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二十八章 脱身
    传送阵?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传送阵和挪移符哪个更罕见?搁在仙界,这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但是具体到中土国,那是不用问的,传送阵绝对比挪移符罕见得多。

    单论成本来说,挪移符比传送阵可能要高一点,需要的材料也更精细一点,毕竟是可以随时挪移,对技术的要求也高一些。

    能随身携带挪移符的,绝对是大有来头的主儿,别看赵欣欣是英王九女,她身上有没有挪移符哪怕是小挪移符,还真是两说。

    至于张木子,身上肯定没有挪移符,就算化修中,十个里面,了不得也就一个有挪移符这东西不但贵重,关键是还能保命,非常地稀少。

    相较挪移符,传送阵的使用,要受到很多的约束,所需要的材料,也没有那么精益求精。

    但是纯粹从用途上讲,传送阵比挪移符更具有战略意义。

    传送阵不仅仅是单人使用的,能多人共用,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能有效地安排和配置物资及人员,可谓国之利器。

    想一想就可以知道,若是两军对战,在敌军背后,设置一个传送阵,那该多么地拉风。

    但是这不现实,在战争中,传送阵从来都是被打击的重点,而必须指出的是,因为传送阵涉及到了空间规则,是非常容易受到干扰的。

    中土国的传送阵多不多?绝对不会太少,但是和平时期,极少能看到人使用,哪怕是博灵郡的郡守,想要去京城,也是老老实实地坐着飞行器具去。

    传送阵一旦使用,马上就会暴露在有心人的眼里,然后……这个传送阵就不再安全了。

    这不比地球界那里,战斗机的机场暴露,机场出了问题,对已经起飞的飞机影响不大,着急了还可以野外紧急起飞和着陆。

    传送阵一旦被破坏,使用传送阵的人和物资,都会扭曲的空间撕得粉碎。

    就是最最好的情况下,人和物资也会被传送到不知道哪里去,或者是高空十余里,也许是地下百余丈,抑或者是漫无边际的海洋深处。

    正是因为传送阵的意义太过重大,中土国现有的传送阵,基本上都被藏得很好,没有天大的事情发生,绝对不会被使用。

    要说传送阵的稳定性,是要比挪移符强很多,不过这玩意儿用在军国大事上的威力,实在太大,所以不管哪个国家,都有专门的人才去研究,如何破坏传送阵。

    暴露了的传送阵,对手就可以做出有针对性的安排,使用者可能没意识到已经暴露,一旦使用的时候,招致不可想象的后果。

    有传言说,李清明能生擒伊万国的王弟,就是因为他们破坏了伊万国的传送阵,不但干掉了一队精锐卫士,还令伊万国的王弟孤立无援。

    当然,毁掉了这个传送阵,将中土国在伊万国酷刑经营了十几年的情报网暴露了出来,还有十几人惨遭横死,但是相较所取得的战果,还是值得的。

    这些就扯得远了,官方也从来没有认可这样的传言,总之,传送阵这种东西,想要拥有它,难度比大挪移符还要大。

    听到林慕南的话,二长老和四长老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

    他俩非常清楚“传送阵”意味着什么。

    四长老最是心急,直接跑到黑衣人消失的地方,一边细细地查看,一边用心地感受周边的灵气。

    他是如此地认真,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大长老和二长老,也是一脸肃穆地站在身边,他忍不住出声发问,“怎么样?”

    “传送阵的可能性极大,”二长老黑着脸回答,他伸手指一指地上的粉末,“此人离开,没有受到周边扰动灵气的影响,关键是使用挪移符,不会留下这种粉末。”

    “粉末还残存了些微的灵气,”四长老缓缓地点点头,一脸的沉重之色,“不过我有点奇怪,此人如何能在离开的时候,随手毁掉传送阵……他不怕阵法出问题吗?”

    一边说,他一边就看向大长老,大长老年轻的时候,曾经游历天下,见识极为驳杂,虽然招惹了不少仇家,但也交到了不少朋友,将林家的字号打得更响了。

    最重要的是,大长老曾经坐过传送阵,而且还不止一次。

    林慕南的脸色,却是越发地凝重了,“正是因为这个才可怕,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此人使用的,当是……一次性传送阵。”

    最后六个字,他说得缓慢而低沉,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嗓子里挤压出来的。

    这不高的声音,听到其他两名长老耳中,却有若晴天响起了一个霹雳一次性的传送阵,这尼玛还要不要人活了?

    四长老下意识地扫视一眼四周,确定这里是紫云峰,而不是清微庙,一时间他有点想哭,对付我林家,居然用上了一次性的传送阵,咱真有那么大的仇吗?

    一次性传送阵有多可怕?简而言之一句话,挪移符所拥有的优点,它基本全部都有,灵活且不怕暴露,同时,它还具备了传送阵所拥有全部特性比挪移符更不容易受到干扰。

    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真的太贵了。

    做为一次性用品,它的造价可以堪比半个永固型传送阵,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二长老也想不到,对方竟然会利用如此奢侈的方式离开,“一次性传送阵,大长老你确定没有分析错?他要的这点儿赎金,还真的换不来一个一次性传送阵。”

    林慕南铁青着脸,站在那里不语,就像一尊雕像一般。

    良久,他才轻叹一声,低声发话,“我好像……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是谁?”二长老和四长老齐齐竖起了耳朵,林家到底是招惹了怎样可怕的对手?

    林慕南闭上了眼睛,并不着急说话。

    他觉得自己的猜测,相当地滑稽,但是那份感觉,又相当地真实。

    自打意识到,林家的仇敌能奢侈到使用一次性传送阵对付自家,林慕南就想到了黑衣人的一句话赎金我可以不要,人必须交出来!

    初听到这话的时候,他以为对方是在狮子大张嘴,想要借此讨要更多的好处任是谁都知道,林家不可能放弃自家的子弟。

    但是眼下看到,对方居然很任性地使用出一次性传送阵,他这才意识到:对方是真的不差钱,人家图的,还就是出一口气。

    有钱任性,而且实力雄厚,林慕南拿着这些标签,往几个可能的仇家头上一套,然后就很自然地找到了真相:只有英王的势力,才会这么做。

    想到九公主,他就终于将这个黑衣人,跟某个印象重合了起来。

    他对这个小小制修,记忆其实相当深刻林家和潘家对峙的时候,此人竟然敢有恃无恐地发问,你们在抢什么东西?

    他的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句话,“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

    当时林慕南以为,此人是仗了滨北双毒的势,才敢有恃无恐,现在想一想,只冲此人在前夜和今晚的表现,人家也确实有资格这么说话。

    见他一直在沉思,四长老实在忍不住了,“大长老,此獠到底是谁?”

    林慕南嘴巴微张,低声发话,“朱雀城我们酒家的李掌柜。”

    “我去,”四长老叫了起来,“我是诚心发问,你别开玩笑好不好?这都什么时候了。”

    林慕南淡淡地看他一眼,目光中满是不屑跟你说话,拉低智商,真的!

    二长老一开始听到这话,也有点不相信,不过见到了大长老的目光,马上抬手一拍,高声发话,“南方执事过来!”

    林家有五方执事,分别负责东南西北中五方的情报,对于半隐世家族而言,这是必须要做的,跟野心什么的无关,只有充分了解全国的信息,才能让家族走得更远。

    朱雀城的消息,归南方执事负责。

    很快地,南方执事就将情报汇报了过来:我们酒家的掌柜李永生,目前确实不在朱雀城,此人在十余日前离开,同行的还有赵欣欣。

    听到这个消息,就连四长老都蔫了,他当然可以认为,这只是巧合,但他终究是化修了,自然明白这世间从来没有那么多的巧合,很多看似的偶然,根本就是必然。

    二长老当然更不会认为这是巧合了,他想一想之后,郑重提出建议,“必须请出太上了。”

    林慕南缓缓地点头,错非不得已,谁也不想打扰太上闭关,但是眼下,林家真的危如累卵……

    李永生从紫云峰顶上消失,出现在二十余里外的一处山林里。

    他也不着急离开,而是静静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摸出几粒灵谷,轻轻地咀嚼着。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山林外有轻微的衣衫掠空声响起,紧接着,张木子一身黑衣,蹿了过来。

    她来到李永生身前,“咦,你好像知道我会跟来?”

    “北极宫的紫薇锁气之术,我还是知道点的,”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更何况你还用我的气息推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