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三百二十四章 伤上加伤
    折向传声……那是什么?在场的林家相互看一看,倒是四长老缓缓开口,“不过是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敢问阁下,可敢赐下来历?”

    一阵小风吹来,山林中的树叶沙沙作响,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就连那个差点被击中的队伍,都不敢发出任何的响声——真的是毫厘之差,他们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自家大长老的攻击。

    良久,林慕南再次发话了,“四长老,你的毒伤碍事吗?”

    四长老不屑地一笑,“小小余毒,早就不碍事了,你尽可放心。”

    一边说,他一边隐秘地使个眼色——这毒还是很讨厌的,他连服几枚不同的解毒丸,将毒性压制住了,也可以勉强动手,但是要说驱除,那就要回去之后,再做打算了。

    “这毒性,怕是一时不好驱除的,”林慕南微微摇一下头,不以为意地掀开了内幕,声音也不低,“对方远道而来,处心积虑之下,咱们有点措手不及,那也是常事。”

    听到这话,四长老也反应过来大长老的意思了,于是点点头,高声发话,“贼子端的狡猾,我的余毒并未排出,却也尚可一战……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还称什么义安林家?”

    他的话是相当提气,林氏族人只听得热血贲张。

    真是个蠢货!林慕南心里暗骂一句,不过四长老就是这么个德性,强求不来的。

    于是他微微摇头,“林家祖训,谨慎持家,大家万万不可大意,就算是我,方才也吃了一个小亏,动了点伤势。”

    “什么?”四长老闻言,顿时骇然,“莫非折向传音还能伤人不成?对了……原来是你那一击折向了。”

    林慕南微微颔首,刚才他那一击,仓促之间折向,若是他身体康健之时,不会有任何问题,最多会有点临时的不适。

    但是他本来就是养伤期间,强行快速行气,肯定会加重一些伤情,尤其是对方已经指出,自己伤势最严重的是带脉,上下行气之时,又怎么能不过带脉?

    事实上,只有林慕南自己心里清楚,他的伤比别人所想的,还要严重一些,因为刚才那雷霆一击,他是暗中蓄势良久了。

    要知道,他所准备的一击,是打算给一个化修难堪的,防的是化修现身之后可能的嚣张。

    对方会不会因他的言语刺激而现身?他没有把握,但是他打算好了,若是对方出声还击而不现身的话,他会直接发出这一击。

    因为对方只是出声没有现身,那肯定就不是化修,他这一击也就转化为范围攻击。

    待发现攻击的是自家人的时候,林慕南必然会强行改变攻击方向,诚然,他是化修,是林家的大长老,但是中土国亲族观念极重,他若不改变攻击方向,无法向族人交待。

    扭转这一击,所需要付出的,就是自己伤势的加重——比别人想像中的还要大。

    林慕南并不清楚,这次是什么样的仇家上门,不过对方既然能推算出自己带脉受伤,肯定是不缺高手的,那扭转这一击的代价,人家怎么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面临两个选择:公布伤情,还是隐瞒伤情?

    隐瞒伤情,只能加强对方的试探心理,而他的伤情比表现出来的重。

    所以他索性选择了公布伤情,这也是虚实相交,好令对方疑神疑鬼,试探时不能放开手脚——没错,刚才那一击,我是上当了,但是我的伤情,是不是增加了,增加了多少呢?

    大长老这个选择看似弄险,但事实上,这是他能做出的最好的选择。

    至于说对方想要欺他的伤情,正面出击的话,他也不介意豁出去,狠狠地打一场,没错,他确实有伤,但是真到拼命的时候,这点伤也就不算什么了。

    他此番出来,知道家族有难,自然也带了保命和拼命的手段,他甚至有信心留下一两个挑衅者。

    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哪怕四长老自曝有余毒未尽,大长老自承伤势加重,对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四长老虽然有点一根筋,但终究是修行到了化修,智商还是不缺的,他很快地猜出了一些真相,于是出声发问,“大长老,你看这个搜山,还搜不搜?”

    你都示弱了,摆出一副高姿态,我们该怎么做呢?

    林慕南狠狠地瞪他一眼,“当然要搜了,去将供奉请来,大张旗鼓地搜山……别太快。”

    供奉就是看护月华岭的化修,其实月华岭再来一名化修,也是无所谓的,还剩有一名受伤的化修在养伤,那位跟人争斗不方便,但是利用阵法和机关,防御月华岭,还是没问题的。

    大长老气的不是这个,他是生气四长老实在太笨了——我自曝伤情,对方没有什么反应,这不算什么,但是连搜山都停了的话……麻烦你想一想,林家的士气会跌落到什么程度?

    所以此刻搜山,绝对不能停,还要再喊化修来,不过,此刻是夜晚,为了族人的安全起见,步子不宜卖得太大。

    李永生阻挠对方的初衷,到此算是实现了,而他本人在发出折向传声之后,早就溜号了。

    至于林慕南所说的,什么当面讲清楚,会给个交代,李永生根本不感兴趣。

    没有什么大势力,是靠着口碑发展起来的——不会耍流氓,也敢号称大势力?

    中土国重诺,林家也可能践诺,但是人家给完交代之后,肯定也会跟他要说法——你的事说完了,咱们现在说一说,我家嫡子之死吧。

    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们一个交代?

    没意思,真的没意思。

    而且李永生并不认为,一个暗暗参与算计英王之女的半隐世家族,行事能有多讲究。

    所以他直接远遁了,来到了布设阵法的地方。

    张木子已经等在那里了,不过她看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好奇,“你真的好阴险,折向传声还引到林家族人的地方……谁教你的这些?”

    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得知这些。

    “肯定不是跛子,”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他并不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想要知道这些,手段实在太多了——起码对他来说是这样。

    他更关心的是别的,“好了,这些事回头再说,林家现在肯定不敢随便扩大搜索范围,咱们可以离开了。”

    想要离开,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他进入阵法中,将所有人重新禁制一遍,又贴了一些符箓上去,将他们的气息彻底掩盖。

    马车里那名中了毒的高阶制修,他也塞了一颗解毒丸进去,再不解毒,这厮就要挂了。

    张木子也有屏蔽气息的手段,但是李永生不开口,她就不会出手——这是你为你的九公主出头,我只是跟来随便看看,你都不想让我跟来呢,以为我会是累赘!

    所以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施为。

    只不过时不时的,她的眼角,就不受控制地抽搐两下——你这莫名其妙的花样,也太多了一点吧?

    到了此刻,张木子已经不再将李永生视为普通的中阶制修了,事实上她认为,这家伙绝对有跟自己一拼的实力——当然,她认为自己最终会赢,但是绝对不会赢得很轻松。

    所以对那些莫名其妙的花样,她也不会小觑,只是暗暗地记在心上。

    到了最后,她索性拿出一块留影石来,记录对方的行为——我看不懂,也许宫中其他人看得懂。

    遗憾的是,天色实在黑了一点,留影石记录的影像,不是很清晰,而她还不敢点灯。

    李永生处理完五个人之后,收起阵法,跳上张木子的飞行灵器,押着五个人,以超低空飞行的姿态,扬长而去。

    这一飞,足足飞出了八十里——是直线距离八十里,也就是说跋山涉水找过来的话,起码得是一百多里两百里了。

    在义安县的边界处,两人找到了一个险峻而隐蔽的地方,那是一处贴近水面的断崖,还是一个凹陷处,下方就是湍急的激流,连渔夫都不可能过来。

    除了能短暂飞行的化修,司修之下的修者,根本不可能发现这个地方,不过,就算化修想找到这里,他也得足够无聊才行。

    这里有个十丈方圆的平台,一百平米左右的模样,李永生再次布下阵势,然后才开始审问这五个人。

    他的阵法布置得非常巧妙,十丈方圆之内,这五个人相互看不见,说话也听不到,就是被关了单间的那种感觉。

    五个人里,车夫是个中阶制修,两名骑士,一名是初阶司修,一名是高阶制修,是林家的家族护卫,专业的那种,可以不事生产。

    马车里的两位,一个是族老,中阶司修,还有一个是高阶制修,是林家的小辈。

    这族老修为虽然不高,但是在林家的地位超然,他是外事总督办,负责林家对外的交流和沟通,人脉相当强大,对家族也忠心耿耿,族中高阶司修见了他,都要客客气气。

    至于那名高阶制修,也是相当了不得的,才二十五岁,就是高阶制修了,随时能冲击司修的,是林家的后起之秀。

    他们此番出行,是清微庙不久之后,要开山门收弟子了,林家打的算盘是,让这名子弟现场冲阶,晋级司修之后,直接入清微庙,而不是入了清微庙的支脉。

    ...

    ...