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约战紫云峰
    这名林家弟子,真的是身负重任,清微庙身为南七庙之首,主脉非常强大,每年挑选弟子,都是优中选优,稍有不合适,就分派到下面的支脉了。

    现场晋阶司修,都未必能进了主脉,只不过是可能性大一点便是了。

    而对于林家来说,进清微庙和主脉和支脉,区别是很大的。

    当然,再加上林家的人脉,稍微运作一下,进入清微庙也不是很难。

    正因为是这种大事,林家的外事总督办亲自出马,护送子弟前往清微庙。

    早到了没关系,关键是不能晚到,很多事情不好运作了,所以他们冒雨出行。

    将这五个人拷问清楚,差不多就又一天过去了。

    张木子对这个结果有点遗憾,“这几个人,感觉也不是特别重要,接下来怎么办?”

    “不是特别重要?”李永生微微一笑,心说这道宫中人,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别看他们不起眼,比如说这个高阶制修,一点都不比赵欣欣差。”

    张木子愕然地张大了双眼,“你说错了吧?林家起码七个化修,你说制修很重要?”

    “英王府多少化修?赵欣欣还不到制修,为什么那么多人找她麻烦?”李永生冷冷地反驳,“他俩重要的地方,不在修为,而在所处的位置。”

    张木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她主见极强,但既然是红尘历练,有道理的话,她就要听。

    李永生可以想像得到,自己抓了这两人,林家会怎样恼怒。

    二十五岁的司修,搁在清微庙,将来出人头地也不难——尤其是有林家雄厚的财力支持。

    若是能成为清微庙的主持,林家鱼跃龙门,成就隐世家族,也不是能不能想的。

    当然这有个前提,林家子弟能证真才行,若是高阶化修,哪怕主持了清微庙,林家也依旧是半隐世家族——就算是百分之九十的隐世家族,终究不是真的隐世。

    可是,林家子弟真的修到了高阶化修的话,清微庙绝对会倾尽全力将其推到真君的位置——子孙庙的资源真的紧张,但是资助真君的资源,从来不会短缺了。

    子孙庙身后,有几名真君在支持,这才是子孙庙是否真正强大的标志。

    总之,这次抓的五个人,李永生是相当地满意,他认为抓这么一个人,其实比抓了林家的长老,作用还要大。

    林家的长老都是化修,抓了之后肯定影响大,但是那些长老,很多都是定型了,未来的发展趋势就是那样了。

    而抓了他们之后,林家虽然也会无穷无尽的反扑,然而说到底,不过是抓了一名化修。

    但是抓了这名弟子,那相当于斩断了林家一条可能的道路,晋升为隐世家族的道路。

    表面上看,一名高阶制修不算什么,但是林家会更痛,这是斩断了家族的希望。

    所以林家表面的反应,或许不会那么激烈,但是私下讲,真的可能会反应更强烈。

    李永生看到张木子点头,拎起了昏迷的车夫,“你想跟林家要点什么?我让他去提。”

    张木子想一想之后发问,“那个,折向传声真的不是瘸真君教你的?”

    你做为我的帮手,我是要帮你勒索林家的啊,李永生有点搞不清她的意思,“不是跛子教我的,林家也未必有这个法门,否则林慕南未必能上当。”

    “这样啊,”张木子点点头,“那我就要这个法门了。”

    “你搞错了吧?”李永生愕然地看着她,“这是……这是我的东西,跟林家无关。”

    “我就要这个了,”张木子很干脆地点点头,“既然不是瘸真君教你的,北极宫将来也未必能得到,对吧?我就只能找你了。”

    她觉得这折向传声虽然是小技巧,但是具备很强的实用性,将来北极宫弟子出山历练,少不得要用到。

    可是李永生完全不能理解,“这个技巧,教给你也不是不行,中土国也有类似法门,但是……你为什么跟我要?”

    张木子淡淡地回答,“折向传声,中土国是有,但是据我所知……已经失传百余年了。”

    我去,李永生顿时无语了,哥们儿光考虑传承了,忘记了还有断代一说,但是,“麻烦你搞清楚,这并不是林家的法门。”

    “我帮的是你,跟林家无关,”张木子理直气壮地回答,“我就要这个法门,至于你跟林家要什么东西,我不管……我只跟你要。”

    “你明明是累赘的好不好,还帮我?”李永生气得嘀咕一句。

    不过话是这么说,他不得不承认,张木子的表现,真的超出了他的期待,在昨天的行动中,她虽然有愚蠢的地方,但还是帮他分担了不少火力。

    起码这个飞行道器,不是他目前所能拥有的,而且凭良心讲,这个道器的存在,确实是让他省了不少力气。

    于是他很痛快地拿出了一块玉符,将折向传声的法门刻画在上面,“你先收着,此处不宜习练,等事情办完之后,你再修炼。”

    说完之后,他伸手抓起了车夫,“你看好这四个人,我将此人放回去传讯。”

    没有我的飞行道器,你怎么出得去?张木子才待出声,就见他拎着人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她面前,下一刻,已经攀到了远处的崖壁上。

    这一下,张木子才彻底服气了:这厮不用飞行道器,也能上下此处!

    看起来,他还真不怎么需要我的帮助!她心里生出了点沮丧。

    事实上,张木子也有点妄自菲薄了,李永生固然是不怎么需要飞行道器,但是她若不跟来的话,他绝对无法将擒下的五个人全部带走。

    就在她沮丧的时候,李永生身子又一晃,向上攀升了近三十丈,然后又是一晃……

    张木子想也不想,放出飞行道器,就追了过去,至于说看护其他人的任务,她根本不放在心上——他们跑得了?

    待她追过去的时候,李永生已经带人攀上了崖顶,见她追来,好奇地看一眼。

    “别在此处放人,”张木子赶忙发话,“要不然,他们可能寻迹找过来。”

    “这还用你说?”李永生笑一笑,拎着车夫疾驰而去……

    车夫再次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黑漆漆的夜空和漫天的星辰,一时间他有点迷糊:这是哪里?

    就在此刻,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你可以走了,通知林家人,十一月十五日,紫云峰顶,林家来赎人。”

    这个声音,车夫比较熟悉,正是审讯他的人,他迟疑一下,战战兢兢地发话,“那……林家该准备多少赎金?”

    “千两灵谷,万两黄金,”李永生冷冷地发话,“还有,交出算计英王的子弟,以及建议克扣朝安局灵谷的主谋!”

    车夫听得浑身一震,这时才反应过来,此次是什么人出手了。

    他虽然仅仅是制修,但是身为林家子弟,平日里也有几分傲气,可是对这样的人,他完全傲气不起来,迟疑一下,他才艰涩地回答,“话我可以传到,但是族中允不允……”

    “允不允就不关你的事了,”阴冷的声音很干脆地打断了他,“你只需要传讯即可,当然,你若是发生意外,消息传不到,后悔的绝对不会是我。”

    车夫站起身,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李永生回头看一眼张木子,然后一摆手,“你回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办。”

    “你疯了吧?”张木子惊讶地看着他,“紫云峰是孤零零的山峰,还是林家的地盘,你去那里收赎金?”

    紫云峰是风景胜地,并不是林家的属地,但是林家居住的天星谷离那里极近,肯定将那里的地形烂熟于心了。

    而且这座山峰相对陡峭孤立,林家全族出动的话,围住整个峰头很轻松。

    李永生笑了起来,“所以我才着急去做布置,趁着那车夫没有回林家之前。”

    “布置?”张木子的眼珠一转,心说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我也去。”

    “拜托,”李永生冲着来路指一指,哭笑不得地发话,“那儿还有四个人等着你看守呢。”

    为了避免暴露,他拎着车夫跑出去六十多里地,目前所处的位置,非常接近义安县城,而他现在距离紫云峰,也有四十多里。

    很显然,张木子若是跟他去了紫云峰,再回囚禁人的地方,真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张木子这下抓瞎了,她仓促地跟来,只想听一听,李永生会提什么条件,想着不会用多长时间,哪里能想到,对方接下来会直奔紫云峰?

    她在四人身上下了禁制,不过时间一长,难免不会出现什么纰漏,想到李永生去紫云峰布置,还不知道要花多少工夫,真是有点纠结,“我就不能跟着去看一看?”

    “拜托,折向传声的法门,我都已经给你了,”李永生一摊双手,很无语地看着她,“做人……要讲诚信的吧?”

    “啊~”张木子气得大叫一声,“好吧,你勒索赎金的时候,我一定要在旁边观看!”

    “那随便你,十五日也不过就是两天之后,”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记住了,你千万别真的成了累赘,那样的话,损失的是北极宫的名头。”

    (有事,提前更新了,召唤月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