找我们酒家出气的时候,也上月华岭通知过他。

    当时他在岭上养伤,听说此事之后,起码是没有明确反对,只是淡淡地吩咐了一声,要小心从事。

    若是他坚决反对的话,根本就不可能有后续事情的发生。

    二长老的脸色苍白,他非常清楚,这件事里,自己的责任最大,“还请老族长指点迷津。”

    “我也指点不了你们多少,”林铁鹰淡淡地发话,“不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对方起码有一个阵法高手。”

    说完之后,他抓起一把粉末,轻轻地闭上眼睛,良久才发话,“我没有感受到传送阵的味道,但是……敛息阵的味道很浓,还有障目阵,呵呵,真是久违的味道了。”

    太上长老不但是林家地位最尊崇的人,也是林家头一号阵法大师。

    “这厮,原来一直藏在紫云峰顶?”有人讶然发话,更有许多人轻轻松了一口气。

    林家人最感到恐怖的,就是李永生来无影去无踪的手段了,有这么一个随时随地可以出现的敌人,那简直是梦魇。

    现在得知,对方不过是借助了阵法藏身,压力顿时就小了很多。

    虽然会敛息阵和障目阵的对手,依旧是很可怕,但是林家已经掌握了这个消息,接下来就可以做出有针对性的布置了。

    “呵呵,”林铁鹰见状冷笑一声,眼中也露出诡异的神色,“看到你们战意十足,我也是颇为欣慰啊,难得林家还有血性,还有那么多不怕死的男儿。”

    四长老见状,马上恭维着答话,“有大长老帮忙指点,我们有信心诛绝……击退对方,扬我林家威名。”

    诛绝之类的话,还是不要说了,英王再怎么地位微妙,终究是天家血脉。

    林铁鹰微笑着点点头,不过不知怎的,他的笑容里,隐约有狰狞之色。

    然后,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他走上前,一脚就踹飞了四长老,高声大骂,“尼玛,早就知道你是个蠢货,没想到你能蠢到这个地步,若是我还执掌家族,肯定对你行家法!”

    四长老被踢得飞出去四五丈,也不敢运气抵挡,跌落在地之后,他愣了好一阵,才一拱手恭恭敬敬地发话,“还请老族长不吝指点迷津!”

    “迷津、迷津……你除了会求指点迷津,还会做什么?”林铁鹰破口大骂了起来,“你长了脑袋是用来做什么的,用来戴帽子的?”

    林慕南见状,眼中掠过一丝阴霾,然后迈前一步,微微一拱手,“太上长老,现在人心浮动,还请你制怒。”

    “呵呵,”林铁鹰又是一笑,侧头看向他,那笑容里满是愤恨,“你应该不比他蠢,说说看,你想到了什么?”

    林慕南默然,林铁鹰也不催他,就是上上下下、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林家人见状,也纷纷闭嘴,一时间,偌大的紫云峰顶,竟然寂静得只能听到呼吸声。

    良久,林慕南轻声叹口气,艰涩地发话,“那厮的阵法造诣,相当不错。”

    林铁鹰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然后越笑越大声,“哈哈,慕南你不愧是我最看重的人……好,很好,但是,你为什么不敢全说呢?”

    “没什么可怕的,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太上长老一摆手,然后侧头看向众人,大声地发话,“慕南说得没错,那厮的阵法造诣,还要超过我……这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越说越兴发,声若洪钟,“咱林家一开始,也是个小家族,比咱们强大的家族多了,咱们还不是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眼下,我林家又遇到了强手,承认弱小,这没什么可丢人的,不能摆正位置,才是最丢人的,也是最可怕的!这是对林家的犯罪!”

    周围的林家人听了这一套言论,先是一愣,沉寂了片刻之后,不知道是谁,开始鼓掌。

    几乎在一瞬间,整个峰顶就响起了雷鸣一般的掌声,不少人甚至鼓起了胸膛,没错,林家不是最强的,但是,只要我们能正视自己,迟早会成为中土国顶级的存在!

    四长老也在鼓掌,但是他的目光有点游离,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他在二长老耳边低声发问,“那个叫李永生的,在阵法上的造诣真的很强吗?”

    “也许不是他,”二长老轻声回答,“但是不管怎么说,那边有个强大的阵法师,太上长老是不会看错的。”

    “我不是看出来的,是猜出来的,”林铁鹰的耳朵,真不是一般地好用,他淡淡地发话,“紫云峰顶不过百丈方圆,你们百余人在上面,都没有发现对方藏身……”

    “这种级别的敛息阵和障目阵,我是布设不出来的。”

    这话是大实话,但是其他人闻言,脸就是一红。

    林家的人白天就登顶了紫云峰,要说这百丈方圆的峰顶,有百余人在的话,根本是没人可能藏身的,一个人平均负责丈许方圆,怎么能发现不了异常?

    但是令林家人郁闷的,也就在这里了,大家上来之后,肯定是要搜查的,不过对于某些一览无遗、绝对没有问题的地方,看一眼也就足够了。

    然而,不管怎么说,李永生能藏身峰顶,还不被林家人发现,一个好的阵法,是必不可少的,所以林铁鹰这话,算是持平之论,并没有贬低自家人的意思。

    可林家人做事不够谨慎,这也是跑不了的,若是真能在峰顶逐寸过上一遍,李永生的阵法就算再牛叉,也得让别人揪出来。

    二长老闻言,出声发话,“那么,跟对方是和是战,还请老族长示下。”

    林铁鹰淡淡地看他一眼,不耐烦地一摆手,“你们自己商量就是了,林家的事,原本也不该我独断……多听听慕南的。”

    二长老和四长老闻言,齐齐看向大长老。

    林慕南此刻,却是皱着眉头看向太上长老,目光有些茫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林铁鹰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侧头过来,微微一笑,然后大袖一抖,飘然而去。

    二长老和四长老齐齐松了一口气,太上长老什么都好,就是太强势了,他在场的时候,大家固然是有主心骨,但是压力也不小。

    林慕南这才收回目光,看一眼二长老和四长老,轻声吐出三个字,“议和吧。”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